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沈石溪《警犬冷焰》:虽然你不曾开口说一句话,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

作者:文山   2023年04月28日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虽然你不曾开口说一句话,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

这是沈石溪老师全新创作的动物小说《警犬冷焰》系列开篇的一句话,恰如其分地道破了警犬的特性。

狗是人类最忠诚的伙伴,警犬更是如此。警犬是专业的工作犬,它们神经系统发达,身手敏捷,凶猛威风,无论是巡逻、追踪,还是搜毒、搜爆,都能完美地完成任务。我们总是为警犬的英姿飒爽所撼动,也为它们的忠诚勇敢而感动。它们的一生仿佛都是个传奇,它们的故事深深吸引着我们去了解、去探索。

《警犬冷焰(10-12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童趣出版有限公司 编 人民邮电出版社 出版
作者:沈石溪 马轩旻 沈悦 李花三吉
出版时间:2023年04月

在沈石溪新作《警犬冷焰》中,沈石溪老师以自身三十年的军旅生涯经验,书写警员与警犬奔走于世界各地破解悬案的故事,带孩子们感受铁血热魂、铮铮硬骨。让孩子们在和警犬一起破案的过程中,培养起面对困难的勇气和智慧。

这套书中的主人公警犬冷焰与警员冷峭隶属于国际刑警组织,他们奔走于世界各地,专门调查那些看似超自然现象的悬案,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剥丝抽茧般还原案情,抓获真凶。在书中,我们能跟警犬冷焰“近距离接触”,能够感受到它的威猛和可爱,体会到它的欢喜与忧愁,见证到它的机智与责任感。我们和警犬冷焰好像成为了亲密的战友,相互帮助,相互扶持,一同破解了一桩桩离奇的动物案件。

可破案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许多时候都要深入不毛之地。在沈石溪老师最新创作的三册《警犬冷焰》中,我们跟随警犬冷焰和警员冷峭的脚步,一起去往了非洲博茨瓦纳、北极斯瓦尔巴群岛和非洲东南部,一同破解了和非洲野象、北极狼、豚尾狒狒三种珍稀动物有关的谜案。

/试  读

《沈石溪动物小说警犬冷焰10 寻找消失的象群》

冷焰的意识渐渐朦胧。迷迷糊糊中,灼热感减弱了一些,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撒在了它的头顶。

冷焰睁开眼,发现这不是梦境,而是现实。眼前的火墙竟然出现了一个大缺口!不仅如此,天上还不断撒下泥土和沙子。

是小象!此时,它和象群中的其他大象正用鼻子卷起泥土和沙子,学着人类的样子将泥土和沙子撒到大火上灭火。它们的工作效率远高于人类,火墙很快就被冲出了一个缺口。

冷峭从缺口处冲上祭台,冲到了关押冷焰的笼子边。笼子被烧得即将散架,冷峭踹了两脚便踹开了。冷焰终于恢复了自由!

绝处逢生并再次与主人团聚让冷焰非常激动,但现在显然不是表达思念之情的好时机。由于大火,整座祭台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似乎随时会倒塌。他们必须尽快离开!

然而冷峭并没有立即离开。他向冷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自己则冲到了酋长的身边。

 《沈石溪动物小说警犬冷焰11 撕裂狼群》

几百米外的山顶上,数条白色的身影如闪电般划过雪地。它们移动的速度非常快,将周围的积雪全都冲散开来,在身后留下了数团烟雾。

带领队伍冲锋的是一只身材壮硕的年轻公狼,它那健美的流线型肌肉以及那油光发亮的白色毛发无不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它龇牙咧嘴,两只杏仁眼眯成了一条缝,散发着让人胆寒的怒气。显然,这位气势汹汹的领头者就是这支狼群的首领!

“蓝水晶?怎么是它?”看着那顺坡而下的狼群,肖波的望远镜直接对准了冲在最前排的狼群首领。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他赶紧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的焦距,将狼群首领头部的画面又放大了一些。

不会错的,为首的头狼就是那只叫作蓝水晶的年轻公狼。说起这只名叫蓝水晶的公狼,肖波可是看着它长大的。这支狼群的原首领是一只强壮的公狼,左眼有一道自上而下的伤疤,所以被取名叫刀疤眼。它在狼群里威望极高,是一位说一不二的霸道首领。两年前,刀疤眼喜得一对双胞胎公狼崽。这两只公狼崽生性聪明,几乎长得一模一样,都很像头狼刀疤眼,而且性格似乎也都继承了它们的头狼父亲,非常要强。其中一只左眼略微泛绿色的小狼崽,肖波给它取名为绿宝石,还有一只右眼略微泛蓝色的小狼崽,就是眼前的这只蓝水晶。

“为什么是它?”肖波的疑惑全都写在了脸上。作为双胞胎兄弟,蓝水晶和绿宝石应该都已经两周岁了,是成年狼了。兄弟俩的头狼父亲刀疤眼虽然年龄已经偏大,但也还没到需要退休的年纪,怎么这蓝水晶就已经坐上头狼的宝座了?可是看蓝水晶一马当先率领狼群冲锋的气势,确实是头狼的风采呀!

刀疤眼呢?绿宝石呢?肖波不断地用望远镜观察这支北极狼群,他很确信尾随在蓝水晶身后的群狼里面既没有刀疤眼,也没有绿宝石。

“不好!这是包围阵型!”冷峭突然喊道。

《沈石溪动物小说警犬冷焰12 钻石狒狒》

朝霞隐入白昼,付重洋快醒了。既然他喜欢那条狗,那就留下它,金刚琢磨着,刚刚的恐吓还不够,必须彻底吓住它、收服它,让它不敢生出坏心思,不敢对付重洋不利。

金刚跳到冷焰背上,想去掐它的脖子,然而冷焰比它的反应还快,猛地站起后,打了两个滚儿,把它掀翻在地。金刚露出犬齿,冷焰也不甘示弱,露出了尖牙,狒狒与狗对峙,展示各自厉害的武器,喉咙里都有低沉的怒声。

“你俩在做什么?”付重洋醒了,一句话消弭了这场硝烟。

金刚立刻原地坐下,抓耳挠腮,表演无辜。冷焰则摇着尾巴走到付重洋跟前,眯着眼睛笑。

付重洋摸了摸冷焰,又走过去摸了摸金刚,道:“不要打架,要和平相处。”说完,他从裤兜儿里掏出昨天那颗钻石,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对准了太阳。

钻石尚未经切割,但已初露光华,付重洋变换着方向欣赏。

光折射在石壁上,冷焰很感兴趣,大早上正好松松筋骨,追着去扑晃动的光点。

付重洋看了半天,还是没体会到钻石的妙处,在他看来,还不如自然课上玩过的三棱镜有趣。这里的山,随随便便就能挖出这么一颗来,看来也宝贝不到哪里去。那个壮汉也是来挖钻石的,没挖到就要抢?他提到的医生真的是爸爸吗?

不对,付重洋仔仔细细地回忆了昨天发生的事,回忆了壮汉的所有言语行为,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这不是一颗新的钻石,这就是金刚的那颗钻石。”

不怪他反应慢,实在是看着金刚挖土造成的先入为主的印象,他对钻石又没有兴趣,根本记不住样子。

难怪金刚要把他带到山石坡上来,原来巴布鲁把钻石藏到了这里。他看到记号,会顺利找来的吧?是有新的线索了吗?昨天那个壮汉会不会再来,或者带来更多抢钻石的坏蛋呢?付重洋叹了口气,问题太多,答案一个也没有。

作者:文山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