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上海译文社为何为经典名著大规模引进装帧设计版权?第一批为何选择简·奥斯丁?

2021年11月30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企鹅经典书系堪称书界奥斯卡,是读者心目中的“白月光”。2021年,上海译文出版社携手企鹅图书,向中国读者率先推出英国作家简·奥斯丁六本代表作。两家出版社缘何联手合作,为何是简·奥斯丁打头阵,而引进作品在装帧设计方面有何特色,上海译文社未来外国文学产品线有何规划,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冯涛向百道网一一做了解答。

《企鹅布纹经典·奥斯丁作品(全6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作者:【英】简·奥斯丁 著
译者:王科一 译
出版时间:2021年10月

在英语图书界,人们读名著时的首选往往就是企鹅经典。自1935年创建以来,企鹅经典书系堪称书界奥斯卡,是最负盛名的文学丛书之一,所选作品不仅具有思想性、艺术性,同时也具有可读性和代表性。企鹅经典在不同的时期以各种面貌示人,并且根据内容和装帧做出细致分类,衍生出若干子书系,如小黑书、口袋本、鹈鹕经典、现代经典等,皆为顺应时代阅读习惯与审美情趣所做的更新。而这其中,由Coralie Bickford-Smith设计,于2008年开启的布纹经典(Clothbound Classic)系列,一经面世便在世界各地引起广泛关注,如今已是企鹅图书旗下当之无愧的代表产品。

2021年起,上海译文出版社陆续引入布纹经典书系的经典作品,中文版率先推出英国作家简·奥斯丁六本代表作,分别是《理智与情感》《傲慢与偏见》《曼斯菲尔德庄园》《诺桑觉寺》《爱玛》《劝导》。新版“奥斯丁文集”,采用了200多幅休·汤姆森的插图,令读者大享妙文美图双重盛宴。

百道网专访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冯涛,请他为我们介绍这套图书以及简·奥斯丁的魅力。据了解,企鹅布纹经典中文版的加入,未来将是上海译文外国文学产品线里中高层出版物的代表。

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 冯涛

合作机缘:两家深耕细作的老牌名著出版社的双向选择

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室最为看中经典文学名著的策划与出版,冯涛表示,企鹅图书作为一家有百年历史的出版机构,在经典名著领域的深耕细作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这次双方合作的契机主要基于对经典名著的共识,如双方都认同文本阅读和审美体验应该相结合,认同经典文学名著应该有更细化的市场。而企鹅图书在这方面已经有多年经验,孵化了多种形态各异的名著产品线。

这次,原本企鹅图书想要与上海译文社合作的是走大众化路线的“企鹅经典”,但冯涛最后决定选择合作针对中端读者群的“企鹅布纹经典”。他认为,国内经典市场里有大众化的平装本,有高端的特装书,但一直都缺一套中间层级的名著读物,企鹅布纹经典的出现弥补了这个空白。上海译文社希望为中国读者,尤其是中端读者群引荐一套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形成现象级影响力的名著书系,这套书的选目,设计和整个产品线的理念符合这一期望。

企鹅布纹经典在装帧设计以及书本用料上精益求精,算是企鹅经典中投入成本最高的书系。用企鹅图书自己的话来说,布纹经典追求的就是这样的理念:“如果你不但热爱阅读经典著作,同时喜欢一件美妙收藏的触感,那么这套书是你应该拥有的。”

另一方面,上海译文社多年在经典名著,尤其是外国文学经典名著市场上享有影响力与口碑。他们流传几代的经典译者与译作,丰富成熟的编辑团队、制作与发行团队、营销团队等优势,都是企鹅图书选择与上海译文合作的理由。

双方合作中最重视的是产品的呈现,这次获得独家授权的布纹经典书系的中文版主要有三大亮点。首先,全系列将按照按原版工艺标准,原料定制,每一处细节都精益求精,甚至更胜于前。其次,这套书采用企鹅图书首席设计师Coralie Bickford-Smith富有独创性的设计,以现代书籍装帧技术还原复古图书设计美学,这也是企鹅布纹经典的最大特色——一种现代视觉下的古典设计美学。最后,上海译文社几十年深耕细作的大量经典名家译本,历经数代编辑不断改进修订,为业界所公认。同时,该社还会分别针对不同书目,增加插画、中文译者或者名家导读等附加内容。

为什么第一批中文版选择简·奥斯丁?

“企鹅布纹经典”是一套选目磅礴的书系,包括从古希腊《荷马史诗》直至二十世纪初的公版经典。这次上海译文社与企鹅·兰登协商选目暂定四十种,计划分三辑出版,第一辑要推出十五种,包括简·奥斯丁的六部,狄更斯的七部,以及勃朗特姐妹的《简·爱》和《呼啸山庄》。

为什么中文版率先推出简·奥斯丁的作品呢?首先,这是奥斯丁的文学地位所决定的。奥斯丁是文学史上为数不多可与莎士比亚相提并论的人物。文学评论巨匠埃德蒙·威尔逊有句极富盛名的评价:“在英国文学近一又四分之一世纪的历史上曾发生过几次趣味的革命,惟独莎士比亚和简·奥斯丁经久不衰。” 

冯涛还表示,从出版社角度讲,首选奥斯丁作品还基于两个考虑。第一个原因是作品的体量合适。一套新的书系从编校、出版,到营销、发行,要牵扯、动用出版社大量人力、物力,体量过大或过小,都不利于资源的优化配置,集中火力,尤其对于营销和发行而言,更易见成效。奥斯丁六部作品主题明确,体量适中,故被作优先考虑。

第二个原因是奥斯丁作品是上海译文出版社的常销品种,已经有四十余年出版历史,品种完整,文本成熟。尤其是王科一的《傲慢与偏见》,是译文社的御用版本,该译本的卓越与知名度在国内无出其右者,堪称镇社之宝。这六本书历经几代编辑耕耘,市场知名度也很高,

简·奥斯丁是第一个现实地描绘日常平凡生活中平凡人物的小说家。她着力分析人物性格以及女主角和社会之间紧张关系的做法,使她的小说摆脱了十八世纪的传统而接近于现代的生活。正是这种现代性,加上她的机智和风趣,她的现实主义和同情心,她的优雅和巧妙的故事结构,使她的小说能长期吸引读者。

弗吉尼亚·伍尔夫曾这样评价简·奥斯丁:“在所有伟大的作家中,她的伟大之处是最最难以捕捉到的。”奥斯丁短短四十多年的人生岁月都是在英国乡间度过,六部小说写的全是乡间体面人家的社交与日常生活,打开她的任意一部小说,扑面而来的都是一场一场的舞会,一次一次的串门,一顿一顿的家宴,一桌一桌的纸牌,还有数不清的散步、闲谈……连她自己,都把这些称作“两寸象牙上的描画”“茶杯里的风波”。

奥斯丁传世的这六部作品部部精彩,当然知名度最高的还是《傲慢与偏见》和《理智与情感》,它们已经成为一种文化、阅读和情感方面的符号。不过,作为这套书的负责人,冯涛无法选择最喜欢或最推荐的奥斯丁作品。“她的作品我个人都非常喜欢,奥斯丁的文学价值,抑或她的趣味性其实也不是只读一本就足够的,很难在她所有作品里只选一本推荐。读者们可以大胆地拿起你近旁最有眼缘的那一本,无论哪本都不会让你失望。我希望读者,尤其是女性读者,能够至少通读三本奥斯丁。”

首次大规模引进装帧设计版权,与国际出版接轨、与世界阅读同步

上海译文社出版奥斯丁作品逾四十年,在装帧设计上不断更新,在不同的时期让这套书以各种面貌示人,根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各种文集本、单行本在内,上海译文社的奥斯丁作品已经有十几张“面孔”了。此番大规模引进装帧设计版权,在译文出版社历史上也属首次。所以,此次外观上的翻新,体现了与国际出版接轨、与世界阅读同步的格局。

企鹅布纹经典书系的视觉呈现由英国顶级书籍设计师coralie bickford smith担任,希望还原一种当代视角下的古典审美,用现代式的简约设计表达,却要营造出复古典雅的气质。基于这样的理念,她精心为每一本布纹经典作品提炼出一个具体要素,将其呈现为辨识度极高的简洁图案,有意识地采取饱和度低的色彩搭配,再以布纹工艺来表现,从而达成一种结合现代与古典的风格,复古传统的书装工艺配合现代式的简洁设计理念,让整套布纹经典流露古典,沉稳,隽永的气质,且又适用于当代人的审美偏好,不会有曲高和寡之感,可谓是实用主义的高定藏品书系。

企鹅图书首席美术设计师Coralie Bickford-Smith

中文版布纹经典奉行企鹅原版装帧布艺标准,以定制原纱,定制颜色,精细确保成书品质;封面图案使用原件制版,封面、封底、书籍全部大面积采用烫印工艺,70g全木浆胶版纸、2mm荷兰版裱壳,丝质书签,堵头布,力求每一处细节都严丝合缝贴合原版风貌,甚至更胜于前。经典书目以全新的面貌展现,不但使喜欢读这些经典的读者可以留以收藏,而且可以吸引一些年轻的读者拿起这些经典名著来品读。“六本书的封面元素分别代表着奥斯丁著作中那些经典时刻,熟悉奥斯丁作品的读者看后能会心一笑,第一次读完奥斯丁作品的读者则会恍然大悟这些封面元素的精巧何在。”冯涛说。

此外,他介绍称,这套奥斯丁更胜于“企鹅布纹经典”原版的地方就是拥有200余幅经典原版插图。原版因为收有不少如狄更斯的《荒凉山庄》《大卫·考坡菲》的“庞然大物”,出于篇幅考虑都没有加入插图。但原文篇幅超过中译,中译本在篇幅上视觉更显纤瘦;而且正文用纸轻盈不透,所以中文版《傲慢与偏见》加入了休·汤姆森(Hugh Thomson,1860—1920)的70余幅满版插图,也并没有显得臃肿厚重。

Hugh thomson插图本的《理智与情感》

作为维多利亚时代最负盛名的画家,休·汤姆森为狄更斯、奥斯丁等经典作家的作品配了海量插图,奥斯丁作品有过几个插图版本,流传至今、最具知名度的就是汤姆森插图本。“汤姆森的画风特别适合奥斯丁,他的特点是场景选取独到,神态抓取准确,写实传神,极具戏剧感、辨识度。奥斯丁那个时代的英国乡村趣味、物件风貌呼之欲出,令人流连。”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译文社这次做的都是满版的插图,清晰,大气,版式统一,这对画质要求更高,所以该社舍弃了原版中一些不适合做成满版的“边角料”小图。较之市场上所谓收录全部插图的同类书(主要是《傲慢与偏见》),视觉上更为规整,不会因图害文,破坏文本之美。

将更细化地挖掘读者形象,推出更加细化和专有的产品线

冯涛表示,企鹅布纹经典中文版的加入,未来将是上海译文外国文学产品线里中高层出版物的代表。而为了更好地布局中高端产品线,上海译文社会从书籍的选择、设计、工艺以及营销等方向来针对性打造。

首先的原则是一定要是全本,而不是摘要本或者选编,经典选目不一定追求品种数,而是会综合考虑作家,语种,译本,以及不同时代的读者需求度;其次是开本的考虑,要适宜阅读,亦留有对书籍设计的发挥空间。上海译文社已有的插图珍藏本系列等高端线产品,每一本书可能都会有一套复杂的设计理念和技术难度,而中端线的产品虽然在这一块会相对简单,但相较于大众线,在工艺上的空间还是有很多提升空间。

未来上海译文社希望可以对自己的读者群进行更加细致的划分。如今该社能够根据读者的年龄、身份等信息制定产品特性;之后的战略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方面,冯涛希望更加巩固既有的几条名著产品线,如大众向的译文名著精选,中端线的译文经典,和今年通过鹅布纹经典系列开启的中高端线。而高端产品线里,译文插图珍藏本迄今为止也出了十几本,在图书市场上引发了特装书的热潮。“这给了我们信心。尽管这是一个纸书似乎在贬值的时代,但用心去做,用心去发现后,其实你付出的价值,读者还是能够看得到的。”

另一方面,冯涛团队将会以企鹅图书为目标。企鹅图书虽然是一家百年老出版品牌,但在针对读者的阅读创新上,步伐一直轻快矫健,几乎每年都会推出新品。冯涛表示,上海译文社将更细化地挖掘读者形象,形成更加细化和专有的图书产品线。

作者:刘瑞丽

编辑:道之

终审:令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