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图书产出越来越多,是我们太纵容作者吗?

作者:彼得•奥斯诺斯;郑珍宇 译   2014年11月13日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出版物数量攀升并没能促使我们严格把关,相反,新的商业模式正让出版门槛越来越低。图书数量过剩的感受也为作者、出版商、书店传递一个信号,促使他们更好地选择和判,到底什么样的书更适合创作和值得传播。

(拍摄地点:江西新华文化广场)

巴勒斯在他的代表作《门口的野蛮人》(Barbarians at the Gates)为商业故事的讲述方法确立了标准。他后来总结到:“在这些杂乱无章地覆盖我书桌的图书中,鲜有几部是上乘之作……,它们中的一些要么是过于专业,要么就是太不专业。有一些书的选题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尽管如此,各类图书依然不断大量涌现——而在这一数字不断激增的情况下,图书的总销售实际上是比过去更好了。

事实上,在各种类型的资讯和消遣方式中,因为数量可观,图书成为与众不同的一类。每一部电影、电视节目、新闻媒体和最顶尖的网站加起来的数量与已出版的图书数量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图书的确可以依据不同的类目划分,例如虚构类、非虚构类和教科书类,还可以再依据子类目划分,例如政治、经济、历史、科幻小说等;然而,大多数的图书都应该被视为为细分市场设计的。

许多记者都认为他们应该写书而不是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在写新闻稿上。金钱显然是动因之一。记者们的梦想是,随着作品的轰动和畅销,自己可以前进一大步,这对于新闻从业人员谋求职业生涯的成功至关重要。

其实,主流杂志的文章或者实质性的新闻专稿相较于同类主题的图书而言,能够到达更广泛的受众群。以重大的新闻事件为选题的图书往往比作者们和出版商们所希望的卖得要少得多。原因何在?一部分是因为这个故事已经被如此完整的报道过了,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坦率地说,它们中没有一本(我选读过这些书中的大多数)是能够深入延伸到我们读了第一页就知道的那个事实之外的内容的。

凯勒承认他签订过两个他从未履行过的合同。其间他很明显地感觉到,允许记者们请假写书明摆着就是添乱:

我们纵容我们的作者们,是希望才华能得以施展换来快乐,……但我们这么做是要付出代价的。新闻工作者出书意味着自己在日常工作中会缺席或者有所分心。在离开新闻报道前线投入创作期间,其岗位也必须有人接替,而在他们重返岗位之时又得为他们重找安置之地。他们写入图书中的内容和他们写入报纸上的内容之间总有着微妙的联系。同行之间评议会很尴尬,而更令人尴尬的是不评议这些书。为他顶班忙碌的同事们会很愤恨,特别是当他拿到了丰厚的预付款之后。

巴勒斯的批评有所不同,但其同样提到:“一则,这些图书不容易创作……企业界有保守秘密的欲望,并且公司有阻止他们无法控制的公共宣传的喜好,这时这类故事难以找到真实内幕,更难以讲述出来。”

咋一想,如此多的人都热衷于写书,越来越多的人也愿意购买图书,这对于出版业总有好处。我们没有道理去限制图书的产出。然而,图书数量可能已经过剩的感受也为作者、代理人和出版商传递了一个信号,促使他们更好地选择和判断,到底什么样的书更适合创作和值得鼓励。但是,目前这个过程却正往相反方向转变:自助出版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正在兴起,而亚马逊、苹果和谷歌公司推出的各式各样的设备和出版品牌似乎也降低了出版的准入门槛,因为这些大型企业都将投资新兴出版业务作为他们的一项收入来源,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几乎不顾及出版物的质量问题。

图书的数量真的太多了吗?本质上看,这是一个不太理性的疑问,因为花力气做筛选的确缺乏吸引力。但是,我赞同凯勒和巴勒斯的观点,在每年出版的成千上万的图书中,少数高质量的图书通常都已被那些数量庞大的糟粕淹没了。 

作者:彼得•奥斯诺斯;郑珍宇 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