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三秦社社长支旭仲
做精品图书,正逢其时

2017年09月22日   作者:曹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9月20-21日,在江西南昌召开的“第32届全国古籍出版社社长年会暨2016年度优秀古籍图书评奖会”上,36家出版社的180种图书经过两轮角逐,最终,27种获得“2016年度全国‘优秀古籍图书奖’一等奖”。其中,三秦出版社的《陕西金文集成》名列前茅。在国家级重点出版项目上,三秦社的2016年,可谓硕果累累,在百道网对三秦社社长支旭仲的采访中,他也谈到精品图书这一块的出版,“2016年全年,社里共有六七项国家级项目结项,虽然辛苦,但成果丰厚。”

三秦出版社社长 支旭仲

在2016年8月的BIBF期间,三秦出版社推出了《丝绸之路中国段文化遗产研究》一套大书。年底,他们又接连推出了《陕西金文集成》、《中国蜀道》两套大书。在国家级重点出版项目上,三秦社的2016年,可谓硕果累累,在百道网对三秦社社长支旭仲的采访中,他也谈到精品图书这一块的出版,“2016年全年,社里共有六七项国家级项目结项,虽然辛苦,但成果丰厚。”

而在市场化图书的出版方面,三秦社也推出了一系列精品。他们与民营公司果麦文化合作,打造了中国古典小说系列,包括《老残游记》、《桃花扇》、《牡丹亭》等在内耳熟能详的经典名著,而一本青春版《红楼梦》更是将这一系列图书推向风口浪尖,引发广泛关注。采访中,支旭仲也谈到他对这一系列小说的期望,他说“我们社过去偏重于古典和学术,太专业了,做出来的书读者看了好像有距离,不那么亲和,所以今年我们在包装设计这方面跟果麦公司合作,将有一些新的调整。”除了古典小说,三秦社在外国文学版块也有精品,“精装书、低定价”的路线,让世界文学名著系列在读者中获得了很好的反馈。

2016年,三秦社在数字化转型方面也取得了新契机,成为了全国29家获批拥有手机游戏出版资质的正式国有出版社之一。今年,三秦社也将在此项目上发力。

在百道网的采访中,支旭仲回顾了三秦社的2016,同时也对2017做了展望。

百道网:请您回顾2016年社内的各项工作,最让您满意的一件或两件事情是什么?请详解。

支旭仲:2016年社里的各项工作开展得都比较理想,各项任务也都按期完成,包括集团给社里下达的在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管理效益三个方面的各项指标都顺利完成。如果要说刚过去的一年比较满意或者说还有一点成就的事,应该有一两件。

第一件是我们社的国家级出版项目,在2016年都集中结项了。去年,社里的同事都很辛苦,成果也比较丰厚,七个国家基金和国家“十二五”规划项目,全部集中结项,在刚过去的北京订货会上也都集中推出,我简单介绍一下这几个项目。

首先是《陕西金文集成》,这套书有16卷,四千多幅图片,是对出土于陕西的数万件三国时期及以前的青铜器中的1970余件有铭青铜器的全面全新整理。书中除了详列每件青铜器的出土及存藏情况、流转信息、尺码重量、形制纹饰、著录情况等之外,还对每一件青铜器提供清晰的器物照片、铭文局部照片,以及与铭文原字等大的清晰拓片,并对铭文内容作了释文,是迄今最全的陕西金文汇编整理(包括了欧美、日本收藏的陕西出土有铭青铜器以及当下最新发现出土的青铜器资料)成果,而且这种整理方式也是前所未有的,既借鉴继承了前人的优秀学术文化传统,又推陈出新,具有较高的研究和参考价值。这个项目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也是国家“十二五”规划项目,能如期完成,我们也申报了2016年的“中国出版政府奖”,目前已经获奖。

《丝绸之路中国段世界文化遗产研究》丛书,10卷本,几千万字,也是国家“十二五”规划项目、国家基金项目,前一阵我们也把它报到“中国出版政府奖”里,这套书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契合了目前“一带一路”的战略方针。

最近结项的还有《中国蜀道》,该套书在总结历代有关蜀道开通和使用的历史文化记录并进行全面的历史学、考古学、地理学考察研究的基础上,多方位、多视角、多学科地说明蜀道的历史地位和文化意义,进而深化对中华民族文化的创造精神、开放意识、和谐交往传统的认识和理解。这套书有10卷本,也是国家基金项目、国家“十二五”规划项目,也申报了“中国出版政府奖”,目前已经获奖。此外,2016年结项的还有《赫赫宗周(陕西青铜文明巡礼)》,这也是国家“十二五”规划项目、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共两卷本,出版没多久。还有《中国热贡艺术精粹》,热贡是青海的一个地方,它囊括了藏传佛教其中一个宗派的精华,包括唐卡、雕塑、建筑等等,这本书把这里的艺术精粹集中呈现出来,也是国家基金项目。

为什么说这一系列的国家级重大项目能集中结项是让我比较满意的事呢?因为这几年,三秦社在国家级出版项目上已经累计推出了三四十种图书,但每年只推出一两种,而2016年却集中推出了六七种,也算是一件比较有成就感的事。

还有一件,我们在2016年刚拿到手机游戏的出版资质。从去年起,国家开始管控手机游戏的出版,只批准了28家正式国有出版社和若干家电子和数字公司在这一领域的出版资质,三秦社是在28家之外又新申请的,获得了总局的批准,成为第29家有此资质的出版社。这是我们社在2016年比较亮眼的一件事,拿到资质后,我们签约了三四百个项目,今年在这一块可能会有一定收益,这也将是三秦社向数字、移动互联转型的一个契机。

如果说2016年各项工作中比较满意的一两件,我想就是这两件吧。

百道网:2016年社里重点产品线的建设情况如何?是否有新的产品方向并且在这一年表现突出?

支旭仲:我们社的产品线主要划分为三条。

第一条是以国家项目出版为先导的精品图书的出版,包括国家级重点项目、市场化产品两块。

国家级重大项目就是刚才介绍的如《陕西金文集成》、《中国蜀道》等重点图书,包括在陕西省我们每年也要确定一些项目。这一块的产品建设还是很见成效。2016年评出的国家“十三五”出版规划中,我们社有九种产品入选,在全国出版社排名第三四十位附近,比较靠前。这些项目内容题材基本以陕西的资源为主导,比如夏、商、周青铜礼器兴衰研究等等。还有一些图书入围了国家基金项目,比如《永远的丰碑:全国八路军办事处抗战纪事》等。同时,三秦出版社作为古籍出版社,2016年获得五种国家古籍出版项目,在专业古籍社里排名在四、五名,也比较靠前。还有其他的一些国家级重大项目,比如国家级的“经典中国走出去国际出版工程”,我们出版了《中国汉代弩兵制及弩机技术研究》。

精品出版这一块还有精品市场化产品的出版,去年我们重点做的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中国古典文学,与民营公司果麦文化合作,开发了一系列古典文学名著,比如前一阵网上比较热的六卷本女性青春读物《红楼梦》,还有《牡丹亭》、《老残游记》、《桃花扇》等,这个系列2016年推出了15种左右,市场反响都比较好。另一方面是世界文学名著,推出了《红与黑》等作品,这个系列共20余种,部分已经面市,这个系列的特色在于精装且低定价,所以图书在市场上的反响也不错。

我们的第二条产品线,重点针对促进出版社长远发展的系统化产品的开发,即给陕西省教育系统和其他政府相关系统做一些产品,比如去年我们给教育系统开发了两个产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读本》和《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读本》。这两个读本都入选了“陕西省教育厅向中小学生推荐素质教育目录”,发行了几十万册。之所以说这条产品线解决了出版社的长远发展问题,就是因为几十万册的发行量意味着几百万的创收利润,所以社里也会投入精力做好这条产品线的建设。

第三条产品线,是今年将重点开发的数字化产品,即刚才提到的手机游戏的出版。过去几年,三秦社在数字化方面主要做了几个项目的资源库,比如在丝绸之路文化遗产方面,结合图书做了数字化的资源库平台;刚出来的《中国蜀道》,也做了秦蜀古道的数据库平台,囊括了旅游等功能;《陕西金文集成》,我们也做了一个资源库。在数字化产品的建设上,过去主要精力是做资源库,现在也在投入阶段,没有产生效益。今年我们将在这一块再开发一个重点,即手机游戏,向移动互联靠拢。

百道网:社里的发展,如果用三个关键词,是哪三个。请详解。

支旭仲:这个问题我也还没有想得特别到位,应该这样理解吧。

第一个就是定位。出版社经过2016年的发展,以后的发展要往哪个方向走、要走到什么程度、目标是什么、全国是什么状况、同行是什么状况,自身要有一个明晰的定位。三秦出版社现在在全国大概30家文史古籍类出版社中,连续两年排名全国第八;在陕西省的18家出版社中,经济规模方面排名前十。就是说,在全国古籍类我们排名靠前,但在全陕西省我们大概位次居中,再放在全国出版行业580家出版社来看,我们大概在20多名,还是略略偏后一点。总的来说,我们明晰自己的位置之后,就要确定目标,要靠什么发展,要怎么样能走得更好。刚才也跟你讲到,重点抓三类产品来推动:一类是精品出版,包括重点书和市场书;一类是数字化转型,开发新的增值业务和经济增长点;再一个是系统化产品,系统化产品可能做一次就能管好多年,比较长远。出版社定位明确后,要做的事情基本还是这三类。

定位有了,就有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力争在“十三五”结束的时候,把我们的同行位次提到全国前五、全省位次提到全省前八、全国位次争取控制在两百名以内,不要在两百名以外,因为全国太难突破了。但我们的目标也还是每年以15%的增长率往前走。

第二个关键词是机制。因为我想出版社要发展,内部管理核心是出版社内部机制,机制到位了,人员的积极性才会有。我们现在完全实行一种按劳取酬的薪酬分配办法和考核激励办法,所有人员,不管是过去转企之后留下来的老的事业人,还是后来陆续进来的企业身份的合同制人员,所有人在三秦社位于一个平台,全部拿岗位工资,一样的标准,没有身份差别。岗位工资保证每个人的工作量和任务,超额部分拿奖金,年底拿提成,编辑是毛利提成,发行人员是销售回款提成,整个行政管理服务部门的人员是拿编辑和发行的平均奖乘本部门的考核分,由编辑和发行的一线人员来给他们考核打分。

整个公司体系和管理的激励机制调动了编辑跟发行人员的积极性,干得多拿得多,行政部门也一样,要服务好编辑和发行部门,他们打的分才高,也才拿得多。这个机制执行了几年,现在来看还是比较符合三秦的实际,每年员工的积极性还是比较好的。社里每年保持百分之十几的增长,慢的时候12%,快的时候18%,基本15%。

第三个是人才,我觉得出版社最终发展还是要靠人才,没有一支人才队伍,说什么都是空的。我们现在对人才的要求也比较高,比如说要进人必须是硕士研究生以上,而且必须是211院校以上,这几年我们进了两个博士,七八个研究生,包括南开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中国传媒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大学,基本上都是211院校的学生。这些新人在这几年已经慢慢崭露头角,个别已经成为部门中层。

此外我们实行了一个叫导师制的制度,由老编辑来带年轻编辑,共同成长进步,导师制对老编辑做导师有一定的要求,同时有一定的待遇,让他在培养新人的时候要让年轻人达到一个状态。整个编辑口的人才是我最重点关注的,发行口和行政口的人才建设也需要进一步努力。

百道网:今年社里将要抓的工作中,重中之重是什么?请详解。

支旭仲:我想,第一是发挥三秦社现有的优势,继续做好国家级和省级重点精品项目图书,一方面把过去已经立项的积极落实,另一方面开发、立项新的重大项目。

第二,我认为我们社市场化产品一直相对薄弱,所以今年重点强调市场化产品的开发和营销。在开发方面,首先,是选题要优中选优。社里今年将出台一个办法,选题招投标和选题评奖两种思路,具体来说,所有三秦社编辑甚至包括发行人员,都可提交选题、报告、策划方案,我们有一些详细的要求包括预算等,社里会根据这个再结合实际,进行评价、评估能否执行,之后再确定出前几名进行评奖开始投入做,通过评奖来鼓励大家开发好的选题。其次,选题开发这一块,要动员所有人员到市场上去。过去我们的编辑很少接触市场,发行人员接触得比较多,没有像别的单位实行项目制或者说事业部制,把编辑、发行捆在一起,我们是实行编发每月互动制,编辑、发行一年要有12个会议来互相交流选题的进展情况和获得的市场一手信息的情况,结合这些来开发市场化产品。

对于市场化产品,三秦社在产品的包装设计方面比较薄弱。我们社过去偏重于古典和学术,太专业了,做出来的书读者看了好像有距离,不那么亲和,所以明年我们在包装设计这方面跟果麦公司合作,将有一些新的调整。刚才你提到我们在2016年做的《牡丹亭》很漂亮,就是与果麦公司合作设计的。

此外,对于市场化产品的销售,我们也有一些变化。2016年底我们的销售部门整改为两个团队,一个叫线上新媒体销售部,一个叫线下市场化图书销售部。对线上,把三秦社所有的线上资源整合,比如说我们已有的天猫旗舰店、微信平台和微店、微博,官方网站、跟三大网站合作的一些业务,交由一个部门统一运作,来带动产品的市场化营销。线下市场图书销售部,也进行了人员重新调整,更换了部门主任,调整了考核激励办法,今年力争在市场化产品上有所作为。

所以今年社里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市场化产品开发,其次是转型、向移动互联转型。

(本文编辑:吴妮)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