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锻造”经典原创图画书的“黄金法则”

2019年03月22日   作者:陈楠

【百道编按】在增速放缓、竞争激烈的中国少儿图书市场,近年来原创图画书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2019年2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联合主办了“白冰图画书的创意空间和情感探索”研讨会,对文学图画书的创作从理论到实践进行研讨分析。百道网在整理本次研讨会精彩发言的基础上,结合近年来畅销原创图画书的特点,总结出一份“锻造”经典原创图画书的“黄金法则”。

研讨会现场图

在增速放缓、竞争激烈的中国少儿图书市场,近年来原创图画书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原副主席、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主席海飞在2019年3月“华东六少”峰会期间特别强调:“新世纪中国童书出版的‘黄金十年’,以儿童文学创作出版的火爆为标志。下一个童书出版‘黄金十年’,图画书将是一个重要的标志。”

目前,在这块“希望的高地”上,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崛起了大批本土图画书作家和画家,有些作者甚至与国际接轨采取自编自画的创作方式;类似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原创图画书研究中心等专业的图画书研究中心纷纷建成。此外,比照布拉迪斯拉发插图画双年展金苹果奖、中国香港有“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中国台湾有“信谊图画书奖”等,中国内地现已设立上海“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北京“张乐平奖”等图画书奖项,用以表彰该领域的杰出创作者。

那么,什么才是具备专业水准、摘取国内外奖项的优秀图画书呢?自2003年起,中国原创图画书进入第三个黄金期时期,图画书的理论体系也得到不断地完善。图画书包括文学图画书、认知图画书、玩具图画书、艺术图画书等多种细分门类。现在大众层面提及的图画书,一般是指文学图画书。

2019年2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联合主办了“白冰图画书的创意空间和情感探索”研讨会(以下简称研讨会),对文学图画书的创作从理论到实践进行研讨分析。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委员会主任高洪波,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等20余位重磅嘉宾在研讨会现场深入剖析了白冰图画书作品的精髓所在。

白冰,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接力出版社总编辑,国内引进图画书理念的先驱者。目前,白冰在中少总社出版的图画书均已入选该社旗下的原创图画书品牌“中少阳光图书馆入选书目”;版权已全部输出国外版权,并荣获国内外各种奖项。

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表示:“白冰的作品以奇妙的构思,充满哲理、智慧的语言来启迪孩子心灵成长,从简单的童语中建构起一种特殊的艺术感觉,体现了图画书独特的艺术面貌和审美精神。”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委员会主任高洪波评价白冰的图画书作品“题材广泛,立意深、故事精彩,画面美妙,是亲子阅读的范本”。

百道网在整理本次研讨会精彩发言的基础上,结合近年来畅销原创图画书的特点,总结出一份“锻造”经典原创图画书的“黄金法则”。

格局观与想象力结合

儿童图画书不是玩具的替代品,它有更加高远的定位。

图画书让我们可以向年龄很小的孩子自如地讲述世界上所有的事物和哲学,“在所有文学艺术门类中图画书大概是离哲学最近的图书形式,在童书中最得宠,它的奇妙和不可理喻的功能。”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在研讨会上表示。

对儿童独立人格的发现和尊重是图画书产生的原动力,而它的思想基础是科学现代的儿童观。如果让中国的孩子仅仅从引进版童书里发现世界、发现自我是不够的,对身边世界和自我的认知应该来自母语文化。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秦文君在研讨会上强调,中国原创图画书目前急需加强的两点是:讲出的故事要有大格局,以及想象力。

大格局指的是作者以什么样的目的来创作故事必须非常明确,且具有高远的意义。在创作故事的过程中,作者必须要时刻牢记自己给孩子讲这个故事的初衷是什么。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认为,原创图画书的价值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表现中国儿童生活,讲述与中国孩子息息相关的故事;二是反映中国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反映国家气象、民族精神,让孩子们能感同身受,引发共鸣;三是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诗词歌赋、水墨丹青、民俗传说等,让孩子们从中领会东方哲学,在潜移默化中建立文化自信;四是通过作者与作品表达与世界共同的、先进的儿童观、教育观、文学观、艺术观,以及创作阅读观,传递成人对孩子的尊重、理解与爱。

在格局明确的情况下,创作者要用丰富的想象力将故事讲出来。

“故事和叙事的创意和巧思是支撑思想和情感的前提,更是保证一部图画书达到优秀,甚至经典水准的基础。薄薄的一本图画书要达到像一本厚重的儿童文学作品一样,给读者带来阅读的撞击,需要图画书的创作者充分发掘图画书讲故事的可能性和丰厚性。” 中华读书报编委、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总结道。

就图画书而言,在以优秀的文学基础为前提的保障下,戏剧性以及想象力最能激发童年时期对生命的热爱。

“文学类图画书一定要有好的创意,即绝妙的点子,以及独特的图画书语言(无字图画书除外)。”白冰在其作品研讨会上强调,“绝妙的点子,可以拓展创作空间,带来独特的形象、细节、故事、生命感受以及阅读惊喜。”

以白冰的图画书为例,在《吃黑夜的大象》中,主角是一只能把黑夜吃掉的大象;《雨伞树》中,破旧的只剩下伞柄的红伞长出了一颗长满无数小伞的树;《一个人的小镇》当中,善妒的小魔术师把所有的伙伴变没了,可她从此也没有了观众;《爸爸别怕》中,父与子角色奇妙的互换,爱的力量与可贵,在极度与异常的情形之下,在读者心颤的瞬间展现出了最本质动人的一面。

“自由辽阔,丰沛无比,而又充满童趣的叙事想象是白冰图画书最重要的特色,他为原创图画书想象力构建、营造童趣作出了贡献,为童年生命提供了盛大的游戏与精神的解放。”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在研讨会上评价白冰的作品。

由此可见,在格局明确,想象力丰沛的前提下,作品的内涵也将变得异常丰富,而且主体多元化。创作者在表现形式上可以达到天马行空,同时在表达情结和情感上,又具备哲学思考的深度。

深挖本土资源:结合中西方优势,讲好中国故事

什么样的格局、立意是一本优秀原创图画书应该具备的呢?答案是结合中西方优势,讲好中国故事。

图画书起源于西方,原创图画书是在西方图画书数百年的艺术积累和创作成就中发展起来的,而一本图画书的核心就是一个图画书的作者如何创造性地讲故事。故事中承载了情感、人格力量,对世界和生命的明朗的看法和态度,蕴含着非常深刻却可以向儿童去解释的哲学。但遗憾的是,目前某些原创图画书虽然在图画的完成度上很精美,但是对西方图画书的借用和模仿很多。

“我们的图画书在西方优秀的经典大潮中难免会有学习或者是在某种意义上的研究、揣摩。创图画书可以接受有缺陷的原创,不接受完美的模仿。”陈晖特别强调,优秀的本土图画作品是以观察生活和思考人生作为创作的起点与基础,作品具有深刻的哲理,以及一种思想的厚重感。比如承接文以载道的中华传统文化及文学传统。通过提炼它,自觉于它,以图画书表达我们的思想,以及对儿童的教育责任。

当然,矫枉过正也是不对的。欧美国家的图画书产业已发展地相对成熟,新晋童书作家还是需要大量阅读,大量积累,将优秀图画书的精髓内化成自己的知识图谱,再结合中华传统和中国特色,创造出原创图画书。

在素材方面,中国原创图画书有很多取材于传统民间故事、历史故事。原创图画书作家需要特别关注原创与传统的关系,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觉表达方式。中国的原创图画书并不是堆砌几个民族符号或元素就能叫优秀,图文表现一定要来自生活,有深邃的哲理。

图画书作者请记住:无论哪种形式的图画书,故事是基础和源头。创作图画书不要贪大贪多,要从小处入手,一本书讲清楚一个故事即可。

童言童语

图画书是语言和图画的凝聚堆积物,对于审美经验还不是特别充沛的少年儿童来说,要参透它所凝聚的生存体验、精神价值和文本之美,其实并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

此外,我们平时经常谈到的“体验”,更多的体现为一种感受和认识,是人每天都在发生而容易淡忘的。少儿读者只有超越表层的审美美感,深入到深层的感悟,才能获得其中一种更为震撼和难忘的审美体验。所以少年儿童在阅读图画书时需要一种引领,最终达到深沉、震撼、影响一生的审美体验。

那么,什么样的引领是最有效果的呢?答案是童言童语。因为幼儿一向对节奏感和戏剧性的节奏情有独钟,所以优秀的图画书其语言大多可爱、单纯、明快、温暖,而且赋予节奏和韵律,充分体现浅语艺术的魅力所在。此外,叙述最好是站在孩子的角度来进行。“满足儿童心理、儿童需求、儿童的欲望,不要用家长权威的声音,不要讲大道理,拿掉不该有的功利心和道德观念灌输”著名插画家熊亮在研讨会上强调。

目前,幼儿文学特有的三段式结构,对幼儿的审美、心理的影响很大,是很多图画书作者的首选表达方式。

“作品应该有奇妙的构思,充满哲学的智慧和语言启迪孩子的心理,从简单的童言童语当中构建起特殊的感觉,体现出图画书的独特的面貌和审美精神。”孙柱表示。

《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在白冰图画书研讨会上,分享了一段自己女儿作为读者的阅读感受:“我女儿两三岁的时候,我把她抱在胸前读《吃黑夜的大象》,因为她太喜欢了,所以读了一遍会要求我再读一遍,而且她很快就记住了这本书,然后她就要求我每天晚上定时定点来读这本作品。我记得当时整整有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晚上我女儿的睡前时光就是读《吃黑夜的大象》。今年她18岁成年了,依然记得《吃黑夜的大象》。”

对于中国本土原创图画书作家来说,现在有一个好消息:目前欧洲的图画书画家基本都是有童心的大人,但真正从儿童欲望、儿童需求出发的创作者不多,这是中国图画书作家的机会。

与读者产生共情

用童心创作的图画书,最终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与小读者共情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图片来源:《换妈妈》内文

“情感真诚的图画书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比如白冰的《换妈妈》《爸爸,别怕》《雨伞树》都可以从中读出作者对于母爱的情深,对于父爱的责任感,对于爱这个主题的丢失与寻找。”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评价白冰作品时特别强调优秀图画书在与读者共情方面的表现。

以《爸爸,别怕》为例,“与众多通过抒写和赞美温馨动情的父母之爱的图画书不同,这本书非常贴近儿童心理。”儿童阅读推广人、深耕阅读研究院院长李一慢在研讨会上表示,这本书讲述小熊在目睹强大的父亲变成弱小的兔子后,独自完成了探险、保护爸爸、带爸爸回家等冒险过程,让儿童在悲喜交集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心理抚慰。

“白冰有一种悲悯情怀,这一点也自然渗透到作品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刘丙钧在研讨会上分析,“《爸爸,别怕》中父子角色置换之后双方的情感表达,小读者可以体味到若隐若现的淡淡的感伤之痕。”

悠贝亲子图书馆创始人林丹在研讨会上,从推广亲子读物的角度分析与孩子共情的重要性。“我们一直都很关注孩子的心理需求和成长中的支持,以书为媒和孩子连接,让父母收获同频道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她说。

从“文+图”到“文×图”:为阅读空间留白

在落笔创作图画书的过程中,所有作者都逃不掉“文与图的搭配”这个难题。

在欣赏艺术时,调动一种感官(文字阅读)与两种感官(图文阅读),获得的信息以及作品的艺术表现力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成为图画书最大的奥秘。

就图文关系来看,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文+图,一种是文×图。在文+图的关系中,作家讲一个故事,画家把这个故事再讲一遍,这种关系中的文本提供者是一个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过去20多年里国内的原创图画书绝大多数都是这种情况;在文×图类型的图画书创作过程当中,文本和绘画之间是相互依存、相互补充、相互合作的关系,这意味着图画书要从作家讲好一个故事,到作家和画家共同来讲好一个故事,是一门综合艺术,文本的提供者既要是一个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还要是一个图画书的导演,剪辑、调动文字和图画,同时对编辑、制作、出版都提出了更复杂的要求。

陈香认为,题材、主题、类型和艺术风格的开拓、创造,文与图两个叙事主体如何各自拓展艺术表现能力,又彼此依靠和相互激发,包括线条的使用、画面的构图、色彩的调配、细节的隐藏等等,都会影响一本图画书的品质。

近年来,随着电子媒介、动漫大发展,影视语言进入平面的图画书创作领域,图画书正逐步进入文×图的时代,作品将从二维迭代到三维、四维并行。在未来,文和图的关系更加多元化,更加立体化,更加影视化,带给读者的是一个新的阅读体验,甚至可能改变读者的阅读体验,而阅读体验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作品和读者的关系。

图片来源:《一颗子弹的飞行》内文

以《一颗子弹的飞行》为例,创意内核、故事架构和立意很明确,用文×图的方式向少儿讲述子弹的杀伤力。在文本和绘画方面,它们分别讲述自己最擅长、最具表现力的部分,互相补充,互相衬托,产生的是文画交融,空间和时间多维进行的叙述效果。在读者的阅读体验当中形成一段立体的、运动的、有速度的影像,类似于影视作品的表现方式。

但必须注意的是,无论是文+图,还是文×图,阅读的价值没有改变,依然要从主题、题材、形象、画面的动人与否等方面评估作品的意义,文+图和文×图模式的图画书在评分评价时是平起平坐的。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汤锐认为,优秀的图画书是对文字的二度创作。第一次提炼是将生活的素材提炼成文学的题材,如果构思的作品构不成文学作品,那就不是图画书的脚本;第二次提炼是将文学题材提炼成可以入画的语言,是专门为图画书提炼,这一步非常重要。图画书越发展,到后面留给阅读的空间就会越开阔。

这一判断得到了多位少儿图书领域翘楚的认可。陈晖表示:“赋予图画书创作文学的内核一直是我们的主体精神及所在。曹文轩先生对中国图画书的未来建构强调了几点——一是图画书是文学的,并非文字越少,故事越简单,图画书就必然以这样的范式去建构;二是图画书有中国的道路和中国的选择,包括基于文字和文学的重新一个思考;三是图画书跟文学作品一样要表现对民族未来的性格这样一种责任。文学性,比如人物、故事、环境、场景、幻想、儿童情趣,这些都赋予了图画书丰富的文学内容及表现层次。”

此外,图文的制作还是一次集体协作的过程,文字作者、图画绘者、出版社编辑等多方都要参与其中,对主导者的组织能力、人员管理能力都是一种挑战。

“幼儿文学作品的图画书化,不仅需要会用图画讲故事的插画家对故事进行视觉呈现,也需要作家和编辑对原文字进行调整,更需要对图画书进行整体设计。”中国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在研讨会上强调。

在一场关于图画书的论坛上,著名图画书作家、研究者彭懿分享了他的图画书创作工作流程:① 写故事;② 寻找画家;③ 与画家及出版社的编辑建立QQ工作群;④ 修改故事;⑤ 讨论人设;⑥ 讨论故事板(分镜头剧本);⑦ 与画家及编辑一起逐幅逐幅地讨论草图;⑧ 阅读定稿PDF,进行最后的修改;⑨ 写作者简介(为每一本图画书写出不同的作者简介);⑩ 推荐导读人选。

文字微言大义

图画书相较于文学作品,文字及其稀少,但充分体现出“以稀为贵”。特别是少儿图画书要在文字上做到言简意赅,故事不能写得太满,要在文字不擅长处,给绘画留下表现的空间。

在图画书的创作中,文字简洁是一种境界,单纯又不简单。“这其实是一种具有难度的创作,难度在于寻找一种没有难度的写作,我们苦苦一生也未能找到这种简单,简单是一种美学,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可做无穷无尽地解读。这个境界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的。艺术就这么简单,但发现这种简单却是需要水平的,复杂容易,简单难。”曹文轩说。

“图画书的文本,一开始会写得比较长,因为你要给画家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但最后,作者和编辑会一次一次地删,删,删。配合画面删,配合版式删。”彭懿表示。

此外,图画书创作者需要特别注意图画书的文学性。目前,缺乏文学性是原创图画书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原创图画书创作者需要克服题材决定论,并不是只有选择了好题材,就是好作品,与题材相比,更重要的是怎么写。

白冰对优秀的图画书语言部分的总结是:艺术张力较强,具有诗的语言、散文语言的特征,是带着节奏、韵律、味道、色彩的语言。具体而言,图画书语言是 “浅语”,孩子听得懂、浸满了亲情和挚爱的妈妈语;同时是“潜语”,深入浅出,简洁纯净,却又蕴含了深意;又是“前语”,是成年人独特的生命感悟,可以为儿童提供情感体验和生存智慧。

水滴石穿

所谓优秀,一定要经受得住时间的检验。具体到图画书的创作和生命力上,同样适用。

在图画书的生命力方面,欧美国家因为绘本发展地早,且阅读历史很长,经常是几代人看着同一本绘本长大。这说明优秀的图画书并不受时间的局限,只能做一时的畅销书,优秀的图画书一定是长销书,且在长销的过程里将故事中传递的美德一以贯之的讲给一代又一代小读者,形成民族式的集体潜意识。但需要明确的是,这不是一种显性教育,无法达到一些家长希望的“教给孩子某些具体技能”的目的。

在图画书的创作方面,作家只有持之以恒地发现选题,不惜精力地打磨产品,经过时间的打磨,才能创造出优秀的图画书作品。

“图画书很薄,但并不浅薄,一本小小的图画书可以表达比一部长篇幻想小说更深刻的主题。”彭懿表示,创作者需要花上几个星期、几个月的时间去想一个故事,把它想透,然后再花上同样多的时间把它慢慢地写出来,一遍遍打磨。创作一本图画书所花的时间,并不比一部长篇幻想小说少。在这个过程中,创作者必须学会忍耐。一本图画书从开始到完成,速度快的需要一年,正常情况下两三年,甚至五六年都有可能。

以白冰为例,“白冰每构思一本图画书,必跟我们讲从内容布置到题目到画法如何,一次一次地讲,讲的我们最后听了比他本人还熟悉这个故事。因为他永不满足,他永远都感到自己的故事构思还不够,不够新巧,不够成熟。《一颗子弹的飞行》我们足足听了三年,每次吃饭他必讲他的子弹。”金波说。

(封面图片来源:《一颗子弹的飞行》内文;会议现场图片来源:中少总社;本文编辑:安宁)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