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理解童书出版:柔软的碰触 在“画”上下功夫

2016年07月01日   作者:吴妮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少儿板块在整个出版社销售收入中,其占比不到三分之一,但近两年来一直处于稳定增长的态势。出版社根据自己的专业优势与市场需求,把少儿图书作为一个特色专业图书专业板块来建设,三个编辑室参与到少儿出版的项目中,形成了名著连环画、原创绘本、儿童文学、引进漫画、手工益智等几条产品线,在原创图画书领域稳扎稳打,慢慢积累出一批有品质的图书品种。通过在“画”上下功夫,积聚了一批优秀的插图画家和儿童文学作家资源,使得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在少儿图书板块不仅有了话题,还渐渐闯出了市场和品牌。

对于一家深谙读图变迁历史的美术专业出版社来讲,眼光自然会关注到民国年代的那些老课本、老漫画。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胡小罕认为,丰子恺漫画当中对儿童寄予的情怀和爱护,在当时的环境之下把童趣展现得淋漓尽致,能够为一代儿童的成长心理起到疏导的作用,确实是十分了不起的作品。

这几年浙江人美社连续派编辑参加博洛尼亚书展,去尽情领略国际童书的丰富细腻,感受童书的意义,童书的价值,藉此反观自己的出版。他们印象最深的不仅是童书出版技术上的考究和专精,更是书展上读者、作者,以及书商之间热烈沟通的氛围。

他们在书展上看到不少图书,充满了人文关怀,在表达个性的过程中传递出某种细腻的充满质感的东西。大家很强烈地感受到,正是这些柔软的方面,在西方社会一代一代言教身传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功能,相比之下,我们的图书表达显得功利一些,物质一些。“我们对小孩子核心价值观还停留在比较概念的阶段,这种教育是需要的,但它比较硬;知识教育,技能教育也比较硬。而人的心理是软的,小孩子的心理更软,这些软的东西需要一些柔软的触碰,这个过程有助于小孩子个性的建立,帮助他们认识人世,认识社会。我们可以尝试着去改变原来的简单粗鄙的模式。”这是他们与国外童书出版比对之后得到的最深感悟。

原创绘本柔软的碰触

早在2011年,胡小罕带领团队以一个新手的视角,勇敢地闯入童书市场中一些中国讲述者鲜少去碰触的话题。第一本绘本,便一下子带着孩子触及到了性。那年冬天,浙江人美社出版了第一本绘本《爸妈怎么有了我》,这是一本关于性启蒙的书。这个选题之所以产生,其实是为人父母,教育孩子时碰到的最常见的疑难问题,父母们总用捡来的一类托辞敷衍了事。胡小罕认为有必要告诉小孩子,在这样一个信息多元的时代,如果没有一个正面的、科学的,带有家庭情感的方式告诉孩子,孩子也会获得答案。于是他想将性启蒙的主题用绘本的形式来表达。

《爸妈怎么有了我?》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作者:盛诗澜、施欢华 著
出版时间:2012年05月

题目想了很多,推翻了很多,他们想到孩子最想问的问题,认为这本身就是很好的题目。刚推向市场时,首印的3000册却销得非常慢,第一年没有利润,社里希望编辑继续用心做,不要受到市场卖不好的干扰。幸运的是,读者越来越觉得这本书好。在书展上,家长带着小孩子翻看。他们对这些家长说,这本书你不用讲,往家里沙发上一放,小孩子自己会去看。目前,这本书已经重印了好几次,卖出好几万。最近浙江人美社里正在准备重版,做精装书。

经此一役,社里把原创绘画打造作为一项专业的出版课题来探索,专门建立了“彩虹伞绘本馆”,深入细分市场,学会分析社会需求或阅读需求。只要认准了,把赚钱的念头放到一边,反而能把路走通。其中有一个选题触及了另一个中国人更避讳的主题——死亡。胡小罕说每次和别人谈到绘本时,一定会提提这本书《灯塔》。一个小孩子的外公去世了,外公很爱他,这个小孩子怎么走出外公去世这么大的阴影呢?当面对亲人死亡时,大人只想对小孩子简单一笔带过,殊不知对于一个未成年人来说,家庭成员的离去在心里埋下的阴影,会积压很长时间,而且很可能无法跟他人交流。在这本书中,他们讲述一个小朋友,他的外公老了去世了,为了让他走出感情上的悲伤,于是大人跟他讲外公还在,活在亲人的精神世界当中。“我觉得这本书境界很高,画面很美。死亡是每个人都会碰到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小孩子看过这本书,帮助他明白人的生命周期,以及生死的道理,这个道理不可能体现在他的成绩上,但是会碰触到孩子成长过程中内心柔软的部分。”

在浙江人美社的原创绘本中,除了关注孩子身体成长与心智成长的亲子教育板块之外,编辑团队对孩子的安全成长也投注了不少心血。在策划选题的过程中,大家会特别关注公共生活当中碰到的安全问题。由于有些主题和社会热点有交叉,因此一些品种推出来很热销。去年连续几起电梯伤人事件,搞得人们很恐慌,人们一下子把小孩子的安全教育强化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其实“彩虹伞绘本馆”几年前就已经推出过《坐电梯》。那段时间《坐电梯》绘本很热销,对此,“彩虹伞绘本馆”的编辑们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儿童成长安全需要由一个庞大的社会系统来保障,微弱的绘本无法挽回悲剧的发生,但如果能起到一点防范和控制效应,已经是无上的功德了。”好的绘本,就是要切入小孩子的心灵与生活世界。比如说玻璃打破了,闪闪发光但是很危险,告诉孩子不要去碰不要去捡。家里可能有些糖、药丸分不清楚,误食会有不良后果;剪刀等锋利的物品可能对小孩子存在伤害。“我们通过绘本中人物或动物的故事来告诉大家。”

从画本切入儿童文学领域

到目前为止,浙江人美社出版的原创绘本已经达到几十个品种。在绘本的基础上,浙江人美社的另一个产品线也顺势而出,这就是从画本的角度切入到儿童文学市场。《小时候·名家名作画本系列》的主要策划者是副社长王旭斌。众所周知,儿童文学是少儿出版的黄金地带,因为作家资源稀缺,而读者市场广大,故而每家出版社都绞尽脑汁保护地盘,或寻找机会进入。一般来说,专业的少儿出版社在文本和营销上的优势得天独厚,但短板在“画”上。浙江人美社的编辑团队中有很多中国美院的毕业生,在绘画的艺术表现上有非常专业的眼光,并有着非常好的绘画作家资源。因此,浙江人美社切入儿童文学市场的角度找得非常好,利用充足的艺术家和插画家资源,用“画本”的概念,吸引了金波、周锐、沈石溪、方素珍、徐则臣、陈丹燕、杨鹏等名家为他们写小时候的故事。沈石溪在听到这个选题的构想时就说:我现在作品很多,但是让艺术家来配图还真没有……

画本与绘本、插图有什么区别呢?王旭斌告诉我们,绘本图意大于文意,以学前儿童为主;插图本针对年龄段偏高的青少年,画本系列图书介于绘本和插图图书之间,图文并举,图和文一起表达出一本书的完整意义,二者并重,读者对象以低年龄段小学生为主。《小时候》画本项目从2014年开始启动,“彩虹伞绘本馆”馆长洪奔在其编辑手记中记录了作家与画家之间互动感人的情节:

当作家们的“小时候”陆陆续续到来时,我们就开始构想谁谁的风格跟这位作家比较搭,怎样的画风能更好地表达这部作品……一位旅居法国的画家,因为被这个“小时候”故事触动了心弦,欣然接受了为之作插图的任务,作家小时候的记忆在她的画笔下展开,有了更为鲜明的色彩和温度。另一位画家在看过金波老师“小时候”的故事后,连夜给我们打电话说她看哭了,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画这本故事,太有感觉了。而当我们拿着第一本“小时候”插图的稿件去拜访周锐老师的时候,他拿着画稿久久不语,沉默了很久才说:太完美了,谢谢你们。他愿意接下来多多跟我们合作……

周锐之所以那么感动,是因为他没想到一个出版社的编辑和一个画家,对他的文字能够理解到这样的程度。画家和作者之间能够产生这样的共鸣,对作者来说,这是非常幸运和难得的一件事情。

2015年4月,浙江省新华书店名社好书订货会上,适逢方素珍在现场,走到浙江人美社的展位上看到一些绘本,她翻看里面的画图说:我找了很多的画家,画不出你们出版社的这种风格。于是她打听这些画家是哪里的?社里告诉她说是编辑部跟画家反复沟通以后,指导他们画出来的。方素珍当即提出想和画家见面交流。

当天晚上,出版社带着一位年轻的画家去跟方素珍见面沟通,看到样稿后,方素珍非常认可地说,我总算找到了我觉得满意的画家。顺其自然地,她的书稿也花落浙江人美社。 

作为一家非专业少儿社,在少儿图书产品的营销和发行上,经历了从受拒到接受的过程。坚持发挥所长,特别在“画”上下功夫,浙江人美社的绘本和画本不仅得到作家的认可,也慢慢得到了市场的认可。王旭斌坦陈,进入少儿市场,对于浙江人美社的编辑营销发行人员都充满着挑战。除了产品的建设,还有渠道的建设,原来以发行大型画册、专业艺术、专业技法类图书为主,现在要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少儿产品的渠道体系。自2014年以来,出版社在营销和发行环节做了大量的工作,一步步构建新的客户体系。现在浙江人美社的少儿图书,也终于可以和大家一起站在一个起跑线上了。

少儿出版的缘起

说到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与少儿出版的缘分,不得不提及1985年。是年,《幽默大师》漫画刊创刊,曹禺为《世界文学名著连环画》作序。正是这一刊一书,为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在二三十年之后随着少儿出版黄金时代的到来深涉少儿领地,埋下了深厚的人才资源与经验。

今年,浙江人美社在原来的《世界文学名著连环画》十卷欧美卷的基础上再造了五卷亚非卷,把很多人又拉回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经典名著连环画阅读记忆中。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世界文学名著连环画》可谓将中国几乎所有著名的连环画艺术家都网罗其中,当时集结了100多位作家和画家,历时五年打造,在当时耗资100多万元。封面庄重的颜色以及纹饰,成为了这套书的标配。这套书在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一代人当中影响很大。当时刚刚改革开放不久,人们渴望阅读,尤其是世界文学名著阅读比较匮乏,浙江人美社以当时的中国人最喜闻乐见的连环画形式呈现文学经典,不仅是出版史上的一个壮举,也确实在当时的市场中赢得了一群核心的读者。今天,这些读者正在变成父亲母亲,用连环画承载的黑白文学记忆尽管在变得模糊,但一旦碰触到,儿时的经典情怀不仅会被重新拾取,还会传递给他们的孩子。

七八年前,浙江人美社追随时代潮流和小孩子的阅读倾向,系列地引进一些日本的经典优秀漫画作品,比方说《航海王》,现在已经出到70几集。日本漫画良莠不齐,出版社在选择品种时须精选积极励志的,且日漫市场也在走下坡路,尽管像《航海王》这样的图书,新书本身有一定数量的铁杆粉丝群,新书出来还带着老书一起跑,但它的销售也在下行。

日漫图书下滑,促进浙江人美社内部做逆向思考,逼迫自己努力原创,决心在少儿的图文书上更有效地去探索。胡小罕说:“作为美术专业的一家出版社来说,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为小孩子提供一些优秀的读物,无论是做原创的绘本,还是画本儿童文学项目,都是其中应有之意。”

(责任编辑:Jade Lee)

作者:吴妮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