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中谷伸生:中国美术史研究正发展成为世界共同的课题

2021年09月03日   作者:中谷伸生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日本中国绘画研究译丛”首次大规模出版,该系列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本文为中谷伸生为本书所作总序,介绍了本系列的出版意义。本文由寿舒舒翻译。

日本中国绘画研究译丛(首辑10种)

在美术史研究中,以国家为单位,在其内部进行充分的美术史研究,即“一国主义”的美术史研究,今天迎来了大的转换期。在全球化的浪潮中,面对跨越国家及特定区域的纵横展开的美术作品、美术史的研究也需要打破诸如中国美术史、日本美术史等一国主义的研究桎梏,进入新的时代,如此方能在思考美术作品时理解更加复杂而多元的文化现象。中国美术史研究也需要跳出中国这个华夏民族框架,至少需要站在东亚美术史的宽广的视野中给予研究。

总之,以人文学研究为开端的所有学科领域的国际化,已经提倡了经年累月,突破一国的桎梏开展越境的研究,不仅在科研领域内,在此外的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随着社会的变化亦不容否认地形成趋势。主要在一国的框架内所持续的民族主义之中国美术史、日本美术史,现已跨越国境,成为具有世界共通课题性质的学科。这就是所谓基于全球主义的方法论的确立。至少,这不是闭塞的一国美术史,而是处在开放性的东亚美术史的研究框架之内。

综上所述,作为跨越国境的东亚美术史,有望处理中心和边缘的冲突与融合之复杂关系,构筑起基于新的观点和方法论的东亚绘画史。在此,即使不能指出直接的影响关系,也必须纳入视野的是,在复杂的影响、传播、碰撞、演变、融合、个别化的潮流中浮现的具有“共时性”的美术作品的诞生。

也就是说,作品“甲”与作品“乙”的关系虽非类似,也不能断定有直接关系,但需要在研究中假想在看不到“甲”和“乙”的地方有提供支持的“丙”或“丁”的存在。换言之,指的是将目光所及的“甲”和“乙”现象背后的、从根本上给予支持的不可见的源泉之处,纳入研究的视野。或许可以说,这是发现艺术作品诞生的源泉,探究人类生命根源的研究。

美术史学,目前在“甲”与“乙”的细致却狭隘的比较研究中过于用时费力,其结果怕是会意外导致脱离美术史实的危险。换言之,限定于两国间或是两个作品间的比较研究,在追求严密性的同时,容易舍去诸多夹杂物,将作为比较对象的美术作品进行抽象化、概念化、单纯化,继而扭曲了实际的美术史。虽是作品之间细密而又实证性的比较研究,如果缺乏其他作品群的一定精确度的探究,也极易错误理解美术史的源流。也就是说,只是使细微可比较的作品脱颖而出,就会无视不能直接比较但具有某种间接影响关系的作品群。与此相对,虽是间接的影响关系较远的作品之间,也应运用各种资料开展研究,也就是说将“共时性”置于案头的研究,乃是东亚美术史的追求。

户田祯佑曾经说过:“探求单纯的主题形态或空间构筑式样的类似,并言及相互的影响关系,虽是作为美术史的基本工作,但仅仅停留在这个层面上探讨影响关系,恐怕是不会再被允许了。现实更为错综复杂。”(《美术史中的中日关系》,收录于《美术史论丛》第7号,东京大学文学部美术史研究室,1991年刊)在中国绘画史的研究中,由于中国遗失了很多作品,如何填补缺失的部分成为重要的问题。户田祯佑提倡,其中缺失的部分,有必要由深受中国绘画影响的日本绘画来补充,也就是说,中国绘画史仅立足于中国一国的遗留品的研究是无法成立的。在新的中日绘画史研究的进展中,日本的中国绘画史研究稳步前进,其间留下明显足迹的近代研究者包括大村西崖、内藤湖南,还有下店静市、岛田修二郎等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研究者,不得不提的名字是米泽嘉圃、铃木敬。另外,有必要值得书写一笔的是将方法论研究凝聚为成果的户田祯佑的名字。还有不可忽视的是近年来诸如竹浪远、河野道房等年轻一代学者的崭露头角。需要关注并看清的现状是,中国很多绘画已离开中国本土,散落在美国、欧洲各国以及日本等地,故而不能认为只有中国才是中国绘画史研究的唯一中心。也可以认为,当今时代必须考虑到研究自体的中心与周缘的相对化。如今,中国绘画史研究在全世界各国都有进展。

就此而言,本丛书中所介绍的日本的中国绘画史研究,有着很大的意义。今后,中国的研究学者,亦要对中国以外的中国绘画史研究青眼相加吧。日本的中国绘画史研究的情况,小川裕充的著述已经作了很好的整理,可以作为参考。(《日本的中国绘画史研究的动向及其展望——以宋元时代为中心》,收录于《美术史论丛》第17号,东京大学大学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文学部美术史研究室,2001年刊)

综上可知,今后的中国绘画史研究,将作为东亚美术史而逐渐国际化。彼时,前述的将“共时性”置于案头的比较研究方法将会比较有效,我把这称为狭义的“美术交涉论”和广义的“文化交涉学”。

中谷伸生发视频祝贺日本中国绘画史研究译丛正式出版

我是关西大学的中谷伸生,热烈祝贺日本中国绘画史研究译丛正式出版。

值此付梓之际,我有几句肺腑之言。一直以来,中日两国的美术史研究都仅限于本国,但我认为,如今美术史研究已经进入一个大的转折期。在全球化潮流中,美术作品跨越了一国或特定区域,美术史研究也由此迈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东亚美术史这一构想便应运而生。原本局限于一国框架之内的中国美术史研究和日本美术史研究,现在已超越国界,正发展成为世界共同的课题。这就是全球化视野下确立的方法论。我相信该译丛的出版,对这种开放式研究,将会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专攻中国绘画研究的日本美术史家户田祯佑曾经说过,虽然单纯在主题和空间架构的类型上追求相似点、谈及相互的影响关系是美术史的基本工作,但仅凭这些就探讨影响关系,已经不被认可了。现实更为错综复杂。中国也有很多佚作,在绘画史上必须思考如何弥补这些缺失的部分。户田祯佑认为,这种情况下,受中国绘画影响的日本艺术作品应该作为一种资料以填补中国绘画的缺失部分。迄今,中国绘画的研究在日本一直较为盛行,且成果颇丰。研究者前有大村西崖和内藤湖南,后有下店静市和岛田修二郎,还有二战后的铃木敬等人。随着新的研究者不断涌现,中国绘画的研究持续向前推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很多绘画作品离开了中国本土,散落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地。世界各国正不断开展对中国绘画史的研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本次日本学者所著的中国绘画史研究译丛的出版,将对新时代的中国绘画史研究产生巨大助益。

最后再次衷心祝贺译丛出版。浅薄之见,诸位姑妄听之。谢谢大家!

山川异域,东瀛国宝重文多震旦渡来

风月同天,禹域丹青奥义由扶桑译至


中谷伸生,关西大学教授,日本著名艺术史专家。著述有《江戸時代の絵画と明清の絵画》《呉昌碩と富岡鉄齋 : 東アジアの近代文人画 》《平成二十七年(二〇一五)度 日本及び東洋美術の調査研究報告》《グローバリズムの方法論と日本美術史研究 : 一国主義と受容研究を越えて》《美術交渉としての日本美術史研究と東アジア》《扇面画の美術交渉 : 日本・中国からフランスへ》《捻じれ歪んだ日本の文人画研究 : 「大成者」の大雅・蕪村から竹田・半江へ 》《美術作品とアーカイブズ化 : 美術史研究を踏まえて》《近世近代の日本絵画における美術交渉》《絵画としてやってきた中国の禅僧たち--永井重良による江戸時代の頂相をめぐって (東アジア文化交流--人物往来)》。

(责编:佑生)

(本文原载于:上海书画出版社公众号)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