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徐江:为孩子做好服务,不能为版权输出而出版

2020年10月14日   作者:穆穆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在童书版权输出上,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可谓硕果累累。去年和今年,连续两年向巴基斯坦输出,2019年输出24个品种图书,2020年输出22本乌尔都语版书籍。同时,今年还向德国输出11种德语版图书。百道网专访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社长徐江,请他聊了聊出版社是如何做到版权输出井喷式增长的。

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社长徐江

近年来,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在童书版权输出上,可谓硕果累累。二零一九年,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对巴基斯坦输出24个品种的图书。二零二零年,又向巴基斯坦输出22本乌尔都语版图书,同时还向德国输出11本德语版图书,如此高产的输出成绩的确喜人。而图书内容,比如《丝路寻蝶》《故事中国系列》《保冬妮京味儿绘本》……无一不是带有民族特色、中国特色的优质图书。

《丝路寻蝶(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作者:[法] 伊莎贝尔·辛姆莱尔 绘著
译者:赵佼佼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

《故事中国系列》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作者:李健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保冬妮京味儿绘本:冰糖葫芦,谁买? 》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作者:保冬妮 著;吴翟 绘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保冬妮京味儿绘本·咕噜咕噜,涮锅子》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作者:保冬妮 著 莫矜 绘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保冬妮京味儿绘本·牡丹小仙人》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作者:保冬妮 著 杜凌云 绘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新疆青少年出版社面对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努力克服文化差异,使中国图书在异域市场绽放光芒,如今依然在开疆扩土,进军国外市场,进一步提升自身的版权输出能力。其实,如此强输出背后,都是出版社脚踏实地深耕内容、有节奏有方向一步步走出来的,就像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社长徐江说的那样,一切成就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分阶段发展而来的。

三大因素促成版权输出,图书出版仍以孩子为重

新疆青少年出版社能实现如此多的版权输出,在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社长徐江看来是多方面原因促成的。

首先,国内少儿出版社与国际交流的密切交流是一大助力因素。他举例道,向埃及、阿联酋出版输出的阿拉伯语版的《我有友情要出租》,是在宁夏智慧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帮助下完成的。

其次,与中国影响力的不断提升有关。此次巴基斯坦乌尔都语版本、德国德语版的图书,是因为巴基斯坦和德国的出版社在国内设置了出版处,主动与中国文化交流,想要寻找一些有中国特色、品质出众的图书,由此和新疆青少年出版社达成了合作。

“故事中国”插图

再次,最重要的一点,是出版社图书自己的实力。有了交流的外力,固然能帮助少儿图书走出国门。但要真正“走出去”,内力才是根源——海外出版社们渴望有特色、品质出众的图书。而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多年以来优秀图书的品种积累正好符合他们的需求,自然会获得青睐。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的图书多为中国孩子编写,自然具有中国独特的文化特质和价值。同时,在中国特色的背后,还存在着共通的价值观和情感追求,比如对亲情、友情,而且又不涉及政治意识形态色彩,因此更能够融入大的文化交流环境里。这也是海外版权商们喜欢这些图书的原因之一。

“国粹戏剧图画书”插图

徐江强调,制作图书时,出版社不能为了输出而出版。出版社的第一要义还是要做好选题,还是内容为王,为孩子提供好服务才是关键。只有选题好,商业价值才高,社会价值才大。当图书同时产生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既能获得中国青少年们的喜爱与市场的认可,又能符合家长为孩子选书的价值追求,自然会吸引海外版权商们的注意力,经过国内市场检验的产品即使在国外也不会太差,才能被国外读者们所接受。

版权输出循序渐进,一口吃不成胖子

提到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版权输出的发展,徐江表示,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尝试期,出版社于2010年开始在版权输出方面进行了尝试,将一些出版社认为具有中国特色,又具备共同的价值观的图书进行输出试水,进行大胆、“盲目”的探索。

“故事中国”插图

因为是在尝试,所以在版权输出过程中,出版社遇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版社认为符合输出标准的图书,却遭到了冷遇。如“北京记忆小时候的故事”系列,属于出版社的长销书,无论是它的绘画风格,或是传递的价值感情,在出版社看来,有“走出去”的潜力;再如《姥姥去遛弯》里的“隔代亲”、北京的民俗风情,都是有特色、外国版权商较为关注的点。但意想不到的是,美国出版社在开了一次选题论证会后,以书面形式回复,认为这套书还不具备他们引进的条件。而当这套图书版权输出到中国台湾地区时,对方只要了其中三本,另外的《小金鱼儿》受到了冷落。原来,本套图书画面上呈现的具有政治属性的标语,显然不是没有经过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变迁的台湾地区的民众所能理解的,更遑论台湾的儿童读者了。

“故事中国”插图

第二个阶段,是版权代理机构代理时期。这个时期的效果,徐江毫不避讳地认为一般。如今,他再回看这个时期,重新反思后,认为原因是那时新疆青少年出版社优秀品质的图书品种不够充足,无法满足输出需要。不过,这样的时期,却也正是出版社沉淀和积累的过程。二零一零年,新疆青少年出版社推出了“国粹戏剧图画书”系列,包含《窦娥冤》《三岔口》两本,上市得到的反响很小。但徐江敏锐地察觉到,这些图书代表了优秀的中国文化,是属于中国的原创图书,对这样的题材进行挖掘和呈现,无论输出与否,都是值得的,重要的是能将传统,以符合现代读者偏好的形式展现出来。于是,出版社着手挖掘“国粹图画书”系列,于二零一四年上海书展上,一口气推出了七本“国粹图画书”系列(包含了原先两本图书)。

《国粹戏剧图画书(精装绘本全5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作者:海飞,缪惟 著;刘向伟 绘
出版时间:2017年06月 

这样优质又数目庞大的图书,当时获得了政府奖。同时,吸引了业内的目光,也收获了读者们的关注,更得到经销商的注意力。二零一四年过后,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凭借“国粹戏剧图画书”系列,在中国原创图画书的领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影响力。此后,新疆青少年出版社便进入了输出版权的第三阶段——输出的图书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被认可。

“国粹戏剧图画书”插图

“首先是你出版社有没有好书?第二是你的好书够不够规模? 第三是你的规模是不是产生了影响力?我觉得这都是循序渐进的。”徐江总结道。

保持输出,挖掘更多的故事反哺新疆

在徐江看来,新疆青少年出版社植根于原创,多年来一直孜孜以求,希望做出属于自己的成绩。如今的结果,也是水到渠成,毕竟,井喷式增长背后,都是质的改变。目前,新疆青少年出版社面向海外输出版权,既包括互利互惠、互相合作式的输出,如向哈萨克斯坦、德国输出,给予版权商一定的支持,共担市场与成本风险,提高输出比例;也有纯商业的输出,如面向越南市场,越南版权商看中了图书的质量,和版权编辑谈合作,选择走商业化道路。

《丝路寻蝶》插图

谈到未来的输出版权计划,徐江表示,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目前要做的,便是坚持原有的计划方向不动摇。他介绍道,眼下,将继续推进现有的基于中国传统文化题材的系列图书的出版,不断延展丰富其产品阵列。

《丝路寻蝶》插图

其次,出版社会继续围绕新疆主题的出版进行开展,表现新疆之美,用目前获取的资源、经验,反哺新疆,展现人文情怀。如之前请法国画家绘画的《丝路寻蝶》。再如目前正策划的“锡伯族西迁”的故事:清政府为巩固西北边防,从东北组织锡伯、索伦(达斡尔)等部族官兵连同其家眷一起迁往新疆。那是国家意志的体现,也是巩固国防的需要。八百锡伯族将士带着自己的家眷,从东北走到新疆,在新疆扎跟,将锡伯族的文化又源源不断的往下传着。这样动人、朴素,既有政治影响,又有人文关怀的故事,新疆还有许多,但都尚待挖掘。而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希望,能够将这些题材挖掘出来,使读者们能够得知这些被遗忘在历史和回忆里的故事。

“国粹戏剧图画书”插图

最后,新疆青少年出版社会继续保持开放的心态,一方面,以主动的、开阔的态度,与中介机构、国外出版社的办事处进行沟通和交流。另外一方面,出版社也将尝试将对外开放和认知的渠道建的更通畅,如在网络媒体上曝光自己,增加接触面,扩大自身影响力,加强合作可能性。

 

(本文编辑:肖歌;编助:苏一)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