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众筹如何成为出版业的重要力量之一?

2017年06月29日   作者:理查德·利;韩玉 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Kickstarter本身并不参与图书的制作,它只是一个让想做书的人们与全世界愿意支持他们的人联系起来的平台。2015年,Kickstarter上有 1973个出版计划、994个喜剧和漫画小说项目筹资成功,总计2967个,这一“出版量”使得该网站几与出版“四大”比肩。

Kickstarter官网

在Kickstarter上发起众筹4个月后,童书《叛逆女孩》(Rebel Girls)就筹集到了100多万美元,成为该众筹网站历史上最大的原创出版项目。从勃朗特姐妹到塞蕾娜•威廉姆斯(美国网坛名将),这本书讲述了百位女星楷模的故事,目标受众是年轻读者,来自71个国家的2万多名支持者注册订购了该书。

相比之下,Kickstarter平台上大多数出版项目筹集到的资金总数可能不及《叛逆女孩》,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众筹图书的范围之广,几乎包罗万象:加拿大魁北克一位幽默专栏作家、电台主播创作的漫画;对一只斯塔福郡斗牛梗的照料记录,讲述这只狗从麻烦不断的小怪物变成珍贵的同伴的过程;以维多利亚时代的一个女孩为主角的漫画小说,等等。

当然,Kickstarter本身并不参与图书的制作,它只是一个让想做书的人们与全世界愿意支持他们的人联系起来的平台。2015年,Kickstarter上有 1973个出版计划、994个喜剧和漫画小说项目筹资成功,总计2967个,这一“出版量”使得该网站几与出版“四大”比肩:企鹅兰登书屋、哈珀柯林斯、阿歇特和西蒙舒斯特。以西蒙舒斯特为例,根据《出版人周刊》的数据它是“四大”中最小的,每年出版“2000多种书”。

Kickstarter的出版总监玛格特•阿特维尔想要厘清的是,网站“显然不会取代编辑、宣传营销人员或者出版人的角色”,而是“作者或出版商用来联系读者、传播图书信息的又一个工具”。但是全球范围内,选择这一新路径来出版作品的作者空前增加。自2009年该网站上线以来,图书和漫画板块稳步增长,在所有成功项目中占比13%。2015年,平台上出版项目所募集到的资金总计3520万美元。

其他同类竞争者则相形见绌,如英国的Crowdfunder,自2010年成立到2016年间,出版项目共筹集资金47.5万英镑;定制出版平台Unbound,上线一年出版图书79种;Indiegogo自从2008年发布以来所有类别项目共计筹资10亿美元,仅相当于Kickstarter筹资总额(25亿美元)的40%,该平台没有公布其写作类别的任何众筹数据。

在阿特维尔眼里,有成功潜力的项目是那些“能够激发社群想象力的理念、能够让更广泛受众触及其创意进程的创作者,以及在多数主流图书中没有表达出来的声音。”

“某些社群,比如漫画界,已经将Kickstarter快速整合。使用Kickstarter能让创作者的项目提前获得支持,如果没有这一助力,一些伟大的成果可能会“胎死腹中”。精美的硬装书特别是艺术类、童书及全彩漫画制作成本高昂,也许正因如此,很多这类图书的创作者聚集到Kickstarter平台。

与英国整体市场相比,Kickstarter上小说、童书、漫画的众筹比例要高很多。根据Bookscan的数据,小说在英国新出版图书中占比5%,童书占比10%,而漫画小说仅0.3%。在Kickstarter上成功的出版和漫画项目中,小说类占比10.1%,童书为14.2%,漫画小说的比例也达到了8.8%。

阿特维尔是资深的出版人了,2015年她通过在Kickstarter上众筹成立了自己的出版品牌,她说众筹最令人兴奋的一点是反转了出版业传统的宣传过程。

“传统出版模式是在并不确切知道是否有受众的情况下在作者身上投资,将其作品制作成书,然后要尽全力营销宣传,让书到达读者。(与之相比,利用Kickstarter众筹出版的话)你在做一本书时很确切地知道受众对这本书有需求和阅读欲望。”

在她看来,使用众筹网站的作者和出版商“有创新精神,很懂科技,乐于直接与读者和粉丝对话”,也有些人会将众筹和传统出版方式结合起来。

“去年(2015年)部分最振奋人心的项目出自优秀的独立出版商,比如非营利出版社Copper Canyon的《Then Come Back》,收录了聂鲁达的佚诗。还有一个独立书店众筹项目Milkweed Books,”阿特维尔用例子进行了说明,“我还见过一些混合出版作者的项目,他们与世界四大出版商有合作,但也出现在Kickstarter上,比如凯特•米尔福德(Kate Milford),已经众筹出版过两部中篇小说。”

要从成千上万的项目中脱颖而出,融资Pitch(相当于融资演讲——编注)和演示非常重要。凯特-米娅•怀特(Kate-Mia White)为出版“黑暗森林”(Dark Forest)系列小说第三部筹集了2000多英镑的资金,每次她都会投入好几天时间做pitch。“我觉得制作一段主题鲜明、能吸引眼球的视频很重要,整个项目的页面都要服从这一主题。”

怀特从未考虑过传统出版,“部分原因是我制作的是只有16页的漫画,还有一部分是我觉得网络是到达受众的更好方式。”

戴维•希尔(David Hill)写了本回忆录,记录自己和一只救生犬的生活,他为这本书筹到了3000多英镑。“人们建议我在多个社交媒体账号上分享链接,不断地谈论它,即使我觉得已经说得太多了,但也还是要继续说。”希尔说,“第一周的情况令人沮丧,不过一旦球滚起来,势头就增大了,我开始受到鼓舞,最终筹款成功后欣喜非常。”

陌生人把钱拿出来投入一个项目后,作者和支持者之间的互动就个人化了。希尔深有体会,“很多支持者知道我与焦虑的抗争,失业,以及为了给予这只救生犬应有的生活我所做出的所有牺牲。所有人都很支持,也让我深感责任重大。”

这种艺术家主导的模式为那些传统出版商不太愿意涉足的项目带去了大量资金。2015年,文学杂志在Kickstarter上筹款超过20万美元,诗歌项目获得近30万美元的资金,文集集资近50万美元,艺术图书更是“揽金”400多万美元。

希尔认为,“(众筹)确实给了作者更多的创意自由,让他们完全按照最初设想的方式讲述故事。这使讲故事的艺术大大丰富,也给了读者更宽泛的阅读选择。”

Kickstarter所支持的项目如此宽泛绝非偶然:2015年,该网站重新改组为“公益公司”,为世界带来利好成为其法定意义上的目标。

阿特维尔说,“挑战不平等,塑造一个更有创意、更公平的世界”是网站的使命之一。当传统出版商还在多元化问题上挣扎时,众筹为那些小众作者提供了一种替代性出版路径。

她认为,“所有背景的人们都有机会分享故事,或者发现与自身经历有共鸣的作品,这对我们的文化和社会来说都很重要。那些看起来与读者生活迥异的故事也同样重要,它们能让人更为深切地理解他者,并产生同理心。同理心在当今世界也是稀缺资源,相信文学的力量能改善这一状况。”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