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美国出版商协会致信特朗普——讲透出版价值和版权保护,还剑指中国

2016年12月21日   作者:韩玉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日前,美国出版商协会政府事务部副主席兼总顾问艾伦·阿德勒致信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在信中,他出色地阐述了出版的价值。与此同时,他提及版权保护,中国作为反例出现在信中。


艾伦·阿德勒在信中代表美国出版商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AAP)及其会员祝贺特朗普当选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总统。他在信的开头介绍了AAP的情况。AAP是美国图书和期刊出版业的全国性行业协会,旗下拥有将近400名会员,包括美国绝大部分商业出版社,以及小型非营利出版商、大学出版社、学术团体。他们出版各个领域和各种格式的著作,包括大众图书、学术期刊和专著、软件、网站,以及其他多种电子出版物。在AAP的最高宗旨里,尤为重要的是版权保护和版权执行,捍卫出版和阅读的自由,推动研究、教育和提升民众读写能力。

以特朗普及其女儿伊万卡写书的故事传递出版的价值。

“即便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带来了短信、微博、邮件、即时消息、社交网络、博客等种种私人交流或公共沟通方式,出版原创作品仍然是讲故事、阐释所有主题、申述观点、传播事实和思想的理想方式。一些作者选择自助出版,但是在那么多数字形式的声音、文本、图片等信息流随时随地争夺人们注意力的当下,与出版商合作这种更传统的方式仍然是向目标读者传情达意的可靠而真实的途径。”

“在过去30年里,你们出版了18本书,大多数是由AAP旗下会员出版的,比如西蒙·舒斯特、企鹅兰登书屋、约翰·威立父子公司、哈珀·柯林斯、麦克米兰和阿歇特图书集团(珀尔修斯出版公司)。这些书到现在仍然以精装、平装、电子书及有声书等多种形式在销售。毋庸置疑,您最新出版的那些书就向读者介绍了您此次总统竞选中的核心观念和思想。”

出版商在美国和海外都对文化、经济、教育、科技和社会做出了重要贡献。

“图书和期刊出版,与音乐、电影、电视、视频、软件、报纸杂志等其他‘核心’的版权产业一起为美国的GDP贡献了1.2万亿美元,在美国经济中占比6.88%,其中包括2015年主要版权产品在海外市场销售所得的1770亿美元,这一数字超过了美国化学、航空航天、农业、电子和医药等产业的出口额。”

“大众出版商为作家的未来和各种格式的图书护航,吸引读者以保障虚构类、非虚构类大众图书市场的健康和活力。他们努力提升民众读写能力,并为相关的国家项目提供支持,他们保卫出版和阅读自由,为独立出版商、国际出版商、图书馆和求职的学生提供服务,积极推动行业的多元化。”

“高等教育出版商和学习公司正在研发个性化学习技术,拓展线上及其他数字学习解决方案的应用机会。这些解决方案能够通过数字学习平台和资料向学生提供定制的、价格实惠、辅助教学的交互式多媒体内容。这些产品和服务能够帮助学院和大学留住学生,让学生更充分地参与到学习中,并显著提高他们的学习成绩和毕业率。通过与教育机构在“数字折扣项目”(digital discount programs)上的合作,AAP旗下的教育出版商正在降低教材成本,以确保高等教育的易得性。”

“学前及中小学(PreK-12)领域的会员们则积极支持创新学习工具的研发,服务于下一代国民的教育,同时致力于促成一个公平的、竞争的、繁荣的PreK-12出版市场。这些会员包括纸质、数字教材和学习工具的开发商,还有生产商、供应商、咨询顾问,以及其他不直接涉入行业的非出版商。他们将从AAP的新项目——创新和数字学习中心——中获益,该项目旨在为学习资源市场注入前瞻性的思维观念,以推动教育技术的研发。”

“专业和学术出版商则促成新思想和新发现的交流和传播,正是这些思想和发现在驱动着创新。他们致力于推动高质量的学术成果的产出,这些成果经过同行评审向全球推广,进而激发创新思想和前沿研究的产生。他们推出了大量的专著、期刊、软件、数据库及其他数字内容,为科学、医学、技术、商业、法律和人文社科等领域的学者、教授所用;他们还是推广造福于科学和社会的开放存取政策的领导者。”

有效的版权法律保护对于出版商非常重要。

“所有AAP会员企业都倚赖灵活的授权、多样的内容获取方式和分销渠道在竞争激烈的线上线下市场中为消费者提供最大化的选择。在他们所运用的商业模式中,充分的版权保护和版权法的有效落实是关键。此外,出版企业需要在一个没有过度监管和政府不公平竞争的环境中运营。AAP已经就保证会员在国内外市场中拥有公平的机会而展开工作。”

知识产权在美国企业于国内外获得成功的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因为在商标法等法律法规的荫庇下熠熠生辉的特朗普品牌已经帮助您名下的各类企业在全球实现业务增长和繁荣。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您的私人企业在必要情况下总会积极地在美国专利及商标局和法庭上行使法定权利,以使您的品牌免受侵犯和损失。”

以中国作为出版市场准入和版权保护方面的反例。

他认为中国出版市场限制外资进入,虽然承诺取消这些限制,但中国并未做到。他表示AAP从多个方面入手阻止中国的商业机构未经授权传播电子版的学术期刊文章,“经过追踪发现,这些文章出自某些订阅了期刊、获得授权的图书馆。这些实体公司自己提供‘订阅服务’,直接与美国出版商竞争。艾伦·阿德勒举例说,某家公司将非法获得的医学与科学期刊文章以数字形式分发给中国各大医院和图书馆“订阅用户”,而该公司的这种行为似乎一度得到中国某知名国营医学图书馆的支持。

艾伦·阿德勒在信中表示,多边贸易协定涉及方方面面,并且经常导致各方的利益纷争,但“我们还是向您表达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在与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相关的标准、实施和政策的协商谈判中所作工作的赞赏。在美国创意和技术产业内,这些标准与政策被认为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利益。”

美国国内存在严重的问题。要求议会必须修订《数字千年版权法》。

“互联网作为商业、娱乐和教育的平台不断发展壮大,而由互联网衍生而来的文化价值和商业模式为出版商行使其版权权利带来了严重的实践和政治问题。很多版权作品未经授权就出现在网络上,由此变得更加容易发现、获取和分发。这反映了一种错误的观点,即认为这些作品只能在网上获取,说明不给予版权所有者等价交换公平市值的惯有权利就可以获取和使用它们。”

“网络服务和消费技术生产企业,以及图书馆、教育、档案馆等机构的行为和论调加剧了这一问题。他们一直主张淡化版权保护和版权执行,在这方面,他们都有一己私利。如果版权保护无力或不能强制执行,提供网络服务和数字设备的企业会从中受益。因为消费者通过网络服务和数字设备来获取、存储、阅读流行的版权作品,在网上获取图书、看电影或听音乐的常规市场门槛在减少或消失,因而网络服务和数字设备对于用户也就更有吸引力。悲哀的是,一些非营利文化机构也在向公众免费提供多种多样的信息材料,包括那些原创的版权作品。”

“1998年,议会颁布实施了《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意在提升版权作品的网络可获取性,且当这些作品在网上被侵权时,能够促进版权所有者和网络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合作和利益平衡。该法案确实让图书在网上更容易获取了,但却没能达成上述二者利益的平衡。因为服务供应商的商业模式就是在象征性地遵守法案的同时利用用户的网络侵权行为来获利。”

“网络侵权的盛行伤害了公共及个体利益。《数字千年版权法》的法律漏洞使其无法起到预期的作用,因此需要当选的政府代表们来修订。”

美国出版商大多规模较小,中型公司正在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艾伦·阿德勒表示,根据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的定义和规模标准,AAP大部分会员,或者说,美国大多数图书和期刊出版商都是中小型企业。他认为,“中小型企业在创造就业机会上贡献良多,但却缺乏资源来通过议会和联邦法院追求或保护其权利。美国出版商需要一个保障,保证他们在竞争性市场上的资本投资获得合理回报的权利不因有缺陷的联邦法律和法庭裁决而受到损害。更何况,出版商所享有的版权专利最初就是议会为了促进知识的公共传播(在制宪者授权后)而对原创作品的创作给予奖励的结果。”

在信末,艾伦·阿德勒期待在余下的过渡时期与特朗普的领导团队见面并合作,以促进美国创意产业的健康与繁荣发展。

(本文编辑:吴妮)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