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陈昕:坚守出版“启蒙大众、追求进步”的使命

2017年08月07日   作者:陈昕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陈昕专栏】我们出版人既不应该排斥资本的力量,排斥技术的力量,也不应该否定人生的娱乐诉求,出版有娱乐的功能,我们在面向市场的过程中,也应该开发一些满足读者娱乐需求的产品,并创造更多的价值;但是无论如何最根本的东西你不能丢掉,那就是出版的价值在于“启蒙大众、追求进步”,这点无论在什么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被改变。


今天,如果我们打开电脑上网,输入“出版+格言”这样的关键词,利用搜索引擎的工具,我们搜索到的名言警句恐怕是许许多多的其他职业所难以企及的。是那些关于出版价值的名言警句,激励我坚守在出版第一线的岗位上。比如大家都熟知的,有高尔基的“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雨果的“书籍是造就灵魂的工具”;培根的“读书在于塑造完善的人格”。最令我感动的是赫尔岑的一段话,我几乎每一年都要在新进入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的青年人面前朗读这么一段话,那就是:“书是和人类一起成长起来的,一切震撼智慧的学说,一切打动心灵的热情,都在书里结晶成形;书本中,记叙了人类狂激生活的宏大规模的自白,记述了叫做世界史的宏伟自传。”我每一次朗读这一段话都会热血沸腾。这些名言警句告诉我们,一直以来,人类的出版史,是一部“启蒙大众、追求进步”的文化传播史和精神发现史。我想这就是我对出版使命的认识。我们都是一些平凡的人,但是我们却从事着伟大而神圣的职业,我感到这是上天对我们的青睐。

不过,今天人们和社会对出版的印象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些美好的东西似乎烟消云散了,人们更多地看到的是,出版人在为赚钱而疲于奔命。出版人的地位下降了,尊严在有的场合也丧失了。因此,在今天这个时代,坚守出版人的文化使命是关系到出版尊严的大问题。而且它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如果我们对最近一个世纪的出版史做一个回顾的话,可以看到,和西方国家一样,中国的出版业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迅速地跨入了资本的时代,过去的一切似乎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表现为所有凝固的东西都消逝了,进步主义的出版史产生了危机,出版业有沦为大众娱乐业附庸的危险,读书也有可能成为单纯的娱乐活动。

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社会,一直以来有着很强的纠错能力,我们的出版人也都有很强的文化抱负和责任意识,我们善于发现问题,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因此,当我们在讲跨入资本时代后,我们有不适应的地方,在我们批评出现的各种不良倾向和苗头时,不宜把这些现象说得过于绝对,过于严重。这是我的一贯看法。

另一方面,我们还不能轻易地否定资本的力量。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出版业进入资本的时代是产业发展的基本趋势。所以,我们在观察资本时代的出版业时,对资本的力量和作用要左右打量,既要看到其负面的作用,也要看到它积极的作用。资本力量的崛起,一方面加剧了资本意志与文化价值之间的巨大的冲突,另一方面也加快了两者之间的融合。我们看到,随着资本的介入,出版的集中度大大提高,集约经营的格局开始形成,新的业务形态、新的商业模式不断涌现,出版产业的空间和规模迅速扩大,尤其是资本的力量在很大的程度上推动着技术,尤其是数字技术在出版业的广泛应用。要重视资本的力量和技术的力量,要善于驾驭这些力量,来推动整个出版业的发展。不过,从本质上来讲内容才是最根本的,它远远地超过资本和技术。所以,我们出版人既不应该排斥资本的力量,排斥技术的力量,也不应该否定人生的娱乐诉求,出版有娱乐的功能,我们在面向市场的过程中,也应该开发一些满足读者娱乐需求的产品,并创造更多的价值;但是无论如何最根本的东西你不能丢掉,那就是出版的价值在于“启蒙大众、追求进步”,这点无论在什么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被改变。

我再一次呼吁,中国出版人坚守出版“启蒙大众、追求进步”的使命,为全民族全世界提供思想和力量的源泉。

本文原为作者于2013年8月11日在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中国出版业发展与出版人的文化使命研讨会”上的演讲,后发表于《中国图书评论》2013年第10期,现收入《高擎火把的人:陈昕出版演讲录》(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3月出版),有删改。


来源:百道网·陈昕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