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第七届中国学术出版年会:数字时代学术出版的整合发展:战略与路径

2017年01月11日   作者:吴妮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由社科文献出版社携同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和百道网主办的中国学术出版年会于1月10日在北京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数字时代学术出版的整合发展:战略与路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冯宏声表示,在互联网建设的下半场,出版社都应该成为互联网企业,从生产主导变成消费主导,做知识用户的信息代理人。社科文献出版社社长谢寿光在演讲中分析了当下的学术出版现状,提出2016学术出版的六大关键词。


会议现场。摄影: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时晓莉

今年是第七届中国学术出版年会。多年来,透过中国学术出版年会,中国的学术出版话语体系日益确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社长谢寿光在追溯本次论坛的发展背景时说,2013年大家关注的核心话题是学术出版门槛太低,2014年讨论中国学术出版对外话语体系中的角色,2015年他提出学术出版、学术研究的“旋转门”机制。2016年,学术出版迎来“美好时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局长马援的发言为2016学术出版迎来“美好时代”进行了注解。马援说,2016年对中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这一年中的三件大事对于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而言是三大利好消息:其一,2016年5月17日习总书记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专门就哲学社会科学发表重要讲话。不久前中央深改组专门讨论在深化改革过程中如何进一步繁荣哲学社会科学,相关讨论的新闻稿中特别提到国家支持在哲学社会科学界实施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工程,这会对哲学社会科学发展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其二,2015年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繁荣发展和推进国家高端智库建设的若干意见,“智库”特别是“高端智库”成为2016年的高频词。国家层面建设了25家智库,在全国从国家层面到省市推动的则有四五千家机构在建智库。智库建设对于学者和学界来说是新的机遇,这意味着对学术成果需求面更大,学术成果对现实的服务力更强,学术成果的实践性增强。第三,去年八九月份以来,国家财政部、科技部,以及国家社科规划办连续出台三个文件,推动社会科学研究生产力的发展,解放学者和出版者的制度性束缚。

“传统出版转向数字出版,是一个时代的机遇,上述的三大利好是国家的机遇。”马援说,“把国家机遇和时代机遇结合起来,2017年对于学术研究和学术出版都是能结出丰硕果实的一年。”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冯宏声在发言开头也陈述了另一种机遇,他转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邬书林提出的中国要“抓住成为世界文献中心的机遇”。在谈及对出版业的认识时,他说,我们认识到出版业有鲜明的文化属性,认识到出版业的生产属性,但会忽视掉出版业的信息属性。从信息的视角来看,文化属性的思想表达和表现,生产属性的内容生产和传播,具体成果的形态是信息的不同角度、不同层级、不同阶段的呈现形态,要借助信息技术来实现量化的复制、规模化的传播 ,以更丰富的方式和形态进行呈现。这也是出版业存在的基础,因此出版业和信息技术密不可分,信息产业的发展也离不开出版产业。

在谈到出版业与互联网关系时,他打比方说,上半场的互联网建设完成了基础建设,下半场互联网的建设应该是居民的入住。互联网的居民是信息和内容,是传统出版业一直在生产的东西。下半场的竞争一定会集中到信息和内容本身。互联网今天做过的很多事情,是出版业在历史和当下做的事情,我们为社会公众的生活活动,为外部产业的生产活动提供从信息到数据,从数据到知识的不同层级的信息内容的服务。消减信息不对称,并直接供应信息,甄别信源的真实性和可靠性,这些是出版业一直以来在做的事情。传统出版业所具备的素质,是帮助用户做好专业化的选择。他的话落地有声,在互联网的下半场,出版社应该成为互联网企业,从生产主导变成消费主导,做知识消费用户的信息代理人。

谢寿光在主旨演讲中,呈现了传统意义上学术出版的现状:学术出版门槛缺乏,2014年,全国429家学术出版机构出版了全部学术出版图书16799种,其中,参考文献完备率为87.61%,索引的完备率仅为6.82%。从这点反映出,学术图书规范性不强。此外,学术出版能力不高,占全国图书品种数的9%,“我们课题以出版学术图书数量前100位的出版机构为研究对象,大部分出版机构出版学术图书100种以下。”在全国,真正从事学术出版的机构只有30多家。

他表示,因为大数据的应用,在生产领域为学术出版提供了无限可能。在大数据对学术出版的改变中,学术出版机构成为知识价值的发现者,学术规范的维护者,学术成果的传播者,以及学术研究的服务者。谢寿光提出学术出版的六大关键词:专业、服务、整合、主题、连续,以及平台。他补充说,应该是七个,“评价”在去年的年会上专门讨论过,但在今年学术出版的关键词中,它仍然是重要的一条。

本次年会还邀请到了台湾联经的发行人林载爵。他向与会听众介绍了台湾地区的学术出版沿革和发展现状。他指出,台湾的学术出版几十年的工作、责任、负担是落在像联经这样的民间机构,而不是依附在大学出版社或研究机构的出版社下。

台湾地区的学术出版经历了三个阶段,在1949年以前,台湾地区是一个移民社会和殖民社会,学术出版作为精致文化缺乏发展的土壤。随着一批大陆学者南下,使得台湾地区在上个世纪50-80年代的学术发展有了基础,对古籍出版进行整理,对中国历史文化进行新的解释。在1980-2000年代,台湾地区出版出现丰硕成果,新一代集成东西方教育和理念的新一代学者出现。在这一二十年之间产生的学术出版成果被大陆大量引进。2000年以后,台湾地区推行的政策对学术出版带来了挑战。台湾学者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专题研究和论文写作,导致学术研究集中在短篇论文上,学术著作受到影响。

联经创立于1974年,创立之初即建立了学术评审制度,并维持到今天。林载爵介绍到,联经作为一家民间机构,四十多年来,学术出版没有成为负担,还能获利,这也得益于定价策略上的调整。在台湾地区,学术图书印量通常在一千册,定价的提高,使得出版社在600册便能持平,保证了盈利率。

在本次年会的研讨环节,由百道网总编辑令嘉主持,北京人天书店有限公司董事长邹进、四川新华文轩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践、浙江新华书店集团馆藏图书公司总经理俞峻,陕西嘉汇汉唐图书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唐代伟,以及众筹网出版行业合伙人张雁五位嘉宾对谈“学术图书的数字化营销”,嘉宾们就数据挖掘和分析、数据库与电子书销售、众筹出版连通生产端到销售端等话题进行了充满机锋的研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张立、百度学术创始人曹冰等在本次年会上分别做了发言。在本次年会上,社科文献出版社总编辑杨群宣读了2016年度十大好书,并向十大好书作者及责编进行颁奖。

(本文编辑:水英)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