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居民楼里的时光

2016年09月25日   作者:吴洲星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旧日时光,普通街巷,一幢再普通不过的居民楼里承载着单纯的小女孩潘凌子的童年记忆。在这里,有她与儿时最好的玩伴大虎、小虎共同洒下的欢声笑语,也有友谊破裂时的争吵与打闹;在这里,潘凌子以孩子的视角打量着邻居们平凡而幸福的普通人生,连张奶奶的唠叨和曾伯伯的骂人都是那么有趣而悦耳;在这里,潘凌子收到了军人爸爸在执行任务时不幸身亡的消息,母女俩从此开始相依为命的生活,甚至连一个煤气罐都对付不了,可街坊邻里的帮助是那么及时而温暖……』

《居民楼里的时光》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吴洲星 著;徐鲁、翌平 主编
出版时间:2016年07月

【关于本书】

旧日时光,普通街巷,一幢再普通不过的居民楼里承载着单纯的小女孩潘凌子的童年记忆。在这里,有她与儿时最好的玩伴大虎、小虎共同洒下的欢声笑语,也有友谊破裂时的争吵与打闹;在这里,潘凌子以孩子的视角打量着邻居们平凡而幸福的普通人生,连张奶奶的唠叨和曾伯伯的骂人都是那么有趣而悦耳;在这里,潘凌子收到了军人爸爸在执行任务时不幸身亡的消息,母女俩从此开始相依为命的生活,甚至连一个煤气罐都对付不了,可街坊邻里的帮助是那么及时而温暖……都是邻里巷弄的平常故事,但是有了纯净的孩童视角,让整部作品幽默、天真与诗意并存。

【关于作者】

吴洲星,新锐儿童文学作家,曾获2010年冰心奖新作奖大奖。曾出版长篇小说《舞蹈鞋》《沪上春歌》《大院里的夏天》《秘密如花》等作品。

徐鲁(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诗集、散文集《世界早安》《我们这个年纪的梦》,长篇小说《罗布泊的孩子》等。

翌平(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长篇小说《燃烧的星球》《迷糊蛋与蹦蹦猪》,短篇小说集《猫王》,童话集《骑狼的小兔》《小鼹鼠的火车》,长篇童话《克隆世界》等。

【精彩试读】

第一章

乡下老巫婆

我叫凌子,妹妹是我的小名,是妈给起的。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小名,娇里娇气的,一点也不好。我喜欢别人叫我的大名,潘凌子,响响亮亮的,多好。这个小名也许和我的小姨有关。我有过一个小姨,是妈妈的小妹妹。除此之外,妈还曾经幸福地有过一个姐姐、一个弟弟。我妈是外婆的第二个孩子。

我是多么羡慕妈啊,可以和那么多人一起玩,不像我,孤零零一个人。妈每天去上班之前,总不忘记把我锁在家里。我们家有两道门,她总是把外面的那一道关上。关门的时候总是发出闷闷的“啪嗒”声。我讨厌这个声音,就像讨厌那把锁一样。关上了,妈把脑袋凑在铁栏杆上,隔着薄薄的绿纱窗看我,使劲对我喊:“凌子,我走啦,你要乖呀。”

我总是生妈妈的气,怪她把我一个人留在屋子里。听见她这样喊,我板着脸,怪不高兴地走过去,把里面的那道门关上,“砰”的一声,好像是我把妈关在门外了。门关上了,我并没有走开,而是站在门后面,把耳朵贴在那里,屏住呼吸听外面的动静。我听见门外的叹气声了,幽幽的,像晚春落下的一朵花。哦,她一定是伤心了。其实我心里也怪难受的,爸爸不在家的日子里,就只有我和妈。她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怪寂寞的。我希望妈陪着我,可是一道门把我们分开了。

过了好久,外面的声音消失了,静悄悄的。我打开门一看,妈已经不在那里了,她站过的那个地方空空的,我的心也空空的,像有一把小勺子在我心里挖了一个小洞,风吹过去,感觉那里空荡荡的。

妈大概也觉得内疚,每天下班回来,总不忘给我带一件小玩意儿作为补偿,有时候是吃的,有时候是玩的。妈回来后把包往沙发上一放,就到厨房做饭去了。其实,在她进门的时候我就格外注意她的那只红色的格子包了,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心里猜测着妈给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因为她把要给我的东西都藏在那只包里。妈回来了,她叫我的时候,我不答应,装作还生着气。等她一走,我马上跑过去翻她的包了。每次我都没失望,我总能在妈妈的包里找到一样让我感到欢喜的小东西。有时候是一包手指饼干,有时候是几颗甜津津的话梅糖,有一次我甚至还找到了一本小人书,里头讲的是孙悟空的故事,我喜欢极了。

那只红色的格子拎包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宝洞,藏着许多的宝贝,我每天都能在里面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好像在玩藏宝游戏。吃了话梅糖,看了妈带回来的小人书,我就不好意思不理她了。其实我也不是特别生她的气,我知道她把我关在屋子里是不放心我,怕我出去在外面闯祸。可我觉得这是最糟糕的一个办法,还不如把我关在监狱里呢,那样的话我还有人可以说说话。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还会遇到一个和气的小偷或者一个大胡子强盗,听他们讲故事也一定挺有趣的。可妈却偏偏把我一个人锁在家里,好没劲哦!

我像一只被圈养在屋子里的小猫小狗,在里面转来转去,等着我的主人回来。没待上一天我就待腻了,电视也不想看,最喜欢的小人书也丢在一边,没过几分钟我就跑到铁门那里踮着脚尖往外瞅,看妈回来了没有。可就算我把眼珠子都望疼了,楼梯口也不会出现妈的身影。妈不回来,我就想着法儿要出去。我想啊想啊,终于有了一个办法。至于我是怎么出去的,这是秘密,以后再告诉你,总之我有办法溜出去玩了。我在外面痛痛快快地玩上一天,等到了傍晚,估摸着妈就要回来了,赶紧在她回来之前跑回家去。妈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我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压根儿不知道我趁她不在的时候溜出去过,我也不打算告诉她。拎包里还是藏着妈带给我的小东西。我觉得自己挺坏的,有得吃又有得玩,还让妈以为我在家里受委屈,想着法儿哄我。

说远啦,刚才说到哪了?哦,对,是在说我小姨的事。妈原来有好几个兄弟姐妹,不过她很快就和我一样了。因为她的姐姐(让我想想,妈妈的姐姐,我该叫什么呢?是叫阿姨吗?这样的事情我老是搞不清楚,一想脑袋就疼。算啦算啦,反正你知道就是啦,是我妈妈的姐姐)出生不久就死了。她的弟弟,就是我的那个小舅舅,长到三岁的时候也生病夭折了。我想,我的外婆那时候一定伤心死了,就像上次我们楼里的唐爷爷,他的猫阿花因为馋嘴,偷吃老鼠夹里的香肠,结果把腿夹坏了,可把唐爷爷心疼死了。

还有我的小姨。妈说我本来是还有一个小阿姨的,可是小姨最后也没有了,这件事说起来和我妈有关。妈说她五岁的时候,外婆怀上了我的小姨。那一次外婆怀着五个月的小姨在择菜,站得累了,想去坐地上的一只小板凳。板凳有些远,腰身不便的外婆就让我妈把凳子搬过来。妈那时正在边上和几个女孩子跳皮筋,懒得走过去,就很不情愿地把小板凳踢了过去,板凳“咯吱”一声,溜到外婆的屁股边上。妈说当时她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只板凳,大概板凳的位置让她觉得不舒服,她又走了过去,朝着那凳子踢了一脚。妈本来是想把板凳踢到外婆的屁股底下的,可是她一用力,板凳就又咯吱咯吱地唱着歌从外婆屁股下溜了出去,刚巧那时外婆正蹲坐下去……我的小姨就这样没有了。

妈挺不愿说起这件事的,我只听她对我说过一回。我记得那次妈说这件事的时候,脸上露出一副痛惜的、像我牙疼时的表情。我也觉得挺可惜的,不然我就有一个小姨了……

虽然妈曾经有过一个姐姐、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可是最后她还是和我一样,成了孤零零一个人。不过也有和我不一样的地方,虽然一样是女儿,妈对我很好,可是外婆却很不喜欢我妈。

起初我以为外婆不喜欢妈是因为小姨的关系,可妈说也不全是。我就问妈到底是为什么,起初妈还不肯告诉我呢,吞吞吐吐的,我老是缠着她,她才说了。原来呀,妈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当兵的啦,外婆可不喜欢妈嫁给大兵,她费尽心思想了好多法子,不让妈和那大兵在一起,可我妈死心眼,就是爱上啦,后来你猜怎么着?她把户口本偷出来啦,跑出去和那个大兵登记了,就这样结婚啦。第二年,大兵的女儿就出生啦,那就是我。

外婆知道后气得再也不理我妈了,还说要断绝母女关系,够狠吧?要是别人对我说了这样的话,我一定理直气壮地走开了,就像上次我把小虎的小飞机弄坏了,小虎要我赔,我说我不赔,小虎说:“你不赔我们就断绝关系。”我一听马上掉头就走了。后来我每次看见小虎就朝他翻白眼,我才不理他呢。才过了几天,小虎就厚着脸皮来找我了,跟在我后面“凌子、凌子”地叫我。妈可不像我,我都怀疑当初和我的大兵爸爸结婚的那个人是不是她了。妈特没骨气,外婆都说要断绝关系了,她还一有空就往外婆那里跑。换了我,就是打断我的腿我也不进小虎家的门。

外婆不喜欢我妈,顺带地连我也讨厌。可是一到夏天,妈总是要带我去看外婆。其实我挺不愿意去的,外婆是一个矮小的老太太,一个人住在乡下。我和妈每次一起去看她,她都不给我们好脸色看,像我们欠了她两百吊钱似的。

她还养了一只猫,是一只黑猫,又小又凶,生气的时候就把背拱起来,弯得像一张大弓。那只黑猫好像通人性,我猜一定是外婆对它讲过悄悄话。它也知道我们不受欢迎,看我们的时候就有些猫眼看人低,拿眼珠子斜斜地看。有几次我想要去亲近它,它警惕地盯着我看,眼睛瞪得很圆很圆。我观察过它的眼珠子,是碧绿色的。如果这是两颗祖母绿宝石,不知该有多好看,我一定会很喜欢的,可惜它们长在一张黑魆魆的猫脸上,这就有些怕人了。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伸出手想讨好地摸摸它,谁知它伸出爪子在我手背上“啪”地打了一下,我的手上立刻就留下了一条红痕,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喜欢猫了。

我把手背上被猫抓出的红痕给外婆看,外婆拿眼睛瞄了一眼,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说:“谁叫你去碰它的!它不喜欢生人随便摸它的。”

生人,哦。

外婆和她的黑猫都不喜欢我们,可是不管外婆怎么冷淡,妈对她总是恭恭敬敬的。在矮小的外婆面前,她总是很温顺地低着头,低声下气的样子像个好脾气的婢女。

妈很希望外婆能够喜欢我,有一次,她甚至突发奇想把我一个人留在外婆家,自己悄悄地走了。也许她是想让我和外婆亲近一点,可是她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等第二天醒来,发现妈已经走了,就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顿时大哭起来,觉得自己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心里委屈到极点。我哭得很绝望,一抽一抽的,差点背过气去。可是哭也没有用,妈已经走了。

哭了一会儿,没人理我,我擦擦眼泪,走出房间。外婆正在院子里喂那只黑猫。

黑猫偏过头看了我一眼,冲我叫了一声:“喵——”猫还好歹看了我一眼,外婆连瞧也不瞧我,她蹲在那里只顾看着猫吃饭。

我哭累了,饿得肚子咕咕叫,像养了一群鸽子。我虽然委屈得还想哭,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外婆对我说:“哭完了?那就吃饭吧。”我就带着委屈,抽抽噎噎地去吃饭,就这样开始了和外婆一起居住的日子。

外婆是一个瘦小精明的老太太,脾气很坏,她总是没好气地叫我“丫头”,还按照她的生活习惯来要求我,比如每天必须六点起床,起床后要叠好被子,枕头也要摆放整齐。在家里我可从来不叠被子,可是在外婆家我每天都要这样做,这让我觉得很烦。叠被子的时候外婆一点都不帮我,每次叠完被子,我的手臂就变得又酸又疼,麻麻的,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爬过似的,难受极了。每天一大早,外婆就起来了,她一起来就要把我叫醒,不许我再睡。我在黑暗的房间里睁开沉沉的眼皮,想到起来后还要叠厚厚的被子,心里就很沮丧,像暗沉沉的房间。

叠完被子去刷牙。我在家里的时候,用的是“小白兔”牌牙膏,牙膏皮上画着一只滑雪的小兔子,牙膏香喷喷的,我特别喜欢。可是外婆家没有香香的“小白兔”牌牙膏,甚至连普通的牙膏也没有。外婆刷牙用的是一种奇怪的东西,颗粒很粗,像白色的沙子。我看着觉得有点像盐,用舌头尝了尝,咸咸的,真的是盐!外婆刷牙的时候,就蘸一点盐放在牙刷上,塞进嘴巴里使劲地刷,刷出许多空洞的声音,沙啦沙啦,还有许多血!我见了就赶紧跑。

我一直用自己带来的“小白兔”牌牙膏,可是妈走后,牙膏很快用完了。外婆就让我用她的盐来刷牙,我不肯,心想:又不是咸菜,我可不要用盐来刷我那小小白白的牙齿!可是不刷牙,好脏,嘴巴臭烘烘的。熬了两天,我也只好用盐来刷牙了,心中十分委屈,为我那小小白白的牙齿难过。我不喜欢用盐当牙膏,因为刷的时候,嘴里沙沙的,有点疼,还满嘴的咸味。

除了刷牙,还有好多我不喜欢的事情。吃饭的时候,外婆不许我把饭粒掉下来,要是我把饭掉在桌上了,她就会让我把饭粒拾起来吃掉。我觉得脏,不想吃,她就把我的饭粒拾起来放进自己的嘴里。看见她吃我掉下的饭粒,我就再不想吃饭了。吃饭的时候她还不许我说话,饭桌上气氛总是沉闷得像要下雷雨。更讨厌的是,吃完午饭,外婆一定要我睡午觉,不许我出去玩,就算我一直嚷着说睡不着,她也让我闭着眼睛装睡,可是睡在她那间黑沉沉的屋子里,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玩。

当初妈把我留下来一定是希望我和外婆可以亲近一点,让外婆喜欢我,或者让我喜欢外婆,最好的结局是我和外婆彼此喜欢。可惜,她的愿望没有实现,我一点也不喜欢外婆,外婆更不喜欢我,她总是唠唠叨叨,嫌我挑食,嫌我吵。我也嫌她大嗓门,嫌她唠叨,还总是黑着一张脸。没过几天,我就吵着要回家了。

其实乡下也挺有趣的,有许多好玩的地方。乡下别的事物我也很喜欢,空气里飘着青草的气味,天空中飞着像网一样密集的蜻蜓和甲虫;地上长着酸酸甜甜的野草莓以及各种好看却说不出名的花;泥土里爬着稀奇古怪的小虫;水塘里有白肚皮的绿青蛙;大脑袋小尾巴的蝌蚪多得让我又害怕又喜欢;还有整齐得像写字簿里的方格子一样的水田。它们都和城里不一样。这些我都喜欢,我唯一不喜欢的就是外婆。

我暗地里把她叫作老巫婆,外婆就是一个乡下老巫婆。除了黑衣服、黑猫,还有她住的黑房子,外婆还有一把奇大无比的芦花扫帚,比我还高。我还在门后面发现了一件黑斗篷,就像童话里巫婆的黑风衣那样。虽然妈告诉我那不叫斗篷,而是外公生前穿的“蓑衣”(就是雨衣,外婆家的东西都是稀奇古怪的,和我们的不一样),不过我觉得它就像巫婆的黑斗篷,黑瘆瘆的,很大,挂在门后像个鬼,似乎时时要扑出来,特别吓人。

我不喜欢这个乡下老巫婆、她的猫,还有她的黑房子,一切一切我都不喜欢。我猜她也一定讨厌我,就像我讨厌她那样。有一次,我清楚地听见她对邻居提起我的时候把我叫成“索命鬼的女儿”。我听了半天才明白过来,“索命鬼的女儿”说的就是我。我是妈妈的女儿,那妈妈不就是“索命鬼”吗?原来她是把妈妈当作索命鬼呀!

我再也不想待在老巫婆家里了,每天都拼命想回去,可是妈一直都不来接我。我身上又没有钱,没法自己回去。终于有一天,我厚着脸皮向老巫婆讨了一块钱,因为我对她说我想吃冰棍。我以为老巫婆不会给我呢,可是令我没想到,她居然把钱给我了!我捏着钱赶紧跑到小店里打电话,当然是打给妈。

电话通了,我一听到妈妈的声音就大哭起来。妈在电话里叫我:“凌子——凌子——”

我本来想说:“凌子要死了——要死了——”想吓吓她,谁叫她把我扔在这里,可是我怕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所以只好把这些话憋在肚子里,拣重点说,哭着要她快点来接我。起初妈还一个劲地安慰我,要我和外婆好好相处。可是当我把“索命鬼的女儿”告诉她时,电话里沉默下来了。

我有点害怕,怯怯地叫她:“妈——妈——”忘记了刚才还想着要吓她呢。许久之后,我才听见电话里传来抽泣的声音。我想一定是那句话让妈伤心了。

第二天,妈就来接我回去了。那天我很高兴,好像外婆也很高兴——也许她巴不得我走呢,只有妈很难过,脸色郁郁的,很难看。后来在回去的车上,我看见她偷偷地哭了。

离开乡下老巫婆的家,我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看见妈妈在哭,我也开心不起来了。我讨厌外婆,发誓再也不要见到这个乡下老巫婆了。

本文编辑:安安

作者:吴洲星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