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俞晓群:这一年,我的最、最、最

2019年02月11日   作者:俞晓群

【百道网·俞晓群专栏】最快乐的事情是那一只草鹭翩然飞来,一个以书籍创新和装帧为标的的文化品牌,一群雅文化的追求者,开始了一场有趣的尝试。

二〇一八年刚刚过去,我的退休元年就此结束。想想有一个概念始终充斥在一年之中:调整,调整,还是调整。退休生活,我的生活节奏要调整,身体状态要调整,读书写作要调整,交友方式要调整,出版追求也要调整,甚至呼吸、走路、吃饭都要调整。当然,调整的目的不是有什么新的雄心壮志,只是开启一个新的生活模式和体验而已!

因此这一年,可以说是一次新的起步,会有诸多不同的选择、不同的活法摆在面前,它们会为你带来不同的人生走向。或许,与主流若离若即,与热点淡若浮云。但对个人而言,这可能是我人生游历中,最有趣、最快活的一段经历!以往的一切,幼稚、青春、冲动、无知、无畏,仆倒、奋起、高尚、荒唐,凡此种种,都成为今天的铺垫。

不说了,一把年龄,还那么幼稚。单说一年之中,三个最难忘的事情:

其一,最感伤的事情是我的金毛欢欢的逝去。它是非典那一年出生,当时家里的老人寂寞,买来欢欢陪伴。二〇一八年,欢欢已入老年,年初他的腿脚就不好,站起来有些吃力。夏天欢欢不慎吃了落在地上的烂水果,闹肠炎,抢救不及时,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很难过,难过的不单是我们,还有它的伙伴黑背维尼。它们俩一公一母,是极好的朋友。欢欢死时,维尼一直静静地看着。几天晚上,它蹲在那里,望着黑暗处,望着夜空。时而会发出狼一样的叫声。不久维尼病了,去医院开刀,需要全身麻醉,医生从手术室推出维尼时,它还在昏睡。医生说维尼太凶,所以麻药打多了。我们喊了一下午维尼,它终于醒过来,就这样救了维尼一命。只是欢欢走后,维尼的性格变得很沉默,经常蹲在那里望着什么。据说狗眼所见,与人不同。

其二,最艰苦的事情是我的《五行志研究》,退休前已经研究多年,几易其稿。退休后本以为整理一下就完成了。没想到心情静下来之后,竟然越看越不顺眼,越看越想改动。从年初开始重写,半年完成。放了一段时间,再看又感到不顺眼,下半年咬咬牙,又开始重写。记住,几十万字的书稿,我是重写,不是改写啊。所以我时常叹息:我陷进去了。难怪历代许多学者都懒得理会这一门学问,难怪许多朋友都奇怪我何以关注那些东西。唉,其实都怪我轻视了古史研究的难度,都怪我没有自知之明,但认定的方向,一定要做出来。边做边学吧。二〇一九年,苦尽甘来。

其三,最快乐的事情是那一只草鹭翩然飞来,一个以书籍创新和装帧为标的的文化品牌,一群雅文化的追求者,开始了一场有趣的尝试。其实这一年我的公号写作,一直都围绕着这一只美妙的草鹭展开的。一年发了近百篇文章,按照读者的点击数多少排列,请看下面前二十篇,正是我的快乐所在。

(以下文章按照阅读量排序)

01陆灏的新著

02到底几寸灰

03我的书房

04读书毁了我

05让阅读陪伴终生

06沈公的近况

07大师的禅意

08第一畅销书

09王强的书装

10为书哭泣

11愈久远,愈难忘

12万有的记忆

13梦中的《万象》

14我的小数据

15终于谈爱

16 笔名

17黑无常

18阅读与独处

19复刻的启示

20读你长大


来源:百道网·俞晓群专栏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