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郑恩淑:一个韩国编辑的养成之道与未来之路

2013年06月05日   作者:郑恩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1.编辑人员是如何锻炼出来的——Seoul Book Institute出版教育机关

在首尔的西桥洞有一个被称为“梦工厂”的出版教育机关。2005年5月开始运行的Seoul Book Institute(sbi)是由十八位出版界人士捐赠的修建费以及七十家出版社提供的装备以及广播器材建立而成的。讲座的教学计划通过所需调查结果制定,过去的八年间,一共有180名讲师举行了特别讲座,而讲座的参加人数达到了9000名。

我是从2011年到2013年春为止任期两年多的第四代院长。比起我任社长的心之漫步出版社,我注重于Seoul Book Institute的工作,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个人对Seoul Book Institute有着独特的责任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被后辈们对出版的热切期望所打动。

Seoul Book Institute的讲座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以想进入出版界的大学毕业生或大学预备毕业生为对象的,由国家奖学金提供的为期六个月的集中训练“新人力课程”,一个是以目前从事出版社工作,想要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出版人为对象的“在职者业务能力提高课程”。

事实上,韩国四年制大学都没有设立出版学这个专业。实际上,因为出版学是在人文学基础上才能成立的一门学问,作为教养性的本科专业是比较勉强的,这一点也是教育界和出版界共同的想法。因此,想要在出版界工作的年轻人们只能在大学毕业后从“出版是什么”开始学起。但是各个出版社因为过于繁重的业务工作,而很难去系统地训练那些刚进入出版界的实习生或新进编辑。我在28年前大学毕业那年进入出版社时,没有任何人指导,独自观察前辈们的工作而熟悉了编辑业务。所以有过很过失误的同时在长时间内反复地练习和进行尝试。有和我一样经历的编辑们都会有同感,系统性的编辑业务指导是多么的必要。Seoul Book Institute的“新人力课程”就是在这些前辈出版人的希望下设立的。

“在职者业务能力提高课程”是一个面向任何对出版有着关心和热忱的大众,只要交学费就可以听取的开放型的讲座,经常可以看到从事出版界的人们在下班后的夜晚涌入教育机关昼耕夜读。这个课程涵盖了从“企划传媒”到“Indesign实务”“电子书制作实务”等技术,每年共开设有二十多个讲座,每个讲座重复两到三次。

“新人力课程”以一定的基准来对人员进行选拔。“新人力课程”对编辑人员,营销人员,设计人员的申请者们进行细分,每项选拔二十名,笔试测试申请者作为出版人所具有的基本素质,即,以对文字的理解和人文学教养这些客观性的基准来选拔,第二次面试则考察作为出版人所具有的业务素质。通过“为什么想成为一名编辑人员呢?”“这期间都读了些什么书呢?”这些面试问题,申请人可以自然而然地思考自己能够制作什么样的书,面试考官也可以知其对职业的热忱。

过去八年间,通过“新人力课程”的学生有500多名,其中90%以上在出版界工作,他们热忱和挑战意识给出版界带来了勃勃生机。昨天在这个会场上发表的石枕社和HANGIL社的编辑者就是出自于Seoul Book Institute,这让作为第四代院长的我感到非常自豪。

作为韩国唯一的出版教育机关,Seoul Book Institute培养了什么样的编辑人员,又是如何锻炼在职编辑人员的的。这是“编辑是如何通过书籍来表现自身所固有的文化趋向和意识形态的”的问题。编辑并不是沉浸于作者的趋向和意识形态、被动接受的人,而是寻找尊重自我的趋向和意识形态的原稿的积极主动的人。更准确地说,编辑人员是寻找符合编辑本身趋向的作者,以及推动他们撰写编辑者本身趋向文章的人。

2.编辑为何要说服作者——以《明洞小姐》为例

最近我在Seoul Book Institute举行了讲座。作为出版文学,人文书籍为主的编辑,我进行了事例发表。那时我举的例子就是心之漫步出版社在2012年八月出版的人文书籍《明洞小姐》。

副标题为“近现代女性空间的诞生”的《明洞小姐》是改编自年轻的女性学者的论文的一本人文性书籍。1950年代到1960年代间,明洞是建立在韩国战争废墟上,作为男性文人们在茶馆和酒馆内谈天论地以及探究文学的场所,因为经常流传出含有自嘲意味的歌曲而有名。但是这位女性学者看来,当时的明洞不仅仅是男性文人们的街道,更是韩国战争后变为废墟的首尔的重振的希望之路,以及女性的消费文化为中心的诞生场所。现在来首尔的外国观光客们大多都首先游览明洞,明洞成为文化艺术的中心之前,是一条购物街,也是最能体现韩国历史的空间。作为女性学研究者的作者在论文中展现了把当时的明洞街看做是女性的消费文化的中心地的新视角。

《明洞小姐》通过女性杂志和日刊报纸中刊登的当代照片资料,以及对当时在明洞工作过的人们,特别是对于女性们的生动的口述采访,可以一窥明洞这一近现代女性的空间。

《明洞小姐》中所指的明洞是日本殖民时期被称为明治町和本町的地区。本町指的是现在忠武路一街和二街一带,随着成为日本人的居留地而产生和发展。明治町指的是行政区域上明洞一街和二街一带,是本町的腹地。直到朝鲜时期末,那里一度是贫穷的两班们聚集生活的区域,随着三越百货公司,丁子屋百货公司,三中井百货公司和Hirota百货公司等日本商业百货店的进入而成为大型商业区,现在的明洞也因为新世界百货公司和乐天百货公司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人们由于韩国战争而到明洞避难而聚集,这个地方也成为人们在首尔最先寻找活力的地区。延续了殖民地时期的商业区域的性质,西服店和美容院等这些可以被成为消费文化之花的商店大量进入了明洞。

我在一份报纸的角落里发现了这篇主题有趣以及资料非常具有说服力的论文。在首尔市立大学的首尔学研究所的学术研讨会的介绍文中找到了论文的题目后,我联系了这个未曾谋面的女学者,表示想看一下论文,于是就开始企划。作为编辑者,也可以体会到明洞与女性,以及首尔的风俗的乐趣。如果我和责任编辑都不是女性的话,可能就会错过了。初次见到这位女性学者的时候,她对于以一般形式的书来出版的方式持有非常否定的态度。那位研究者认为自己的论文出版成书是一种虚荣的行为,而且断言几乎是不可能得到指导教授的同意的。还觉得自己不过是即将升入博士研究生,必须继续努力学习的一个学生而已,虚心地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将论文的构成和句子改写成一般读者能够阅读的版本。

我们向作者解释,包含了历史的实证和生动地口述的论文如果能以书的形式出版的话,可以启发那些对首尔的历史和风俗关心的读者们对韩国战争以后明洞这个消费空间有新的认识,还可以展现韩国女性的真是面貌。最后终于说服了作者。定人文书籍的体裁的时候,没有改写成随笔格式的简单句子,而是选择了插入大量的资料图片来立体展现近现代明洞这一空间。主题如此有趣的论文如果只被一小部分研究人员看到的话那可能就是一种社会的损失了。

最后同意出版的研究者最大限度地调整了文章的条理,将论文拓展成了一本单行本原稿。责任编辑通过了艰苦的图片资料收集后,《明洞小姐》的出版在报纸上引起了众多的书评。论文发表的学术研讨会被处理成一个很小的报道,但是将论文变成一本书来出版后则成为了报刊的头条。现在作者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就读历史专业博士研究生,研究“韩国近代女性史和东亚”。

在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中,明洞的消费空间——美容院,西服店明洞的女性顾客们,在对这些茶馆,点心店,剧场,书店,唱片店多样的文化空间进行利用的同时,创造出了明洞文化。明洞并不仅限于之前众所周知的男性文人们的文化空间,而更是享受生活的多样价值的文化空间。这些让作为编辑者的我也在体会的同时,感受到很大的乐趣。

3.编辑者以什么来生存——创造性劳动者(Creative worker)

在数码时代、电子书时代来临的同时,可以听到没有编辑者,作者自己出版也变得很容易这样类似的话。在这句话的含义里面,隐含了将编辑人员看作是对作者原稿的校对,以及进行制作的技术者的观点。的确,没有原稿就没有编辑是事实。但是不能忽视在制作原稿的过程中,编辑者的创意和才能是如何发挥,以及在编辑原稿阶段,如何对事实进行确认以及用高超的艺术性感触来编辑的能力。

电子书也好纸质书也好,与书的形态无关,是需要与原稿相关的具有创造性的编辑人员,这并不是指仅仅将文件整合的电子书,或者是为了个人纪念的纸质书,而是为了读者。编辑者通过自己固有的文化倾向,辨别力以及意识形态来制作原稿(尽管写作的是作者)然后编辑成书。也有观点认为在古典书籍上,是作者自己的创作品品,展现研究者的学术、人文书籍没有反映编辑者的固有性。但是,目前韩国的传统文化作品的编辑作为第一批读者,通过展示自己对小说家,诗人作品构成和文体的意见,在可能修改的范围内发挥编辑能力,在情绪化的句子上起着重要的作用。编辑者积极地发挥着编辑能力,为了使研究者的人文书籍在某些部分上比论文更具有一般的可读性。

2010年,联合国(UN)制作的“创造经济报告书(Creative Economy Report)”里面所有的创造型产业分类中“出版(Publishing)产业经常被包含在内,并被评为是有最多的创造型劳动者(Creative Worker)工作的产业群。作为具有创造力的劳动者,编辑人员说服作者,说服读者,最终可以编辑世界。

个人角度上来说,我既是一名编辑,又是一名作者。作为作者我出版了两本诗集和有关出版的四本人文书籍(合著两本)。这六本书,全靠责任编辑的眼光和能力才能得以出版。因为我本人是编辑,读者们经常会误以为我写的原稿是直接出版的。但是我的书是通过制作书的责任编辑的意见来对原稿进行修改以后,才能以书的形式得以面世。作为作者的我和作为编辑的我是两个非常不同的人,这着实让人感到很惊讶。

再次回到本文前面所讲的编辑人员的素质和锻炼的话题上。编辑根据自己的倾向和兴趣来捕捉某种题材的书并进行细致的分析和阅读。因而才可能对那些书的进行新企划和发掘书的作者。对于阅读了很多文学作品的编辑者来说,拥有识别作家的眼光;对于读过许多艺术性书籍,将去看展览作为日常生活的编辑们来说,可以编辑优秀的艺术书籍。根据编的个性,一样的原稿也可以成为完全不同形态的书,并以不同的方式来出版。

编辑可以根据读书履历来企划。通过教育过程中受到的高强度锻炼,可以得到说服作者的自信。编辑作为创造性的劳动者,不会停止具有自己个性的人生和不但提出自己的疑问。所以我坚信编辑是一个带有朝气的、在未来十分有前景的职业。

郑恩淑(JEONG Eun-Suk)心之漫步社社长

出生地全州。毕业于梨花女子大学政治外交系。

1985年进入出版界,担任编辑工作。2000年创办“心之漫步”出版社。历任韩国出版人会议对外交涉委员长、韩国出版文化协会宣传常务理事、首尔Book Institute院长。

1992年踏入文坛,于1994年出版诗集《喜欢秘密的理由》,1999年出版《专属于我的东西》,并于2004年出版了刻画编辑们的世界的《编辑的奋斗记》,2010年出版《书的使用方法》,2011年出版《出版编辑眼里的编辑》(合著),2012年出版了《作为一名编辑》等书籍。

来源:百道网·东亚出版人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