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中日儿童出版交流会召开,直击中日双方出版人最关注的少儿出版问题

2018年08月29日   作者:陈冰洁

【百道编按】十余年的发展,让中国少儿出版从小门类发展成为如今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品类,在纸业低迷的今天,少儿出版仍能以每年超过10%的增长率持续增长。为了中国的少儿出版更好的发展,为了做好少儿出版“走出去”工作,我们需要与世界进行交流,了解其他国家少儿出版现状与最为关注的问题。适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在中国出版协会的支持下,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在2018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期间举办“中日儿童出版交流会”,通过交流为少儿出版带来新的思考。


少儿出版是近十年来中国出版界增长最快,也最受瞩目的版块。2018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首次设立了北京国际童书展,打造以中国童书为主导的全球儿童图书话语权平台,开创以内容为本,全授权、全产业链的新型专业展览,展览面积达2万平方米。这是继2018年博洛尼亚童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成功举办后,我国为推动中国原创童书“走出去”的又一创举。

中国童书要走向世界,世界童书要走进中国,在全球化的今天,少儿出版早已不是“闭门造车”的事情。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文化渊源相近。适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在中国出版协会的支持下,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在2018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期间举办“中日儿童出版交流会”,通过中日双方出版人的深入交流,了解中日童书出版的现状,直击双方共同关注的热点话题,为少儿出版带来新的思考。

本次交流会由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日本书籍出版协会儿童出版会联合主办。

中国少儿出版的现状及趋势


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李学谦首先向中日双方介绍了中国少儿出版现状和下一步的发展趋势。

李学谦表示中国少儿出版市场具有规模大、成长性好、稳定性强、发展不平衡的4个基本特征。首先是规模大,2017年中国15岁及以下的人口有2.47亿,代表中国少儿出版的目标读者群非常大,且随着目前中国生育政策的调整,人口出生率可能会提高,少儿出版的读者群可能还将有所增长。第二是成长性好,从本世纪初开始,中国少儿出版基本保持每年10%以上的发展速度,例如2017年中国少儿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率是21.18%。第三是稳定性强,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于今年4月发布的阅读调查报告,2017年中国17岁及以下未成年人的阅读率为84.8%,人均图书阅读量是8.81本,这说明纸质图书依然是未成年人阅读的主要媒体,这使得少儿出版在新媒体冲击下保持了稳定性。第四是发展不平衡性,2017年我国0-8岁的城镇儿童阅读率为84.1%,农村儿童为69.9%,在人均图书阅读量方面,城镇儿童为8.34本,农村儿童只有6.18本。而边远地区、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的儿童阅读状况可能还要更差。

基于这样的基本特征,中国少儿出版现状如下:

一、品种多。2017年共出版少儿图书4.24万种,新书2.28万种,在零售市场上销售的少儿图书品种超过25万种。

二、少儿图书是出版行业竞争最激烈的门类,但在少儿图书市场,专业少儿社仍为骨干。中国一共有584家出版社,2018年上半年出版少儿图书的有516家,其中有34家为专门出版少儿图书的出版社。专门出版少儿图书的出版社每年出版的图书品种仅占全部少儿图书的19%,另外80%以上的少儿图书品种来自其他出版社。但在销售量上,专门出版少儿图书的出版社销售量超市场总额的30%,仍为中国少儿图书时尚的骨干力量。

三、少儿图书是中国所有出版门类中市场份额最大的。2017年少儿图书在整体图书零售市场所占份额达到了25%位居第一。

四、原创图书市场状况良好。在中国少儿图书零售市场上,本土原创图书品种和销售数量皆占70%左右。

根据对现状的分析,李学谦指出,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期,新时代中国少儿出版正面临新的发展机遇,中国少儿出版将会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保持持续增长的趋势。同时,李学谦也表示,随着新时期中国少儿出版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少儿图书品种增长速度将会放缓;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对阅读的需求,使少儿图书的品种结构将进一步得到优化;在坚持对外开放的同时会更加重视原创图书的出版;全民阅读已经成为中国的国家战略,少年儿童阅读在中国被定位为全民阅读的基础工程和重点工程,对于少年儿童阅读权益的法律保障将更加充分。

针对这些新趋势,李学谦向关注中国少儿出版市场的日本出版人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在版权输出方面,不仅要关注数量,更要关注质量和效果。二是不仅要输出版权,还可以考虑更加灵活多样的合作方式。三是与中国同行的合作不要仅局限在中国市场,还可以扩大到国际市场。李学谦表示:“我和我的同行们在对中国少儿出版充满信心的同时,也坚信中国少儿出版的发展将成为推动世界少儿出版的持续繁荣的重要力量,愿意同世界少儿出版同行分享中国少儿出版发展新趋势带来的市场机会。”

中国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蒋艳萍则从2018上半年少儿图书市场情况、畅销书与畅销作家分析、外国作家作品在少儿市场中的表现三个部分向日方出版人代表介绍了中国少儿出版的情况。

蒋艳萍表示,中国少儿图书在零售市场的比重逐步增大,2018年上半年同比增长14.47%,在众多细分类中不算增速最快,但是表现的最亮眼的门类。

在少儿图书品类中,少儿文学是少儿市场中最大的细分板块,且其在实体店渠道码洋比重明显高于网点,与之相反的是,卡通漫画绘本类在网点渠道的码洋比重明显高于实体店。分析2014-2018年上半年的销售状况可以看到,少儿文学码洋比重逐年下降,卡通漫画绘本占比明显增加。

在出版社方面,码洋占有率为2%-5%的出版社仅11家,为1%-2%的出版社由15家,为0.1%-1%的出版社为108家,占有率小于0.1%的出版社最多,为415家。

在畅销书及畅销作家方面,经典图书成为榜单“常青树”,如《窗边的小豆豆》《狼王梦》《小王子》等;畅销系列仍占榜单多数席位,如“哈利·波特”“罗尔德·达尔作品典藏”“不一样的卡梅拉”等;缺乏新书,上榜新书仍是老系列新作,如《笑猫日记·又见小可怜》等;当代本土作家作品占主体,如杨红樱、曹文轩等。

对于外国作家作品在少儿市场表现方面,蒋艳萍介绍说,近三年以来,外国作家少儿作品在整个少儿市场码洋占比稳定在4成以上,外国作家少儿作品占所有外国作家图书的码洋比重最大,其中卡通漫画绘本、少儿文学和少儿科普百科是外国作家少儿作品中最重要的细分板块,三类码洋占比与品种占比均在8成以上;外国作家少儿作品中,英美两国码洋占据50%以上。

日本少儿出版的现状及趋势


首先,日本金之星社社长斎藤健司向中方代表介绍了日本童书出版现状,新书及书店的店头营销。斎藤健司表示,金之星社于1919年11月创立,彼时是日本儿童文学非常发达的年代,当时的金之星社推出一本童谣杂志,创刊号以金之船为名。

斎藤健司介绍到,日本少儿出版的峰值出现在1996年,达到2600亿日元。近期的日本少儿出版暂未有数据统计,但受到互联网的冲击,日本的刊物发行数量呈现快速下降的趋势,而童书是唯一在增长的分类。这是因为日本推出的一系列促进阅读的活动,如将2016年定为儿童读书年,推广晨读等促进阅读的全国性活动等。斎藤健司表示,根据最新的阅读调查,日本小学生全年阅读量超过11本。

在销售渠道和细分化市场上,斎藤健司表示,书店销售占55%,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占13%,幼儿园占44.5%,其他生活合作组织占3.9%。

在版权出口上,涵盖至今为止的版权出口情况,面向中国的简体字版的出口为34%,繁体字版的为29%,面向韩国的版权输出为28%,越南的4%等。

接着,日本蒲蒲兰社社长长谷川均谈及了日本童书的促销模式及促进少儿阅读的模式。长谷川均表示,曾经有一项对于日本学生月读书量的调查显示,日本学生月读书量为0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值而增长,年龄越小的孩子读书量越多。

长谷川均直言,随着互联网的冲击,智能手机的出版,读书量锐减的情况下,小学生的读书量却在增加,这一切离不开日本对于学生的阅读做的一系列活动。

首先是亲子阅读,日本有一个名为“book start”的活动,如东京区的地方政府会出钱在幼儿体检的时候,为孩子赠送一些书;很多公共图书馆、书店包括一些地区的育儿中心都会定期举办亲子阅读活动。

其次是晨读活动。1988年,一位高中教师提出让孩子在上课前的10分钟进行自由阅读,这一举措经过推广,目前已经在日本全国两万七千所中小学高中开展,占日本全学校的80%以上。这项活动规定,中小学生早上必须要阅读十分钟书籍。长谷川均表示,这对于孩子养成阅读习惯非常重要。

第三是日本的实体书店和公共图书馆很多,这对于推广阅读具有非常大的作用。长谷川均介绍说,日本的老百姓会定期去书店买书,书店也会举办很多活动,特别是在五月上旬在上野会举办日本最大规模的儿童书展,许多书店都会来到这里举办活动,打折售书,这也是日本唯一一个书籍有折扣的时期,所以有很多读者前来参与,每年在这个书展上会卖出5万册以上的书。

中日出版界最关注少儿出版哪些问题?

双方的现状进行互相介绍后,中日双方展开了精彩而深入的对话交流,通过沟通了解彼此,以在未来进行更广泛的合作。

日方关注话题一:技术是否会取代传统的阅读方式?

童趣出版公司总经理敖然表示,任何技术的进步都不能代替传统的阅读方式,现阶段的信息技术带来的是传播和选择的便利,但阅读本身的功能远远超过信息技术所能覆盖的范围。敖然用狄更斯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向日方表明自己的观点,他指出,目前出版业收到影响最大的是期刊,因为期刊提供的是信息,容易被更快速的互联网所取代,而图书出版并没有因为技术进步带来太大的影响,特别是少儿出版。首先因为图书提供的是知识,知识不可能很快被替代,其次是家中更愿意孩子通过纸质阅读汲取知识。敖然表示,虽不能保证未来少儿出版仍每年能保持10%以上的增速,但在中国经济增长,政府推动全民阅读的大环境下,未来的五年、十年,图书的发展速度仍有保障。

日方关注话题二:目前在中国,网络购书成为主流,有因为儿童缺少网络支付能力,所以在选购图书上,更多是家长进行购买行为,那么如何证明如今中国的少儿图书畅销榜单反映的是儿童喜欢的书而不是家长的喜好呢?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徐凤梅表示,小孩具有从众心理,在阅读上相互之间的影响大,虽然孩子不具备支付能力,但是他们会回家要求父母购买同学、朋友间谈过的,他们感兴趣的图书的。且虽然网络上的儿童售书占多数,但在逛书店的时候,孩子也会对一些感兴趣的图书进行翻阅,从而产生购买。

中方关注话题一:中国孩子在小学四五年级时,阅读以文学和科普类居多,在日本小学中高年级的孩子中,是阅读文字书居多还是图画书居多?

长谷川均表示日本小学一二年级无论男女都会有共同喜欢的作品,到了高年级就会有不同的兴趣划分,会有很多不同种类的阅读倾向。

蒲蒲兰社总经理石川郁子表示,在日本虽然高年级也会看图画书,但四年级左右的学生还是以文字书为主,且日本有“桥梁书”的阶段,会帮孩子很好的进行图画书和文字书的过渡。

中方关注话题二:互联网新技术是否对日本的图书市场造成影响?特别是对少儿图书市场有哪些影响。

东贩公司海外事业部部长五十岚表示,总体来说,日本的儿童、青少年有从文字阅读转向电子阅读的趋势,但对于初高中生来讲,转变更多的却不是阅读方面,而是把兴趣转向了漫画,特别是动漫方面。

中方关注话题三:图书销量下降,但童书却保持稳定,日本方面有没有研究过是什么原因使童书销售保持稳定的?

长谷川均表示,日本和中国有所不同的是,日本是少子化的社会,祖父母只有一个孙子或者孙女,他们愿意为孙辈掏钱购买图书。还有就是日本孩子的读书习惯让他们愿意去购买图书阅读。

斎藤健司表示,在渠道方面,图书馆的采购量非常大。这是日本童书销售比较特殊的一点。

中方关注话题四:电商销售挤压地面店,在日本,销售过程中是如何平衡各个出版系统的?

五十岚表示,在日本电商或者网络书店也非常多,其中图书销量最好的是亚马逊,但日本书店的各种交流活动,会吸引很多人到书店进行购买,这些是电商所做不到的,且日本出版界有重印制度,要求全价销售,对于亚马逊这样的网店也是如此,不允许明显的打折。所以电商虽然是威胁,但也是潮流,今后书店与电商还需要互相协调。

中方关注话题五:目前中国对于日本的版权输出中,日本对具有中国特色的图书的接受度。

讲谈社国际版权室代表田村表示,不只是中国,国外的翻译图书进入日本的都不是很多,日本销售的大部分还是本土的原创图书。对于日本人来说,很难理解那些中国特色的图书中的传统文化部分,所以比较难引进。

(本文编辑:C)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