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疫情下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的应对策略与发展思路——专访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李芳

2020年09月14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已历经百年沧桑、跨越世纪变幻。这家历史悠久的出版机构受到疫情冲击后积极应对,出版相关疫情防控的书籍。为响应国家战略和学校双一流建设发展,在学界建设方面重点布局,数字化转型浪潮下,积极发展融媒体。

十九世纪末,中国近代最早的大学出版机构——南洋公学译书院载誉出世,其在设立之初便确立了宏伟的目标,即“为成才之助”、“周知四国之为”,出版了严复翻译的《原富》(即亚当·斯密《国富论》)等一批变革图强、开启民智的书籍。发轫于此,上海交通大学的出版事业延续不断:1925年成立了专管出版工作的领导机构——出版委员会;1947年组建交通大学出版社;解放后出版社曾一度停办,1983年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恢复出版。

迄今为止,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已历经百年沧桑、跨越世纪变幻。这家历史悠久的出版机构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有哪些变化?为了响应国家战略和学校双一流建设的发展,他们又有哪些出版布局?在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下,上海交大出版社又将怎样打破传统,走在数字化转型的前列?籍此,百道网专访了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李芳。

李芳,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曾任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主要研究方向为数字出版、数字资源建设、知识服务等,目前担任上海出版社经营管理协会副理事长、上海市图书馆学会信息资源建设专业委员会主任。曾主持和参与国家社科基金等十余项研究项目,参与文化部文化行业标准元数据规范的研制,发表中英文学术论文40余篇,出版《学科信息资源建设》《特色资源元数据设计与应用》等专业著作10部。

百道网: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包括出版业在内的众多行业都出现了产能和市场双下滑的现象。疫情对贵社的发展有哪些影响?作为一家大学学术出版社,又是如何应对的?

李芳:如今提及疫情对我们交大出版社的影响,我想最大的影响在于--疫情让我们重新思考数字出版转型的节奏是否能及时跟上未来发展的挑战。同时,作为大学出版社,疫情期间我们考虑更多的仍然是社会责任,我们是率先加入向全社会免费开放电子资源行列的出版社之一,我们在自己的“慕知悦读”APP阅读平台上免费开放300多种电子图书、有声读物、语言点读、视频微课等优质资源,为读者,尤其是高校读者提供丰富的文化精神食粮,帮助他们掌握健康常识,畅游悦读空间,共同打赢防疫攻坚战。

同时,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结合自身优势,以高度的政治站位和敏锐的出版意识,积极策划出版了疫情防控的系列图书,比如《查医生援鄂日记》《新冠肺炎防治精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公众心理援助操作手册》等。其中《査医生援鄂日记》4月出版后迅即受到各大主流媒体的重点宣传,现已有报道、专访、评论超过百篇,《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等主流媒体都从多个不同视角切入,进行了全方位、多视角的持续报道。该书获得了“中宣部2020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荣登2020年4月中国好书榜单、《光明日报》四月光明书榜、《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3-4月优秀畅销书榜文学类畅销榜等一系列榜单。

《查医生援鄂日记》在受到中国媒体的广泛关注的同时,也吸引了外国出版社的目光,目前已输出9个语种,其中日文版输出给日本最负盛名的出版机构岩波书店,这是该出版机构近年来首次从中国引进图书版权。这次引进也意味着该书日文版进入日本出版业主流发行渠道,将中国的抗疫经验和抗疫精神带给更多日本专业人士和普通民众。此外,我们还策划出版了由钟南山院士、王辰院士主审,上海瑞金医院党委书记瞿介明教授等主编的《新冠肺炎防治精要》,其英文版版权输出全球顶级科技出版集团爱思唯尔,并将作为全球医护人员的重要参考书在全球出版发行。该书是爱思唯尔出版集团第一本引进来自中国医学研究者关于新冠防治的学术著作,并且在出版流程上该集团将开出绿色通道,以最快速度推进出版。

《查医生援鄂日记》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作者:查琼芳 撰,仁济医院 主编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百道网:近年来,贵社专业学术出版领域表现优异,作为一家大学出版社,请您谈谈大学出版社在融入并助推母体大学学科建设方面,是如何做的?

李芳:上海交大出版社作为一家大学出版社,扮演着为高校和文化教育服务的重要角色。大学出版社不仅是母体大学展示和传播学术成就的重要载体和传播链条,更是延伸大学学科影响、传播科学精神与思想文化的重要平台。我们目前正在酝酿制定“十四五”战略规划,计划围绕三个“主动”展开布局:一、主动对接国家战略,建立起连接高端学术理论和国家建设现实需求的桥梁;二、主动对接学校学科发展,做好体现交大学科特色的出版品牌;三、主动营造创新体制机制,创新内容传播手段,更好地迎接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各种挑战。

在主动对接国家战略方面,交大社除了持续深耕“大飞机”、“东京审判”等重大出版工程,未来五年将围绕学术前沿领域,打造若干学术出版高原高峰。如,服务“海洋强国国家战略”,策划“海洋强国出版工程”、“全球海洋治理前沿研究系列”等多个大型学术专著,为学术界提供学术交流的平台、为产业界提供科技创新成果转化的服务、为产学研相结合搭建沟通桥梁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围绕“全民健康战略”,上海交大社瞄准学术前沿,服务临床科研,依托上海交通大学13家附属医院的优质医学资源,住院医师规培、精准医学、转化医学、整合医学等图书的出版已经或正在形成规模和品牌效应,其中“精准医学出版工程” 已连续三期入选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全部书目均已入选“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为实现由“被动医疗”向“主动健康”转变奠定基础,为推动“健康中国”建设提供重要参考。李芳指出,正因为在这些前沿学术出版领域的谋篇布局、持续积累,交大社6个项目成功入选2020年国家出版基金,入选项目数量再创新高。

那么上海交大出版社是怎么考虑布局这些学科出版的呢?李芳告诉百道网,出版社紧跟学校的发展仍需提升,今年教育部将进行新一轮的学科评估,学校对在建学科的目标任务进行了A、B、C的分级分类,出版社要对标学科、分类服务,尤其是部分学科明确提出了要加强教材建设的目标,出版社要主动配合学校的课程建设、改革,打造新形态、立体化的教材体系,努力提升交大优势学科在全国的影响力和辐射力。

李芳指出,“一百多年前哈佛大学校长说,哈佛大学出版社应该出版全世界都认为和哈佛大学相匹配的图书。这句话十分清晰地定位了大学出版社的使命和目标。上海交大出版社就是要紧跟学校的发展战略,融入学校、融入学科,出版和上海交通大学相匹配的图书。”

对于如何主动营造创新体制机制,李芳谈到,近几年,知识付费市场变化迅速,交大社在这方面积极探索,为提升市场转化能力、提高主题整合和策划能力积累实战经验,也为后续交大社自主开发建设知识平台提供宝贵借鉴。在自主开发方面,交大社建成了慕知悦读APP、交小星APP、大学英语等级测试网等项目。

而在创新传播手段方面,他们则努力让阅读“随手可得”,这也意味着出版可以搭上融媒体发展的快车,开发、拓展产业链,顺应传播手段多样化和传播技术智能化飞速发展的趋势,把内容策划和科学技术融合作为优化呈现方式的重要手段。交大社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系列》图书出版的基础上,打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云平台,集聚了千余名医学专家的科研成果,汇聚了全国领先的临床医学教育资源,为住院医师提供线上学习、考核、管理等功能,形成了完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教育培训融合生态圈,并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向全国医生免费开放,受到好评。未来,交大社将围绕优势学科资源,开发更多的基于场景和网络的新型信息和知识服务精品。

百道网:在直面疫情挑战方面,各家出版社主动出击,从内容到市场都做出了适应市场变化的调整。可以谈谈贵社在疫情带来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双重压力下,作为一家学术出版社,将如何布局未来一段时间的出版事宜吗?

李芳:这次疫情加大了整个行业对数字化转型的紧迫性和危机感,数字化的转型是出版社必然的发展趋势,未来,不光是出版数字化产品升级和业务流程的转型,更重要的是出版社组织管理应对互联网时代全方位的数字化转型,这更是出版社未来发展的趋势。

近些年,上海交大出版社在以传统纸质图书出版为主的同时,也在积极探索出版社的数字化转型路径和方法。十四五期间,将搭建数字资源中心,为出版社的数字化转型提供资源开放、数据交换和知识服务的核心支撑。互联网时代,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大致可以分为这样三个阶段:边缘试验阶段、核心冲突阶段和根基重塑阶段,我认为这三个阶段同样适用于现代出版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第一阶段是边缘试验阶段。在这个阶段出版社对数字化转型进行初步探索,挑选一部分有市场、有需求的图书进行数字化出版发行的试验,对传统纸质出版运营管理几乎没有影响和冲突。第二阶段是核心冲突阶段,也是出版社适应新互联网环境后,数字化出版部门和传统纸质出版并行运营,在作业流程、管理制度、绩效分配和文化观念上会产生正面冲突,这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冲突阶段。第三阶段则是企业的根基重塑阶段,这时候数字化出版发行与管理逐步变成出版社主要运营管理模式,传统出版对整个企业的运营比例非常低,这个阶段,就需要出版社整个的组织结构、制度、流程和企业文化,都充满数字化的特征。所谓根基重塑,也就是这个意思。

李芳认为,在纸质图书出版增速不断放缓的今天,上海交大出版社正在积极推动数字化转型工作。从以上三个阶段划分来看,上海交大目前数字化转型基本上处于从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转变的阶段。受疫情的影响,他们加快了数字化转型的进程和建设步伐。2020年,我们交大出版社的十大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初步构建数字化管理与知识服务平台,建立多形态、多载体的数字资源中心,为新型融合教材的建设、为知识产品开发运营提供重要支撑。

十年前,西方出版行业在数字化转型、知识服务、出版智能化等领域不断探索,发展水平整体领先于国内,虽然现在国内部分出版社在数字化转型领域不断深耕,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大多数出版社还是相对传统和保守的。“上海交通大学作为一个理工科见长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在国家重大科技、重大战略课题研究等前沿领域都走在前列,作为上海交通大学的出版社,我们也将要在数字化出版、传播和管理转型方面,走在国内同行的前列。”李芳社长充满自信地说道。

 

(责编:肖歌)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