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打造数字时代学术新名片——访人大数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文飞

2015年07月23日   作者:李淼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7月16日,在第六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上,人大数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大数媒)和“壹学者”移动学术科研一站式服务平台分别荣获2014~2015年度数字出版创新企业奖和2014~2015年度数字出版创新作品奖两项大奖。为了探究这匹业界黑马的成功秘诀,《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人大数媒总经理张文飞。


(人大数媒“‘壹学者’移动学术科研服务平台荣获“创新作品奖”)

7月16日,在第六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上,人大数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大数媒)和“壹学者”移动学术科研一站式服务平台分别荣获2014~2015年度数字出版创新企业奖和2014~2015年度数字出版创新作品奖两项大奖。对于人大数媒这个尚处于成长期的初创公司,同时获得两项业界最高奖项,可谓是难得的殊荣。人大数媒及其产品在数字出版领域有何创新性和引领价值?为何能得到行业主管部门和专家的高度认同?为了探究这匹业界黑马的成功秘诀,《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人大数媒总经理张文飞。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在互联网环境和媒体融合发展的背景下,学术数字出版及学术服务面临怎样的发展机遇?

张文飞:关于学术数字出版和学术服务,我个人认为,它具备以下五大特征:第一,这是一个容量巨大的市场,拥有数十万团购用户和上千万个人用户;第二,这是一个有着刚性需求的市场,量化的职称评定机制让学术出版成为刚性需求;第三,这是一个最容易形成资源的市场,学者及专业工作者在日常工作中积累了大量未发表的论文、资料等有用的资源;第四,这是一个资源可再生开发的市场,不同于大众出版,学术出版资源可以不断重组为一个个知识解决方案,再生开发潜能巨大;第五,这是一个最适合走出去的市场,学术无国界,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在人文社科领域,国外学界形成了一个共识,不关注中国就是非主流。一句话,无论从用户需求、资源特征、市场规模,还是文化发展的角度看,学术数字出版及学术服务都是一个值得深挖、可大有作为的市场。

然而,就市场现状而言,学术服务本应分为学术信息服务、学术分析服务及学术管理服务3个子市场,但目前中国学术服务市场上的玩家,大多专注于学术信息服务,鲜有涉猎学术分析及管理服务领域者,即使在学术信息服务领域,也大多停留在最初级的数据库服务阶段。从某种意义上说,专业学术数字出版及学术服务是目前中国数字出版市场中相对的蓝海,这是一个宝贵的发展机遇。此外,数字化大潮来袭,纸质期刊日渐式微,虽然学术期刊因受现行学术评价体系的影响,发展状况比大众类期刊好,但时代潮流不可逆转,真正的学术数字出版平台必然会崛起,我认为这是现阶段第二个可遇不可求的发展机遇。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作为一家知名学府创办的专业数字出版公司,人大数媒如何“卡位”,并构筑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张文飞:建设一个专业的学术数字出版平台,必须具备3个前提条件:一是获得学界认可的权威学术评价体系。二是规模化的专业编辑及专家顾问团队。学术出版学科细分方向众多,每个细分方向都需要具有内容编选能力的编审团队和能够进行同行评议的专家顾问团队。三是覆盖人文社科全学科领域的专业期刊群。在现有职称评定体系下,学者发表文章仍然希望发在纸刊上,在学术数字出版平台社会认同标准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的过渡阶段,要想真正吸引学者,一个覆盖全学科领域的纸质学术期刊群同样不可或缺。

而这3个前提条件,恰恰是人大数媒依托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不可复制的独家优势和核心竞争力。首先,作为中国人民大学设立的专业数字出版公司,依托于中国人民大学在中国人文社科领域的优势地位,凭借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50余年积淀的选文经验,形成了一套“以学术成果为评价载体,同行评议为主、计量分析为辅”的新型学术评价体系,深受学界认可;其次,“人大复印”系列期刊是学界公认的二次文献选文标准,入选刊群的每一篇论文,都必须经过100余名学科编辑和1500多位专家顾问的层层评审,规模化内容编选能力久经考验;再次,拥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定的121种学术期刊,覆盖人文社科各个学科方向,这是国内人文社科领域唯一的覆盖全学科的学术期刊群。

基于上述三大核心优势,人大数媒以打造新型学术评价体系,抓住学术出版生命红线为切入点,搭建国家级学术数字出版平台,占领专业学术数字出版制高点,这是我们“卡位”学术数字出版及学术服务市场的主要设想。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与同业竞争者相比,人大数媒在学术数字出版及学术服务的理念和商业模式的设计上有何创新?

张文飞:不同于“一本一本卖期刊,一篇一篇卖论文”,以及面向机构用户的数据库资源售卖模式,人大数媒坚持以优质“资源+工具+服务”吸引用户、以社群关系留住用户、以会员制转化用户的“用户价值导向”服务理念。

基于“用户价值导向”理念,人大数媒充分挖掘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半个多世纪以来积淀的独特优势,包括品牌优势、学者优势、内容优势、评价优势等,为人文社科领域的专家学者和科研学术机构提供全方位、多层次的学术服务,包括基于职业成长需要的服务,譬如论文发表、文献检索、著作出版、成果传播等;基于社会价值实现的服务,譬如跨界合作、智库服务等;基于学者学术社交的服务,譬如实名社交等。

一方面,我们以上述系列学术服务吸引并黏住用户,以收取年费的形式打造独特的会员体系;另一方面,我们以学术国际传播和智库服务模式放大学者价值,让学者走出去、“走下去”,进而构建“学术服务—学者—智库服务”的闭环商业模式,并形成模式前端以会员收入为主、模式后端以佣金收入为主的清晰赢利模式。

(人大数媒的闭环商业模式示意图)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2年3月正式运营至今,人大数媒在业务拓展上取得了怎样的成绩?

张文飞:3年多的探索,应该说我们有如下3个方面的收获:一是经营框架日渐明朗,形成了“一主两翼”的业务发展格局,即以“学者在线”国家学术数字出版平台(以下简称“学者在线”)为主导,以数据库业务和移动电商业务(“壹学者”)两翼为支撑的业务体系。“学者在线”是教育部批准立项建设的国家级学术数字出版平台,一期工程开通运营学者、资讯、资源、会议、项目、评价六大频道,7月3日已正式发布上线;数据库业务主要包括“复印报刊资料”全文数据库、数字期刊库、中文报刊资料索引数据库、中文报刊资料摘要数据库、“复印报刊资料”专题目录索引数据库以及专题研究数据库等六大系列数据库,目前已覆盖国内80%的人文社科类高校市场;“壹学者”作为国内首款移动学术科研一站式服务平台,正式运营半年多,用户已达30万,日均PV(页面浏览量)稳居微信公众号学术新媒体第一名,深受用户喜爱。

二是通过外引及合作,打下了良好的技术研发基础。目前公司自主研发了五大系统平台,获得了15项软件著作权,储备了16项关键技术,被认证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国家“双软”企业。与此同时,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的信任和支持下,人大数媒有幸成为专业知识服务通用标准组组长单位和专业数字内容资源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单位,参与了行业标准研制,赢得了与同行交流学习的机会。

三是短、中、长期业务相结合,经营较为稳健。数据库业务是公司的现金流业务,支撑公司创业初期的运营成本,是成熟的“果树业务”;移动电商业务“壹学者”发展势头良好,有望在今明两年接棒形成现金流业务,是正在成长中的“树苗业务”;“学者在线”是公司长远发展的核心阵地,是有待培育的“种子业务”。三大业务梯级布局,形成了较好的经营格局。成立3年来,人大数媒每年都完成了董事会下达的各项经营目标,实现了年均500万元以上的净利润,有效地保证了国有资产的增值保值。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人大数媒要成为中国人文社科领域的知识引擎,下一步发力点在哪儿?

张文飞:作为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的子公司,我们内心对自己最大的期许是,如果说“人大复印”是纸质出版时代中国人民大学的一张学术名片的话,那么,我们希望通过努力,让“学者在线”和“壹学者”能成为数字时代中国人民大学新的学术名片。成立3年来,我们始终坚持以“传播知识价值、弘扬中华学术”为核心理念,以打造“中国的社科智库、学者的人文慧谷”为公司愿景。

未来,我们将通过建设“学者在线”国家学术数字出版平台,打造中国人文社科学术服务领域的“爱思唯尔”;通过“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术评价指标体系建设及其应用研究”,打造中国人文社科学术分析领域的“尼尔森”;通过冲击资本市场、成功上市,实现规模化发展,让人大数媒成为国际知名的人文社科专业学术数字出版及学术服务机构。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美好愿景,目前,公司的产品、模式仍有待市场的检验,愿景及目标的实现仍需要学校进一步支持公司构建良好的机制以及公司团队十二分的努力。说成功,为时尚早,但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人大数媒目前是一家发展路径相对清晰、经营情况健康的公司。

(本文编辑 陈大猷)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