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有关成人涂色书,存在着这些误解

2016年01月24日   作者:波特·安德森;韩玉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出版商从涂色书的风靡中大赚一笔倒未免不是件好事,不过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若因此把涂色书视为图书文化的一部分就大错特错了。他们认为,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涂色书并不带阅读成分,倒更像是种生活的调剂品。要说涂色书是推动纸质书回暖的功臣,那就更值得商榷了。


出版业两大主力——英美市场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纸质书销售回暖的喜悦中难以自拔,这种乐观的气氛让书商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尽管很多行业人士指出这与电子书定价重回代理模式不无关系,不过也确实有一些意外跑出的黑马带动了纸书整体销量,比如成人涂色书。

去年,朱迪斯·罗森在发表于《出版人周刊》的一篇文章(Coloring Books Grow Up in May)中描绘了涂色书供不应求的盛况。“这些书(涂色书)出版上架成为美国出版商的最大挑战之一,供应已经赶不上需求增长的速度,”罗森写道,“尽管2014年涂色书销量平稳,但到了今年(2015)春天需求突然爆发。”

对于这一趋势,行业内并不是所有部门都及时觉察到了。涂色书的迅猛势头持续了整年,相关的媒体报道也不绝于耳,仍有部分出版商在圣诞节前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成人涂色书的风靡,此时加入战局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写作本文时亚马逊畅销书榜第一名是名为《减压涂色书:花园设计、曼陀罗、动物和涡轮图案》(Stress Relief Coloring Book: Garden Designs, Mandalas, Animals, and Paisley Patterns)的涂色书。这种长度的副题显然是借鉴了欧美烹饪书的风格。实际上,在亚马逊最新发布的通讯稿中,畅销榜TOP 40中有8本是涂色书,其中居然有一本《脏话涂色书:成人涂色书放松系列》。给脏话上色或许还真不失为减压的好办法,创意无限啊!

言归正传,《脏话涂色书》的诞生恰恰反映了在涂色书风潮中,出版商难以满足旺盛的需求,从而催生了快速制作的廉价内容,倒是也能赚到些快钱。

对于像约翰娜·贝斯福德(《秘密花园》作者)这样有才华的作者来说,这是一个黄金时期。贝斯福德的作品在英国授权由劳伦斯·金出版公司和企鹅兰登书屋出版,根本无需走自助出版之路。劳伦斯·金的一位员工曾在媒体采访中透露,贝斯福德的《秘密花园》和《魔法森林》共计销售了1300万册。她作品中简短的文字说明已被翻译成40种语言。曾经不为人重视的插画师突然一跃成了热门,工作量和收入都在增加。

涂色书大热衍生了的两大出版论调,需要作出澄清:

其一,成人涂色书的流行意味着“纸质书的复苏”。事实并非如此,这只能意味着着色风潮流行回来了,只不过恰巧其载体是纸质的。涂色书之于纸质书就如同滑板车之于自行车。

其二,成人涂色书能够构建读者群。这也是错的,它们培植的只是爱好涂色的人群。每个爱好着色的人都有权力在生活中出现的空白区域上色。但这不是阅读,这些人也不等同于读者。

我们都乐见涂色书为出版业带来经济收益。如果出版商能转而用这些钱投入扶植作者和培育读者的工作中,无疑更是好事一件。

不过,把成人涂色书视为图书文化的一部分还是有点牵强。有些人认为,如今成年人的压力已经大到需要借助儿童手工和美术去宣泄,这是社会之不幸预兆。

涂色书之于书籍相当于墙报、浴巾之于书籍,它们都是一种“生活方式”上的搭配,是不需要阅读的,与文学更搭不上边。

有一点已经很清楚了,纸书市场回暖部分原因在于无法充分追踪电子书销量(尤其是自助出版的电子书)。《出版技术》的大卫·蒙哥马利明确指出,即便主流大众出版商的电子书越卖越少并不代表整体数字图书市场萎缩,这也许只能说明主流出版商出版的电子书在整体数字市场中占据份额较小。

从长远来看,蒙哥马利认为行业和市场可能走向分裂:

统一的图书市场将不复存在,相反,会衍生出两个平行的市场。一个继续由主流出版商把控,以代理定价为战略来提升纸质书的销量;另一个则是电子书市场,以亚马逊出版及KDP平台上的自助出版内容为主,以低折扣价销售。

因此,认为涂色书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纸书销售上涨,成人涂色书代表了整体图书文化,事实上是没有把这两个平行的世界分清楚。

(本文编辑 晨瑾)

作者:波特·安德森;韩玉 编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