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接力现象:一个边陲小社的大社强社名优社之路

2021年02月05日   作者:莱茵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一个诞生于边陲地区,资金不充裕、资源不丰富的小社,以开放的胸怀、国际化的眼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不拘一格的创新开拓,一心一意不懈奋斗,如今变成了中国一流、世界认可的少儿出版机构,形成了令人深思的“接力现象”。


由一部书信集引发的一个现象

诞生于1990年的接力出版社,社名源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一套丛书的名字《接力书信集》。这套书,由全国各地的15万名孩子给长辈们写信,然后精选一部分信件中提出的问题,交由老一辈革命家、科学家、文学家针对性地予以回复,最后将这些往来信件结集而成。孩子们信中提出的问题五花八门,理想和建议也形形色色,奇思妙想之中趣味盎然。长辈们,如张爱萍、聂荣臻、徐向前、李鹏、胡乔木、钱三强、著名生物学家谈家桢、著名作家冰心、90岁的天文学家李桁等等,他们的回信深入浅出一丝不苟,对晚辈们热切的厚爱和殷殷的期望跃然纸上。徐向前元帅和张爱萍将军的回信,是亲自手写的。《接力书信集》在人民大会堂举办首发式时,徐向前元帅还发来了亲笔贺信。

这套书信集在当时创下了几个“最”几个第一:最有创新意义和最多人参与的书籍成稿方式;丛书作者年龄差最大;回信长辈“规格”最高;边陲地区的小社第一次在全国叫响了名头;在1988年全国第一届“中国图书奖”评选中获奖。那一年,斩获这“第一届”的,全国只有10种书。

所以,1989年广西为即将成立的少儿社进行工商登记注册取名时,“接力书信集”项目负责人、广西人民出版社分管少儿室的副总编辑李元君建议用“接力”二字,并且坚持去掉地方少儿社惯有的前缀“广西”。她认为,少儿出版,无分东西南北,无论在地方还是在中央,历史的使命都一样,便是通过向青少年提供优秀的读物,传承人类文明、接续民族和世界的优秀文化。

“接力出版社”就这样诞生了,李元君成了第一任社长。

接力出版社第一任社长:李元君

经历了动乱、书荒与早期的改革开放,李元君一心想让迎时代潮流而兴的接力社,出版孩子们喜欢的书,一定要让这个出版社出彩,因为这个行业并不受区域弱势的限制。所以,接力社一定会有一个更大的舞台,一片更宽广的天地。

就这样,在全国少儿社中算小字辈的接力社,在后来的发展中屡拔头筹,掀起了不小的浪花并跻身少儿出版优社强社第一梯队之列。

2020年末,在接力出版社成立三十周年的发展研讨会上,曾任中宣部出版局局长的高明光明确指出,“接力现象”,值得研究。

接力现象:成功的战略转移与“四个一”的突破

什么是“接力现象”?有人归结为:从边疆到北京地域上的战略转移成功,占领了发展制高点、重构了发展新布局,并持续高能发展;从向教材教辅要码洋要利润,到向一般图书要码洋要利润的产品战略转移成功,核心竞争力极大地增强;有自己鲜明的组织文化特征,30年只有两任社长和两任总编,班子稳定,从领导到员工价值观高度认同,不变方向,不换频道,自觉地不懈奋斗,一棒接一棒地快速前进;读者满意、经销商满意、作者称道、世界称赞、市场高质量回报;坚持用好国内国外两大资源,做好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国际合作模式不断创新,在全球少儿出版界的影响越来越大。

关于“接力现象”,也许下面的数据和事实能部分地清晰阐释。

成立5年之后的1995年,接力出版社教材教辅和一般图书的发货码洋超过1亿,2008年超过3亿,2012年超过5亿。2020年,发货码洋达9.08亿,销售收入4亿多。单就一般图书而言,2020年接力社发货码洋6.32亿,虽因疫情的影响,同比下降了1.7%,但是因反应快、措施得力,净发货实洋反而同比增长了17.9%,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13.8%。

这一年,接力社新书发货码洋1.24亿,占比19.59%,再版重印图书发货码洋5.08亿,占比80.41%。到2020年10月,接力社共有13个品牌系列图书各自的发货码洋超过一个亿。其中两个套系的图书上市以来发货码洋超过3亿,1个套系的超过2亿,9个套系超过1亿,9个套系超过5000万。

多年来,接力社有700多种图书版权输出到德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加拿大、瑞典、意大利、韩国等国家和地区。这些图书,在当地市场都有不错的实实在在的销量。

2015年,接力出版社在国外建立中国首个少儿分社——埃及分社。虽然因为中东和埃及本国的政治形势加上2020年的新冠疫情,分社的运营未能达到预期的目标,好在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一切还在努力之中。

2017年,接力出版社与英国尤斯伯恩出版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共同组织中外优秀的作家和画家,策划出版适合两个市场的优秀童书,共同宣传,联手推广。

2018年,接力社与俄罗斯莫斯科州立图书馆合作组织“比安基国际文学奖”,积极参与国际儿童出版资源的挖掘和阅读推广。2019年,接力社成立首个中国——东盟少儿图书联盟,与东盟各国少儿出版人联手开掘资源、扩大市场。

2016年,接力社荣获伦敦书展和英国出版商协会共同发起的“BookBrunch国际儿童及青少年出版商奖”。这是一项国际出版界公认的卓越出版商奖项,接力社是我国第一个获得此殊荣的出版机构。2020年,著名的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组委会,以线上直播的方式向全世界宣布,将“博洛尼亚年度最佳出版社大奖”授予接力出版社。接力社,是我国唯一一个同时获得上述两个奖项的出版机构。

30年来,接力出版社三次荣获“中国出版政府奖先进出版单位奖”;有29种图书(或音像电子出版物)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500多种图书(音像电子出版物)获“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等省部级奖项;8种图书获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佳作奖、IBBY国际儿童读物联盟荣誉作品等国际大奖;《小聪仔》杂志连续8次荣获“全国优秀少儿报刊”称号。

李元君、白冰、黄俭三人分别于1999年、2014年、2019年荣获中国出版最高奖项——“韬奋出版奖”。此外,还有多位接力人,获得自治区、新闻出版总署、中宣部的多个奖项。接力社不但为自己培养了一支追求卓越、坚持守正与创新结合的编辑营销队伍,还为广西出版界和文化界输入了多位领导人才。

黄俭(左)、李元君(中)、白冰(右)

曾任广西区委宣传部部长的潘琦在谈到“接力现象”时认为,接力社的30年,实现了“四个一”的突破:一套书信集升华到一个出版社,实现了目标与志向的突破;一个边疆新社冲出广西、面向全国、走向世界,实现了地域与市场的突破;一个地区小社敢于与中央大社合作,嫁接中央资源引进中央人才,实现了观念、体制与机制的突破;一个中国的少儿社连续几次获得世界出版大奖,并有如此多的图书输出版权,实现了中国文化“走出去”与世界文化融合的突破。

接力品格:开放与信任中的三个人和一群人

除了自然界,社会上的一切现象都是人创造的,出版业概莫能外。要读懂“接力现象”,就要知道“接力基因”。要了解“接力基因”,有三个人的故事不可或缺,他们是接力社首任社长李元君、继任社长黄俭和继任总编辑白冰。

李元君是“接力现象”的架构师和首创者。这位胸怀、眼光、胆识都一流的出版人,除了文化传承和责任担当,还有自觉而强烈的开放意识。在广西人民社任少儿编辑室主任时,她就要求部门所属的《中外少年》杂志社编辑们,设计选题与组稿,不要只盯着广西和国内,更要着重反映中外同龄少年的学习、生活和喜怒哀乐,为国际国内少年打开一扇了解对方的窗口。在1980年代就有如此开放的格局和选题思路,所以《中外少年》火遍了南中国,并成为我国校园文化的一面旗帜,培养了许多忠诚的读者和作者。这些读者和作者,后来又成为接力社的作者和读者。《接力书信集》,也是放开眼光胸怀全国的资源和市场结下的硕果。

开放,成了接力基因的第一个关键词。黄俭,离开大学校门走进的就是广西人民出版社,在李元君手下参与了《中外少年》的创办并担任过该杂志总编,后任接力出版社的常务副社长,最终接任社长。激情青年相遇有胆有识目光远大的领导,一路走来,本着开放与不平庸的态度默契地一路相随,为接力社的30年打下了底色。秉承这样的理念,后来加入接力社的白冰,和李元君黄俭一样,一直把让中外少年同步阅读、同步受最先进文化的滋养,当成自己的出版使命。白冰说,把世界最新的最有价值的内容介绍给中国读者,让他们从小在阅读上和国外同龄人没有距离,长大后才会有同样的素质,同样的视野,同样的能力。

接力出版社第二任社长:黄俭

成立于1990年的接力出版社,在夯实基础扎根广西发展了几年之后,开始筹谋如何通过战略转移,克服一个地方少儿出版社过度依赖教材教辅的局限,完成产品结构和产业结构的调整,获得跳跃式发展。

要搭建一个更大的平台,北京是不二之选。从1996年起,李元君就试水北京,98年在京城买了房子,并先后派出几批员工赴北京工作。但是初期的试水,远没有达到李元君快速发展的要求,这使她清醒地认识到,必须要引进在北京乃至全国都有资源、善于挖掘内容价值、深谙营销门道、会做畅销书的人才,组建一个全新的团队,才能打下一片全新的市场。

她把目光对准了从1986年就认识的老朋友、作家出版社副社长白冰。白冰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那时已有多部作品获奖,他从1985年进入作家出版社工作,做过编辑、编辑部主任,1997年任副社长,在文学界、少儿文学界有很好的口碑和资源。他当编辑和编辑部主任时责编、运作了多部畅销书,如风靡一时、文学青年必读的尼古拉斯·埃文斯的《马语者》,迈克尔·翁达杰的《英国病人》,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除却朋友关系相互之间已经建立起来的欣赏,白冰的资源和职业经历,正是李元君所需要的。

但是,现实的鸿沟依然摆在那里。作家出版社成立于1953年,素有中国的“文学殿堂”“文学界的皇家出版社”之称。世纪之交的出版业,“中央”和“地方”之别还十分明显,大社名社与小社新社之异依然受人关注。而且那时的干部流动,还受着许多因素的限制。所以,当个别圈内人得知李元君有意引入白冰之后,简单地说了三个字“真敢想”。

一向不但敢想还敢干的李元君,找白冰,找白冰的顶头上司、当时的作家社社长张胜友,以及中国作家协会、中宣部出版局、新闻出版总署的一些领导,向他们解释自己的思路,请他们帮忙做有关方面的工作。她还拉着时任广西区委宣传部长潘琦、广西新闻出版局长阳建国,几次约白冰细谈。

那时的白冰已经45岁了,在作家出版社呆了十几年。虽然已是副社长,但他深知,每个人在一个机构的发展过程中,每个阶段性的作用是不同的。接力社虽然社小,名头不如作家社大,但出版理念比许多大社名社都先进。社内人际关系简单,大家都直来直往,一门心思只为出好书。作为儿童文学作家,白冰非常喜欢策划编辑童书。能够把爱好和职业结合在一起,在他,真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何况,李元君是白冰尊敬的大姐。她想在北京做一番事业,白冰想成就她,也成就自己。

多年后,提到当年为什么要离开作家社去到接力社时,白冰说:一是想把自己的儿童文学创作的爱好和儿童图书出版完美地结合,在少儿图书出版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因为作家出版社作为中国作家协会的出版社,要为中国文学事业的发展服务,要为全国作家服务,不可能只把儿童文学图书和其他少儿图书作为主打。他还有一个小心思不曾向外人透露过,那就是当时有人说他和他的团队做出的一系列畅销书,不过是靠着作家社的金字招牌罢了,儿童图书不可能产生畅销书,离开了金字招牌做不成什么事。白冰对此想试试,尝试重新开辟一片事业的疆土,去做少儿图书出版的探索。

就这样,2001年,白冰离开作家社,辞去作家出版社副社长,出任接力社总编辑,主要任务是主持北京出版中心的工作,负责打开一般图书市场。

总编辑白冰的工资多年里高过社长李元君和黄俭的工资,北京出版中心员工的工资和奖金体系,也与广西社本部的不一样。虽说不少出版社的异地分公司与社本部之间,都实行的是两套薪酬体系,但如接力社这般几十年如一日,也不是所有机构都做得到的。作为社长的李元君和黄俭,从来不对北京出版中心的工作说三道四,除了支持加支持,就是放手让白冰去干。北京中心招什么人什么待遇、每年的出版计划、经营任务、利润指标,两位社长都只有四个字“你自己定”。但越是这样自由,越有这样的空间,白冰越感到责任重大,每次都自己把目标定得高高的,然后带着员工拼搏,“跟打仗一样,尽力完成目标”,当过军人的白冰这样说。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

信任,是接力基因中的第二个关键词。用白冰的话说是,他们三人之间的相互信任、他们和员工之间的信任,有时如同战场上的战友,是可以放心地把背部交给对方的。虽然三个人都是有性格的人,也不是没有争吵,没有发脾气的时候,但他们之间,更多的是互相担责、互相支撑。在纪念接力社成立30周年的座谈会上,他们三人之间真诚地互相感谢的场景,让不少与会者动容。白冰说,没有李元君和黄俭无条件的支持,自己不会走到今天。黄俭为人厚道,包容心很强,和白冰一起共同承受各种挑战与压力,一起和接力社奋斗前行。

正是这种信任,激发了接力社北京出版中心的巨大创造力和活力。从成立之初的两三个部门、20多个员工,发展到如今的19个部门,200多名员工,北京出版中心创造的发货码洋和销售收入年年猛增,年发货码洋从2001年的3000万,增长到2020年的6.3亿,增长了20倍。

三个心思透明都想努力做好童书的人,三个责任心强有担当力的人,三个志在开疆拓土做大做强的人,走在一起携手并肩形成一个团结稳定的领导团队,引领了接力出版社十数年的高速发展。

接力基因:不拘的创新与坚定的守正

离开作家社之前,一些人质疑他,是靠着金字招牌,才做出了畅销书。在加盟接力社之后,也有资深少儿出版人好心劝他,少儿市场,哪有畅销书可言,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成了白冰心中的一个结。他想,国外的少儿畅销书,早就一本接一本,为什么中国少儿市场就不能产生畅销书?在少儿图书出版中,做畅销的精品,让精品畅销,中国的少儿图书出版才能做大做强,才能和国际少儿图书出版接轨。白冰决定将成人畅销书的运作模式用在少儿书市场探个路。从选题策划创意,到设计包装,发起几轮宣传攻势,营销渗透,如何把控批发商和零售商的市场节奏,以及后续的品牌维护和市场延伸等等。和李元君一样敢想敢干的白冰,很快带着北京出版中心的员工运作出“鸡皮疙瘩系列”和“淘气包马小跳系列”两套超级畅销书。其中“鸡皮疙瘩系列”,总销售超过900万册,销售码洋超过1.6亿。

《鸡皮疙瘩心理历险系列(共4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作者:(美) R.L.斯坦 著
出版时间:2016年03月

《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同桌冤家》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作者:杨红樱 著
出版时间:2004年06月

畅销书的成功,不但加持了北京中心的士气与热情,鼓舞了社本部全体员工,也震惊了整个少儿出版界:原来少儿书还可以这么做。白冰乘此东风,推出了一系列敢为人先的改革措施,如选题三级两次论证机制、项目主管制、项目竞标制、生产流程制,以及干部竞聘制、人才能进能出能上能下的考核机制和相应的奖励制约机制。这些改革措施,不但在当时的国内出版界是创举,连德国和奥地利的出版商,在莱茵河的边上听了北京出版中心总编辑黄集伟的介绍后,也啧啧称赞。

自成立以来,无论在用人制度、激励机制、选题出版,还是营销市场方面,接力社及其北京出版中心,一直力求突破传统思维,不停挑战自我舒适区。比如,接力社的发行部,从一个变为三个,再从三个变为四个,每一个定位与分工都十分明确,便于大家深耕细作、对平台和读者的服务更加到位:一部负责实体书店,二部负责社群店商和自家的专营店,三部专门负责当当网和京东网,四部则负责天猫渠道。新零售时代,销售通路和平台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何布局,如何去中心化,多层次,多维度,多平台,调整营销策略和销售网络设计,是这些年接力社考虑最多也变化最多的事情。除了传统的推广活动,他们还因时因势,深度拓展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多个平台,持续深耕各类公众号,创新合作方式,充分挖掘自身的内容优势、品牌优势、作家专家优势,提升图书信息的有效覆盖面和有效到达率,为承销商做好引流导流工作。此外,接力社在阅读方式、阅读服务、阅读推广上的创新、阅读平台的建设方面,多年里一直不遗余力。因为布局早,准备充分,所以接力社在2020年整个行业举步维艰的形势下,依然交出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单。接力社的编辑部,也裂变成了几个独立核算的分社。其中婴幼儿分社和青年分社,已经分别有了发货4个亿和2个亿的体量。

但是,接力社也有不变的东西,那就是出版的核心价值。无论是李元君,还是白冰、黄俭,他们一致认为,图书是文化的载体,内容是出版的灵魂。不管在什么时候,出版仍要以内容为王,得内容者得天下。所以,在一定要做出有价值的图书这个核心问题上,接力社的30年一直没有变。

接力社在进行选题论证时,首先论证的是它的价值:独特之处在哪里,它有什么新知识、新观点、新方法、新趣味、新理念,能够提供给读者什么新的阅读体验、新的审美享受、新的人生参考、启迪和思想借鉴,能否填补国内图书市场的空白。编辑挖掘出内容的价值对其进行提升,然后举全社之力,把这个价值营销推广到媒体、销售商、学校、家长和孩子。用白冰的话说是,做到了这几点,想不赚钱都难。

接力社一直认为,绝不能出你有我有全世界都有的东西,这样的话,编辑,出版人,出版社自己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即使一时能赚些钱,但终究会被市场遗忘或者淘汰。所以,当接到一些虽然会赚大钱但价值很低的“畅销书”书稿,或者一些与出版社定位不符的书稿时,接力社坚决地选择了放弃。他们说,出版社的资源终究也是有限的,要把有限的资源放在优秀的有独特价值的图书上。也正是因为这种多年对图书内容价值的坚持,接力社的再版重印率才可以高达80%,真应了那句“想不赚钱都难”。

创新与守正,成了“接力基因”的第三个关键词。而这两者之间,在接力社是互相成就的关系:创新是为了守正,守正又带来了创新。

因为对内容价值的坚持、对社会责任的坚守,1995年,在一无经验二无资源,资金也并不充裕的境况下,接力社自主制作了原创《神脑聪仔》图书及同名52集大型动画片。这在当时日本动画泛滥、国内少儿动画集体缺阵的情况下,是一种大胆创新之举,也存在很大的市场风险。但好在接力社对品质的一贯追求保证了原创动画图书和动画片的质量,投入市场后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成为我国原创动画的先行者和探索者,接力社也成了中国“5155动画”工程的牵头单位。《神脑聪仔》书和动画片虽然没有赚到多少钱,但是它为接力品牌影响力的提升,为接力社后来的IP探索与开拓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接力社自主原创图书:《神脑聪仔》 图:孔夫子旧书网

也是因为守正,接力出版社多年来始终坚持促进中国儿童文学事业的发展,支持老作家,培养新作家。为了不断推出新人新作,他们设立了“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 “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为原创幼儿文学、儿童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提供了新的创作、出版、传播平台,并培养了一批深受读者喜爱的作家。如接力社一直合作的少数民族作家黑鹤的系列动物小说,不但在国内市场大受欢迎,版权还输出到多个国家并获得国际大奖。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葛竞,就十分赞赏接力出版社创新的勇气、耐心和智慧,以及对新老作家一视同仁的平等态度,和对出版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接力出版社官网双奖专题页面

三十而立的接力社,还能走多远飞多高? 

李元君永远记得当年的广西新闻出版局长孙权科对自己说的话:你们能走多远走多远,能飞多高飞多高,只要是为了发展,怎么做我都支持。李元君说,孙局长的这些话,给新成立的接力社莫大的勇气与信心。而她,也把类似的话多次同白冰、黄俭说过。在接力社成立三十周年的庆典上,与会的领导和嘉宾,也对接力社说过差不多的话。

接力出版社建社30周年社庆视频截图

而立之后,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黄俭认为,接力出版社过去的30年,是人才的接力,是文化的接力,是价值观的接力,是理想的接力。未来的30年,这种接力不会变,这是事业发展的基础。

白冰认为:接力出版社要长久可持续性发展,必须面向未来,面向少年儿童成长的未来,面向产业行业的未来,面向国家民族的未来,面向国际少儿图书出版的未来,不断在否定自己中探索和创新。因为,如果现在不面向未来,那么,明天仍将活在过去之中!

薪火相传首先要有人,所以接力管理团队每半年就会认真研究、重新评估一次队伍该怎么打造,人才该怎么培养,管理团队和中层干部、核心团队该有怎样的梯次结构、交接传承等等,对基本合格的、有培养前途的员工,目前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而良性的培养机制。

如果说前30年接力社获得大发展依靠的是三个关键词:开放、信任、创新与守正。那么,在未来30年,意识到整个出版业面临的短期、中期、长期挑战后,接力社在上述3个关键词的基础上,又增加另外三个关键词:裂变、阅读服务与知识产权。

给已有的三个分社更多支持和更多战略指引,也给他们更多的权力和更大的自由操作空间,在加大各自体量的基础上,更多地占有市场,全方位地为读者提供更多优质的图书。

在大数据浪潮越涌越烈的时代,阅读、平台、渠道、市场,无不发生了许多变化,多媒体融合发展是新的课题,满足读者要求需要新的方式和手段,接力社认为,必须要在围绕阅读服务的大教育项目、阅读服务产品群的建设方面加大力度,寻求新的突破。

在内容为王的基础上,接力社将以产业的思维,运营发展自己的IP项目,将拥有核心知识产权视为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策略之一。

未来已经到来,未来正在脚下。读者和市场,正期待接力社的下一个30年,飞得更高更远。

(责编:肖歌)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