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庄庸北大网文创意写作课系列:假若“我”来写《恶魔法则》政变桥段

作者:庄庸   2015年04月24日   来源:百道网·庄庸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庄庸专栏缘起于前段时间北大童靴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则跳舞声明的链接——我就只看到了这个标题,点进去是空白,所以内容详情不知——我就想,或许可以把他的《恶魔法则》疱丁解牛一下。


(图片来源网络)


这其实又是一个标题党的阅读碎片。缘起于前段时间北大童靴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则跳舞声明的链接——我就只看到了这个标题,点进去是空白,所以内容详情不知——我就想,或许可以把他的《恶魔法则》疱丁解牛一下,给童靴们讲讲桥段的创意写作研讨与训练?


当我这么想时,第一个浮出来就是里面的政变,第二个浮现出来的,就是猫腻《庆余年》中的政变。《恶魔法则》把它处理成一个浓缩饼干的桥段,《庆余年》把它处理成一条枝繁叶藏的暗线。两者对比,各有什么样的优劣?但这样的比较,对我来说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个典型的桥段里,体现了跳舞什么样的创作特质?以它作为案例,我们又可以寻找到什么样创意写作的可能性?假若我们来重写这样一个事件,“我”们又应该如何做呢?


第一,进一步把男猪脚杜维作为“风暴眼”,把所有的矛盾、冲突和战争,都更聚焦在他身上?

第二,一切以主角为中心,以他的动作为视点,每一个动作,都引发一方或几方的反应,而每一个动作-反应都构成一种剧烈的冲突,然后,引发更下一步的动作-反应,造成更大的矛盾……?

第三,几大势力的动作,都跟主角的动作密切相关?比如,从进地都遇刺杀,到分封封底出京,“万千庞爱/矛盾都集于一身”。


首先,军方袭杀与魔法工会护佑,两大势力直接硬抗,牵出大小皇子皇位之争;两大势力是争还是杀,再到两个皇子的争取……


其次,主角从袭杀工具,挖出线索,直挥军方,然后,直指军方大佬的父亲;直奔京城,父子对峙,兄弟和母亲……这一条线的“戏剧性”要做足,一波三折。现在“说”得过于直白,而没有用“演”的方式,将父子的猜疑、冲突、矛盾直到最后战争的爆发,写得起伏跌荡。


第四,主角回京后的动作,与最大的事件“政变”,游离在外,甚至并没关联,没有——“他的一言一行,都是牵动京都各大势力集团的眼球;甚至,他一个微小的动作,就足以牵动甚至是改变京都的局势——为什么,因为,在这个微妙的节点上,各方勉强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微;他这样一颗石子,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地点、投入适当的事件中,所泛起的涟漪,就非常有可能改变甚至逆转整个局势——因此,他成了一个支点和杠杆。


而现在,几大势力集团,对主角的关注度不明,对政变的态度前后逻辑上有矛盾之处。比如,光明神殿,大皇子派,小皇子派,保皇党,魔法工作,其他自由派人士……的信念、势力和利益,没有足够地显现。


但问题马上来了。对“权力”和“政治”、“政争”,我们是否需要在这样一部玄幻作品中浓彩重墨地刻划?或许,我们应该尽可能地把每一个有冲突性的事件,讲得淋漓尽致:其间的张力,矛盾,冲突和戏剧性……尽可能不要浪费这样的人物、桥段和事件。但是,如果遇到这样的场景我们不擅长,怎么办?


第一,那就模仿那些经典的架构、桥段和描绘。


第二,就像这样,对“N种可能性”进行创意写作的研讨和训练——把我们想象的内容补充到这样的架构、细纲和大纲中。


第三,然后,和那些写得好、模仿的以及我们创造的场景一起“嫁接”,生长出全新的细节……


但是,假若我们这样浓彩重默地重写《恶魔法则》的政变桥段,它还会像跳舞大开大阖的勾勒一样,带来我们一种谜局样的阅读感吗?

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研讨和训练的地方。


(本文编辑 思敏)

作者:庄庸

来源:百道网·庄庸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