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编辑手记|“网抑云”那个梗差点毁了这本书

2020年10月14日   作者:张攀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浙江人民出版社推出的随笔集《有没有一首歌让你热泪盈眶》,是出版社跟网易云音乐合作的征文合集,深受读者喜爱。本书是一位零经验的新人编辑参与完成,从接到工作到选题文本确定,跟作者确定内容,跟合作方沟通,到最后成稿、宣传,每一个步骤他都参与了。本篇文章为这位新人编辑的编辑手记,他叫张攀。

浙江人民出版社图书编辑:张攀

北漂三年,日日艰辛,梦想做北漂比实际做北漂要有趣得多,可是我从未想过飘走。

工作以外,没有应酬的时候,我会用写作和听歌打发时间,也因此依恋上了云村(网易云音乐)。今年二月份,由于返京遥遥无期,我便扎进云村Mlog(音画博客)训练营做了一个月的助教,点评学员们的Mlog作品,不曾想遇见了真诚的文字和情感,也遇见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想——召集云村的文学力量出本书。

4月1日  这个愚人节没有愚弄我

三月下旬,经资深出版人杜永明推荐,我到浙江人民出版社北京分社面试图书编辑一职。由于我的专业背景不符及编辑经验为零,面试我的领导很为难。我说:“我知道老师喜欢经验丰富的人才,但也需要我这样的奇才,给您带来别出心裁的选题思路和文本内容。”最后,他让我回去等信儿。

4月1日,我收到了愚人节送我的“礼物”——正式入职。我从好友那里取经,她说我要策划自己的书并且大卖,才能站稳脚跟。于是,那个出书的“幻想”照进了现实,印在了我的日程表上。从那时起,每天我赶工领导给我的案头工作,在上下班的地铁上学习编辑手册,从午休和晚上挤出时间策划“有没有一首歌让你热泪盈眶”这一项目,忙到一度失去味觉。这个主题是灵光一闪而过,我认为它能把歌、文、情融合极致,也符合云村人的创作习惯。我一边做策划案,一边找几位文笔出众的Mlog达人写样稿。他们基于虚无缥缈的“网络友谊”信任了我,慷慨奉献了墨宝。其中,晨曦和迁渡的文章成为样稿,给策划案增色不少。

我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对接上云村资深品牌经理。张经理和我一拍即合,沟通起来特别顺利,不过他的团队成员并不看好这个项目,认为周期长、见效慢。为此,我补充了材料,对这本书的呈现形式作出承诺,并强调它对于云村内容输出和口碑培树的深远影响。经过一周多的等待,我收到了好消息——团队通过了。那一刻,我欢呼雀跃,不过只有一秒钟。他说要等我们把内容、封面和内文版式都准备好后再作评估,进而决定是否以“网易云音乐 编”署名。

对于云村的顾虑,我深表理解,这么大的平台怎能不爱惜自己的羽毛呢。于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把从策划案中提炼出来的选题表传给领导。十分钟后,对话框中发来“张攀,你来”的消息,我便上楼,被告知选题可以做,并且他对拿下这份出版合同很有信心,因为“我们是专业做书的,不可能让他们不满意”。

4月27日  一封只在云村才看得到的征稿函

选题通过后,张经理帮我对接音乐事业部的美女运营蓓蓓。经过细则调整和视觉排期后,原定4月25日的征稿函发布计划彻底泡汤,可是我们不愿改变截稿日期,便急忙抢工,终于在27日成功发布“有没有一首歌让你热泪盈眶”主题征稿函,而原本15天的征稿期变成13天。

此次征稿活动,在云村达人社区引发强烈反响,共收到有效稿件902篇。千字以上的稿件由我负责审核,千字以下的由云村运营负责。我点开了每一个邮件提醒,犹如在开启一个个盲盒,看了方知是喜还是悲的故事。审稿初期,我很纠结,不得不亲手将稿件送往两个去处:待定或淘汰。直至读到第36篇稿件,我才遇到第一个打动我的故事《他打不通的电话,像是小说里找不到地址的信》,直接给它入选。截稿后的一周,我社和云村两边经过层层筛稿,确定了一份58篇佳作的入围名单。

在征稿同时,封面及内文设计也相继开展。为了保证封面的创意和水准,我拉来三家不愿竞稿的设计公司参与竞稿,并从9个方案中挑出现在的封面。而内文设计却没那么顺利,我的期待高于设计师彼时的能力。我和设计公司不断沟通每个我想呈现的细节,完成了目录、篇章页和鸣谢页的元素设计。据说,公司老板都加入了设计行列。可是对于歌曲信息和ID落款等细节处,我认为美感不足,便找来朋友李松设计,结果整个版式有了点睛之笔。

由于沟通不畅,我未能与4位作者取得联系,文章数量调整为54篇。这时,扑克书签的概念萌生了。为每位作者定制一张专属书签,随机赠送一张,看看读者与哪位作者有缘,想想就觉得妙。在与作者谈授权时,我已经悄悄着手稿件的电子稿编辑。可惜的是,有两位作者由于个人问题无法授权,我只好从待定稿件中重选两篇,但又有一位作者因为初编稿“个人风格被改动”而拒绝授权,最后由一篇即将转投他处的稿件补位。其实,此次投稿的作者多为文学新人,有人对个人风格的坚持,既天真烂漫,又令我挠头。对稿子这件事,相当于“1 Vs 53”的战斗,幸好我和他们在文字规范与个人风格之间找到了平衡点,而战斗本身则变成一次相互学习和精进的宝贵经历。

文本、封面、版式通通备好,附上一份介绍书,打包发往杭州。等待的这段时间并不煎熬,一来我对整套方案充满信心,二来我不得不把自己埋进其他项目中。那么,这样的等待可算是一种幸福。

6月17日  我好像失败了

张经理不断给我利好的反馈,大致是这几点:团队成员对这本书的印象大为改观;主题和文章切合云村的内容风格;歌曲信息详实,这是对创作者的尊重和肯定;云村视觉部门会就内文版式给出美化建议。

那时,北京新发地被锁定为新一波疫情暴发的“发源地”。亲友们打电话或发微信关心我,嘱咐我注意防护,而我礼貌地谢过后,却没把这波疫情当回事。因为在我心里,疫情很快会被遏制,而这本书马上要“真正立项”,兴奋感狠狠压制了不安全感。

6月17日上午,总社针对疫情特意发来通知,重点是建议我们分社人员“居家办公”。正当我忙于整理资料、拷贝文件时,张经理发来消息,说市场部最终决定不授权。主要原因是,那时各平台上“网抑云”的梗有所起势,这本书与其气质相符,他们若以“网易云音乐”的名义推出这本书,将面临炒热这个梗的风险,会给公关带来巨大的挑战。

那时,我在同事们热闹“打包”的氛围中安静下来,在想这个项目若不成,那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辜负了领导和同事们的期待;我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和精力,设计费都打了水漂;我让作者们失望而归……这些都是我不想承受的,我不想给每位参与进来的人留下遗憾,尤其不想让那些渴望文字变成铅字的新人们梦想落空,所以我告诉自己,先别和领导汇报,再想想办法。那天,有同事中午就撤了,而我收拾到下班时间才离开。

说句心里话,居家办公让我得以喘口气,但我丝毫不敢放松。那一周里,我试图挽回云村失败后,开始寻找这个项目的接盘侠。我发动所有与文娱领域沾边的朋友帮我寻找:音乐人顾翾去谈新浪音乐;高中铁哥们去谈腾讯音乐……我去敲诸多大V的“后窗”,但都无果而终,连家人都劝我该放手则放手。正当我濒临绝望时,前辈对我说:“这个项目你自己想接着做,就能做。”这句话令我茅塞顿开,可是我能做它的接盘侠吗,我够格吗?我本着“背水一战”的心态,起草以我笔名为主的替代方案,多年来第一次梳理自己身边的人脉,并对营销有了初步想法。这份方案得到了几位前辈的肯定,她们鼓励我拿着这份方案向领导汇报。我照做了,结果领导给了我和这本书第二次机会。

接下来,项目继续推进,走所有书都要经历的审校、印刷和发行流程。我先和总社审校老师们在规范性与文学性灵活统一上达成共识,又对营销和发行人员宣讲这本书引起重视,再恳求印制主任帮我抢拖下来的进度……一切都顺利得多,因为至难时刻已过。

9月23日,“热小泪”全网预售

随笔集《有没有一首歌让你热泪盈眶》,被我们作者亲切地称为“热小泪”。9月23日,我们发布了题为《热小泪,你要争气,别让我们哭泣》的视频为她打气,结果首日开了小红盘,惊艳了所有人,而我尤为欣慰。

《有没有一首歌让你热泪盈眶》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作者:五一泽(编)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

本书中,作者言若在《伽马射线γ的生命周期》中写道:“我们都像是芦苇,看似脆弱不堪,摇摇晃晃,而背负疾风时,却只弯弯腰,永不倒下。”她的这句话,概括了我的这份编辑手记。看到了吗?这本书的魅力就在于:每一篇文字,总能看到自己;每一种情感,总能激起涟漪。

近日,有读者向我反馈,她说:“我是个很理性的人,没想到会被几篇文章感动哭了。它们写的就像是我的故事,把我的心结打开,给了我更明媚的心态。”这么说,这本差点被“网抑云”毁掉的书,反而契合云村正极力打造的新形象——“网愈云”。没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祝好人人。

 

(责编:肖歌)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