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英国教育出版商:技术在变,但优质内容和服务是其不变的追求

2015年01月28日   作者:《书商》;林成林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对于英国教育出版商来说,5月即将到来的大选因涉及到诸多教育政策的实施与变更,因而成为他们关注的重中之重。在《书商》杂志的采访中,这一点显露无疑。此外,数字化仍然是亘古不变的主题,与学校建立更亲密的合作、提供混合纸质与数字两种格式的内容、拥抱技术提高可见性仍然是教育出版商的前行方向。

培生英国公司总经理马克·安德森

对培生来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围着教学大纲改革转。2015年9月将在3门核心课程(英语、外语、数学)上采用新GCSE考核标准(GCSE相当于中学毕业考试,合格后学生可进入就业领域——译者注),9月之后一批A-level考试(A-level考试相当于“高考”,中学生要选择升学,就得参加这个考试——译者注)科目(本身也在不断变化)也将走上改革之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要指导教师和学生顺利适应改革。

目前,我们小学阶段的数字资源,比例远远高于中学阶段——Bug Club在英国4500所学校中使用,全球有65万学生使用。在上述改革情况下,2015年和2016年将出现重大机会,也就是通过GCSE考试,将课堂上的数字化学习普及至KS4阶段(也就是10年级和11年级,学生年龄段14到16岁——译者注)。

对于大型出版社和教育服务提供商来说,他们的学习材料将发生巨大变化,不仅仅是内容,还要有数字化考试测评,将来在这一方向上将不断取得进展。挑战在于如何展示其有效性以及帮助教师使用新教学材料。你不能对此袖手旁观、任其自生自灭——你得跟学校紧密合作,关系要比仅仅卖教材和开发票紧密得多。

高等教育市场正在经历重大的“市场化”过程,收取学生注册费,同时政府取消招生数量限制。高教市场在增长,但大学也变得更具竞争性——有些学校对学习资源采取收费的方式,趋势上越来越倾向于采用数字形式。学生不再需要到书店买学习材料,而是大学替学生采购。这个趋势不是新的,但很可能在2015年加速发展。

Hodder教育出版公司总经理利斯·特赖布

2015年政坛上的风云突变将为教育出版带来变数,特别是那些出版A-level大考材料的出版社。现政府本来有意于9月对A-level考试做出重大改革,但教育部发言人特里斯坦·亨特宣布将搁置改革以便对其进行全面评估和权衡。那些从1月开始推出新版学习材料的出版社,都要在5月7日瞪大眼睛。

出版社出版的学习材料存在质量问题,近来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2015年肯定还要成为热议对象。好消息是,人们越来越认可出版社出版的学习材料在帮助教师和学生获得好成绩中的重要作用;然而,质量的定义并不是普遍通行的,不同的学习材料要针对不同的人群以不同的方式起到帮助作用。我们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2015年要说服政策制定者,表明出版社在其工作领域有足够的把握和能力。

在此基础上,我对2015年的希望是那些针对收费和纸质学习材料的无谓争论能够烟消云散!教育出版社还是要提供纸质和数字混合的产品,只要适合课堂教学就行,虽然纸质学习材料和数字学习材料之间的平衡会缓慢变化,但教学法得当、内容编制精良、结构设计合理的教材,是那些免费内容无可比拟的。

剑桥大学出版社首席执行官彼得·菲利普斯

2015年将成为首个适应性学习产品大批进入市场之年。这将是一个重大的市场变化,出版社开始为学习者提供个性化增效的教育内容。

英国中小学新大纲将为数字化学习进入英国课堂打开方便之门。中小学课堂正在快速配备笔记本电脑,随着更为廉价的平板计算机的出现,大量学生能够在课堂上使用计算设备。多平台的教育资源和教师在课堂上使用新技术的意愿将相得益彰,因此2015年很可能是增长年。

2014年数字化的学术著作和电子书销售实现了增长,这个趋势很可能随着数字原住民升入大学而延续到2015年。

2015年很可能是诸如腾讯这样的亚洲数字巨头进入西欧市场的一年。

麦克米伦科学与教育出版分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妮特·托马斯

出版业包括STM出版,一直经历着技术驱动的地震般的变化,这一趋势在2015年乃至以后仍会持续。新技术意味着降低了新出版社进入市场的门槛,而对个人来说,现在也可以自助出版,在开放获取平台上直接提交研究论文。这些现实意味着消费者拥有了大量的选择。如果把这与新兴的敏捷出版模式结合起来,把学习体验、研究和娱乐区分开,变成内容模块,我们就不难看到新经营方式的侧重点会是最优化内容的可见性。当你能够将以前的内容发现方式直接转变为针对内容的、基于软件的服务和解决方案,新机会就来了。你会发现,技术打破了传统的壁垒,让出版社能够创造无缝的用户体验。内容仍然是“王”,但娶了一个新的“后”。

仅看STM出版,内容发现只是更为广大的工作流程中的一个步骤。研究人员现在正指望出版社帮助他们看清数据的分析学意义,通过软件和合作性的工具等方式。在教育出版领域,重点更多是在个人学习以及如何让未来的课堂成为学习过程和获取好成绩的最佳支撑点。在大众出版领域,全部问题在于如何理解自助出版的影响,以及消费模式、收入模式的改变(作者、出版社、发行商、零售商等)。这些都改变了商业模式中各要素的优先顺序,并指向了新的旅途,即要求所有人都进入演变模式,在某种程度上要对自己做重新定位。

简单讲,技术变迁意味着我们能够更好实现亘古不变的宗旨——通过新的方式使信息与那些想学习、想享受、想丰富自己的人对接。这个转变的背后是新的机会以及数据收集、分享、分析、重新使用的新方式。这不但将在未来改变出版,也会改变科学、学术、教育以及在最广泛意义上的知识的全球传播。

在此背景下,很显然,自助出版作者没有一套通用分类学和标准的情况下无法普遍地参与进来。我们没办法单打独斗。好消息是,感谢一批机构的艰苦努力,他们将不同的意见、兴趣整合起来,一组行业标准正在演进形成之中。找到诸如此类的共同观点,对今天的行业来说,至关重要。在全球化世界中,要构建互用性,要正确地在工作流程中采用新技术,并最终有利于搭建作者通向消费者之桥。

因此,在进入全新的全球合作时代之刻,能够在这些领域里工作,是极为激动人心的。随着竞争不断白热化,特别是STM和教育出版领域,最后的赢家将是那些拥有世界级内容和世界级技术、将两者结合起来、将顾客使用体验放在心中的公司。

泛麦克米伦总经理安东尼·福布斯·沃森

我不太关心增值税率问题,这种负担最终会落在零售商那边。我认为市场会最终适应它,并找到办法应对。大选才是2015年最值得关注的。出版业将受到大选不确定性的严重影响,有大选的年份,就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年份。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