文 章

五大出版公司的财报让我们——嗅出下一轮并购猎物的气息

2016年08月08日   作者:查德·麦克罗伊;严榕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综合世界五大大众出版公司(企鹅兰登、阿歇特、哈珀柯林斯、麦克米伦、西蒙舒斯特)最近的财报数据,我们发现,老大企鹅兰登在继续增长,增幅达11.8%,总收入增加了23.2%。相比之下,其他家的数据却没这么好看。强者愈强的压力之下,五大间会出现新一轮的兼并与收购吗?

链接全球出版五十强峰会:作为本次峰会嘉宾之一的企鹅兰登书屋CEO杜乐盟,五年前便为我们预测了纸质书的上升。作为峰会主讲嘉宾的他,将为我们带来未来产业发展的哪些新的预判呢?8月9日以前报名并付款者,享受6折优惠,团体订票在此基础上折上折。

(图片来源:Thinkstock)

本文回顾了五大出版社最新一季财报,力图从数据中得出一些结论。五大出版社分别是阿歇特、哈珀柯林斯、麦克米伦、企鹅兰登书屋和西蒙舒斯特。这些企业通常被认为是美国传统大众图书出版的象征。

2015年4月的《出版商宴讯》尝试计算了五大占整体美国图书出版市场的份额(采用美国出版商协会的数据)。报告显示:

 

假设麦克米伦份额为5%,那就意味着超过80%的美国大众出版份额在五大手里。

五大出版社都不是独立的,都是更大型企业的一部分,大多数不是上市公司,因此财报缺失很多细节信息。有的企业比其他要透明公开,但数据也不是那么好获取的。亚马逊和苹果都鲜少透露图书销量的细节,我们也就别指望这些出版巨头会有所不同。不过也还是有些信息是可以拿到的,大部分是季度性发布,还有年度总结。以下是五大财报的详细情况:

阿歇特

阿歇特图书集团是阿歇特公司的一部分,后者是拉加代尔出版的一部分,而拉加代尔出版又是“内容出版、生产、广播和发行的全球领导者”拉加代尔集团的一部分。这是一家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上市公司,由Arnaud Lagardère 运营。拉加代尔一半的销售额来自旅游零售部门,包括“旅行用品、免税店及时尚、餐饮”门店。

拉加代尔出版在2015年贡献了31%的销售额及49%的利润,其中美国和加拿大市场占出版部门销售额的25%。有意思的是,在出版规模和范围上,该公司2015年仅出版了900本成人图书及250本青少读者的图书。在出版界仅一个下午就能出版这么多。

该公司7月28日披露了第一季度业绩。出版销售额仅记录拉加代尔出版的整体数据,各部门百分比的变化用脚注标出。最终其整体“收入为9.7亿欧元”(10.8亿美元),拉加代尔将其描述为“稳定”,美国有“6.6%的降幅”。

大多数公司销售额下滑时会归咎于畅销书相对缺乏(从不会是管理的错误或者长期战略的问题),因此这一下滑“是由于新书发布计划没有2015年上半年多。”

尽管如此,“美国的盈利能力有显著增长”,这是“严格的成本管理”带来的结果。那么什么是所谓“严格的成本管理”?据其财报表述,2014年6月,“阿歇特图书集团裁员近30人,将近美国员工的3%。”

哈珀柯林斯

哈珀柯林斯是“世界第二大消费大众图书出版商”(仅次于企鹅兰登书屋),每年出版1万种新书,再版书目(包括印刷和电子书)超过20万种。这是120个子出版品牌的整体成果,每个品牌都是独一无二的。

有的人不太看得起哈珀柯林斯,因为它隶属新闻集团旗下,后者给人感觉有点像《黑客军团》里的“Evil corp”(不良跨国集团——编者注),但两者不同。新闻集团是鲁伯特·默多克的产业之一,他的资产还包括21世纪福克斯,旗下有福克斯新闻。毋庸置疑的是,默多克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但你不能因为父母就责怪孩子。

新闻集团2015年年报中提到,出版占公司营业额的19%,占EBITDA*的26% (见备注1)。新闻集团营收的三分之二来自报纸,包括《华尔街日报》和《纽约邮报》。

新闻集团五月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哈珀柯林斯的销售额下降4400万美元,降幅达11%。这是很大的打击。

美国《出版商周刊》进行了数据回顾。外币差额为600万美元;电子书销售额的下滑令人费解:2015年电子书销售额占总营收的22%,2016年电子书和音像一起占销售额的21%。真是道难解的数学题!

《分歧者》

更引人注目的是有关畅销书表述。报告中提到了“归咎于畅销书”等语句,销售额的下滑“是由于Chris Kyle 的《美国狙击手》(American Sniper )和Veronica Roth 的《分歧者》(Divergent)系列收入减少。”公司实际的SEC(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委员会)备案文件中称,该季度两位作者的收入损失是2900万美元!

如此前所说,虽然出版也是流行驱动的产业(在这点上与电影和音乐产业类似),但我认为当销售额下滑时,出版管理层太过将之归咎于新畅销书的缺乏。让我们看看数据的更多细节。

据《出版商宴讯》透露,《美国狙击手》在2015年全年售出了85.1万本,电影的捆绑销售为其增加了35.5万本销量。该书平装版定价是9.99美元。两个Kindle版本,一个是9.99美元,另一个增强版是7.99美元(可以预测的是,在亚马逊上平装本比Kindle版便宜1.5-3.5美元)。这本书在亚马逊上的元数据混乱得令人难以置信(见备注2)。

为了论证,我们假设每售出一本书,哈珀柯林斯所得大概为其售价的一半,该书2015年纸质版的整体销售额刚刚超过600万美元。假设电子书的销售是行业平均比例,约25% ,电子书会带来大概30万本销量。

《分歧者》系列去年已经跌出了畅销书榜单:其销售巅峰是在2014年。该系列还有四本书,还有一个盒集套装:它们当中可能有顶级畅销书。

四本《分歧者》图书平装本的零售价是12.99美元,套装是29.98美元。Kindle版本的几个从6.99-7.99美元到《忠诚世界》的9.99美元不等(可预料的是亚马逊上的平装书比Kindle版本便宜2美元)。

那么这些畅销书每本的平均收入是多少呢?让我们大方点,按照每本7.5美元来算,三个月里销售额下滑2900万美元,也就是销量下滑至少是500万册。这种情况还真是闻所未闻。

麦克米伦

麦克米伦是霍茨布林克集团的一部分,后者由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的霍尔茨布林克出版集团公司所有。这是一家私人控股的家族企业,很少发布财务数据。2014年,麦克米伦出版贡献了霍茨布林克整体收入的42%,北美占全部的39%。而其余的收入来自于STM(科学、技术、医学)以及教材出版,这与大众出版有着显著的不同。因此,基本不可能从该公司发布的这点财务数据进行有意义的解读。《出版人周刊》在2015年年中的文章中对这些财务数据有过概述。

企鹅兰登书屋(PRH)

企鹅兰登书屋是大众出版领域的老大哥。据《出版商周刊》描述,该公司的250个子品牌每年出版1.5万种新书,员工人数为1.25万。兰登书屋和企鹅出版在2013年以前是不同的公司,分别由贝塔斯曼和培生拥有,两者同意按照53%:47%的股权进行合并。双方在不同的时间发布公司财报。尽管贝塔斯曼会公开披露一些财务数据,但其实际上是德国Mohn家族控制的私人企业。PRH为贝塔斯曼贡献了22%的销售额。培生是一家上市企业,仅专注于教育。

培生在7月29日披露了2016年上半年业绩。消息并不是很好,这已经是培生的常态了。销售额下滑7%(以固定汇率计则下滑了11%),运营收入下降80%。培生正处于“旨在简化运营”的公司重组当中,有点类似阿歇特“严格的成本管理”,即正在全球裁减4000个岗位。目前的员工数量是3450。

培生表示,企鹅兰登书屋的销售额在上半年有小幅提升,但并不预期会保持到年底。其提到了“电子书需求的减少。”

贝塔斯曼2015年年报中提到企鹅兰登书屋有11.8%的增幅,“主要是积极的汇率影响以及纸质书销售额增加的结果。”总收入增加了23.2%,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企鹅出版与兰登书屋整合基本完成而带来的节省”,比如削减“多余”的工作人员及运营。

在贝塔斯曼五月发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报告中称集团“有机增长”2.7%,但没有提及PRH的具体数字。

西蒙舒斯特(S&S)

自2006年起,西蒙舒斯特(S&S)成为哥伦比亚广播集团(CBS)的一部分。CBS集团由萨姆纳·雷德斯通通过全美娱乐公司控制,全美娱乐公司同时也控制着维亚康姆(“控制”不代表“拥有”)。

S&S总共35个子品牌每年出版超过2000种图书,包括Pocket Books 和Scribner。

去年,S&S占CBS销售额的不到6%,而运营收入的占比更小。2015年的销售额刚刚超过2014,全都归功于第四季度的强劲表现,这其中斯蒂芬·金的畅销书《坏梦的集市》(The Bazaar of Bad Dreams)以及Donald J. Trump的《残缺的美国:如何让美国再次强大》(Crippled America: How to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有很大的功劳。

7月28日,CBS发布2016年第二季度财报,披露了S&S的最新数据。报告提到,“2016年第二季度的出版收入为1.87亿美元,去年同期数据为1.99亿美元,”与此同时,运营收入同比从2500万美元小幅增长4%至2600万美元。在收入下滑1200万美元的情况下,他们从哪里找到了额外的利润?部分由于严格的成本管理,在这里体现在“更低的生产、销售和库存成本。”

《出版商宴讯》报告称,西蒙舒斯特首席执行官Carolyn Reidy表示,销售额的下滑“完全是(畅销书)图书的原因。”

结论

作者收入(Author Earning)报告是本文的重要补充,因为其分析了广泛的出版版图(在亚马逊上),包括了其他中小型出版商和独立出版商。其5月的报告显示,五大在亚马逊电子书的单位产品销量额从2014年2月占总销量将近40%下滑至2016年5月的约23%。同一时间段内,总销售额的份额下滑了15%。

7月28日的《出版商周刊》上有一则令人吃惊的消息:在之前一周的Apple iBooks畅销书榜单,前十本书中有五本是自出版的,其中有3本在TOP 5中占据一席之地。这在我看来这是个里程碑。

关于这种状况我们该说什么呢?在五大增长了许多年之后,销售额和利润现在大多数都是持平或下降的。他们通过裁员和合并来缩减开支,我的感觉是还有许多节约开支的事情可以做。

另一场兼并或收购看来不可避免。在2012年末,哈珀柯林斯(新闻集团)和西蒙舒斯特就合并进行了讨论。新闻集团在企鹅与兰登合并之前也考虑过收购企鹅。现在,拉加代尔没理由丢掉阿歇特,霍尔茨布林克也不会放弃麦克米伦。这让S&S成为了最具吸引力的猎物,其次是哈珀柯林斯。预计很快会有什么发生。

备注

1,此处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EBITDA)数据基于“营收”而言,非利润。

2,这本书在亚马逊上的元数据有三个不同的登录页:ASIN: B006LA6IW2,ASIN: B005GFPZYK,还有ISBN-10: 0062238868 (没有ASIN)。还有该书“纪念版”的第四个登录页(ASIN: B00CO4GO7I)。

Kindle的特性有所不同。Kindle普通版价格为9.99美元(“纪念版”13.49美元),而“有音频/视频的Kindle版”价格为7.99美元。当你在9.99美元Kindle版的页面时,点击平装书,你就会进入一个显示着Kindle版便宜2美元的页面。我从未见到主要的畅销书在亚马逊上这么糟糕的编目。假如我打算买这本书,我会挠头去想到底该买什么,为什么平装书会比Kindle电子书便宜这么多。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