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文学馆和读书馆——社会性阅读空间的拓展与进化

2021年08月23日   作者:康 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新形式的阅读空间,以及以阅读空间的形态存在的书店或图书馆,可能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社会性阅读空间或机构,主要是各种类型的图书馆和书店。前者是书籍的社会性流通;后者,则是市场性的购买和阅读。这两种空间都是爱书人和读书人享受精神生活的驿站。近来关注阅读行为的话题,发现又有一些新形态的阅读空间在不断产生,让人们的阅读生活更具乐趣,最成新宠的,就是读书馆和文学馆的出现。

读书馆 以社会力量推动全民阅读

所谓读书馆,是有别于传统图书馆的私人或企业经办的阅读空间。这里以现场免费阅读为主要形式,从功能来看,其实是以推动阅读文化为目的,由体制外投资建设的公共阅读场所。这类阅读场所虽不乏与其企业本体功能捆绑之嫌,但因其强劲的公益性特色,与公共图书馆相比,往往环境一流,运行灵活多样而大受国民欢迎。印象深刻的,如三亚“爱上山艺术小镇”的读书馆和天津格调松间书苑。笔者冬季在三亚闲居,曾多次到“爱上山艺术小镇”的读书馆体验背山瞰海、闲心静读的度假生活。艺术小镇是个多业态文化型地产项目,读书馆是其中一个区隔于其他经营性业务、直接面对三亚市民的独立阅读空间。投资方的意愿和天津“格调松间”读书馆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一流的阅读环境、与有影响力的出版机构合作获得优质书源、组织有意义的阅读文化活动以提升市民的文化生活品质,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说不定,这也是建设书香社会的一种发展方向呢!

笔者认为,在国家兴办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前提下,以采用社会力量办读书馆这样的形式作为补充,是完全符合发展需要的。我也注意到了主办方刻意区隔本身经营业务的努力,这也是应该提倡的。

走进爱上山读书馆,中间一座高耸的集两万多册优质图书的圆形书楼,沿环状楼梯像双臂环绕般登高,寓“书山有路勤为径”之意;环中形成一个集合空间,是可会、可讲、可轻奏、可手作的多功能文化拓展空间;四下轩窗明朗,远听南海涛声;独坐幽栏静谧,细读诗文精髓。此间采预约制,每额入读,适宜亲子共读;休闲海南,实为养心佳地。

爱上山读书馆内的书楼

这里不仅有阅览的极佳条件,而且还有餐饮,休息的良好环境以及与阅读有关的塑像总是会让你浮想联翩,让读者沉浸在阅读的愉快气氛之中。



爱上山读书馆这座读书人的雕像令人遐想无限。

天津格调松间书院则另是一番景象。书院的入口是一片苏州园林模样,山石溪流,粉墙黛瓦;竹影婆娑,曲径通幽。穿堂过厅,来到一座大型阅读空间。四壁插架,缥缃林立,诗书充盈。数万册精选典籍,书香氤氲,确为终日静读的一流胜地。如此的阅读环境,可免费借阅,实为读书之良馆也!更值得一提的是,此书院与天泽书店倾力合作多年,引进二十多位国内一流学者、作者、读书家、教授举办讲座,诸如叶嘉莹、席慕容、资中筠、陈子善、止庵、王稼句、杨奎松、秦晖、宁中一、叶檀、范晔、张鸣、肖复兴、廖美丽等学界、书界大咖在此与读书人见面交流,成为天津高端阅读文化活动的翘楚,也是业余时间市民争相前往的好去处,推动了书香社会的良性发展。“格调”是天津地产企业品牌,舍得花巨资设立阅读文化空间为社会服务,难能可贵。后期他们又建成了格调榴园读书馆,除设施完善、装修豪华以外,宣布24小时开馆,服务又有提升。企业关注地产文化,也是构建书香社会之一翼。

另外,风靡网络的晓松读书馆、南京先锋书店刻意打造的碧山书局、大理沙溪白族书屋等公共读书场所、阿拉亚“孤独图书馆”等群众阅读打卡地,以其公益性阅读的特性,都可以划入这种领域,应该为他们大大地点个赞!要知道,这里几乎摒弃了赢利性的可能,也许会成为国人提高阅读率,构建书香社会的重要途径之一。

文学馆 纯粹的阅读之地

在阅读领域中,除必要的功能性阅读之外,文学,向来是读书人的最大诉求,因而纯粹的文学性阅读,往往成为社会关注的事件。前两年去台湾考察文创,顺便关注到彼岸的阅读文化。除了耳熟能详的诚品书店等名店以外,两处以“文学馆”为名的开放性阅读空间令人瞩目。在离台湾师大不远的一条文化味很浓的街区,一座名为“纪州庵”的老式大木房子以及旁边的新建小楼,就是一座文学馆。

纪州庵文学馆木屋

进入这栋古老的L形日式木屋,有亲子阅读区和书法体验、教学区。重点在旁边那座新建小楼,一楼是文学书店,中外文文学作品琳琅满目,还有许多文学杂志。沿着窄窄的楼梯上去,是一处举办文学讲座的会议厅和办公区。总之,这里是文学阅读和文学活动的场所,是喜欢文学的读书人趋之若鹜的地方。窃以为,读书读到以文学为主,可谓纯粹阅读了,笔者在一篇《读书三昧》的文字中认为,爱好读书者,在完成了必要的功能性阅读之后,还是要以这种纯粹阅读的方式贯穿一生才有趣味。

最近有台湾文创界朋友告知台北又有一处文学馆—台湾文学基地开业了。这个文学馆是由一组日式建筑改造成的,其中“悦读馆格局变动较多,建筑师修复时打开了天花板,展示建筑本体的木构造并结合新、旧材料,呈现出具开放性的空间修复设计。原日式建筑中的座敷空间改建为下凹式的活动空间,民众可以随意坐在下凹的榻榻米与木椅上,沉浸在幽雅的阅读环境中。”可见,这座台湾文学基地是一处开放式的既有阅读功能又具木结构建筑展示功能的阅读空间,是符合现代青少年文创生活方式的阅读空间。   

台湾文学基地

其实,几乎所有的大学中文系的系资料室(图书馆)也是一种文学馆,都有这种功能,但是这里外人不得进入,不是公共性的;大型公共图书馆的文学阅览室(不一定有这种叫法)也是文学馆,只不过不是这样社会化,更专门化罢了。上海的思南书局“诗歌馆”、张爱玲主题书店“千彩书坊”也是一种文学馆,这样的深度阅读的文学书店,非常受爱好文学的读书人的喜爱。

所谓文学馆,不外乎展陈文学史、文学理论、中国古典文学诗词赋、古代散文;现代小说、诗歌散文;外国经典文学名著、文集等等,是以文学性阅读为主的读书人最喜爱的地方。这种形态的书店或图书馆,是各种年龄人士终极阅读的地方,可能越来越受欢迎。随着社会阅读风气的成熟,也可能还会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让优雅动人的文字,对美好生活的描绘,通过读书馆和文学馆,洒向人们的心田,滋润着我们追求认知和审美的心灵,使阅读成为我们生活的日常!

(责编:远彤)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