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伊朗:被低估的文明与未完成的变革》重磅出版,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2021年12月14日   作者:迈克尔·阿克斯沃西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好望角丛书·伊朗:被低估的文明与未完成的变革》通过问答的方式,逐一解释了与伊朗密切相关的那些重要问题的历史根源与演变过程。本文为精彩书摘,欢迎读者阅读并有所收获。

《好望角丛书·伊朗:被低估的文明与未完成的变革》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作者:[英]迈克尔·阿克斯沃西
译者:赵乙深
出版时间:2021年12月

伊朗的核计划是否意在制造核武器?

伊朗的核计划于巴列维国王时期启动,并受助于德国和美国。自计划伊始,尽管当局公开宣称该计划旨在促进民用发电,但仍有人怀疑其真正的目的在于制造核武器。

自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于1968年签署以来,伊朗就以非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条约。进入伊斯兰共和国时期后,霍梅尼下令取消所有核项目(霍梅尼认为,核项目是前任国王虚荣奢靡的标志,所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是违反伊斯兰教义的)。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当了解到萨达姆·侯赛因正在推进核武器计划时,伊朗也随即重启核计划。在那段时间,出于两伊战争时期政策方面的考量,以及战后安全层面的考量,拉夫桑贾尼在决定重启核计划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伊朗当局曾反复表示会严格遵守之前签订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内容条款,承诺核能只会用于民用,并宣布核武器违反伊斯兰教义的宗教立场。但近年来,外界对伊朗核计划意图的不确定和怀疑一直存在,尽管伊朗政府一再声明,西方国家和各国情报机构仍一直相信伊朗核计划意在制造核武器。

对于伊朗核计划的一个观点认为,就像一些人已经说过的那样,伊朗当局一直在欺骗公众,核项目的首要目的一定是制造核武器。但是也有理由认为这种论调过于笼统和绝对。伊朗政府所秉持的核武器违反伊斯兰教义的宗教立场自霍梅尼时代开始就从未改变,毕竟伊朗还是一个伊斯兰共和国。伊朗在20世纪80年代本可以使用化学武器报复伊拉克,但却并没有这么做,这一事实为伊朗公开宣称的宗教立场增添了不少可信度。

也可用一种解释来中和两种不同观点,即伊朗当局的真实企图是拥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但又不真的去制造此类武器。也就是说,伊朗需要拥有在短时间内(也许是一年,甚至更短时间)制造原子弹或者核弹头的原料和技术,以应对可能面临的入侵或大规模杀伤性炸弹袭击等严重安全威胁。这种能力对于外来入侵可以起到震慑作用,虽然比真正制造一个核武器的震慑力要低,但也比不具备此种能力要好得多。拥有这种能力也有利于伊朗避免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相关承诺,因为一旦违反承诺,必将在联合国层面给伊朗造成严重后果。其他国家,包括日本和德国,尽管也都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框架内的无核武器国家,但也都被外界认为在事实上拥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

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伊朗人从来没有打算制造真正的核武器,而是将其所具有的威慑力作为一个极端选择。这种观点可能看起来模棱两可,但却不违反国际条约的相关表述,同时也是伊朗震慑外来进攻的一种方式。

伊朗对于以色列来说是严重威胁吗?

伊朗并不承认以色列是一个合法国家,自从1979年以来,伊朗一直对于那些否定以色列权利的组织给予支持,尤其是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伊朗同样也支持那些团体用暴力方式反对以色列。尽管激烈程度较低,但这也是另一个主要区域国家对于以色列安全的直接威胁(近年来,黎巴嫩真主党的行动主要局限于防御以色列军队层面,2015年夏天的报道称,伊朗完全停止了对哈马斯的经济资助)。以色列必须严肃对待。

伊朗官方态度自1979年以来并没有发生重大改变,但是伊朗同以色列的关系在事实上却发生了很多改变。如果以2016年的观点来看这一切,可能会有诸多奇怪之处,但是两伊战争期间,以色列曾是伊朗最可靠的武器及其零部件供应国,特别是随着战争不断深入,获取武器变得愈加困难的情况下(此种情况在两伊战争和伊朗门事件中有所提及)。两伊战争爆发初期,以色列国内如摩西·达扬(Moshe Dayan)等重要政治家纷纷要求美国修复同伊朗的关系并支持伊朗对抗伊拉克。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inyamin Netanyahu)于1996年当选以色列总理以后炮制了更多来自伊朗方面的威胁,特别是在2003年萨达姆倒台(以色列之前将伊拉克视作更为严重的威胁)和艾哈迈迪内贾德2005年当选伊朗总统以后。就像人们看到的那样,艾哈迈迪内贾德激化了伊朗对以色列的言论。内塔尼亚胡则以牙还牙,声称伊朗的核计划给以色列造成“生存威胁”。

以色列国内有影响力的人物纷纷批评内塔尼亚胡过分夸大来自伊朗方面的威胁,暗指他本人应对激化两国紧张态势和强化彼此敌意负责。这其中包括两名摩萨德退休官员和一名来自以色列内部情报机构辛贝特即以色列国家安全局,与以色列情报特务局和以色列军事情报局组成以色列情报体制。与摩萨德不同,辛贝特更加侧重以色列国内的安全事务,例如为政要和外国来宾提供安全保护。——编者注的退休领导人。事实上,即使伊朗已经拥有核武器(其实这已经是夸张的想象),依然很难想象这会对以色列的生存产生严重威胁。当今世界,无论哪个国家率先使用核武器都无异于将一把匕首插入自己的喉咙。伊朗以任何形式使用核武器都会招致以色列发动毁灭性还击,同时事态还会因美国加入打击而进一步升级。

尽管如此,伊朗否定以色列的存在权对于后者来说依然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鉴于两国间存在敌对关系,如果伊朗以任何形式获得生产核武器的能力,即使这种能力很弱或只在理论层面上存在,也都意味着以色列有效的核震慑能力的降低。伊朗对于以色列所采取的立场是伊斯兰革命的产物,这种立场考虑到巴勒斯坦人长久以来所承受的苦难,更是为了伊朗自身的外交利益。如果伊朗对以色列的立场能够有所缓和,哪怕是默认以色列存在的合法性和停止资助暴力活动[就像围绕2003年“大谈盘”(Grand Bargain)的谈判中所暗示的那样],无论伊朗还是整个中东地区都会因此受益。

作者:迈克尔·阿克斯沃西

编辑:佑生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