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童话是诗的典范,一切诗意的都必须是童话般的” ——《十二生肖外传》作者刘丙钧专访

2021年08月02日   作者:王冉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十二生肖作为璀璨的民俗文化符号,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先秦时期就有相关记载,其丰富的象征意义,蕴藏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古至今,有关每个生肖的传说不胜枚举,但是你可知道十二生肖也有自己的属相吗?(当然,这是在童话世界中的事。)

2020年12月,由广西教育出版社出版,儿童文学作家刘丙钧先生所著的《十二生肖外传》就讲述了属相不同、性格迥异的生肖们的精彩故事。近日,百道网专访作者刘丙钧先生,听他讲述自己是如何踏上儿童文学创作之路,又是怎样的机缘巧合创作了本书,以及书中有哪些独具特色之处。

《十二生肖外传》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广西教育出版社
作者:刘丙钧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

深耕儿童文学创作40余载

刘丙钧先生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出版有诗集《绿蚂蚁》、《我的名字叫雨燕》、《写给女儿的诗》,童话集《寓言国轶事》、《送快乐的笨小熊》、《白猫白猫红鼻头》、《笨小熊和他的朋友们》等几十部作品深受小读者喜爱。作为“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得者的刘丙钧先生,深耕儿童文学创作40余载,究竟是何缘由令他步入儿童文学的创作殿堂并就此扎根,刘丙钧先生向百道网道出了其中的来龙去脉。

最初,刘丙钧先生的创作起点并非儿童文学而是成人诗歌。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诗歌组参加活动时,结识了时任《儿童文学》诗歌编辑的陈满平先生,在其相邀与鼓励下,开始尝试儿童诗的创作。没成想,这样一次偶然的尝试,竟令刘丙钧先生洞悉了儿童文学的魅力,开启了他儿童文学数十载的创作之路。

刘丙钧先生坦言,何其有幸,自己的第一首儿童诗《我对哥哥说》获得了《儿童文学》当年读者评选的好作品奖,次年所发《妈妈的爱》亦再次获奖并多受好评,陆续入选数十种选本,还被选入多个版本的小学课本,这更加激励他坚定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决心。

在这之后,刘丙钧先生参加了《儿童文学》的烟台诗会,结识诸多赫赫有名的儿童诗前辈,特别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老师。之后,刘丙钧先生经常向金波老师讨教,受益良多。在第一本诗集《绿蚂蚁》出版之后,刘丙钧先生又开始尝试童话创作,他将诗与童话视为并行双为,互为补益。

“我想,之所以走上儿童文学创作之路,一是对儿童文学的喜好,二是缘于诸多儿童文学前辈的提携与扶持。当然,从事儿童文学创作,与个人的性格以及心理上所具有的童心童趣也很有关系,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刘丙钧先生说道。

此次,刘丙钧先生的新作《十二生肖外传》,是一部融合民间传说、成语典故、童诗童谣于一体的童话作品,洋溢着浓郁的传统文化风味。广西教育社作为一家实力雄厚的出版社,已出版了众多精品图书,本次合作无疑是一次强强联手的精品打造。当刘丙钧先生将单篇的《小老鼠好大胆》作为样章提供给广西教育社,并谈及了整部作品的构思设想,很快得到了社里编辑、主任的一致认可,在编辑与作者的通力合作下,作品顺利出炉。刘丙钧先生称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更是进一步合作的开始。 

跨越30多年圆梦生肖题材创作

儿童文学中的角色设计可谓全书的灵魂所在。在刘丙钧先生的童话创作中,小动物一直是他所喜爱的角色担当,如此前的《白猫白猫红鼻头》《送快乐的笨小熊》《泡泡糖和小狗齐克》。

刘丙钧先生坦言,自己十分喜欢小动物,但从未养过,说来有点“叶公好龙”。道其缘由,一是自知比较懒散,深恐照料不周,难负其责。二是小动物一般寿命较短,见识多位朋友因其所养小动物之死而痛惜伤感,不愿历此场景。在童话作品中多以各种小动物为主人公,可视为一种移情吧。

本书的12个“主角”各个个性鲜明、积极向上——勇敢友爱的“小老鼠好大胆”,知识渊博的“牛很牛”,真诚坚毅的“豆豆虎”,悬壶济世的“玉兔鬼精灵”,淳朴豁达的“大头龙”,正直机敏的“小龙飞飞蛇”,自由快乐的“天马哒哒哒”,灵活善良的“灵羊弯弯角”,重时守诺的“大额头报时猴”,谦逊坚韧的“木鸡若呆呆”,聪慧热情的“地羊大耳朵”,乐观慷慨的“瑞兽当康”。

不仅角色设置鲜活生动,本书的结构亦是有呼有应,主次角色因需而设因需而出。全书由《子鼠篇小老鼠好大胆》《丑牛篇牛角挂书“牛很牛”》《寅虎篇没有“王”字的豆豆虎》《卯兔篇玉兔鬼精灵》《辰龙篇大头鱼大头龙》等12篇精巧的童话构成,依次为十二生肖作传,根据情节发展的需要,十二生肖的形象又适时在各篇童话中出现,由此,将12篇童话有机连缀构成了一个童话整体。

谈及怎样想到以十二生肖为题材进行创作,刘丙钧先生说,这是一场跨越三十多年的圆梦。

十二生肖的题材走入刘丙钧先生的视线,可追溯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他曾主编过一套《十二生肖礼品丛书》,这是一套各类作品的选本。在选编的过程中,刘丙钧先生搜集查找了许多有关十二生肖的成语典故、传说寓言、诗歌童谣等,创作十二生肖相关作品的念头由此在他心中萌生。

虽说心心念念这一题材的创作,但刘丙钧先生却一直未找到自我较为认可的切入角度和铺述形式,一晃便是三十余年光景。直到近年,刘丙钧先生在构思《东方少年》杂志的约稿时,重拾这个题材,并找到“动物也有属相”这个切入点——在某一生肖动物身上,既有自身的属性特征,又具有其属相动物的性格特点并在其中融入诸多传统文化知识,对民俗文化加以全新的释解,别开路径,引出新意,并由此投射关联现实生活。

刘丙钧先生说:“十二个生肖人物既独立成章,又相互勾连,交织为一个整体。每一个生肖动物都有一段做为主角的主场故事,而在其他篇章中又不时以配角衬托出场。如《小老鼠好大胆》中的小老鼠好大胆在《玉兔鬼精灵》、《小龙飞飞蛇》等篇中亦有所为。希望小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既能沉浸于故事的欢乐氛围中,又能由此收获有关真善美的人生启迪。”

诗意童话为传统文化注入新生

生生不息的五千年华夏文明为现今的文学创作提供了充足的养分。《十二生肖外传》是一部将童话与民俗文化相结合的作品,既有童话的幻想色彩,又蕴藏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这本书像是一架跨跃古与今、理想与现实的桥梁,小读者可以轻松愉悦地徜徉于童话世界,体会传统文化的瑰丽色彩。

在《子鼠篇小老鼠好大胆》中,刘丙钧先生对《小老鼠上灯台》这首童谣和《老鼠嫁女》的民间故事进行了全新的童话阐释。小老鼠好大胆为了给肠胃不好的弟弟好软软通便,大着胆子到寺庙去偷灯油;慷慨的好大胆和老猫先生交上了朋友;好大胆最喜欢的妹妹鼠小妹出嫁,老猫先生还当上了“保护神”。在《辰龙篇大头鱼大头龙》中,善良的胖头鱼“大头鱼”为了躲避黄鲤鱼和红鲤鱼的争斗,无意间越过高高的龙门,变成了一条呼风唤雨、变化万千的神龙“大头龙”,这个童话故事则是对民间传说“鲤鱼跃龙门”的化用。通过对传统文化故事进行全新的童话阐释,一个个积极明朗的新形象跃然纸上,让小读者在热闹的童话世界中感受十二生肖纯真的正能量。

作为一部面向孩子的童话作品,该书的语言风格也是一大亮点。“童话是诗的典范,一切诗意的都必须是童话般的。”刘丙钧先生的诗歌写作“功底”在书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其语言在简洁明快的同时,也非常注意唯美诗意的特质。“高山的琴声一起,云不飘,鸟不飞,树静风止,观众们听得入神入迷;流水的琴弦一拨,鱼不游,虾不跳,水无波澜,观众们听得如痴如醉。”“风婆婆抖开风袋,放出一阵寒风,推云童子推来浓浓厚厚的阴云,雪神手抚七弦琴,随着袅袅清音,雪花纷纷扬扬,飘飘而落,顷刻间,狗爷爷家的院落里一片洁白。”类似精美绝伦的语句比比皆是,不仅体现了刘丙钧先生对语言的认真打磨,也饱含着他在传统文化方面的丰厚积蕴。与此同时,作为一部儿童文学启蒙和传统文化启蒙的作品,书中采用了略带幽默感的口吻叙述一个个妙趣横生的故事。此外,书中“知识窗”“十二生肖成语角”的栏目以及封底风趣盈盈的生肖歌,与文本呼应,帮助小读者积累知识。

“创作童话,故事的新奇性,想象的广阔性,情节设置的意外性,以及知识的丰富性,都是必不可少的。但更重要的是,作品要融入小读者可以理解和感悟的人生思考、生活启迪以及不可或缺的幽默情趣等要素。”刘丙钧先生说道。

每一部作品的完成,意味着新创作的开始。刘丙钧先生表示,接下来,他会继续进行更多尝试探索,将作品的文学性与传统文化的知识性更好地交融。

(责任编辑:肖歌)

作者:王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