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公益传播不是侵权免费的理由——美国互联网档案馆数字内容借阅方案尚缺法理支持

作者:颜韶君   2023年03月28日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心心念念为文化传承和推广阅读的公益数字图书馆互联网档案馆,怎么被美国出版商告上了法庭?看似简单的版权诉讼案,一打就是三年,过程是怎样的?这件备受美国出版界关注的大事儿,进行到了什么程度?百道网带您一探究竟。

经过近三年的司法博弈,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图书扫描侵权案走到了简易判决(Summary Judgment)阶段。3月20日联邦法官John G. Koeltl听证了双方的口头辩论。虽然没有在庭上给出最终裁决,根据听证会上Koeltl法官的提问和立场,结果可能会对互联网档案馆不利。

关于互联网档案馆

互联网档案馆是一个致力于向大众提供免费数字阅览服务的公益组织。自1996年开始收集、存档互联网页信息,逐渐扩展到出版物的数字版。自2005年开启图书数字化以来,互联网档案馆共收录各类图书和文本4100万册。根据官网信息,用户对1927年以前出版的书目,可以进行直接下载。新出版的书目有数十万册,可以在其网站——开放图书馆(openlibrary.org)进行借阅。互联网档案馆是美国图书馆协会(ALA)在内的多家美国以及国际图书馆组织的会员。目前有12家基金会向互联网档案馆提供赞助。

扫描借阅计划

互联网档案馆的纸质书扫描借阅计划开始于2011年,该计划模拟线下图书馆借阅的模式,向OpenLibrary.org注册用户开放。网站上提供借阅的电子扫描书,数量与图书馆的纸质书保持一致,一本电子书只能同时借阅给一位读者。按此模式,借阅者可以在网站一次最多借用五本电子书,阅读时长为两周。这就是互联网档案馆提出的受控数字借阅(CDL)模式。

互联网档案馆的创始人Brewster Kahle在介绍纸质书扫描借阅计划时说到,开放此计划旨在使传统图书馆在读者阅读习惯数字化的情况下能继续发挥作用。同时,Kahle还呼吁图书馆同行在阅读数字化转型的大背景下,共同维护传统图书馆在社会的角色。他说,“我有两个孩子,他们并没有像我小时候那样常去图书馆,他们阅读内容的唯一来源是互联网,而那些并非优质的阅读资源。长此下去5-10年,我们的下一代会适应这种从互联网获取知识的快餐模式,这对他们成长并不利。作为图书管理员、出版商和作者,我们有责任向孩子们传承20世纪的文化。应该建立数字图书馆,让所有书都更容易被获取,而不只是被收藏和成为摆设。”

侵权案的发端及发展

随着纸质书扫描借阅计划的开展和规模的扩大,逐渐引起了出版商和作家团体的忧虑。这种积怨,随着2020年3月互联网档案馆启动的国家紧急图书馆计划被触发并达到顶峰。国家紧急图书馆计划取消了140万册扫描图书的借阅限制,在疫情期间无限制向用户提供借阅。此举引发了美国出版商协会(AAP)和美国作家协会(Authors Guild)的愤慨,两个协会都发布了支持向互联网档案馆提起诉讼的公告。2020年6月1日,在美国出版商协会的斡旋下,阿歇特(Hachette)、哈珀柯林斯(HarperCollins)、威利(John Wiley & Sons)及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四家出版商向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互联网档案馆侵犯版权。要求法院发布禁令,阻止互联网档案馆扫描、在开放图书馆和国家应急图书馆等网站公开展示并向公众提供文学作品。

在其诉讼中,四家出版商明确表示,他们不是对“在适当的情况下偶尔传输一个标题”,也不是对“其使用有许可或公版书目”起诉,而是因为互联网档案馆“有目的的对大量在版图书扫描、复制,并在网上发行盗版电子书”。“互联网档案馆伪装成一个非营利性图书馆,以工业规模将在版的纸书数字化,并将盗版电子书免费流通,”诉状指出,互联网档案馆“已经收集了300多万本未经授权的在版纸书的数字版,包括3.3万册来自原告出版商的商业作品,既没有获得许可,也没有向权利人支付一分钱。”

2020年7月28日,作为回应,互联网档案馆在回复声明中表示,“互联网档案馆做的是图书馆一直在做的事情:购买、收集、保存和分享我们的共同文化”,“所收集的130万册图书扫描件大部分为20世纪书籍,其中许多是绝版书”,“是在善意和遵循法律的前提下,通过受控数字借阅(CDL)的流程来在线模拟传统图书馆借阅方式,属于合理使用”,“与出版商的指责相反,互联网档案馆以及支持它的数百家图书馆和档案馆并不是强盗或小偷,他们是图书馆员,努力在网上为读者服务,就像他们几个世纪以来在实体图书馆所做的那样。版权法并不妨碍图书馆借出图书的权利和读者借阅图书的权利”。

2020年8月9日,在双方各执其词的情况下,双方律师共同声明,延长取证时间,预期在一年的时间里来完成最终取证,来支持各自的立场。然而,取证之路并不顺利,在收取证据尤其是互联网档案馆对四大出版商提出数据要求时,双方频繁出现争议,导致取证截止日期被一延再延。直到2022年7月7日双方共同提出进入简易判决的动议,为期两年的取证阶段告一段落,案件进入简易裁决阶段。2022年10月7日,双方完成了证据的交换。又经过了几个月的等待,这起2020年6月1日提起的侵权诉讼案迎来了重要节点——简易裁决听证会。2023年3月20日,双方经过近三年的“斗法”,终于走到了庭判阶段,联邦法官John G. Koeltl听证了双方的口头辩论。

作为对控方的回应,互联网档案馆律师辩称,扫描借阅计划并没有意图与商业化电子书形成竞争,而是利用数字技术扩大图书馆本就合法的借阅可及性。“版权法没有授予出版商特权,让他们限定图书馆的借阅模式,让沮丧的读者放弃低效能的借阅方式而不得不选择购买图书。数字借阅对应的是图书馆持有的纸书数量,并不会冲击到原有的边界”,“原告认为数字借阅一定会损害他们电子书的销售,但他们并没有提供数据证实。他们将商业电子书与纸质书的扫描件混为一谈,暴露了这场诉讼的真正目的——原告希望迫使图书馆和读者承认只有图书阅读权,而没有图书所有权。图书的可用性,完全交由权利人掌控”,“电子书许可不应该是图书馆的唯一选项,版权法不应被少数出版巨头利用成为永久锁定文化或迫使图书馆和读者为电子书许可买单的手段”。

法官Koeltl对互联网档案馆纸质书扫描借阅计划所使用的受控数字借阅(CDL)流程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图书馆是否有权利借出它所拥有的书?当然。但本案的核心问题是,图书馆是否有权将拥有的纸质图书电子化,然后将未经许可制作成的电子书借给读者”,Koeltl说,“将本案的问题简单地表述为‘图书馆是否有权借出它所拥有的图书’,是对本案问题的误解”,“图书馆无论是否持有纸质副本,都可以从出版商那里购买电子书许可。拒绝向出版商支付许可费,而选择将纸质书扫描并借阅,不是对出版商权益的侵害吗?”Koeltl问道。

在听证会结束时,Koeltl没有在法庭上作出裁决,也没有给出最终判决的时间。但根据听证会上,Koeltl提问的内容预测,结果可能对互联网档案馆不利。如果法院对双方提出的简易判决动议都予以驳货,该案将进入下一司法流程——法庭审判。但据法律界人士推断,由于本案的事实争议不大,预计Koeltl会在这一阶段对本案作出部分裁决。

编后话

在笔者看来,互联网档案馆所推动的开放图书馆计划、扫描借阅计划、国家紧急图书馆计划等倡议,是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以互联网档案馆为代表的图书馆团体对社会文化影响力的一次争取。从图书管理员的角度来看,购买纸质书,放在图书馆内,再借阅给读者,与购买电子书,放在互联网上,再借阅给网络用户,似乎是合情合理,天经地义。但从出版商的角度看来,比起纸质书,电子书没有了物理边界,在线免费阅读更容易被读者接受,从而影响出版商图书销售以及作者版税。因此,出版商通常只提供给公共图书馆为期两年的电子书使用许可,价格比消费者购买的要高3-5倍。这是习惯了买书并借阅思维模式的图书管理员所难以接受的。扫描自己的纸书并借阅给读者,成为了图书馆顺理成章,或不得已而为之的选项。站在“公益”的制高点,让互联网档案馆一直运营了十年。要不是疫情期间的国家紧急图书馆计划踩踏了出版商和作者的利益红线,或许现在还踌躇满志呢。

互联网档案馆所倡导的数字借阅是件好事情,通过资源整合和技术应用扩展了图书馆与读者的接触边界,也为公众在线下图书借阅的基础上,提供了便捷的选项。从目前形成的共识来看,出版商对于公版图书的电子化和传播,没有存在任何异议。对于在版图书的借阅,互联网档案馆提出的受控数字借阅(CDL)方案缺乏法理上的依据和具有说服力的透明化监管体系的支持,要想被法律认可恐怕还要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随着新技术的兴起,区块链确权的应用,图书馆数字借阅的再度盘活,也未可知。

参考信息

1. About the Internet Archive
2. Hachette v. Internet Archive: All Our Coverage
3. Publishers Sue Internet Archive Over Free E-Books
4. Online-Books Lawsuit Tests Limits of Libraries in Digital Age

作者:颜韶君

终审:李星星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