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罗振宇:我的野心比郭德纲大一点点

2013年12月04日   作者:邓玲玲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罗振宇

1973年生,安徽芜湖人。90级华中科技大学新闻系本科,94级北京广播学院电视系硕士,04级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历任CCTV《商务电视》《经济与法》《对话》制片人。2012年底,与独立新媒创始人申音合作打造知识型视频脱口秀《罗辑思维》。半年内,“罗辑思维”由一款互联网自媒体视频产品,逐渐延伸成长为全新的互联网社群品牌。  

点击封面进入单书页面

《罗辑思维:有种,有趣,有料》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罗振宇
出版时间:2013年10月

“有人说,你是不是就像郭德纲,在前门讲啊讲,出了名就挣钱了。说句不好意思的话,我们的野心比这个大一点点……我们要不断地回到实验原点,我们要帮一代媒体人,和相信互联网必将大规模改变这个世界的人去趟几条路。”

在上周六西单图书大厦《罗辑思维》签售会上,自媒体人、《罗辑思维》主讲人罗振宇,在签售前发表演说。身材微胖,笑容可掬的罗振宇,外号也叫罗胖,在互联网上知名度已经直逼另一个罗胖。

这本书内容来自《罗辑思维》脱口秀视频节目,《罗辑思维》还包含微博、微信等社交新媒体产品形态。自去年年12月21日上线后,《罗辑思维》的粉丝已达百万。今年8月,卖了5500个会员号,他们挣了160万,成为首先挣钱的自媒体。其商业理念和模式,也引起媒体圈的关注。

前来签售的读者大都是年轻的粉丝,有的提前1小时就开始在西单图书大厦地下车库排队,等待保安一批批地放他们上去买书签名。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里的安保措施比以前严格。签售前,罗胖来到车库,向排队的粉丝们鞠了一个躬。对于粉丝们拥抱合影的要求,罗胖笑容满面一一满足。保安要求控制签售时间,罗胖很生气地挡了。2个多小时,签了近500本。签售同时,罗胖的团队拿着摄像机,拍摄采访粉丝们的意见。有些拿到签名的粉丝,自发地聚集在一旁,热烈地交流对某一期节目的感受,对罗胖的看法。

采访时,罗胖说他们其实是在卖服务,我一下子明白了他与粉丝们亲如一家的原因。

1

理论上,我们想扩张到10万会员,保守估计也是2000万。这样的一个数,算是让大家看到了自媒体有一个商业模式。

谈商业 160万!挣到的第一笔钱是靠卖会员

新京报:你们现在挣到钱了吗?是通过怎样的方式挣钱的?

罗振宇:传统媒体基本是两个模式,第一个模式是广告,第二个模式就是各种赞助。但是我们认为广告模式肯定是结束了,所以很多人在质疑自媒体时就说,你们第一内容持续生产能力不够,第二广告营销能力不够,第三就是没有持续的可开发的商业模式,不太看好。所以我们当时做这个事儿的时候,就比较清楚,我们不会靠广告,所以我们挣到的第一笔钱是靠卖会员。8月初,我们开放了5500个会员,6个小时卖光了。

新京报:听说卖了160万。每个会员大概多少钱?

罗振宇:我们分两档,一档200,一档1200。大家给我们算了一下账,160万,这是我们挣到的第一笔钱,理论上,我们想扩张到10万会员,保守估计也是2000万。这样的一个数,算是让大家看到了自媒体有一个商业模式。

新京报:除了会员,还有别的收入吗?

罗振宇:零星的收入总还有一些了,比如说一些演讲,也有一些广告的赞助,但都不多。但是我们最大好处在哪儿?这也是我们跟传统媒体最本质的区别,我们团队特别小,只有四五个人。

新京报:你有时候也会插播商业广告。广告多吗?

罗振宇:不多,我们实际上没有指望商业广告挣钱。我们现在不在发“罗利”吗?就是罗辑思维福利。比如说乐视的电视,给了我们10台60英寸电视,我们给规划发掉,京东1000块钱的购物卡,也会发掉。

2

如果有价值观的话,就是过去一切都不值得你再留恋了,一切继承的经验,都不值得你再去学习,勇敢地向前冲,这就是我们的理念。

谈理念   过去一切都不值得你再留恋了

新京报:那你想传播什么样的人生理念?是媒体就肯定有一种理念。

罗振宇:我分两个层次来回答这个问题。第一个层次就是我们确实是有理念的,这个理念是现在的公知和毛左,大家都会认同一个道路,就是互联网为代表的底层基础的革命,将会极大地摧毁传统社会现在我们看到的一切现象,从商业到社会。所以现在你必须去做好,在此生当中跨越两个时代的准备。我尽可能帮大家摸清一个时代的特征和规律,以及人的成长方式。所以,如果有价值观的话,就是过去一切都不值得你再留恋了,一切继承的经验,都不值得你再去学习,勇敢地向前冲,这就是我们的理念。

第二点就是,我们认为“罗辑思维”的未来是一个社区,不是个媒体产品,所以我的理念不重要,重要的是气味的吸引。今天早上我打了一个比方,我就是一个旅行团导游手里的旗子,我连导游都不是,因为我不负责导游,我只是大家都认得的那杆旗子,在社群当中大家的协同成本会更低。

新京报:这算是粉丝经济吗?

罗振宇:不算。粉丝经济是工业经济的时代,粉丝经济的特点是明星挣粉丝的钱。比如说你是我粉丝,我卖一个T恤衫给你。社群是我们一起挣社群外的钱。

新京报:你演讲时讲到怎么挣钱,会员中某一个人来发起一个项目。

罗振宇:对,你都可以到我的平台来筹钱,来发起这个活动。我们最开始可能是给大家组织相亲,男会员把照片和情况发给我,我们在社群征集女粉丝。首先第一条,你们俩价值观类似,第一步解决了。第二步,我就可以做各种各样的服务。比如说你从单位辞职了,想找一个下家,你可能在我这儿发布求职广告,这是第二步。第三步,你说你想到腾格里沙漠,谁跟我一起去,谁给我钱,谁给我出名,分分钟就筹集起来了。所以,演化到最后很可能会变成众筹型。

新京报:现在有了一个众筹网。

罗振宇:众筹网从众筹开始做,没戏,因为没社群,没流量,但是我们做这个事就很容易。

3

罗辑思维就是一个开始,我们就非常自觉地知道,来给大家做服务。做服务关键要有信任。人格这个时候就变得非常重要,人格成为整个产业链的核心。

谈新媒体  人格成为整个产业链的核心

新京报:谈谈你今天上午演讲所说的互联网的新媒体实验的三点内容吧。

罗振宇:第一点就是内容为王不成立了,未来是人格为王。怎么解释呢?工业时代干了一件事儿,就是把所有的服务变成产品。比如,当别人墙上需要打一个孔的时候,工业时代的解决方案是卖打孔机。为什么他不到你们家给你打孔?因为规模不大。工业时代是规模逻辑,洞越大效率越大,所以卖机器很机灵。互联网时代,大家很容易就能互相找到,所以未来卖钻孔机的就一定会转型为到你们家打孔的服务,就是把产品变成服务。媒体也是一样,过去的媒体是把服务变成产品,一张报纸,一篇文章。未来,它会变成服务,罗辑思维就是一个开始,我们就非常自觉地知道,来给大家做服务。做服务关键要有信任,信任很重要,比如说医生,我一定要找我信任的医生,哪怕我买菜,都要找我信任的小贩,所以人格这个时候就变得非常重要,人格成为整个产业链的核心。

新京报:你们提出了一个叫魅力人格体的词。

罗振宇:对,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手机产业链,你看过去它一定是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因为它有产品。但是,很快这个时代就过去了,变成渠道主流,变成国美、苏宁。再然后,就是内容主导,苹果时代。但是现在你看,中国真正崛起的手机有希望的是两个,一个是小米,小米是社群,跟罗辑思维一样,它是做社群跟粉丝;第二个是罗永浩,罗永浩什么都没有,既没有社群又没有产品,连渠道都没有,他就一个人格。

新京报:央视的很多主持人都在思考转型。除了你的“罗辑思维”,申音还投资了另外一个自媒体视频“凯子曰”(主持人为央视王凯)。我今天听粉丝比较你们两档节目,他们说“凯子曰”还是有央视的腔调,但是觉得你不太像是一个央视出来的人。

罗振宇:其实央视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但是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方式把你的人特质释放得最佳!比如王凯的另外一个产品就特别火,就是看书讲故事,而且我认为王凯的自媒体会比我先挣到钱。他如果按照当代孙敬修的方向打造,专门给别人讲故事,因为他的声音很质朴,而且有两个孩子,年龄跨度也正好,他每天给自己孩子讲故事,录下来就可以了。这个市场会特别直接,直接买这个东西就行了,2块钱听一个。很多家长最大的痛苦就是给孩子讲故事没料,直接从他那儿扒就行,所以他的盈利能力会比我强。而且,他一旦把家长,尤其是幼儿的家长整合成社区,这个价值比我的商业开发力度大多了。

新京报:为什么现在这个时点自媒体越来越火。

罗振宇:自古以来自媒体就很火,李白、杜甫当时就很火,是因为近200年来把自媒体给消灭掉了,越来越组织化,所有的生产,从作坊到大型组织。现在互联网等于把工业社会去组织化之后,重新回到了个人。孔子也是自媒体,本来传统社会就是这样的。

4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精英通常是扮演两个角色,第一个角色是人生导师,第二个角色是青年偶像,但是我们想扮演第三个角色,叫人生伴侣。

谈内容   以人格的方式解读,立即就通俗化

新京报:罗辑思维经常有思想文化方面的内容,精英化的内容,通常不太容易被大众广泛接受,你是怎样通俗化的?

罗振宇:不存在通俗的问题。一旦以人格的方式解读,它立即就通俗化。《论语》通不通俗?于丹不就干这个?回到人,一切就解决了。当年明月把北大研究明史的老头都快气死了。我解读一切高档大气上档次的东西,不是因为高档还是低档,只是因为我用人的方式说出来了,那它就解决了。传统的工业社会,精英到一定份上,跟底层是隔绝的,因为他独立成了一个阶层。

新京报:你提出一个口号,死磕自己、愉悦大家。感觉你把所有的东西嚼碎了,然后再喂给大家。

罗振宇:这还是工业时代的思维,我没有喂,你可以不吃。你也不是只能吃我这一家,我只是我个人的解读。很多人说,你传递了一个错误的价值观,你会影响一代人。他又不是死人,他是自由人!你只有在原来的课堂教育才会存在这个问题,大家不能旷课,有接受教育的义务,你必须在这儿坐着。

新京报:还是有人在骂你,在传播不对的东西。

罗振宇:太多了。比如说这期节目里,我推荐《罗马人的故事》。我说作者是日本人,你要抵制日货你就别看了,我们栏目只抵制蠢货不抵制日货。大家跑来骂我,说你不爱国。这种事太多了,每期节目一大堆人骂。

新京报:你说死磕自己愉悦大家,是找到自媒体的方便法门。这个法门能够解释一下吗?

罗振宇:法门是这样的,第一,我们所有的价值都得从大家的价值来。很多传统的知识精英写一个东西可能没人看,全中国就十几个能看得懂,无所谓,愉悦别人不重要。第二点,我们必须要获得大家的尊重,不仅是对你有价值。尊重体现在哪儿?就是我的东西。比如我每天的微信语音,我强制自己录到60秒,一秒不差。我每天都要录几十遍,我才能录到那60秒,就是一个死磕自己。这个东西有必要吗?没必要,但是我收获了一个东西叫做尊重,老罗干事认真,而且我一天都不缺。

新京报:你每天的内容跨度那么大,会不会有焦虑感?

罗振宇:焦虑就是死磕,没焦虑怎么叫磕自己,这事就是难。东西来了你咬牙顶着。夜里干工作2点才回家,你还得想办法洗把冷水脸,把明天早上语音录好才能睡觉。

新京报:关于受众,我觉得大部分好像都是年轻人。

罗振宇:我们不在乎是年轻人还是岁数大的人,因为也有很多岁数大的用户,最小的10岁也有。肯定是年轻人最多,因为微信工具用得比较熟练。然后,他的人生困惑也最多,最听得进去。但是,我们不拿这个来区分,我们区分的就是气味,大家气味相投,那就在一起。

新京报:提到人生困惑,今天有粉丝说,为什么喜欢你,就是觉得你能够给他解答一些人生困惑,所以我觉得你不完全是一个说书人,有时候也充当了一种人生导师的感觉。

罗振宇:这个是我们刻意要排斥的一个定位,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精英通常是扮演两个角色,第一个角色是人生导师,第二个角色是青年偶像,但是我们想扮演第三个角色,叫人生伴侣。导师是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偶像是你到我这儿来,我是陪你走。

作者:邓玲玲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