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2020年知识服务市场价值320亿,出版社如何分得一杯羹?

2019年01月10日   作者:吴雷

【百道编按】传统出版与知识服务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大?出版社开拓新赢利点时,知识付费产品是最好的选择吗?时代新媒体出版社责新媒体工作的吴雷,在学习完百道学习签约老师方军的《图书编辑如何玩转知识服务》课程后,结合自己的工作经验,针对教育出版向知识服务转型这个问题,围绕五个维度进行了反思。

 

自2016年以来,知乎、分答、喜马拉雅FM、得到及其他知识付费平台相继出现,知识付费的用户迅速增长,知识付费产品面临井喷。根据权威的产业研究报告显示,知识付费估测人群基数约1.5亿,动态来看2020年可达2亿人。知识付费行业在2020年的发展潜力有望达到320亿,与之对应的是,平台盈利在2020年可达到近50亿。

在如此浪潮下,出版业如何从中分一杯羹成为了每家出版社的转型课题。作为一家从事在线教育的出版社,时代新媒体出版社自2014年以来,开始建设围绕教学过程的备授课、作业测评、课外阅读等核心教学环节开发、整合优质的内容资源、教育资源,并搭建了面向中小学的数字教育服务平台。目前平台市场推广情况良好,也正在探索数字教育环境下的“知识服务”新模式。在“听”了方军老师的课程之后,对于如何进行教育出版的知识服务转型,我想提提自己的看法。

1.对现有教育资源进行“知识化”重塑

传统的教育出版企业拥有丰富的教材、教辅资源,但无法直接用于互联网知识服务产品的开发。首先,需要对教辅资源开展数字化、结构化、知识化等一系列精加工处理,形成体系化的知识服务内容。数字化是对纸质教辅进行转化入库,将以书本为单位的教辅转化为以试题为单位的内容;结构化是指对试题的属性进行标引,如题型、难度等属性;知识化处理是对试题、视频等内容资源按照知识点进行知识图谱的构建。

2.以用户需要为导向呈现“知识”

一款好的教育知识服务产品的关键在于如何将最有价值的知识点准确地呈现给用户。我们要从“产品为中心”转向“用户为中心”,因此在产品设计之初需要把用户的需求考虑进去,需要分析该产品受众用户群体特点、挖掘用户的使用场景、用户对于知识内容需求以及用户对于产品的交互性需求等。在实际操作中,我们会对已有APP、网站进行埋点,捕获用户的访问行为,借此分析平台用户的学段(小学、初中、高中)、用户获取知识的场景(课前、课中、课后)、用户参与产品交互的方式(直播、留言)等。这方面的内容可以多借鉴互联网产品设计的成功之道。

3.以服务为目标,成为专业领域的服务提供商

传统的教育出版乃至整个出版业将产品交付之后,往往忽视了后续的服务环节。在知识服务的商业模式中,在提供优质内容的基础上,更要关注如何为用户提供“服务”。拿教育出版领域的教辅举例,出版社在完成教辅发行之后,几乎失去了与用户之间的联系,更加无法根据用户需求提供深度服务。比如针对教辅产品,利用新媒体传播渠道建立客户服务群、开发线上交互功能、针对重难点试题提供在线讲解、线下开展名师见面会、根据用户需求定制化教辅产品等服务。做知识服务产品,就需要去解决用户的问题,提供针对性的服务,需要以向用户提供高质量、专业化的服务为目标。

4.借助纸媒渠道,拓展线上运营,提升运营效率

互联网环境下的运营方式多种多样,细分运营的类型可以包括市场运营、用户运营、内容运营、社区运营、商务运营等。方军老师课中提及的成功的知识服务产品,都与产品的运营存在必然的关系。比如吴晓波频道,依托吴晓波个人IP和自媒体,建立了一个全方位运营的体系。这些对于传统出版企业在人力、物力、财力上都是挑战,因此需要我们更多的关注多年来经营的纸媒优势。

通过借助传统纸媒的受众、渠道等优势,围绕纸质图书相关的内容策划知识服务产品,往往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教育知识服务领域,通过对传统纸质教辅的数字化改造成为知识服务产品,利用纸质教辅已有的用户、市场,大大降低在用户运营、市场运营等成本投入,剩下的就是如何利用已有的用户和市场引导用户行为,促进用户间的互动,为用户提供更深层次的付费服务。

5.利用新媒体技术,创新知识服务新思维

根据方军老师的课程,知识服务是“互联网”“媒体”“出版”和“教育”融合的新物种,因此利用新媒体技术是知识服务产品开发中的重要内容。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媒体技术的使用,最终是让我们能够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未来每个人在手机端看到的每一份课程、每一本书都是不一样的。

在教育领域,这个尤其重要,一旦掌握了用户的需求,我们甚至可以尝试“小班”或“一对一”的线上课程,针对学生的知识薄弱点,开展针对性的补差补缺,形成特色的知识服务模式。

(本文编辑:陈楠)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