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南北飞鸿忘年情》
书简背后忘年情愫,装帧设计同样用“情”至深

2017年11月01日   作者:朱海波

【百道编按】“《南北飞鸿忘年情》的出版是两代学人之间跨越空间跨越时间的时代佳话,也是甘惜分先生30多年所观察感受到的一段人情风云和社会历史。”同时,书中还精选了两人几十通书札,甘老的书法艺术精湛劲健,自成风格,也是珍贵的书法史料。本书在装帧上的每一处细节设计,都充分考虑到了书籍本身的内容。编辑们将装帧设计定调为简洁大方,高贵典雅,精美而不奢华。

《南北飞鸿忘年情:甘惜分王继兴跨世纪书简(上下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海燕出版社
作者:甘北林 主编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当你打开父母、儿女或者好友、恋人的来信,毫无顾忌,娓娓而谈,谈天说地,倾心相与,家书万金,此时心境,哪里是电话所能表达的?电话一放下,就再也听不见,再听也是忙音了。书信呢?反复读,日夜读,品其味,赏其情,两心相投,一往情深,又岂是一次电话所能达到其境界的?所以,通过一次电话而能续交者少见,而通过一次书信就结下深情厚谊者却常见。”这是本书主人公甘惜分在其一随笔中所写内容。在沟通方式日益方便的情形下,书信来往所蕴含的深情却是情深意长。本书包含了甘惜分这位学界泰斗与学生、《大河报》首任总编辑王继兴30多年的273通往来信件。海燕出版社将这些信件汇集成《南北飞鸿忘年情》,不仅满溢师生之间的浓情,也记录了一段30多年的人情风云和社会历史。

273封书简背后难以衡量的忘年情愫

本书的主人公甘惜分先生被称为“中国新闻学界泰斗”,是我国著名新闻理论家、新中国新闻学教育与研究奠基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生导师,他不仅桃李满天下,还曾为我国培养了第一位新闻学博士。《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曾称赞甘惜分先生:大禹惜寸君惜分,满园桃李苦耕耘。舆坛多少擎旗手,都是程门立雪人。

本书另一位主人公是《大河报》首任总编辑王继兴,《南北飞鸿忘年情》的责编李禄林介绍说:“甘老1976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过王继兴,从此结下师生关系,1983年6月16日开始与王继兴通信,最后一封信写于2013年8月2日”。在漫长的岁月里,在书简文化延至当代已几近泯灭的情况下,甘惜分先生在30多年的时间里与学生坚持用毛笔宣纸写信交流,情深意长,成为一段值得称道的佳话。

在30多年来来往往的273通书信中,既有甘老对后辈学生满满的关爱之情,而且还闪耀着关于舆论研究、媒体实践、翰墨艺术、社会人生的精辟见解。在这些书信中,甘老关于舆论研究、办报要旨的精辟见解随处可见,同时向学生悉心传授着治学经验和写作感悟。渊博的知识、治学的精神、忧乐的情怀、铮铮的风骨跃然纸上。海燕社社长黄天奇说:“《南北飞鸿忘年情》的出版是两代学人之间跨越空间跨越时间的时代佳话,也是甘惜分先生30多年所观察感受到的一段人情风云和社会历史。”同时,书中还精选了两人几十通书札,甘老的书法艺术精湛劲健,自成风格,也是珍贵的书法史料。

“对伟大学者最大的敬意和纪念,就是将他的精神财富传承下去”

《南北飞鸿忘年情》的出版,最初来源于一个“约定”。李禄林说,自己与王继兴认识于2000年。在2002年为其设计《萍踪感悟》一书时,无意间听王继兴提起自己与老师甘惜分先生的通信已经收藏了几大本,都用毛笔宣纸书写,按年代整理,井井有条。王继兴说自己希望在合适的时间将这些书简进行出版,于是李禄林立刻与其约定,希望到时候这本书还由自己来进行设计。

时光飞逝,这一“约定”在十多年后最终得以实现。而在这十多年间,王继兴一直在为出版这本书而努力。在2002年,王继兴曾多次征求甘老的意见,希望能将书简进行出版,但是甘老不同意。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书简虽然具有人情味,但没有学术价值,出版纯属浪费纸张。经过王继兴的多次沟通,最终甘老才勉强同意,但是提出:“我生前你千万不动,我死后你怎样处理,那就由你了。”从此王继兴再也没有提出过这个问题,而是默默地记在了心里。2016年1月8日晚,甘老驾鹤西去,2月份,王继兴决定启动出版他和甘老的书简,这一工作同时得到了甘老家属的大力支持。“对伟大学者最大的敬意和纪念,就是将他的精神财富传承下去”,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海燕出版社立即将此书的出版列入日程,最终才使得这些既饱含师生情谊又具有学术价值的书信流传于世。

装帧设计同样用“情”至深

这本书不仅内容的诞生过程饱含情谊,在装帧设计上同样体现了编辑们的用“情”至深。比如李禄林在跟我们分享《南北鸿飞忘年情》这一书名的确定过程时说,刚开始王继兴给这本书定名为《忘年情愫》,但是在审稿过程中,他们觉得这个书名较为含蓄,“书名中一定要有‘甘惜分’的名字出现,甘惜分是新闻学界泰斗,社会知名度较高,突出甘惜分的名字便于图书后期的宣传和销售”。于是,他们反复琢磨,几易书名,先后想到了《忘年情愫——甘惜分王继兴往来书简》《甘惜分教坛余音——致王继兴书简300通》《甘惜分讲堂余韵——致王继兴书简300通》《甘惜分翰墨情愫——致王继兴书简300通》……但是这些书名,虽然突出了“教坛”“讲堂”“翰墨”,却不够全面,有很多信件并不符合这个标题。再三斟酌之后,二人才敲定《南北飞鸿忘年情——甘惜分王继兴跨世纪书简》这一书名。正如李禄林所说,这一书名不仅体现了师生二人通信的跨地域性,也体现了二人的往年情谊及通信时间跨度之长。

可以说,本书在装帧上的每一处细节设计,都充分考虑到了书籍本身的内容。因为这本书是两位学人的书信往来,谈的内容大多是对世界风云、时代万象、治学科研、社会人生、笔耕墨耘、阅读鉴赏的种种感悟和见解。因此,编辑们将装帧设计定调为简洁大方,高贵典雅,精美而不奢华。在函套设计上,邮寄的表格、克重、邮戳等元素突出体现了本书书信文化的内含;在封面设计上,两册书的封面各有一个地址,上册封面中的“张自忠路3号”是人民大学老宿舍区旧址,即甘老居住的地址,下册封面中的“纬一路1号”是河南日报旧址,即王继兴原来办公的地址;而在封面材质上,用黄色亚麻布裱糊,书名采用烫哑银工艺,显得低调奢华而不张扬。

如今,扉页与环衬设计越来越受人们的重视,《南北鸿飞忘年情》在扉页与环衬设计上同样独具特色。李禄林介绍说,为结合本书的内容特点,书中的环衬选用感觉较为陈旧的浅黄色欧纯草堂纸,增加历史和文化氛围;选用有肌理的宣纸当作扉页,散发出微微的清香,令人赏心悦目。在版式上,这本书仍然没有偏离“书信”的主体,而是采用“读信”的形式进行展现。每个年代被划分为一个单元篇章,以邮戳上的时间来标明起止时间。每封信独立成篇,从第一封开始,每封都有编号,便于读者富有节奏地阅读和理解。

李禄林在采访中还特别分享了甘老在信中所写的这样一段话:“希望你珍惜年华,在中年就做出大成绩来。我劝你读《资治通鉴》,至少也要读完《纲鉴易知录》,中国知识分子不懂点历史,实在说不过去,工作也不可能有大成就。我深有所感,但时间不够,人也老了,悔之何及!你正当壮年,还来得及。无论白天怎样忙,晚上也要挤出点时间读史,一旦你对历史热爱了,就会大开眼界。”也希望这段话能够对每位读者予以启发。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