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黄蓓佳《叫一声老师》纪念父母,这些老师“像凡俗世界里的光”般非比寻常

2022年07月07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黄蓓佳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已经50年了,她写过《我要做好孩子》《今天我是升旗手》《亲亲我的妈妈》等很多儿童文学作品。2022年4月,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了黄蓓佳全新原创的儿童长篇小说《叫一声老师》。这部小说以童真幽默的笔触,勾画出几位县城老师的苦乐人生,既展示了中国传统师道的底蕴和精髓,又将为人师者的日常风骨表现得真切感人。绵长久远的岁月,庄严有趣的灵魂,跌宕跳跃的文字,迷人又温馨的影像般的场景,一切一切,成就了黄蓓佳女士这本童趣满满又韵味十足的长篇小说。

《叫一声老师》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黄蓓佳
出版时间:2022年04月

中年之后,她才觉得当老师最好

黄蓓佳出生在教师家庭,她的父母是教师,公公是教师,先生、弟弟、弟媳妇也都是老师。从出生到十八岁离开父母家,她一直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教师大院里。结婚以后,有十五年的时间,黄蓓佳一直住在南京九中的宿舍里面。今年她六十多岁,按照她的估算,她起码有五十年的时间是生活在一个个教师的群落里,对教师这个群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黄蓓佳 《叫一声老师》作者

黄蓓佳的母亲一辈子当县中老师,当班主任,四十年教书生涯,学生无数。晚年,母亲随黄蓓佳的弟弟定居深圳后,还有老学生千里迢迢去看望她,送她鲜花,请她吃饭。黄蓓佳的父亲自幼聪慧,却因家贫无钱去读大学,高中毕业后即留校任高中老师,后来当县文教局视导员,再任本地师范学校校长,最后在省教育科学研究所的领导岗位上退休。每次父亲回到故地,一样被他的老学生们前呼后拥,享尽尊崇。

在《叫一声老师》的后记《生命中那些有趣的灵魂》中,黄蓓佳介绍了自己对“老师”的认识的变化。她表示,有个说法叫“干一行爱一行”,也有个说法叫“干一行厌一行”,都有点道理。小时候,黄蓓佳看到父母一天十几个小时围着学生们转,心思都在学生身上,对他们姐弟几个“漠然”到近乎无视,逼得她小小年纪支撑起一大家人的诸多家事,心里便对这个职业完全没有好感。大学毕业时,她发愿说只要不当老师,干什么都行。待到中年之后,同学会、谢师会突然地多了起来,每每看到退休的老师和从前学生间的亲密互动,从前的学生对从前的老师的嘘寒问暖,她心中不由慨然,觉得还是当老师最好,身边永远不缺一茬接一茬的年轻人,生活中永远不会寂寞和孤独,即便你都活到九十高寿,你在学校最后带的一班学生可能只有四十出头,多好啊!

黄蓓佳的父亲在2014年去世,母亲则殁于2020年疫情之中。两位老人都算高寿。父母去世后,黄蓓佳一直想着要为他们写点什么。“我已经写了那么多的作品,那么多的人、事情、生活,我也该写写我的父母。但是思来想去,又发现我的父母一生都当老师,全部的时间就是围着他们的学生打转,没有传奇,没有悲惨,更没有惊天动地,流水账式的记录未必有人要看。那么,我就来写本小说吧,写写我童年时代那些有趣的老师们,用这本小说,纪念我的父母。”就这样,黄蓓佳动笔了。

“这本小说献给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所有爱过我的,和我爱过的老师们”

在《叫一声老师》的故事里,出生在教师家庭,成长在教师大院,女孩小曈的世界里充溢了不同于平常孩子的氤氲书香。那些平凡质朴又各怀教学绝技的老师,那些趣味横生令人捧腹的点滴日常,如同幽暗夜空中的璀璨星光,点亮和温暖了小曈的成长之路。

《音乐课》这一章中,黄蓓佳重点刻画了一位“爱老师”。爱老师肯定不姓“爱”,可能是姓“艾”,或是“安”什么的,读音相近的那种姓氏。可是孩子们小时候认识的字有限,加上江浙一带孩子普通话也不过关,一厢情愿地叫成了爱老师。黄蓓佳写道:“从前,在我们老家的小城,总有那样三两个人,他们区别于芸芸众生,惊世,出色,不循规矩,不惧流言,活得率性而潇洒。他们像凡俗世界里的光,走到哪里,总会把哪里的角落照亮。又或者是,他们如风,如暴雨,如沙尘,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卷起小小的旋涡,弄出令人惊艳的异象。”小曈不知道爱老师算不算这样的一个人。

小孩子幼稚,视野和想象力都受限,看到的往往是表象。比如说,小曈一直以为爱老师比她妈妈和慕老师她们要小很多,最多跟梅子黄的大姐姐差不多年龄,其实爱老师那年三十五岁,跟她妈妈同年。又比如说,她以为爱唱爱跳的爱老师,家庭生活应该很“幸福”,有丈夫宠她,有老人帮她照顾孩子,事实上一样没有。她好像一直都是单身,住在城北的一个小院落三间年代悠久漏雨漏风的小瓦房里,独自抚养三个儿女。

在黄蓓佳笔下,爱老师不仅活得雅致、自由自在,而且骨子里满是青春活泼,“眼睛里总有小女孩的天真”。跟女孩子比起来,学校的男孩子好像喜欢爱老师还要更多点。无论多调皮、多野蛮的混世小魔王,一站到爱老师面前,莫名其妙地就安静和羞涩了,就卷着衣角,敛着脚尖,低眉垂眼,鼻尖甚至还泛红、出汗,惶惶然不知如何面对的窘模样,好玩得很。

黄蓓佳在后记中透露,书中小城的生活环境是真的,她读书的那个学校是存在的,温馨可爱、书香氤氲的教师大院曾经也有,后来拆除了。每次她提笔描写记忆中的过往,心里总有无尽的感伤,她认为这是人生走向迟暮的毛病:念旧,伤怀,慨叹,痛恨过的一切都成了美好。小说虽然是虚构的艺术,但是这本小说里林林总总的人物,尤其是那几位特别有趣的老师,在黄蓓佳的脑子里都大致有一个参照者。她说,她写小说的习惯,每写一个人物,就要在自己周围使劲地想啊想,想出一个靠得上边的熟人,把他立为标杆,而后她才能信马由缰、放手创造。若没有这么一个人立在眼前,她的心里好像是空的,思绪飘忽,落不到一个实处。虽然小说写到最后,小说人物与标杆人物差之千里,但是有和没有,非常重要。

我这本小说里,有我父母的影子,有我童年的那些老师的影子,感谢他们,在我幼小和羸弱的生命里,留下了那么多浓墨重彩的记忆。我的成长过程中,关键时刻若没有几位老师的提点、鼓励,或说是他们无意识之中的眼神动作的照拂,我肯定不是我今天的样子。也因为如此,我要把这本小说献给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所有爱过我的,和我爱过的老师们。”黄蓓佳说。

《叫一声老师》献给天下所有老师

黄蓓佳推出这本新作后,获得了众多作家、专家、名人的力荐。如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徐海所说,《叫一声老师》是献给天下所有老师的,传达的是对老师的深情,这是一种神圣的感情。小说通过诙谐的语言、有趣的故事和出人意料的情节,让大家感受到老师对学生的大爱,学生对老师的依恋。

江苏省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副主席丁捷放下这部长篇小说的那一刻,就迫不及待地想说几句感悟。他表示,小说给人总的印象是温情、欢乐和机智。小女孩小曈通过成长与开悟的眼睛观看一群县城学校教师的苦乐人生,感受他们对知识与爱的传达与创造。在不知不觉中,小曈被幸福与智慧涵养长大,成为聪慧、善良和上进的一代人。丁捷说,他自己在阅读的过程中经常傻傻地笑,这是一种心有默契,是一种会心。“这部作品对我来说特别亲切,跟小曈一样,我也生长在一个共有七位亲人从事过教师职业的这样一个大家庭中,我也是在县城学校读书长大的。黄老师描写的这些场景激活了我的美好记忆,让我重返青春,让我收到了一份美不胜收的阅读心情。我想,这也是黄老师自己倍感亲切的作品吧!黄老师的少女时代不就是书中的小曈吗?”

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在读完这本书之后,写了一首小诗:“叫声老师双目湿,成荫巨木忆嫩枝。天生童趣终难掩,岁月如歌更胜诗。”他指出,黄蓓佳是一个自由地穿行在成人世界和儿童世界的具有特异功能的儿童文学作家。他引用黄蓓佳的话说:“我是个率真轻浅的人,也许我的身体中同时有一个成年人和一个孩子吧。”他认为这是黄蓓佳的夫子之道,也是她真诚的创作体会。

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祁智认为,黄蓓佳通过一个叫小曈的小女孩儿勾连了老师和老师、老师和同学、同学和家庭、老师和家庭之间的一系列的生活故事。“黄蓓佳非常善于从看上去非常普通的日常生活去捕捉生动的故事,去塑造传神的形象。她的作品一如既往地温暖可爱。她始终用一颗少女的心去触摸这个世界,去描写这个世界。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概括了《叫一声老师》中体现出的黄蓓佳一贯的写作特色与风貌:“不刻意,不夸张,洗尽铅华却鲜活动人,以一种真实而有质感的童年生活书写,描摹有情有味的烟火人间。黄蓓佳把自己的生命体验及经历投射于作品之中,带有浓厚的生命体验,书写的文字也由此格外动人,那是作家本人心灵世界与经验人生的映照。陈香还特别指出,黄蓓佳儿童小说作品的深度在于,她把儿童生命意识的张扬和儿童生命的复杂性有机地结合起来。她的儿童小说着力塑造了众多富于内涵、散发人性光彩的成年人形象。他们和儿童形象一起,构建了真实丰富的小说世界。

多位专家还提出,《叫一声老师》这本书除了真情动人,还有深刻的教育意义。国家督学、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会顾问、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原所长成尚荣对书名进行了解读,他认为,“叫一声老师”,是孩子们在呼唤老师,也是老师在呼唤孩子。教育就是一种呼唤,你呼唤我,我呼唤你,互相的呼唤就是对话。因此《叫一声老师》的背后的意义是非常深刻的。成尚荣表示,“我非常喜欢这本书里所有的老师,每一个老师都喜欢,每个老师我都好像曾经看到过、接触过。陶行知说过:‘每一个老师都要重温自己的童年时光,都要重新过一回自己的童年生活,只有这样才能做一个好老师。’黄蓓佳老师为我们做出了榜样。”他希望师范学校的学生、教师一定要读读这本书,而且一定要和黄老师建立一个关系,这个关系就是“叫一声老师”的关系。他相信,这个关系建立以后,师生关系可以得到重构,老师生活可以得到重构,教育会走向一个新的境界。

中国海洋大学文学院教授徐妍表示,《叫一声老师》里的这些老师不居于道德高地之上,也不囿于某种观念,而是尊重儿童本心、呵护儿童本性。他们无比寻常,却又非比寻常。由于有了这样的老师,一位不灵醒但灵性的女孩儿王小曈才获得了上天的庇护,中国儿童文学家族也才获得了一种新型的师生关系和师生形象。

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汪政称,黄蓓佳的新作《叫一声老师》满足了读者们想要读一本好书的期待,“我曾经做过一个师范学校的校长,如果我现在还是,我会建议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人手一册。我觉得老师们把这本书读好了、读透彻了,就会做一个好老师。”汪政认为,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是天生的教育家,如果他/她不懂得教育,是写不好儿童文学的;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必定体现了先进的教育理念和儿童理念,如果一本儿童文学作品起不到立德树人的作用,那它必定不是一部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可见,黄蓓佳继承了教师家族的师德“基因”,不仅是一位受人喜爱的儿童文学作家,也是一位可敬可爱的教育者。

作者:刘瑞丽

编辑:道之

终审:令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