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绝版中国“最美的书”重出江湖,工匠精神续写大美敦煌

2021年11月04日   作者:王冉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敦煌壁画是中华文化当之无愧的艺术瑰宝,这些作品散落在莫高窟等552个石窟中,总面积总计超过5万平方米,是世界壁画最多的石窟群,涉及题材包罗万象,也是中国绘画艺术研究中举足轻重的课题与资源。由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乐舞敦煌》以精致复古的设计衬托匠心独具的敦煌壁画临摹作品,读者可透过图书雅致古朴的外形与惟妙惟肖的画作一睹敦煌壁画的神秘美幻。

《乐舞敦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作者:史苇湘,欧阳琳,史敦宇
出版时间:2021年05月

2014年,《乐舞敦煌》甫一问世,迅速成为了各大媒体、设计奖项、书商与读者的宠儿,并陆续斩获中国“最美的书”、美国one show-铜铅笔奖等书籍设计领域的大奖。前前后后共加印8次,累积印刷29500册,如此供不应求的势态却最终戛然而止成为绝版。阔别六年,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颇费周折,终使《乐舞敦煌》再度问世。这本书究竟有何实力揽获众多重磅奖项,为何一度绝版,又是为何在绝版的六年中一直被书友期待,这其中是一连串“工匠精神”的诠释。

用生命坚守敦煌的一家人

在敦煌壁画中,最引人注目的形象,除了飞天,就要数千姿百态的音乐舞蹈了。从北凉到元代1000年间,不同表现的乐舞,几乎是朝朝各异,代代翻新。敦煌壁画是美的集大成,也是艺术研究的宝矿,新中国成立后,无数悉心中华历史文化的研究人员前仆后继地来到敦煌热土,这其中就包括史苇湘和欧阳琳以及他们的女儿史敦宇,这默默坚守在风沙中的“敦煌一家人”便是《乐舞敦煌》的绘者。

1947年,毕业于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的史苇湘和欧阳琳双双来到敦煌,自天府之国至戈壁沙漠的路程几经辗转,抵达敦煌的两位艺术高材生已被毒辣的日光晒伤了皮肤,谁曾想,这40天的路程之后竟是对敦煌壁画的一生厮守。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史苇湘和欧阳琳的“利其器”便是“看”。整整三个月时间,史苇湘和欧阳琳穿梭于各大洞窟,求知若渴地看尽壁画的每个细节。拿起画笔时,却又碰上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此前的临摹方法是将一张薄薄的纸直接铺在壁画上进行勾描,二人立即意识到这样做无疑会破坏敦煌壁画的原貌,决定放弃此法,以面壁临摹的方法取而代之。由于洞窟内光线昏暗,他们就在洞外放一块玻璃板,透过反射进来的光线进行临摹,先是勾勒线条,然后再上墨彩。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史苇湘和欧阳琳不仅练就成了丹青高手,出版了多部壁画图册供读者研究与赏析,他们还致力于敦煌历史、敦煌艺术理论、敦煌佛教艺术史的钻研,为敦煌研究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绘者 史敦宇

1952年,史敦宇出生于敦煌莫高窟,成为在莫高窟的首批敦煌学者们的第一代较早的子女。她自幼跟随敦煌学专家父母出入洞窟和学习临摹敦煌壁画。敦煌壁画如同一本乐舞形象辞典摊开在史敦宇面前,形象各异、姿态有别的乐舞令她看得如痴如醉。参加工作后的史敦宇一直从事美术教育事业,主讲敦煌艺术。父亲史苇湘教导她,你现在给学生授课敦煌,光画图案、只讲造型是远远不够的,历经1600百多年的壁画残破不全,但是我们可以把断开的图案连接起来,再用原来的颜色装点起来,复原那些美丽的舞乐飞天。随后,史敦宇开始了敦煌壁画复原的学习与研究,这一扎根便是三十余年。

敦煌壁画历经10个朝代,时间的幻化令它熠熠生辉,“敦煌一家人”将宝贵的一生付诸敦煌,以流淌在血脉中的热爱与执着描绘敦煌壁画的博大精深,以伟大的工匠精神世代坚守敦煌文化的传承。

纸上用功原生态再现多彩舞乐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民族和民间艺术的挖掘、整理、保护,将文化传承和积累视为己任,璀璨宝贵的敦煌文化自是成为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图书出版的开拓方向。

2012年,苏美社美术出版中心主任郭渊结识了史敦宇,受邀到其家中组稿。第一次见到敦煌壁画临摹图的郭渊激动万分,舟车劳顿一扫而光,壁画的精美绝伦以及其中蕴藏的先人智慧令他无比震撼,随即与史敦宇相约出版了《敦煌壁画复原图》,该书以170幅复原画作总揽敦煌壁画的各色精彩。这次,郭渊再次以责编身份将史敦宇的壁画临摹汇集成册,也就是《乐舞敦煌》一书,与前作不同的是,《乐舞敦煌》以壁画中的乐舞部分为主题,对壁画进行了更为细微的阐释,淋漓展现了在琼楼峻宇、乐池舞榭中成组成群的乐队和单人、双人舞蹈。在苏美社所打造的敦煌图书中,不论是研究敦煌文化的专业人员,还是从事中国古典舞的师生,或是热爱敦煌壁画的普罗大众,都可以视其为有力参照,尽情领略敦煌壁画的魅力。

敦煌壁画的古朴深奥不言而喻,然而苏美社希望在图书展现形式上既能与壁画交相辉映又能有所突破,这一重任落在了书籍设计师曲闵民和蒋茜的肩上。在书籍设计师们手中,这部敦煌壁画中舞蹈声乐部分的临摹本实现了书籍呈现、作品本身与敦煌之间的原始平衡,真实还原出敦煌的时代感与沧桑感。

苏美社美术出版中心主任 郭渊

《乐舞敦煌》的独特设计已得到市场、口碑与奖项的认定,然而本书设计师之一曲闵民却坦言他自始至终都不曾去过敦煌,那么,他是如何实现壁画临摹与图书设计的完美融合呢?

虽然未曾身临其境见识过敦煌壁画本尊,但是曲闵民在设计伊始搜集浏览了大量有关壁画的文字和图片资料,更是走进美术馆看了数十场敦煌展。然而,在了解敦煌的过程中,他也发现很多图片都与最原始的敦煌壁画相去甚远,而壁画最为珍贵的一方面便是它所呈现出的原生态历史痕迹,而这恰好也是他想在图书设计中想要展现的来自中华文明的原始韵味。

曲闵民曾说,对于这本书他想要呈现的是丢在敦煌土地上就看不见的状态,因为他希望读者能感受到这本书从内容到图书设计都是从敦煌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为此,曲闵民在图书的装帧设计和用纸上狠下功夫,以纸张为载体还原敦煌壁画的真实状态。整本书大部分都是手工完成,封面选用了特别定制的毛边纸,采用手工装裱拼贴效果。在内页的设计上,所有的画稿都根据需要设计了不同的残卷效果。书籍设计呈现出的历史沧桑感与色彩绚丽的摹本形成强烈对比,看上去残破不堪,实则表达了另一种美感。同时,这本手工书的制作不仅增强了每本书的不可复制性,更加突出纸质书籍本身独有的体验感。曲闵民也透露了纸张叠加的另一用意,这些层层叠叠的纸张象征着无数致力于敦煌文化的研究人员,是他们在不遗余力地传承和保护敦煌壁画这一民族瑰宝。

书籍设计师 曲闵民

波折再版赓续璀璨敦煌文化

“用纸很用心,不仅用照片再现了敦煌壁画的全貌,内文还夹装了有助于最大程度上还原质感的纸张。封面将宣纸元素拓在牛皮纸上,同时有一种残破的感觉,反映了敦煌壁画的现状。”正如中国“最美的书”获奖词所言,《乐舞敦煌》通过独特用纸和80余幅精致的临摹画相得益彰地跨越千年呈现壁画原貌。然而,2014年的绝版也正是因为纸的缘故。

《乐舞敦煌》用纸主要分为三部分:护封、内文、封面。护封用纸来自于四川省夹江县,其工艺精湛无人能及。当时,四川加大了环保监测力度,大量手工造纸厂就此关门,其中就包括《乐舞敦煌》封面及部分内文用纸的供应商,这一无可取代的纸张缺失,使原可以常销的畅销书就此默默退出市场。

在《乐舞敦煌》绝版的这些年里,苏美社多个部门的同仁和曲闵民四处造访全国各地的造纸厂,希望找到合适的纸张再次焕发图书生机。功夫不负有心人,2020年,苏美社得知某一纸张供应商的仓库里还存有部分《乐舞敦煌》护封用纸的库存,社里当机立断购买纸张,推进再版。2021年新版不仅沿用同款纸张原汁原味还原图书设计和敦煌壁画的美感,还以精装套盒的形式加成图书的收藏价值。

甘肃是历史上的河西走廊所在地,敦煌是历史上的“河西四郡”之一,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宏大、保存最完好的文化艺术宝库。丝路西去的驼铃在甘肃回响,“大漠孤烟直”的雄浑与苍凉将继续演绎盛世华章。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陆续推出敦煌石窟艺术类图书,深耕三十载,已出版敦煌类选题上百个品种,销售四十多万册。如同数代对敦煌研究做出贡献的工作者一样,这些关乎敦煌的图书、画作也经过了数代苏美人的耕耘。苏美社通过集群式开发敦煌石窟艺术和中国石窟艺术,以高品质出版满足不同人群的出版需要,保护、传承、传播民族文化的同时,也建立起石窟类图书和文博类图书的出版平台和编辑设计团队。未来,苏美社将继续深耕敦煌图书的制作与发行,以工匠精神为广大心系敦煌、热爱石窟文化的读者提供更多优质图书。

(本文编辑:肖歌)

作者:王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