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在知识服务领域,传统出版社可以进行哪些创新?
来自多家出版社的经验分享

2018年07月27日   作者:张馨怡

【百道编按】近年来,知识服务在新出版板块话题榜中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日益成为推动出版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力量。7月25号下午,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了第八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国家知识服务高端论坛,多家出版社和相关技术公司的负责人出席论坛,并分享了各自在知识服务探索上的经验体会。

知识服务的AB面

当下,在行业内知识服务已经成为一个热词,知识、知识产品、音频产品、视频产品,有声书、有声读物,很多概念与观点交织在一起,碰撞激发出不同的声音。原国家新闻出版总局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冯宏声在论坛上发表了对知识服务几个AB面的看法。来自人民出版社党员小书包的陈登、建工建知北京数字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魏枫、知识产权出版社科技信息事业部主任刘化冰也分别就自己公司相关探索和实践进行了分享。

第一个AB面:态度的冷与热

冯宏声认为,知识服务不是简单地改变,而是一次变革,我们对待新事物要保持冷静,但是对已经到来的新时代,我们要热情去拥抱。一方面新旧动能的转换是不能回避和逃避的规律,前进的车轮也无法被自以为是的傲慢所阻挡,我们对待传统一定要学习、传承要有敬畏之心,但是对待新事物,在保持客观判断的基础上更需要有一种宽容,也要有一种敬畏;另一方面我们轻言颠覆也是不可许的,技术的推动下内容产品不断丰富,服务模式不断变化,这次以技术创新为先锋的改变不仅是表层的变化,更是我们底层的变革。对待传统的坚守,不体现在固有地捍卫原有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而是要寻找过去的规律,找到行业初心;对新兴的接纳,不体现在盲目地追随表层的技术、产品和模式上,要去寻找未来的方向,担起行业的使命。

第二个AB面:认识的新与旧

第一,出版的属性之一就是技术。出版不仅是对信息传播技术的应用,出版本身就是信息技术,出版是技术传递的思想、文化,也是传递思想文化的技术。

建工社的魏枫谈到,他们社对数字出版整体有一个架构的设计,这两年比较支持传统出版社,申请国家资金有13个项,大概有1个多亿的资金。他们按照转型升级涉及基础建设向转型升级、硬件配置、行业级平台、大数据运营,这是出版社基本的平台建设。建工出版社支撑了很多资源库,慢慢进行产品化,不断升级成一个知识服务的产品。建工有两个实验室,以出版社为主翼,主要是对知识服务的探索和AR、VR虚拟现实的探索。在未来出版社将形成一个知识智库服务,成立一个智库研究院。

刘化冰所在的知识产权出版社现在面向社会提供全产业链的服务全景,这里面就包括他们在数据资源所做的一些技术工作。他们形成了大数据的资源库,有由自己建设的1200平大数据IDC的机房,还有整个信息化一整套的解决方案,他们自主研究了一些相关的技术,比如机器翻译、可视化、数据挖掘、语义分析、人工智能基础研发等。

第二,出版基因的密码一直是知识。出版与信心生命周期密切相关,信息的高级形态是知识。

建工社内容基础是什么?魏枫表示,实际上还是他们原来积累的内容,做格式化的转化,碎片化的结构化。再一个是存储资源,建工社有一个内容资源库,对出版社的视频资源等进行管理。其次还有知识体系的建设,原来有本体,现在出版社做本体还是为时过早,这个体系化还是他们每个专业做一些体系化的加工。最后是做标引,做版本的标识。

第三,出版业要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真正的出版业应该关注内容,追求内容背后思想的有效到达。针对内容产品的用户,提高其对内容的应用,以内容为其赋能,知识从思想认知到行动的转化这才是服务业的逻辑。

人民社的陈登提到,在日常传统出版和发行过程中他们了解到很多终端客户的反馈,就是在党建中的一些痛点和需求的反馈。通过客户的反馈和主动的调研,他们了解到广大用户、客户不管是党员个人还是基层组织存在很多问题和痛点。客户的痛点和需求反映出来了,这样“党员小书包”设想和理念就出来了,还是贯彻内容+服务的理念。面向全体党员, “党员小书包”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能够打造一个在线移动学习、精准量化考核、智能导入管理、线上管理、线上组织生活的服务平台。

第三个AB面:目标的本与末

冯宏声认为,第一个是符号之末,藏的是信息之本。第二个末和本,技术是末,内容是本。最后一个是内容之末强调调度之本。

刘化冰在会上分享了自己对于知识服务最终目标的看法并将其比喻为一张网图,他觉得有一个定义是信息服务是通过对信息内容组织、序化、检索和传递,满足用户获取特定信息需求的服务。二是知识服务针对用户特定知识需求问题,经过信息分析、重组、创新、集成后形成的知识需求问题解决方案。实际上在知识服务过程中,如何运营知识,也是知识产权出版社目前在进行的一件事情。

第四个AB面:效能的长和短

作为传统出版单位,眼看用户流失,焦虑感日益加重。要夯实内容的优势长板,深耕内容,以此为根据地,同时补好市场运营的短板,建立我们的运营团队,重构内容的组织、架构和流程。

陈登表示,传统出版行业如果在大众知识领域来拓展的话,数字出版拼不过很多互联网的企业,应选择主要围绕特色知识来看待。什么是特色知识?按照他的理解,特色知识应该是具有足够的专业性、权威性和独特性甚至是有排他性的知识。人民出版社选择依托于特色知识来拓展出版。人民社的特色出版比较早,主要形成这么一个核心理念,即内容+服务。有三大路线,一个是思想理论知识传播的路线,互联网+党建的发展路线还有全民阅读的路线。

关于知识服务试点情况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张立对知识服务试点情况进行了介绍。知识服务试点从2015年3月份开始,遴选了27家专业出版单位,有农业、卫生、建工等。同时10月份遴选了一批技术支持单位,总共20家。在做了很多的部署、开发的工作后,到2017年底到2018年初,开始进行第二批知识服务试点单位的遴选。当时除了专业出版单位以外扩大至报纸和期刊,电子和音像。到了今年三四月份,开始做第三批知识服务试点的遴选。第三批的特点是不再强调专门的出版资质。

阶段性成果:

第一个成果主要是一些正式运作的企业应用。比如知识产权出版社等,收入占了企业转型很重要的方面。第二个成果是产品覆盖了很多专业的领域,因为专业出版社的知识服务只有到垂直领域才是有价值的,如果做大众的,受制于观念、传统和体制机制,很难将其做大做好。

另一方面是出版社的产品有一定的收入规模了。有23家试点单位的收入在百万以上,包括新闻出版研究院。在这个过程中积极寻找创收的商业的模式。由新闻出版研究院做的版权工程结束以后,花一些时间做运营、收入、服务,现在拼命让它变成应用的,变成商业的,这个也是一个成绩。

暴露的问题:

张立表示,首先一个问题是从调查数据来看,用户更多集中在工作时间或者晚上。这反映了传统出版社做的还是太传统,在转型的时候对于用户的关注不够,对于用户碎片化的时间使用和利用不够。目前的产品偏单一,要么提供类似电子书的服务,要么就是提供专业知识检索,但是用户对产品丰富程度的追求或者是专注的程度还是值得去探讨的。数据显示,有26家单位,用户的总数不到十万。总体上来讲出版社的知识服务产品还在建设过程中,用户还需要拓展。同时商业模式探索也不够,不光是知识服务,是数字出版转型共性问题。出版社更偏重会员制的收费模式,这在模式上缺乏创新。

此外碎片化也好,知识化也好一定要重视版权。一个是知识内容,一个是对知识内容的保护,如果不考虑版权怎么能提到人的创新的积极性呢?所以版权还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此外出版人真正的创新性思维不够,第一战略性思维不够,第二创新性思维不够,第三是体制机制等与生俱来的不足。

(本文编辑:绘里)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