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三个作者都不会说话,一个已逝,但他们的书火了

2022年02月23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我们不是野兽派》是一本可以深入感受猩猩画作的书,它由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园长沈志军和知名书籍设计师朱赢椿共同主编。书中展示了三位来自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的红猩猩艺术家的作品,不仅呈现了近百幅红猩猩艺术家的优秀画作,还记录了它们创作时的花絮,并邀请了几位艺术界人士对画作进行评论。人类的功利心,让作画过程有了心理负担,而猩猩绘画时仅凭直觉就可以自由自由地创作,这也是人类应该学习猩猩艺术家的特别之处。百道网专访《我们不是野兽派》责编樊旭颖,请她介绍这本书的设计理念和出版意义。

出版初衷:唤起大众对猩猩的关注,唤起读者对艺术的思考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和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合作的机缘起于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名书籍设计师朱赢椿的一条朋友圈。当时,朱赢椿正在帮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操刀相关系列的创意选题,但之前合作的出版社对猩猩画册这个选题有一丝犹豫,于是,苏美社的副总编辑王林军及时抓住这一机遇,立马带领部门主任朱婧和樊旭颖到朱赢椿老师的工作室“随园书坊”。

《我们不是野兽派》责编:朱赢椿

苏美社想出版这本作品集的最初目的是希望唤起大众对猩猩的关注、对南京人身边这座受疫情影响的动物园的关注;唤起读者对艺术这个词进行思考和定义——到底猩猩的画算不算艺术?虽然动物园中不仅仅只有这三位猩猩艺术家进行创作,但乐申、小黑、小律三位的绘画欲望比较强烈,他们作品呈现的感觉更为完整、成熟。所以最终书中展示了这三位红猩猩艺术家的作品。

乐申

小黑

小律

据了解,猩猩画画的契机就缘于2018年举办的猩猩饲养管理的国际研讨会,在国际知名的猩猩饲养管理专家的建议下,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的饲养员开始引导猩猩画画,乐申也成为了全国第一位会画画的猩猩。乐申是位已故艺术家,它也是园里最先进行创作的,积累了整整三本册子的作品,它的画作中有一种爆发力。小黑和小律是一对艺术家伉俪,它们使用了同一套颜色,但小黑的用色、线条比较酣畅,小律的用色更为明艳。

园长沈志军表示,“其实生活在动物园的猩猩肩负着宣传大使、保护大使的重要职能,我们引导猩猩画画,除了可以丰富日常生活,还可以让它们‘出圈’,成为明星。只有被更多人关注,才可以将保护动物的信息与故事传递给更多的人。 ”

樊旭颖介绍称,最开始的作品挑选是由朱赢椿和动物园进行的,画册中也是想尽可能多地展示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后来,苏美社的编辑们做了进一步精选,去除掉部分用色、构图略显雷同的作品,局部放大了一些画作的细节,这样一来画面当中的精彩笔触更加清晰,感染力也更强。

《我们不是野兽派》整本书希望给读者带来有节奏感的阅读体验,同时,编辑们和设计师并不想给读者太多指向性的引导,包括每幅画作的命名,都是非常理性的、不带感情偏好的一串编码。“编码逻辑非常烧脑,是朱老师这边根据猩猩艺术家们的用色、创作顺序等等设计而成的,有兴趣的读者甚至可以根据画作编号进行解密。当然,画作本身带给每位读者的感悟也是不一样的,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经历不一样,公众的情绪共振点也是不一样的。”樊旭颖说。

封面设计就是“找到合适的伙伴来完成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们不是野兽派》不仅呈现了近百幅红猩猩艺术家的优秀画作,还记录了它们创作时的花絮,并邀请了几位艺术界人士对画作进行评论。在本书《序》中,艺术评论家王瑞芸指出,不要随便拒绝“人人都是艺术家”这句话,也不要被“艺术”这个名称唬住。这种观点让樊旭颖感触颇深。“现代艺术家杜尚的作品也曾引发过大众关于‘艺术’的反思。我们相信,艺术是一种表达,是寻找共鸣的方式之一。其中比较有趣的是,部分艺术界人士对画作评论时是不知晓作者身份的,但他们在画作中感触到了一种和自由相关的通感。”

为了让我们更加了解画作的魅力,樊旭颖讲了一幅画的故事。她自己对本书中第61页小黑的作品412919A最为喜欢,因为这幅画的用色与造型都与他家小朋友(4岁)的一幅涂鸦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妙。结合小朋友的作画方式,她暗自揣摩了一下这幅画的创作过程:小黑直接蘸取颜料画出一团黄色,再用绿色潇洒的弯了几笔,然后蘸上蓝色收尾。最后来几粒葡萄放入嘴中,创作完成!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这幅画作我觉得特别像憩息在枝头的小鸟,但我家小朋友坚定地认为这描绘的是一朵黄色玫瑰花。她在了解到猩猩艺术家画画时爱吃的零食是葡萄后,也要求拥有同等待遇了。所以我认为画作本身的魅力一定是来自和读者的共鸣,继而引发读者的遐思。”樊旭颖说。

除了画作内容外,本书的包装也非常特别。猩猩的披风是它威武的标志,封面参照了这个概念进行设计,柔软的触感让人倍觉温暖。不仅如此,这本书的封面是可拆卸的,内含插袋,还能够当作笔袋、零钱包使用,搭配一个肩带,就是一个时尚且环保实用的包包。

樊旭颖透露,其实在最初讨论这本书的具体实施时,出现了两个方向,一个是按传统画册的做法,用正常的装帧方式来呈现猩猩们的画作,另一个是“找到合适的伙伴来完成一件有趣的事情”,玩一下,从视觉、触感等多个方面表现猩猩给人的通感,让读者走进猩猩的画作中。“现在我们立起这本书,就有一种猩猩毛披风的感觉。我们没办法去拥抱猩猩,但是可以拥抱这本书。”

使用人造毛绒书套之后,书的成本上升,朱赢椿建议编辑们考虑下增加书套的功能性。由于这本书的立意之一是希望读者们像猩猩那样,拿出笔,开始自由地绘画、创作,不用顾及“我画得好不好”“我画的有没有意义”,于是毛绒书套就被赋予了外出便携包的功能,一边放上速写本、笔,一边比较深的口袋放上其他画材。书脊处对应的搭扣一开始是设计成了平缝,但是样品试验下来出版社感觉有两处不妥:一是作为书套时,会膈到图书,二是作为写生包使用时,搭肩带不太方便,因此最后改为夹缝的状态。

关于这本书配不配肩带,编辑们和设计师也进行了讨论,最后他们一致认为不能剥夺读者们创意搭配的乐趣。“我们觉得整个产品最终呈现出来的,理应是一本书的状态,要让读者的关注点回到猩猩的画作上面,不能做买椟还珠的事情。这也是我们放弃使用商品标签设计的原因,最终改为加腰封,回归到书的感觉上。”樊旭颖解释称。

这是为另一个物种的生存而发声,也是保护地球家园的一种觉醒

本书由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园长沈志军和设计师朱赢椿共同主编,在接触之前,樊旭颖是带着粉丝滤镜看二位主编的。“之前一席对沈园长的采访给我留下过很深的印象,从他为动物们改善居住条件等举措,能感受到园长对动物的尊重与平视。我想猩猩之所以能够进行创作,也许正是物质条件的优厚让它们产生了创作的欲望吧。”

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园长:沈志军

这次和两位主编合作的过程让樊旭颖印象深刻,他们都是谦虚而有趣的人。图书编辑过程中,她发现园长沈志军非常严谨。例如,书稿中三位猩猩艺术家的简介涉及到“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上海动物园”等名词,这些词里面加不加“市”这个字呢?编辑们希望尽可能做一个统一。沈志军指出,一般带市的就是市属单位,不带市的是省属单位,上海是直辖市,是“上海动物园”;南京严谨一些,可以用“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

樊旭颖还提到,2012年左右,她曾经有幸参加朱赢椿在随园关于《一个一个人》的讲座,听到朱老师提及《不裁》这本书,自认为有些设计比较形式化。樊旭颖深受震撼,觉得一个艺术设计师能在公众场合坦承不足,十分厉害。而在这本书的编辑过程中,她也看到了朱老师更多“好玩”的地方,比如他非常为读者考虑,增加了毛绒书套的功能性,而且讨论时他不计形象,甘做模特,用样品毛绒试验作为围巾、帽子、抱枕等等产品的效果。

“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中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在申请版权数据时,北京cip中心特别来电询问本书画作是否真的由猩猩创作,是否算作儿童画?后来最终批复为‘绘画作品综合集’,这也是出版界对于一本史无前例的非人类画册的见证了。”樊旭颖表示。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的编辑们曾预想《我们不是野兽派》这本书会和猩猩的画作一样,收到褒贬不一的不同评价,但让人欣慰的是读者们的态度宽容,对本书的评价很积极,关于这本书的讨论度也很高,经常可以在各个话题热搜榜上看到。樊旭颖直观地感受到这样一本有话题度的书,会给猩猩带来更多的关注。有的读者开始关注它们的野外生存情况,比如野生猩猩的栖息地正在逐渐减少,因为人类对棕榈油的需求越来越多,种植商就砍掉了适合猩猩生存的雨林植物来种植棕榈;有的读者看到这本书,激发起了自身涂鸦创作的欲望;还有的,他们再去动物园时,会格外关注猩猩的手部,好奇猩猩的手怎么这么灵活,拿得起来画笔,也会好奇它们的创作状态是什么样的……“能让更多人关注到这些现象,可能也是我们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促进有关艺术定义的现当代思考所作的一点绵薄之力。”

如今,生存于野外的猩猩数量骤减,它们的生存遇到了困境,热带雨林受到威胁,我们的生态环境也受到危机。园长沈志军认为,对这本书的宣传不是娱乐不是噱头,是向大家展示动物园、出版社和各工作者在保护极度濒危物种时做出的努力,他们在为另一个物种的生存而发声,同时也是保护地球家园的一种觉醒,这也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动物园是城市生态文明的标杆与窗口,沈志军希望红山动物园能够为南京这座博爱之都增添温暖、温情、温度,也希望读者可以把猩猩保护的故事传递给身边的朋友,鼓励更多公众和企业,一起支持并参与到保护行动中。

关于本书想传达的理念,樊旭颖谈到,这次出版并不是标新立异,而是希望以这本书为切入口,唤起读者不一样的审美视角和思考,让大家以包容的心态、创新的思维来观察和记录生活,发现生活中处处都有美的存在。“之后,我们也很期待和朱老师、红山森林动物园碰撞出更多好玩的内容,提供给读者更多的情绪共鸣。”

除《我们不是野兽派》外,目前在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的知了绘本馆品牌中,还有较多的动物主题内容。该社认为潜移默化地向孩子宣传动物保护理念比直接说教的效果更好,而在故事中埋下触发点也是作者擅长的事情。例如,《世界上最美的便便》以一种幽默的方式讲述了人类对自然界的入侵,《马蒂斯的魔法踪迹》也能引发大家对于身边小蜗牛的关注,《大自然的童话》中也有不同的动物轮番出场……这些内容当然不仅仅拥有动物保护的触发点,还会给小读者带来不一样的思考角度和艺术启迪。后续该社也会继续依此标准,用心、用爱、用艺术,提供优质的内容。

作者:刘瑞丽

编辑:道之

终审:令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