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如何迎接数字化浪潮的冲击?中南传媒的答案是“原创力量”

2019年07月30日   作者:何安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 随着数字化浪潮席卷全球出版业,数字技术已用于出版的策划编辑、制作印刷、生产管理、市场营销等各个环节。如何在浪潮中保持自身影响力?中南出版集团给出的答案是:原创。作为中国出版产业的领军企业之一,中南出版传媒集团一直高举原创大旗,秉承 " 催生创造,致力分享 " 的企业价值,把做好原创产品视作自身的使命。


随着数字化浪潮席卷全球出版业,数字技术已用于出版的策划编辑、制作印刷、生产管理、市场营销等各个环节。这对出版集团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如果利用好,就可能成为弯道超车的一个机会。

作为中国出版产业的领军企业之一,中南出版传媒集团一直是各种变革中的弄潮儿。近年来,中南出版传媒集团围绕" 催生创造,致力分享 " 的企业价值做了种种探索,全面展示了“出版湘军”的出版实力、社会影响力和市场表现力。

如果只能为出版湘军提炼出一个关键词,毫无疑问是原创。对此,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发表过自己的看法:作为一个内容企业,所做的事情本质就是用自己的产品在社会民众的心灵内“圈地”,一个文化企业的品牌所具有的心灵的响应度有多大,这个企业所拥有的市场就有多大。出版行业属于内容创意行业,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比内容原创更重要的东西。

《英雄地》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刘克中
出版时间:2014年04月 

《长津湖》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王筠 著
出版时间:2012年01月

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是这么认为的,也是这么做的。以旗下湖南文艺出版社为例,2006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创立了“大风原创”这个出版品牌,到今年已整整坚持了13年,推出了数十部作品,其中《机器》《海峡之痛》《命运》《钢铁是这样炼成的》《长津湖》《青瓷》《英雄地》等收获过各种奖项。

那么问题真正的问题,其实是数字化浪潮下,中南传媒到底是怎么做原创的?答案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

按品牌化的要求打造主题出版基地

当前,中华民族正经历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国古老文明在社会主义发展中取得瞩目成就,“和平崛起”、“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人类命运共同体”等这些宏大的主题,都是“世界级的话题”;中国模式背后的思想因素、世界意义、机理逻辑,都是中外理论界和内外学术界“探讨的重点”。这些主题的背后,是一座座内容的金山、思想的富矿、艺术的宝藏,值得一代代出版人去深度挖掘和深耕细作。

中南出版传媒集团依据各社的业务优势,确定人民、教育等出版社作为主题出版的主阵地,要求这两个社立足专业特色,凝聚学科智慧,汇聚人才队伍,集中优势资源打造合时应势、特色鲜明的主题出版品牌,其他出版社则立足于各自的专业优势,在其最有资源积累、最有专业判断、最有品牌特色的领域推出自己的拳头产品。

按精品化的标准打造IP产业链

近两年,IP成为文化产业领域内的热词,影视公司、游戏公司争相抢夺优质IP。IP的内涵是“可供多维度开发的文化元素”,而它的外延,是所有文化产品形态,包括文学、电影、电视剧、动漫、游戏等。所谓IP指的就是内容,其核心则是故事和角色,而好的故事和角色的源头则是原创出版。在互联网生态下,已经不存在单一的出版业、影视业和游戏产业,它们依靠经典、优质的IP共生共荣,互相驱动,一同推进文化产业的繁荣发展。

中南传媒将以IP为核心的全版权运营平台确定为战略平台之一。一是圈占IP资源。采取买断方式获得部分优秀作家、潜力作家作品的多种版权,策划引进有高市场号召力的优质版权,排他性占有优势内容资源,力争获得其网络信息传播权、影视改编权等。二是做好规划、建立机制、明确重点、畅通渠道、配备人才,以IP为纽带,积极开展文化创意产业价值链整合,以IP授权为核心,以网络平台为基础,展开多领域、跨平台的商业拓展模式。三是鼓励以项目制形式,支持湖南少儿出版在动漫、游戏、影视、少儿作家等方面进行IP开发,鼓励中南博集天卷、浦睿文化、湖南文艺出版社等机构在图书、影视方面进行IP试点。条件成熟时,可采用股份制、事业部方式进行IP运营。四是重视编辑的IP价值,培植IP产品经理人,积极探索与作品、作家两个层面的全方位合作。五是鼓励合作,实现共赢。多与国内知名导演、电视、网络播放平台合作,将图书IP改编为影视作品,降低经营风险。

按专业化的流程培植和挖掘内容资源

原创的本质是什么?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的回答是这样的:“一个出版人最应该干、最值得干的事情,就是为所在的时代收集、生产最新的创造。” 

中南传媒有目标地挖掘和储备优质的内容资源,遴选全国一流学者和作家加盟,建立主题出版内容资源库,集聚起能够托举重大主题的原创力量。作为中南传媒旗下湖南文艺出版社打造的原创品牌,“大风原创”曾推出了梁晓声、王跃文、阎真等一大批知名作家。作家王跃文2012年与湖南文艺出版社签下“十年契约”,长篇历史小说《大清相国》自2013年出版以来,受到了读者的热烈欢迎,到目前为止已再版数十次,几年下来发行了两百万册。

作家何顿新作《幸福街》勾勒了新中国成立后幸福街两代人的命运遭际,全景式展现了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普通人的生活、思想、命运和时代风云。何顿曾解释过自己选择中南传媒的原因:“中南传媒这些年来出版了许多全国一流作家的原创作品,在全国文化艺术界产生了巨大而且深远的影响,这是我愿意把《幸福街》这本书交给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重大理由。”他表示,像张炜、刘醒龙这样在全国响当当的一流作家,都愿意把自己的心血交给中南传媒出版,足见中南传媒在中国文学界是很有影响力的。

按市场化逻辑构建出版营销体系

面对新技术所带来的产业业态的革命,中南传媒“主动出击”,率先拥抱新技术,通过与领先的技术公司合作,创立新业态的数字出版公司。

“我们与华为合作,创立天闻数媒,通过新技术改变传统的产品形态,迎合技术革命与市场需求。”龚曙光说,经过多年发展,天闻数媒已经成为中国领先的在数字教育企业,公司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不仅在中国5000多所学校广泛应用,还输出到亚、欧、非等十多个国家。

以先进技术为动力,推动业态融合与创新,类似的案例在中南传媒还有很多,比如中南数字内容资源库、有声书内容集成与传播平台、移动互联网悦读平台,湖南教育出版社贝壳网贝壳网数字教育平台,湖南红网新媒体集团应用移动互联网技术研发的时刻新闻客户端等。

另外,在传统内容资源与新的传播平台的结合方面,中南传媒则实现了新旧业态的融合发展,使单一纸质出版向多媒体出版转型。当前,数字阅读、语音出版、VR技术已经在中南传媒的产品中得到普遍应用。以岳麓书社为例,其传统的《四大名著》,推出名家演播版之后,销量提高5倍。“这种新技术的应用,使传统的纸质书变成多介质的富媒体,实现传统内容资源的数字化传播和更大增值。”

回望这些年,从《走向世界丛书》到《历代辞赋总汇》《延安文艺大系》《中国古代历史图谱》,正是一部部精品,树立了湖南出版人“能吃辣椒会出书”的良好形象,并在原创领域中一直处于领跑的位置。

(本文编辑:安宁)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