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讲书堂 | 这是一本写给所有人的生命伦理书

2018年11月15日   作者:王雅观

【百道学习·讲书堂】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书是我们北京时代华文书局新出版的《死亡的视线:医学、谋杀指控与临终抉择争议》,这是一本医学人文类的社科书,是一本探讨临终医学方方面面的书。如果用一些关键词来概括这本书的内容,那么这本书涉及了现代临终关怀、生命权与死亡权、姑息医疗(也可以说是安宁疗护和缓和治疗)、安乐死、生命伦理等等。

《死亡的视线:医学、谋杀指控与临终抉择争议》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作者:[美],刘易斯·M.科恩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


(本书宣传图)

大家好,欢迎来到“百道学习·讲书堂”,我是北京时代华文书局二部的编辑的王雅观,我想先给大家举一个相关的事例。今年五月份的时候,网上有一条新闻受到了广泛关注:一位104岁的澳大利亚植物学家飞往瑞士执行安乐死。事实上,这位植物学家并没有得绝症,只是岁数大了之后健康状况变差,觉得很不开心,不想再继续活了。在他104岁生日的庆祝会上,媒体问他这个生日是否过得高兴时,他说,“不,我不高兴,我想结束生命。这并不是一件悲伤的事,相反,如果一个年迈的人想结束生命却被阻止了,反而会让人感到悲哀。我认为,像我这样的老人应该拥有选择自愿安乐死的权利。” 但是澳大利亚的安乐死立法只对身患绝症的人有效,于是他选择了瑞士,这个国家自愿安乐死是合法的,也可以协助外籍公民执行安乐死。这则新闻得到了大量转发,有网友说希望中国也能将安乐死合法化,这样会省去年老时许多为维持生命带来的痛苦。

网友们的回复其实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人们对死亡观念的变化。过去人们谈死色变,死亡是不能轻易谈论的,而且死亡需要被打败,患者是需要被全力抢救的,人命大于天,就算是浑身插满了管子、做透析、用各种手段维持生命也在所不惜。但现在,人们看待死亡不再是如临大敌,许多人会希望能没有痛苦的死去,而不是不惜一切来延长生命,他们希望选择“好死”、“尊严死”。

这本书《死亡的视线:医学、谋杀指控与临终抉择争议》讲的就是围绕“尊严死”,临终病患、医护人员、宗教信仰、法律道德等方方面面的争议。比如这本书是从一场谋杀指控展开的。在美国贝斯代特医疗中心里一名护士助理奥尔加指控两名护士拔掉了一位病人的氧气管,加快了病人的死亡,等于谋杀了这名病人。谋杀病人在美国是非常严重的指控,作者刘易斯·科恩刚好是这家医疗中心的临床研究员,所以他对这件事进行了调查,他发现许多医护人员对因为对生命、对死亡的观念的不同,对医学认知的不同,导致了对医疗实践的分歧。他认为,既然在医疗业内大家都存在分歧,那么普通民众对姑息医学就更没有概念了,因此他决定写这本书,将自己对姑息医疗的看法和美国的医疗现实都写出来。

刚才提到的姑息医疗一词是本书的关键词,也是理解作者观点的关键点。姑息医疗用文绉绉的话来说就是,对那些对根治性治疗无反应的病人积极的、整体的关怀照护,姑息医疗注重的是病人的感受,关注他们痛苦的症状,减轻他们的不适,还包括对在家里或护理机构中的病人提供服务,为病人或其家属做心理辅导等等。通常上,为了让别人减轻痛苦,姑息医疗会放弃或撤去维持生命的手段,比如停止透析、撤去饲管,或者是注入吗啡一类的鸦片类药物舒缓病痛,因此会带来许多争议问题。

(本书作者简介)

在这本书里,护士助理奥尔加对两名护士金和埃米对待临终病患的治疗方式产生了分歧和误解。护士拔掉氧气管是认为患者呼吸频率过快,应当调整她的呼吸频率;而护士助理奥尔加却认为病人显然是呼吸困难,拔掉氧气管等于撤去了病人赖以维生的手段。但最后在医疗中心着手处理这起指控案之后,他们让两名护士回到了工作岗位,因为就事实情况来说,两名护士的做法并不等于谋杀,而是根据病人的情况做出的合理判断,是姑息医疗实践的正确做法。为什么医护人员会产生这样大的分歧,会上升到谋杀指控的程度?作者在书中分析,除了个人经历、医学专业知识、临床经验的不同,也因为医务人员普遍缺乏对姑息医疗的认识和理解,以及对姑息医学“放弃或撤去治疗手段”存在误解。

针对姑息医疗,作者从宗教信仰、法律规范、社会组织等方面深入展开,谈及了姑息医疗的现状、存在的争议与道德难题,比如作者谈到了世界范围内的安乐死,针对药物的战争,防止安乐死联盟这样的社会组织等等,将这个复杂议题的各个视角丰富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而且在这本书中,作者想要表达的很重要的一点是,本书是一门关于死亡的必修课,是对生命伦理的思考。事实上,我们对待死亡的了解其实是远远不够和沉浸在旧有的观念之中的。死亡需要被认识。我们不能等自己或者所爱的人躺在床上,成为了没有行为能力的病患、末期病人时,才去了解死亡权、姑息医疗和现代临终关怀。

这里我想再简单讲一下琼瑶和平鑫涛的故事。今年年初的时候,GQ报道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琼瑶知死》,里面讲了琼瑶的丈夫平鑫涛患上了血管性失智症,在能自主做决定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治疗”,琼瑶非常支持他的决定,在做医疗选择的时候坚持不给平鑫涛插管,但因为这个,她和平家子女起了很大的意见冲突,但她最终选择了妥协,平鑫涛被插上了鼻胃管。所以如今的平鑫涛凄凄惨惨地躺在床上,过着毫无尊严感、生不如死的病痛生活。琼瑶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坚守、背叛了和平鑫涛的约定而感到永远失去了他。现在琼瑶成为了一名姑息医疗的倡导者,呼吁大家去了解善终权,她的新作《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写的就是这段亲身血泪。最爱之人罹患不可逆的绝症,该如何学会放手?

(本书宣传图)

这是一个很令我感慨的故事。也许在这样深刻的爱情故事面前,我们对死亡与生命会有更多的理解。GQ的这篇报道《琼瑶知死》可以和《死亡的视线》这本书搭配来看。好了,今天就给你推荐到这里,欢迎继续收听百道学习更多精彩内容。愿好书与世界同在,成就你我精彩人生。

(本文编辑:绘里)

来源: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