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学术出版的趋势与面临的挑战

2018年01月10日   作者:肯特·安德森;严榕 编译

【百道编按】出版商身在局中,想要了解行业最新的进展及发展方向、洞察市场和战略选择往往不得不借助外部的力量。而行业顾问能够汇集来自各方的大量信息,思考日益显现的、更具共性的行业议题。所以要想了解学术出版的趋势与面临的挑战,也许顾问们能提供答案。

 

图片来源:Thinkstock

行业顾问帮助出版商评估战略、技术、财务、管理、营销以及编辑决策。很多时候,一个咨询案例中可能涵盖上述多个或所有议题,因此顾问一般都熟知多个领域。在学术出版板块,很多顾问多年服务于同一家公司,与自己的客户互利共荣。他们通常能够参加高级别或敏感的会议,拥有全局性视野。

企业身在局中,想要了解行业最新的进展及发展方向、洞察市场和战略选择往往不得不借助外部的力量。而顾问能够汇集来自各方的大量信息,思考日益显现的、更具共性的行业议题。

也正因此,为了评估学术出版业整体处于什么阶段,《学术厨房》的编辑向行业里的资深顾问广泛发帖,从以下五个问题入手,希望从这些顾问的反馈中勾勒学术出版当下及未来的发展路径。

这五个问题是:

1. 目前,行业所面临的最常见的挑战是什么?这种挑战出现的动因是什么?行业应对得好吗? 

2. 机构行为是执行中的关键因素。哪些机构行为可能导向更好的结果?哪些机构行为可能会一直拖后腿? 

3. 如果与你合作的企业必须在两个活动中分配时间——比如重新安排躺椅或让船只前进—— 你认为他们会如何分配?

4. 与你合作的企业是否在改革与调整上投入了足够的资金?有是为什么?没有又是什么原因? 

5. 你所共事的企业里,谁是最有话语权的?主张变革的一方还是说“不”的VP? 

十几位顾问反馈了他们对市场的看法,其中大多数是“管理顾问”,还有一些是聚焦技术或某个业务领域的专业顾问,但也有资历提出管理建议。他们对这次小调查的反馈我们不具名呈现,同时根据他们的看法总结了行业四大议题,如作为变革与竞争推动力的互联网,规模化和多样化的好处,执行的重要性,以及现状捍卫者的作用。

变革与竞争

学术出版业在许多方面都在进行变革。每位顾问都提到了互联网迫使并持续驱动机构去适应。从顾问们的反馈中可以看出,一些机构的反应得当,但即使做得最好的也有些力不从心,因为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太快太多,即便是最大的公司也无法消化。 

许多顾问提到了万物“开放”的趋势——开放科学、开放存取、开放数据等等。但是由此而引发的争论,以及对开放内涵的模糊界定仍在产生新的问题,因为开放的目标实际并不明晰,特别是对于分类、验证、精炼信息的机构而言。尽管编辑、“把关者”的可感价值可能因开放而稀释,但来自外部的压力迫使企业参与其中。 

无论传统还是非传统企业都在经受竞争的考验。互联网的出现加剧了竞争。主要的商业玩家正努力保持他们的优势,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开放存取APC模式)正挑战着传统的收入和利润结构,读者、作者、会员、研究人员的注意力因为不同来源的众多信息的轰炸而分散。就算是努力确定并利用自己独特优势的企业处境也依然艰难。 

一些出版商很早就(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了回应并尝试新的商业和传递模式,而另外一部分却行动迟缓,在竞争中落在了下风。小企业也因为缺少资源、规模和大型竞争对手抗衡而处于劣势。 

也有顾问指出,企业面临的最普遍的挑战是寻找新的收益流来弥补持平或下降的营收;太多的企业关注“效率”而不是整体营收的增长。比起管理变革,研发的支出更为缺乏。 

总而言之,互联网在营收、自定义、竞争和适应性方面为企业带来了挑战,大多数问题都没有可行的短期解决方案。投资是必要的,但在很多情况下投资要么缺乏,要么不够明确。 

改革虽然一直是常青的话题,但即便在最好的情况下,改革也很艰难。有顾问提到,要进行变革,领导者就要有权威、有责任感,并对自己的决策负责。不幸的是,这三点通常会被分割,由不同的管理团队承担。比如,出版人对期刊部门负责,但做出变革的权限在单独的出版物委员会手中。假如这两个团队的根本利益不同,他们在什么是企业发展最好的方向这一问题上就难以达成一致。这种分歧会导致冗长的决策过程,这还算好的,最糟的情况是导致内部冲突和功能紊乱。 

这种功能紊乱似乎对较小的非营利机构的影响更大,从而再次增强了大型商业企业的优势。 

规模化和多样化

在长期、深刻的变革过程中,大公司的另一个优势是规模和多样化(这也是规模带来的好处)。随着互联网向着全球延伸,规模变得更为重要。市场正越来越有利于横向发展的企业——大出版商向图书馆出售聚合起来的内容。虽然对于垂直企业而言仍然有机会,比如专攻单一领域的专业团体、独立的中型出版商,但是现在制定强有力的垂直化战略比过去更难了。 

大部分行业顾问都认为,行业(对规模化)的应对不是特别好,因为“财富”越来越多地流向大型出版商。 

而规模与变革同样息息相关: 一个根本性的挑战是,竞争性生态环境的持续变化、学术信息终端用户所采用的平台/技术都极为复杂。大多数学术出版商规模太小,资金不足,无法持续投资以顺应这种变化,更不用说走在趋势前面了。即便是较大的企业同样也有投资不足或过于保守的问题,做不到时时不落后于时代。 

规模同样为编辑带来了挑战:对于同行评审期刊来说,吸引足够数量的优质原稿变得越来越难。最主要的原因是激烈的竞争。像《自然》和《柳叶刀》这样的顶级期刊一直在发展专业期刊,多年来拓展其主题覆盖面。有着大量优质投稿和高拒稿率的大型社科期刊也在推出新的开放存取期刊,分走了其他社科刊物的投稿资源。 

执行

执行力——完成事情的能力——贯穿在对战略、目标清晰度、人员、管理和领导力的讨论中。如果没有正确的战略指导行动朝着可衡量的目标迈进,没有具备合适技能的人员各司其职,没有管理和领导来保证航向正确,谈何执行?

一位顾问指出,好的执行力在于用对人。没有什么神奇的管理流程或组织行为(因为组织没有行为——它们有政策和实践,个人才有行为)能带来更好的结果。聘用合适的人,淘汰掉表现不好的员工,就有了90%的赢面。 

良好的执行需要更好的管理结构和政策,职责分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规模较小的非营利性机构普遍被认为尤其处于不利的境地;较大型非营利性机构内部的出版部门面临执行不利的问题。大型机构的管理结构和高层通常无法处理复杂且迅速变化的出版问题。在非营利性机构成员和商业导向的出版部门之间经常会出现使命和日常实践的背离,即使出版部门通常是带来现金流的主要来源。 

保守与变革

学术机构中变革者和保守者之间的碰撞也激发了一些思考。有位顾问说,“这些年来,我已经学会尊重阻力(说“不”的VP),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简单地、尽职尽责地遵从自上而下的激励、指令,处理当前所面临的事务。他们仅对已经发生的问题做出应对。他们只关注当下与眼前。” 

也有人提到,“我不仅想跟说‘不’的副总沟通,还想和双手环臂、皱着眉头在会议上不说话的编辑或制作人员交流;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持怀疑态度。要么他们不理解正在进行的项目,要么他们知道我们漏掉的东西。无视这些人会很危险。” 

即便如此,变革总体上在进行中,现状越来越难以维持,即便有诸多阻挠力量,我们仍然看到变革者获胜(特别是在商业机构中),这通常会导致机构内部的重组。 

而且机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意识到他们需要演变,因为与全球化、可发现性、获取和技术(更不用说对效率和节约的孜孜以求)相关的环境变化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无处不在,不可能不加以注意。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