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专访颜小鹂│一个出版人的坚守与创新

2021年12月20日   作者:余若歆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蒲公英童书馆15周年之际,出版商务周报余若歆专访创始人、总编辑颜小鹂,通过9个问题向大家展示经历15年发展的全面的蒲公英童书馆。

蒲公英童书馆创始人、总编辑颜小鹂

不知不觉间,蒲公英童书馆迎来了第15个年头。在创始人、总编辑颜小鹂看来,这些成绩的背后是蒲公英童书馆多年来清晰的发展愿景和一以贯之的工作思路。19日当天,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她。颜小鹂一共回答了记者提出的9个问题,通过这9个问题,从回顾到展望,从固本到拓新,你可以了解一个全面的蒲公英童书馆。

谈过往:用心创作,成长突围

记者:蒲公英童书馆出版的现象级图书中,您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本/系列?在策划到市场的流程中,您是如何思考与实践的?

颜小鹂:我印象深刻的有三套现象级图书。

一是“斯凯瑞金色童书”系列。这套书自2007年出版以来,从一开始的1万册销量到后来的10万册,数字逐年递增,成为养活蒲公英童书馆的第一桶金。在我看来,它成功的原因有两个:首先,由于这套书在国际上名气斐然,也是美国兰登的看家书,所以在出版上市以后,我们从第一套开始便站稳脚跟,一直做到现在二十余本的体量;其次,“斯凯瑞金色童书”系列是第一个将场景与认知相结合的童书,虽然定价只有18块钱,但由于当时多家儿童杂志轮番宣展,阅读量和传播度都很高,所以从出版至今,它仍然是蒲公英童书馆的当家书之一。

“斯凯瑞金色童书”系列

二是“神奇校车”系列。其实,“神奇校车”最早是由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直到2010年由蒲公英童书馆出版以后,才有了飞跃式的变化,从原来一年2万套上升至30多万套,10多年来,仍然是当当畅销榜的排头兵。这套书,我们在营销上做了三件事:第一是让每个孩子写一个他们心目中最想要的老师是什么样的,因为书里的角色“卷毛老师”太深入孩子的内心了;第二,我们请这本书的两个作者来中国做“神奇校车”的专场活动,和读者朋友们见面,场所选在学校和图书馆,这就再一次加深了“神奇校车”在中国读者当中的印象;第三,我们请了很多中国的科普创作者和他们进行交流,了解他们是如何用心创作、如何照顾儿童的情趣、如何把科学的知识既精准又严谨地讲述出来。

《神奇校车·图画书版(全12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作者:(美)乔安娜柯尔 著 ,(美)布鲁斯·迪根 图
出版时间:2018年05月

三是《地图》(人文版)。这本书不仅在中国是一个现象级童书,在世界上也是一个现象级童书。当时我身边有朋友一直在做儿童地图的尝试,但从来没有一个做得像它这样把地图当成读物(因为地图通常作为工具书或者查阅时使用)。实际上,他们是做了一个巧妙的转化,用地图作为载体,把各大洲的人文、地理、美食、民俗都汇集起来,让我们打开地图就仿佛看见这个国家,看到这个世界。这本书出版以后,当月我们便销售了30万册,第二年销售了100多万册,打破了我们自销售以来的最好记录。第二年开始做二次推广的时候,这本书基本上就“破圈”了,它不仅仅在童书圈,还在文艺圈、博物圈、自驾圈等反响热烈。

《地图》(人文版)

谈市场:机遇、责任与积累

记者:15年前,蒲公英成立。您觉得在15年之中,童书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您感受最深的是什么呢,对此怎样调整?

颜小鹂:从内容层面来说,10年前大量同质化产品的出现,到版权书的进入,让中国的童书市场得到了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蒲公英童书馆也刚好在重新洗牌的过程当中进入,开始成长。我们进入的15年里,版权书和原创作品成为童书市场的主流产品,跟原来那种同质化和依靠电脑绘制就能完成的非版权书相比,完全上了一个台阶,我觉得内容上最大的变化就在这里。

从市场层面来说,原来大家不能接受一个绘本一两千字,全是图片,就要卖几十块钱,到现在阅读市场的变化好转,倡导全民阅读,倡导阅读从孩子抓起,让孩子读到更好的作品等等,再加上各种绘本馆、阅读机构的兴起,把整个中国的儿童阅读市场做了一次迭代。蒲公英童书馆的15年,也刚好赶上了这个机会。

记者:蒲公英从成立到现在一直在坚持做原创图书,您的初衷是什么?遇到的挑战和机遇又在哪里?怎样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脱颖而出?

颜小鹂:首先,这是一个出版人的责任。蒲公英童书馆自2009年开始,便着手做原创图书,传播我们自己的文化,并把中国最优秀的精华传承下去。例如《中国优秀图画书典藏》是把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之间,各个艺术泰斗、文学大家以及儿童文学图画书创作者的精华集结出版,我们前前后后花了8年的时间,不断推翻重组,是一个特别艰难但又有意义的一个过程。事实证明,《中国优秀图画书典藏》被无数的读者喜欢,优秀文化是能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的。

《中国优秀图画书典藏系列(全16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作者:老舍 杨永青 著;蒲公英童书馆 策划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

此外,还有一部分是中国民间故事和传统故事,我们做了如《给孩子讲的中国故事》《给孩子讲的聊斋故事》等传统文化集大成的文学名著。实际上,我认为在做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工作当中,第一步是挖掘、整理、传播;第二步把中国的好故事作为原创呈现出来。

《给孩子讲的中国故事(全20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作者:王宣一 文 ; 张世明 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给孩子讲的聊斋故事(全10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作者:(清) 蒲松龄原著 ; 邓美玲改写 ; 张世明 绘.
出版时间:2019年08月

其次,这是一个文化的积累。蒲公英童书馆从2009年开始布局原创图画书,做到今天也有几十本了。这期间,我觉得最困难的一个阶段是,大家在只认同引进版图画书的认知过程当中,中国原创图画书怎么去立足?就拿《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来说,这是我们最初的原创图画书中的一本,自出版以来就一直活跃在各种推荐榜单上。显然,它已经属于深入人心的一部作品了。当然还有《桃花鱼婆婆》《十二只小狗》《玉兰奶奶的草帽》《大熊的信箱》《大象的旅程》等……因此,自2009年到今天,原创图画书是蒲公英童书馆坚持拓展的一个最重要的版块,它从刚开始在市场上不被接受,到慢慢被接受,再加上现在国家的导向,鼓励让更多的原创作品走到孩子们面前,走进幼儿园,走进小学,这其中既要把握机遇,也需要文化的积累。

我们知道,每年全国的出书量很大,那怎样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脱颖而出?我认为品质是最重要的。将创作者对作品的思考和追求,用故事讲述出来,并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是我们在努力做的事情。

《大象的旅程》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作者: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著,九儿 绘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

谈经营:好品质也需要外延支撑

记者:从创立之初到今天,公司经营模式有哪些重大变化?这期间对您和蒲公英来说,最大的经验和感受是什么呢?

颜小鹂:我觉得经营模式的变化并不大,因为蒲公英童书馆一直没有坚持规模化生产。换言之,蒲公英不是靠规模而存在的,而是靠好品质而存在的。另外,蒲公英童书馆的创作价值、内容价值、文化价值以及它的售卖价值是相对一致的,“好货并不便宜”,这是大家公认的市场规则,蒲公英并没有打破这个规则,仍然在规则里游走,所以蒲公英童书馆的经营模式仍然是以内容为主。当然,除了编辑、印刷、发行以外,蒲公英童书馆近两年也在尝试做一些内容周边,例如“博洛尼亚插画展”,实际上它也在为蒲公英的内容和品牌助力。此外,我们也准备在衍生产品上(包括戏剧,绘本剧等)做更多的破圈。

纵观15年来的经营发展,我觉得最大的一个经验和感受是,要想把优质图书让更多的人认知的话,是需要有一些外延支撑的。我觉得“博洛尼亚插画展”给我们带来的是一个更好的品牌认知。实际上,我们通过“博洛尼亚插画展”,找到了创作者前端,并对内容产出提供了底层支撑。

记者:如果将蒲公英15年的发展历程分为几个阶段,您会怎样划分呢?每个阶段重点解决了公司发展的哪些问题?

颜小鹂:我会将蒲公英童书馆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6年-2010年,属于初创期,换言之,这期间是蒲公英童书馆的生存阶段;

第二阶段,2010年-2015年,属于第一个上升期,整体仍然是以引进版为主体;

第三阶段,2015年-2018年,属于第二个上升期,产值和销量过亿,品牌和内容已相对稳定。

第四阶段,2019年到现在,属于转型期。我觉得这期间也是童书市场变化最激烈的一个阶段,原来各个图书基本还是在一个传统模式下运行,依靠专业出版机构出版,因为有资本开始进入童书圈后,打破了童书市场泰然从容的姿态,让原来的童书出版人变得焦虑。当我们在担忧和顾虑的同时,我不能去改变它,我只能去迎接它。因此,我觉得从2019年到现在,是蒲公英童书馆转型的一个阶段。

谈品牌:固守、迎接与调整

记者:蒲公英15周年这件事的关键点有哪些?您是怎么具体去做的?

颜小鹂:在蒲公英童书馆15周年这个关键档口上,我们该做什么?我们到底应该往哪走?是固守,迎接,还是调整?我觉得这三点我都要有。一是固守,以品质为核心,内容为王;二是迎接,迎接大市场带来的改变,但迎接并不是说无条件迎接,而是在廓清思路后有限的去迎接改变。第三是调整,跟流量结合,加大私域流量池人员的配置。

记者:蒲公英的15年是国内经济环境,尤其是出版业市场环境发生比较大变化的时期,您认为,蒲公英能在不断变革的环境中一直坚持下来的原因是什么?

颜小鹂:面对不断变革的环境,我在迎接过程当中会做一些改变,但支撑蒲公英童书馆一直坚持下来的原因依然是作为出版人的责任和良知以及对品质的坚守。因为我觉得出版这个行业,它还是应该传承和积累优质内容的,它不是一个快消品行业,内容仍然是核心竞争力,我们仍然不会去妥协。

记者:“数字出版”“融合出版”是近年来出版业的热词,蒲公英在这方面有探索吗?例如与教育、艺术或者其他产业结合的可能?

颜小鹂:关于“数字出版”和“融合出版”,虽然我们跟喜马拉雅有过很多的合作,但是一直没有形成一条明晰的产业线,由于人员配备不充分等原因造成一定的滞后。在今后的发展中,也会逐步扩容内容版权、数字化版权以及融媒体版权,将阅读、声音、影像等一并打通。

谈未来:拥抱,改变与创新

记者:您对蒲公英童书馆有什么期许?这些布局和措施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颜小鹂:15岁,从人生整个脉络来说,相当于是中学毕业了,马上要进入一个完全独立个体的状态,当蒲公英童书馆开始进入这个年龄段的时候,我觉得它要保留一个东西,就是它自己的格调,即性格本身。我希望蒲公英童书馆在第二个15年的时候,它应该要去拥抱、迎接、改变、创新,找到能满足自己个性需求的通道。未来的15年,我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年轻人身上,让年轻人把自己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奋发图强的精神放到蒲公英的核心团队里来,把蒲公英童书馆带上另外一个高度,这是我的期许。

此外,在我看来,蒲公英童书馆未来的目标,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经济目标,而是将蒲公英放在大的行业里边,看它到底要走多远?最后的基石是什么?当然,内容只是它的一个基石,但光靠内容还不够,还要有创造意识。因此,下一步我们的很多工作是“走出去”,而不是“关门”,我希望蒲公英童书馆在今后的工作方法上将创造力、想象力与努力相连结,用“走出去”的方式去拥抱未来。

作者:余若歆

编辑:佑生

(本文原载于:出版商务周报)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