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OverDrive认为:出版商该把发展重心从纸质转向数字了
2018伦敦书展专题报道之五

2018年04月12日   作者:郑源畅

【百道编按】本届伦敦书展上,电子书经销商OverDrive以其自身的市场和用户数据勾勒了一幅图书馆市场的数字化前景,他们认为市场已经释放了信号,出版商该把发展重心从纸质转向数字了。

图书馆市场的数字前景活动现场  摄影:郑源畅

大数据时代来临,数字化阅读成为势不可挡的发展方向。当地时间4月10日,电子书经销商OverDrive的商务拓展专员史蒂夫•拉萨托(Steve Rasato)、约翰娜•布林顿(Johanna Brinton)在2018伦敦书展分会场向出版商们勾勒出一幅图书馆市场的美好发展蓝图。 

OverDrive于1986年由史蒂夫•波塔什(Steve Potash)创立,提供来自5000多家出版商400多万种电子书、音乐等作品,与世界范围内70个国家4万多家图书馆和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2015年被日本乐天收购。

OverDrive商务拓展专员约翰娜·布林顿(左)、史蒂夫·拉萨托(右) 摄影:郑源畅

布林顿介绍,据估计,全世界共有图书馆130万,其中公共图书馆29万余座,校园图书馆1036000家,特殊图书馆近4万家。在美国,图书馆比麦当劳更多,学生们在一个学年共计访问图书馆约13亿次。2014年,公共图书馆市场总体支出约12.2亿美元, 根据2017年《图书馆杂志》(Library Journal)的一份调查,56.4%的支出花费在纸质出版物上;19.4%用在电子书、有声书和数据库等数字材料上;21.9%花在CD、DVD等媒介上。 

相比于过去,如今我们能更易获取海量数据,但数据只有在被处理和分析之后才能成为真正的信息。知识的生产不再局限于语言文字的扩张,更在于对数据的掌握和处理。获得并分析理解数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人们的不确定性,消解人们对信息可靠性和明确性需求的焦虑感。数字图书馆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为我们提供海量的数字资源。将非数字化的人文资料加工转化为数字内容,也是人文数据库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例如谷歌与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哈佛大学图书馆、斯坦福大学图书馆、密歇根大学图书馆以及牛津大学图书馆合作,将这些图书馆的馆藏图书扫描成电子版,供用户免费检索和阅读。截止到2013年4月,谷歌已经扫描了超过3000万本图书。这项工作无疑有利于充分发挥图书馆为用户服务的作用,实现馆藏资源最广泛的共享。但是也有学者指出,谷歌图书扫描项目会使图书馆失去知识资源收藏的首要地位,但在数字化时代,各类资源数字化的趋势已经势不可挡。更何况,将实体图书数字化也有利于知识的存储和保护。

谈到数字图书市场的发展趋势,史蒂夫•拉萨托展示了一组OverDrive的用户数据。2017年,用户登录访问量达到3.46亿,目录页浏览量达到25亿,数字图书借阅量2.25亿,数字图书存量0.83亿,图书流通量同比2016年增长14%,其中数字内容的流通量从2015年到2017年连续大幅增长,2017年电子书同比增幅为11%,有声书增幅24%。从地域范围来看,OverDrive全球的图书馆客户流通量均有增长,其中亚洲地区增幅最大,2017年相比上一年增长105%。

同时,图书馆和学校带来的营收也在逐年增长。相比2016年,2017年公共图书馆产生的收益增加了12%,学校增幅更大,达到32%。再从图书类型来看,无论是虚构还是非虚构,无论何种格式,所有图书销售额均有增长,所有类型的有声书都表现出惊人的增长速率。

那么,图书的购买渠道有哪些呢?拉萨托做了分类,其一是英格拉姆、贝克-泰勒等图书批发商,其二是美国国家图书网(National  Book Network)、独立出版商集团(Independent Publishers Group)、英格拉姆出版服务、美国西部图书(American West Books)等经销公司;其三是企鹅兰登书屋、阿歇特、麦克米伦、西蒙舒斯特、哈珀柯林斯五大出版商直供。数字内容方面,欧美市场上主要的供应商包括OverDrive、Biblioteca(3M)(提供图书馆解决方案)、英格拉姆图书馆服务公司(Ingram Library Services)、Baker & Taylor Axis 360(数字媒体流通平台)以及ProQuest(面向学术、政府、企业、学校和公共图书馆)。

目前图书馆市场上主要有四种数字图书付费模式:OCOU(one copy/one user)、订阅模式、CPC(Cost per Checkout)和Class sets模式。OCOU是最接近纸质书的一种模式,一个用户一本电子书,无法被同时借阅,OverDrive需要为借出的每本书支付费用;订阅模式适用于跟出版商直接采购,数字内容可多用户同时使用,出版商通常以25本书为一组向图书馆提供,具体书目由图书馆来挑选,OverDrive基于图书馆获得许可的图书的价格支付费用;CPC模式下,图书馆可以把书目自由添加到馆藏中,用户每借阅一本书,图书馆就要支付一次费用,价格是数字标价(Digital List Price)的10%;尤其值得注意的是Class sets模式,在此模式下,学生可在一定期限内,如3个月、6个月、9个月,自由使用图书,为鼓励学校使用,供应商提供低廉的价格,且支持数字课程。

布林顿对于校园数字图书馆的市场前景非常看好,她认为选用电子教材给了高校教师更大的选择空间。中国的实体书价格较为低廉,与此不同,欧美纸质教材价格十分高昂,一种教科书学生往往会持续使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样可能会导致信息的更迭比较缓慢,而价格更低的数字图书可以一定程度上为学生解决经济上的顾虑。2012年的一项调查发现,高校学生所使用的指定教材中,有10%是租来的,约30%是买的新书,45%是二手书。这也向教材出版商发出了强烈的信号:其出版重心该由纸质向电子了。

对于出版商而言更大的机遇在于开发动态的数字学习资源。早期证据表明,这类数字工具可以提升教学成果,且自适应数字教学教程引进之后,学生辍学率从31%降低至14%。此外,在其他初级课程中,类似教程有助于提升通过率,平均增幅18%。

除此之外,布林顿给出了图书馆数字用户的画像。根据2016年的一份读者调查,在美国,75%的数字读者是女性;数字用户的中值年龄在45岁至54岁之间;66%拥有本科及以上学位;40%的读者家庭收入超过7.5万美元;近75%的电子书用户同时会借阅纸质书;而电子书借阅者往往也是重度图书消费者,纸质书和电子书都会买,由此可见数字资源并不会给纸质书零售带来巨大冲击;50%公共图书馆用户会购买他们在图书馆发现的作者的作品。据此,布林顿坚信,“图书馆的发展能够促进图书销售”,她将图书馆比喻成一个窗口,读者通过图书馆平台发现某本书,很有可能增加其购买这本书的概率。

另外一个在图书馆愈加流行的趋势是数字图书俱乐部,也就是各种社区、城市、地区甚至大至国家范围的阅读项目,它们能够通过与读者互动,促进图书发现,进而转化为图书销售额。以Big Library Read为例,其自称首家全球性的电子书俱乐部,他们每月精选一本书,在平台网站上发起讨论,全球图书馆读者都可参与。2017年12月的推送图书是Sourcebooks出版的《The Hundred Lies of Lizzie Lovett》,最终带来340万图书馆网站页面浏览量,10多万借阅量,在亚马逊销售榜上的排名由之前的400k上升到23393。

根据OverDrive的观察,数字市场仍然在大幅增长。鉴于其带来的成本效益和对学习效果的改善,学校也在加速使用数字资源。另一方面,行业不断演进,新的模式和产品让阅读和图书获取比以往更为便捷。基于此,两位嘉宾指出,市场正在高速扩容,现在正是加入的好时机。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