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圣智学习集团能通过破产重组实现涅槃重生吗?

2013年07月22日   作者:南溪·K.赫瑟;徐淑欣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专稿】圣智于本月初向法院提交破产保护申请,寄希望于通过破产重组实现公司战略转型。这条艰辛的涅槃之路,圣智将如何来走,不妨透过本文了解一二。

圣智官网首页

7月2日,圣智学习出版公司根据《破产法》第11章向纽约东部地区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包括三大分支,其一是学术和职业出版集团,主要为学术、职业与图书馆市场提供印刷与数字信息服务,其产品包括教科书、教育软件和培训项目;其二是盖尔公司,主要为图书馆、学校和企业提供各种参考书、电子图书馆和教育产品,包括600多个数据库和作为网络信息集成服务提供给其他公司(如道琼斯)的授权内容;其三是圣智的国际部,负责将国内产品推向全球110多个国家,不在此次破产保护之列。

在宣布申请破产保护的同时,圣智强调,“我们的客户可以放心,他们将继续获得高质量的教育内容与产品,继续享受行业领先的服务,并不会受到破产的影响;我们的供应商自圣智申请破产保护之日起提供的产品和服务都可以提前获得全额偿付;员工也会获得全额偿付,并且享受和以前同样的福利。”圣智在全球20个国家大约有5500名雇佣员工。

历史回顾

直到2007年,汤姆森集团还是一个重要的全球高等教育教材、学术信息化解决方案和参考材料的全球供应商。汤姆森(现为汤森路透)主要通过收购进行投资组合。1998年9月,盖尔研究公司和汤姆森集团合并,盖尔保留了其公司名称并且在很大程度上独立经营。2006年10月,该公司宣布有意出售旗下改名后的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的资产。

2007年5月,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被安佰深集团收购,更名为圣智学习出版公司。“这一名字反映了我们加强市场推广、为所有客户提供更好服务体验的承诺,” 当时的首席执行官罗纳德•邓恩如是说。安佰深是一家“专注于成长型企业长期投资的私人企业”,该公司认为他们在投资上的成功“源于开拓、外向的企业文化,以及对成长型企业的一贯投入。”在收购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的案例中,安佰深和资金提供方OMERS 投资伙伴集团有点操之过急了,他们为这个估值50亿美元的公司支付了27.5亿美元。

2012年9月,这家在困境中挣扎的公司任命迈克尔•汉森为新任首席执行官,并宣称汉森“在出版业务数字化转型方面有丰富经验”,相信在下一个战略发展阶段他能够胜任公司的管理之职。然而,圣智一直在亏损,截至申请破产保护时公司市值为40亿美元,负债高达58亿美元。

在今年5月,圣智宣布考虑通过重组和根据《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两种路径来解决其财务问题。“我们将与主要债权人协商全面重组交易条款,并且迅速实施重组计划,” 汉森说道,“《破产法》第11章以重组为目标,而第7章则涉及资产清算。”在此案中,债权人成为圣智新的股东(持有该公司的股份,但不超过总股份的35%)。

“采用《破产法》第11章的程序可以快速高效完成债务重组,不会为公司业务带来大的影响,特别是能够在申请破产之前与主要利益攸关方达成一致协议。” 此外,在今年3月,圣智宣布已获得大部分的循环信贷额度,并聘请了重组顾问安迈咨询公司。“我们转型的举措之一就是重组企业资产负债表,尽可能减少债务,支持我们的长期业务发展战略。减少债务和改善资本结构将推动圣智进一步向前发展,成为数字化教育领导者和世界一流的信息提供商。”

坦诚面对供应商和用户,并作出承诺

在申请破产保护的的过程中,圣智操作透明,公开的清单中披露了其债权人的名字以及目前市场状况和经营计划的详细信息。在发展计划中,该公司承认“传统的高等教育出版业绩下滑,而圣智市场表现不佳的主要原因是数字化转型执行不力。”应对措施包括“重置成本结构”、“创建最先进的产品管理和开发的功能”等。圣智的财政问题可以追溯至公司被收购时,当时安佰深高价收购,花了不少冤枉钱,新的管理团队接手公司业务后一直没有积极解决财政问题。据称,当时公司的目标是“确定潜在的投资,增强投资组合或在适当时机实现自身价值,我们的战略是释放潜力。”希望由此可以吸取教训吧。

“公司破产是由于资产负债表出了问题,”出版顾问约瑟夫•埃斯波西托说。“其被安佰深收购时就已经负债累累。为减轻财务负担,公司试图提高产品价格,导致学生没有能力支付。教科书市场虽然利益丰厚,但已具有较完备的机制,公司领导人对这块市场的预估过于乐观。公司将进行重组,出售一部分资产来进一步偿还债务。随后圣智将重返市场,规模虽然不复往日,但依旧是一个能够提供有价值产品的好公司。”

运营计划十分谨慎,直到2015年圣智将不断进行精简和重组,而且实行缓慢增长策略,2018财年的销售额只需比2013年增长5%即可。此外,该计划还对当前行业现状的做了详尽到位的分析。该计划聚焦的是关键市场板块中的竞争对手,但近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例如,Digital Book World评估称,亚马逊已经取代出版商和书店成为大学教科书的主要来源。汉森似乎并不担心来自亚马逊的威胁,他说,“十几年来,学生和教师一直在使用我们的内容。内容始终是我们的竞争优势。”不过,未来的变化谁都没办法预料。

在不稳定时期寻找新的路径

“在过去几年里,我就电子课本问题见过好几次圣智高管,”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商业学教授艾伦•丹尼斯指出,“不像其他的出版商,在推进电子教科书上,圣智的观念更新和行动都很迟缓。他们告诉我,圣智电子教科书会比其他出版商所提供的类似内容的电子教科书书贵20%,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书质量更好,值这个价。而且圣智还在MindTap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而这一举措存在缺陷,以错误的方式将最终用户绑定在并不完善的圣智数字世界里。我甚至怀疑,在当今标准日益开放的世界里,圣智的此种做法只能产生反效果。”

丹尼斯是Courseload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基础和发展趋势》期刊的主编,他对电子教科书市场的未来发展持有不同的看法:“我强烈主张实行100%销售模式(即大学从出版商手中直接低价购买电子教科书,然后给每一个上课学生提供副本,只要收取课程费即可),并支持开放存取教科书。我认为,一旦转型到100%销售模式并实现开放存取,图书成本将下降到合理水平,而且每一个学生都能拥有教科书副本,能更好地提高学习效果。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小型出版商专门针对特定学科出版教材,书籍价格虽然便宜了,但是因为销量增长,还是可以支付作者较高的版税。”

游戏名称更改

在重组过程中,圣智的用户可以继续享用内容和资源。这得益于Portico网站(为学术团体提供数字内容保存服务的网站-译者注)的成员,圣智是其注册会员。自2002年以来,这个会员制机构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服务于学术社区的数字档案馆,使出版商和图书馆感到安全,并且当公司需要向更加依赖数字内容的方向转型时,能够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圣智已经在发给客户、供应商、作者的信件中明确阐述了这一点,公司在清算债务、重组和向更有竞争力的市场地位转型过程中,依旧能够照常营业。

圣智首席营销官凯文•斯通说,“我们向您保证,我们提供给客户(包括盖尔公司的客户在内)的解决方案和服务质量都不会受到干扰。此外,图书馆用户可以继续信任我们与Portico档案项目组达成的协议,该协议可以确保我们内容的安全性。”

“CLOCKSS(国际数字资源长期保存项目-译者注)和Portico所提供的服务能够保证在供应商出问题的情况下,用户能够继续访问所需内容。” 明尼苏达大学版权图书馆员南希•西姆斯说道,“开放式教材目录目前正在不断发展。” 西姆斯指出明尼苏达大学正在努力创建一个电子课本专业评论系统。早期的研究结果发现,参与开放存取教科书评估的人会在自己的课堂上使用他们所评估的教科书。虽然现在我们还只是存储电子教材的评论和相关链接,但是未来肯定需要有地方存储新的开放教科书文本,并可以对这些文本进行修改。包括最近的一些新闻也都强调,教研所用的核心资源如果能被学术圈掌握,会带来很多好处,尽管也有不足之处。”

教科书市场的未来

《出版商周刊》的财务分析显示,圣智旗下的盖尔品牌已经将参考资料内容数字化,其图书馆参考资料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数字化解决方案。盖尔通过在印刷参考资料之前先出版数字版本,来实施其“数字优先”产品发展模式,近四分之三的收入来自经常性订阅。2011年,美国公共利益研究小组调查发现,“十个美国大学生中有七个至少有一次没有购买教科书,因为价格太贵。”高校图书馆以前并不是为学提供课本的主力,然而随着教科书定价和学费的不断攀升,北美各地的图书馆都与学术单位和书店密切合作,共同寻找可替代的教科书解决方案。

努力方向之一是开发囊括学术文章和教学资源的课程包,据估计,每年学生花在教科书上的费用在1100美元以上,而实际上教科书中的内容不是百分之百都有用。另一种替代性方法是创建开源教科书,由学术界自己制作,可节省近80%的成本。

平世界知识库(Flat World Knowledge)是第一个开放存取大学教科书的出版商。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旗下书籍在非商业共享许可之下出版。他们的座右铭是:“教育者选择教科书,而学生选择价格和格式”。公司计划在明年为125个热门大学课程提供开放教科书。

去年9月,加州州长杰里•布朗签署法案资助50个开源数字学术教科书项目,并且建立了加利福尼亚数字开源图书馆来存储这些新资源。图书馆正在通过与大学出版社和其他课程材料出版单位合作来为课程包提供版权支持,同时使用它们的数字存储库来存储和托管这些资源。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位于加拿大西部-译者注)政府在加拿大首开先河,于去年秋天通过一项法案,该法案承诺为学生免费提供40个大学流行课程的开放教科书。该省高级教育部长叶志明指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很自豪能够领先为学生提供免费开源的教科书,我们将和其他国际辖区一起利用科技为学生服务。”

前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长乔伊•基什内尔认为,圣智的破产“无疑给其他出版商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1978至今,高校教材成本一直以每年12%的速度增长。学生因而无力购买教科书,相关行政机构正着手采取措施应对这一问题。”

随着开放存取的出现,互联网作为出版媒介的兴起以及技术的不断变革,各类型出版商要密切关注他们的公司、产品和客户。现如今,没有任何个人、任何品牌、任何公司可以一直高枕无忧。创新和新机遇使得在信息链上的每个人都需要着眼于底线,去平衡变革与创新需求。圣智现在已经有一个专门的重组管理团队,一些经验丰富的财务顾问和一条扎实的产品线。我们希望,这样的组合能够为公司的未来保驾护航。

持续与变迁

“我们正在根据学科和市场板块建立新的工作模式,” 斯通说到,“我们的专业编辑、技术和生产资源将分配给每一个产品组。这将会让我们专注于客户,增强团队之间的协作,提高我们对市场的反应速度。”未来的2~5年,公司将专注于创新和组织变革,斯通介绍说,“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的重点是加强与客户之间的接触,而成功也将很大程度上来自新的销售和营销团队,他们直接向我汇报工作。我们将尽可能根据客户需求进行销售,提供资源支持,努力实现无缝的客户参与。从销售到战略实施到培训各个环节,圣智都可以为用户提供杰出的个性化服务,而且新的机制将保证资源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客户。我们将持续对客户给予支持,并不间断地提供上述个性化服务。”

作者:南溪·K.赫瑟;徐淑欣 编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