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守护着世界一切美好 ——《守鹤人》有感

2023年05月06日   作者:朱立东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20世纪90年代初,一首名为《一个真实的故事》的歌曲不胫而走,“扎龙女儿”徐秀娟为保护丹顶鹤而不幸献身的故事,在女歌手朱哲琴凄美动人的歌声里传遍大江南北。歌曲把守鹤人的感人事迹演绎成令人荡气回肠的绝美声景,彰显着生命的理想境界,闪耀着人文主义的光辉。与此同时,女主人公生命的陨落,又似乎向人们标举出纯粹和理想相对于世俗现实不可企及的高度。如果我们把那个全面市场化转型的前一刻视为20世纪80年代文化理想主义的尾声,歌曲所传递的激越与凄美的情感转换,则正好呼应着转型期的某种微妙情绪——理想主义在历史中渐行渐远,几近成为一个传说。 

30多年过去,市声喧嚣之外,对生命质量的追求,对理想境界的渴望,乃至对生态文明的向往,再次成为人们生活乐章中的复调主题。网络文学作家吴志超的小说《守鹤人》,正是呼应大众读者的这一需求,将那处一度远离视线的风景重新拉回人们生活世界的有益尝试。只不过,与歌曲所营造的高度唯美境界相比,吴志超笔下的守鹤人的故事,演绎为包裹着更多普通人经验的市井传奇,充溢着世俗生活的烟火气。小说中,人与鹤相望相守的主题,不再只是某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极致高度,而是在与周边人现实遭际的连接和亲近中,同时赢得了生活世界的宽度。 

对于歌曲来说,截取故事的一两个片段就足以实现表情达意的目标,而小说则必须既构造符合情理逻辑的情节,又提供趣味横生的细节。能否敷陈好的故事,始终是吸引读者持续阅读的关键。小说《守鹤人》从第三代守鹤人大学生许诺说起,既是对那个远去的“真实的故事”的钩沉,更意在人鹤相守这一主题在当下生活中的延展。但很快,青年画家、动物保护志愿者陈冬青成为故事实际上的主角,现实中失意的青年画家与失群的小鹤飞飞意外相遇,牵扯出一波三折的送鹤回家(也是小鹤回家)的故事。因此,小说就此形成了以陈冬青送鹤回家为故事的主线,以大学生许诺立志成为第三代守鹤人及他们两人生发的爱情为副线的双线并进结构。而在送鹤回家的过程中,赌徒黄博、崔老大、盗猎者等人物又不断编织进故事主体甚至形成新的副线。 

此外,故事发展中出现网络直播等代入感极强的细节,也为小说营造出强烈的现实感。这样一来,人鹤相守的主题就在充分打开的现实空间中与更多的人及其日常行为关联起来,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不再是一个形而上学的命题,而是转变成与日常生活和日常伦理息息相关的话题。 

足够宽阔的生活世界,是诸多崇高理想或纯美境界得以扎根生长的现实土壤;趣味盎然、烟火气十足的故事空间,更容易使读者产生代入感,从而在情节充分展开的过程中获得更多与崇高主题相遇的机会。 

人们不仅要问,《守鹤人》守护的是什么?仅仅是丹顶鹤吗?

不!书中更想表达的那其实是人类美好的家园!是人类美好的未来和未来的美好!生态环境好了,没有了污染,没有了杀戮,没有了伤害,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了,人类也就美好、富足了,亲情有了,爱情也有了,国家富强了,人民富裕了,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无限美好起来。

这种守护也是一份责任和担当,彰显了人们从观念到行为的彻底改变——过去人们只知道破坏生态,向地球一味索取来满足私欲,而今,人们醒悟了,懂得了与自然和谐共生,与动植物共享地球家园。

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动物好,植物好,地球生态好,人类才能享受好的生态环境带来的一切美好,这种美好就是我们的未来呀!难道不需要我们守护吗?难道不值得我们守护吗?

吴志超是网络小说名家,《守鹤人》入选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正是有了这样上下贯通的文学实践,丹顶鹤才能从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话传说飞到寻常百姓的身边吧!


作者:朱立东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