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庄庸北大网文创意写作课系列:“我准许”——从毕福剑事件追问互联网+“个人授权时代”何时到来?

作者:庄庸   2015年04月21日   来源:百道网·庄庸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庄庸专栏】毕福剑事件作为一种“新媒体”现象,我们可以不关注热闹本身,但不能不能关注这种现象背后的新文体和@哲学观。

(图片来源网络)

毕福剑事件已经尘土飞扬了好一阵子。我们不凑这个热闹。所以,对这个事件本身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正像我在这堂课前讲的一样,外界(包括我们自己的很多童靴)一直认为这只是一门“文学研究与创作课”,但实际上没有明白这是一门“网络”(互联网+时代)的写作研讨与训练课。

因此,对网络“文学”的研讨与训练只是三分之一的课程;另外三分之一,是互联网+时代的新文体创意写作研讨与训练——大到所谓的“公民表达与写作”,中到所谓的职业与专业写作,小到基于兴趣、爱好和“粉丝”型写作——这其实是我们从小到大最缺乏的写作研讨与训练;还有三分之一,就是少部分同学在大学、研究生之后的学术研究与写作——我们的网络文学研究与写作,自然包括这样的内容。

在三部分的内容中,我以为“互联网+时代的创意写作研讨与训练”才是核心;所以,毕福剑事件作为一种“新媒体”现象,我们可以不关注热闹本身,但不能不能关注这种现象背后的新文体和@哲学观。

这种@哲学观就是我概括的:我准许——个人授权时代何时到来?你拍我的视频,我准许了吗?你拍小女孩XX的视频,我准许了吗?……“我”时代,在你做事涉“我”的事情甚至是打着为“我“做一切事情的旗帜之前,你获得“我”的个人授权了吗?这是研判与预判“互联网+时代”核心趋势的基本轴线。

个人授权何在?

鲍尔默在预测未来时代的发展趋势时,说那将是一个“我”授权的时代――我准许的个人授权时代。不像现在:

你打我手机推销保险,我准许了吗?

你给我邮箱发广告,我允许了吗?

你摁我家的门铃推销上门服务(比如洗油烟机),我允许了吗?

你在我买的碟片里嵌入广告,我允许了吗?

你在网络上传播我的言论,我允许了吗?

你把我的私人信息卖给服务商,我允许了吗?

……

未来,在做这一些事情之间,你必须要得到“我”的授权。这种授权不像著作权授权那样――好像是某种有形的作品才可以授予具体的权利,而是,你不能违背我的精神意志,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比如,强迫我看我不愿意看的广告,打我不愿意接的信息骚扰电话。像现在这样所谓“精准”营销的广告绝对不可以出现,更别说那种我的个人私人空间不断被骚扰、被打破的情况出现――比如,推销保险、房产中介到底是从哪里得到我的手机的?

未来,一切为我服务之间,必须得到我的许可。哪怕是所谓的免费服务。

未来,政治也必须征取我的意志――不再是像现在这样,“我反对你的意见,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的权利不需要你捍卫,我反对,你就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戏!

比如YOUTUBE上,我的地盘我做主。奥巴马比希拉理更会争取这些年轻世代的“我授权”,所以,首位黑人总统比首位女性总统更容易进入白宫――“我”授权他当美国总统。现在希拉里宣布竞选,会做得奥巴马更好吗——你得到“我”们的授权了吗?

80后、90后、在互联网中成长起来的千禧一代,在他们而立之间,选政治代表或许将如同选超女――我赞,我支持,我顶。

就像天涯网上经常会出现“XX做XX,伤害了我们的感情”,但是,“我同意你代表我了吗?”

21世纪,世界有我,亚洲有我,中国有我――有我,中国强。但是,我同意你这样说了吗?

自信如我――自信者,勇于挑战自我;自信的最深层,是对自我的永不知足。所以,未来,为我而来。“我”时代扑面而来。

我时代

鲍尔默说,在2015年前新的IT革命将对个人授权、社会沟通以及全球性社会问题等领域产生显著影响。“这三种创新将是新时代的标志,即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数字身份、软件将了解我们的习惯以及人们可以被随时随地地访问自己的个人资料。”

鲍尔默预测,第五次IT产业革命将对一些全球社交的问题产生影响,例如教育,这些技术将帮助人们接受更多的信息。此外,它还将对环境保护做出贡献,帮助人们更好的管理能源。

我的阅览室,我的SPACE,我的门户,我的……互联网+时代“我”时代正在形成。但是,这些所谓“我的地盘”经过了“我授权”吗?

但是,至少,比起仍然有着传统强势思的传统媒体来说,互联网新媒体至少意识到“我授权――我时代个人授权”意识的崛起,在以并不笨拙的方式适应着这种“我”时代的诞生。它们正在以“我”未授权的方式,做着服务“我”的方式。

所以,新媒体比起传统媒体来说,就有两个关键:第一,就是“新媒体”的特征,就是“我”时代――POWER ME,I POWER――所以,正在向个人授权时代发展。第二,就是“新媒体”的政治和商业价值,正是在于“我”们崛起时大量未经满足或未经充分满足的“个人授权”需求――从自我表达、自我实现到自我满足。

就这点而言,在把大量的研究精力放置于传统图书、报刊和电视上,假若着眼于未来,我们应该更多地沉浸于互联网+时代的故事之中――从技术变革到互联网对“我”们的社会政治环境的塑造,去思考互联网技术变革的工具理性和工具在“我”崛起时代所蕴藏的能量和思维模型,正如麦克卢汉所言:“每一种技术都立即对人的交往模式进行重组,实际上造就了一种新环境”。比如QQ、MSN、淘宝旺旺,比如说YOUTUBE、FACEBOOK、豆瓣――在尊重个人隐私和开放我的交往空间之间,每一种技术背后都体现着“我授权”的意志。

所以,在个人授权的我时代,我们要对互联网新媒体进行更多的研究,而不是传统媒体。因为,这是一个旧阅读正在远去、新阅读正在来临的时代。那个时代,我阅读,我快乐。

One-To-One

个人授权时代,对于纸媒(传统期刊、报纸和图书)来说,互联网变革给自己带来的最核心变化是什么?One-To-One。

经历了Internet2.0的变革,互联网的新趋势正在向着“云-端”的遥远未来发展:

“有观点认为,下一个十年里,包括软件、硬件、服务等在内的计算资源将由大众化、个人化、多点(终端)化的分布式应用不断向互联网聚合——也就是计算将由“端”走向“云”,最终全部聚合到云中,成为纯“云”计算的时代。”这就是goole正在倡导的“云中心”――互联网正在成为一本“大杂志”――成为人数字化生存的数据中心。

但是,另外一种发展趋势也正在进行中:个人电脑正在成为各种资源聚合的中心,PC是“我”的地盘;而“PC+”(包括ptop)本身正在在走向互联互通成为互联网(Web)――“PC不再只意味着“个人计算”,同时也将成为个人通讯(Communication)和个人控制(Control)的中心。”而且,PC的“PC+”和“WEB化”将向其他设备(像手机、汽车、家用电器)迁移,特别是已经成为人的“第5种器官”的手机转移--通过3G、诺基亚的“门”计划以及类似谷歌Android计划,“使得手机越来越不像电话机而更像掌上电脑”,并且使得人自身就成为“互联网”。人的社会学属性已经表明人本身就一个Web,“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而当手机、掌上电脑、移动梦网等“Web”化的设备成为人自身延伸的器官时,人自己就真正成了互联网。人就存在于互联网中心。

因此,“云-端”成为未来以人为中心的互联网新趋势:一方面,互联网成为“云服务平台”,人面对的互联网就是一个大杂志、大数据、大中心,成为一个“大一统”的云服务平台;搜索(google、百度)和荐送(Rss)等就成为寻找资源的路径,而社区、sns等就成为人在互联网上的社会关系的总和;不是“信息”,不是“内容”,也不是产品或电子商务,而是“服务”,各种各样用户所需的个性化服务,将成为互联网最核心的“商业模式”。但另一方面,人自身真正成为“互联网”――或者说,是互联网的中心或互联网的终极客户端,即终端。人是万物之主,人亦是互联网之全部意义。所以,未来互联网的架构将““端”(Client)走向“云+端”(Cloud+Client)”,亦即走向“云服务平台+客户终端”互动。

在这种“云-端”的互联网趋势之中,我们所面临的核心问题便是:One-To-One,我们进入“自”媒体的互联网+时代。

“自”媒体VS互联网+时代

在“云-端”的两极化发展中,最重要提“接解”的路径:从“云” To到“端”的路径――说到底,就是人互联互通通过互联网“接通”其他人的梦想、希望、渴求和问题的路径――人“如何”是社会/互联网关系的总和。

这是互联网的问题,是人的问题,更是纸媒的问题――互联网-人-纸媒,从云-端到One-To-One,这是一种变革性的力量。这是以人为中心重构“互联网”的开始,这是人的个性化、个人化和聚众化生存的开始,这是个人“自”媒体时代的开始,这是个人信息时代的开始,这是我成为自媒体的开始,这是纸媒的个人化生存时代的开始。

在当下,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基生存和发展,都正在被动或主动地接受着互联网“云-端”的变革影响,开始思索和重建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One-To-One的个人信息媒体时代,新旧媒体如何寻找和重建自己的身份和位置?或者直接地提问,新旧媒体如何做到“One-To-One”――如何以互联网为路径(to),从这一“本”大杂志(One)“阅读”那一个人(One)?

所以,从毕福剑事件出发,你可以逐层去拷问:微信圈、自媒体、网络文学网站……在整个互联网+时代,如何受到“我准许:个人授权时代”的@哲学观的支配。

这是我们未来研讨和训练的前提。

(本文编辑 思敏)

作者:庄庸

来源:百道网·庄庸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