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教育出版巨人培生CEO说: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2015年12月11日   作者:安德鲁·窦森;韩玉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连续出售《金融时报》《经济学人》两大权威财经媒体后,培生第二次发布盈利预警。营收增长停滞,股价两度重挫,又剥离了最具价值的资产,CEO约翰·法隆甚至在公开声明中说“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这个屹立于全球教育出版界一百七十多年的巨人是否会就此一蹶不振?


美联储推迟加息,原因是美国通胀并未回升到2%的目标水平。通胀率还是偏低?问问普通的美国学生吧。

一边学费高昂并持续飞涨,另一边教材价格攀升到历史最高水平,还在向更高水平迈进。根据官方统计数据,自1977年以来,教材的通胀率为1.041%,几乎是整体通胀率的4倍。学费紧随其后,不遑多让。

既然如此,拥有171年历史的英国教育出版商培生又怎么会在业务增长上停滞不前?培生把所有赌注都押在美国教育市场上,这在10年前可能是个不错的决策,那时玛乔丽·斯卡尔迪诺带领培生连续多年获得两位数的增长业绩。然而时移世易,作为继任者,约翰·法隆面对着一个截然不同的时局,想要重现以往的辉煌几乎不可能了。

过去几年来,除了不断发布盈利预警外,培生几乎没有更多的贡献了。“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措辞释放着或好或坏的信号,好一点的解读是现状不令人鼓舞,而最坏的是又要变卖旗下资产了。

今年5月,培生股价腰斩,股东唯一能寄望的是法隆能够重现玛乔丽的“奇迹”,在理应持续增长的全球教育市场中挖到一座富矿。

培生坦然承认业务存在问题,但仍有部分业务的表现不负预期。一位发言人透露,“虚拟学校、高等教育管理服务以及专业认证三个板块贡献了整体营收的四分之一,而且增长态势喜人。近几年,新兴市场也在以每年8%到9%的速度增长。”

他说,“国际市场对于英语学习的需求很旺,以华尔街英语为例,旗下有成千上万的学员。虽然学员人数有所下降,但大学招生名额周期性的增长会推动这一市场板块的业务增长,对此我们很有信心。”

鉴于培生整体营收的60%来自美国教育市场,如果对美国教育领域的巨变和通胀情况有一定认识的话,就会明白培生为什么面临现在的困境。

最开始,培生把身家押在美国教育上是有理由的:苏格兰人口仅530万,具有授予学位资质的大学和学员仅18所;反观美国,仅教育排名47的肯塔基州就有440万人口以及62个能够授予学位的学院和大学。这些学校的所有学生从理论上来说都是需要课本的。

培生业务增长是由美国教育领域几个关键性发展所支撑的:盈利性大学的兴起;“共同核心”教学方法的引入;学费占据了高等教育成本大头从而使学生的关注点没有落在教材上。而今,这三大柱石都摇摇欲坠,培生在教育出版领域的统治地位也岌岌可危。

过去20年中飞速发展的上千所盈利性大学现在成批陨落。其中规模最大的凤凰城大学(the University of Phoenix)招生减半;另一大教育集团考林希恩(Corinthian Colleges)在今年早些时候申请了破产保护(据美国《破产法》11章)。

一些批评声音认为,盈利性教育公司许以学生不切实际的未来工作收入前景,在此“诱饵”下,很多学生背负着大额贷款申请入学。但很多雇主看不起盈利性大学授予的学位,因此大批学生难以就业,无从偿还贷款。更糟的是,申请就读盈利性大学的有很多退伍军人。近期美国国防部下令禁止凤凰城大学从军事基地招收新生。

在中小学中实施的“共同核心”教学方法让培生卷入一场政治风暴中。很多共和党人(也有少数民主党人)反对这一方案,培生作为支持这套教学标准的主要教材出版商因此受到冷遇,造成其预期营收降低。

越来越多的学生对教材的价格表露不满。在美国读完4年的本科学位在每门课教材上的花费可能为300美元。如果是全价购买的话,花在教材上的钱可以“轻松”过万。研究生学位的学费本身就更高,学生在教材上的投入同样不菲。渐渐地,学生开始搜罗购买二手或者老版本的教材,或干脆在网上租赁电子教材。后者可以大幅降低教材成本,同样也会大幅削减培生等公司的利润。

美国教育市场的动荡现状大大影响培生的业务,也关系到培生是否能给伦敦金融城分析师信心。但是别忘了,美国之外的市场也在加剧培生的压力。

培生试图通过在新兴市场推广在线教育课程推动业务增长。然而,全球经济震荡影响很多国家学生的深造意愿,使他们更倾向于就业。相反,如果经济形势扭转,情况就会大大有利于培生,但谁也不知道这个拐点在哪里。

培生先后出售了旗下最具潜力价值的资产,即公司在《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的股份,总体交易额为14亿美元。尽管所得款项巨大,但用于投资或回报给股东后也所剩无多。在局势并不乐观时抛掉这两颗王冠上的明珠,未来留给培生的恐怕是无尽的后悔了。

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对培生的评定是一致的:股价出现缩水的迹象,而短期内又没有任何财富增值的希望,股价就会持续走低。

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对培生极为看好,但即便是其分析师也很难给出令人振奋的结论:“培生明显面临一系列严峻的市场考验,美国的大学和测试业务、英国的测试业务以及新兴市场都没有带来预期的回报,这种情况至少会持续到2017年。”

培生手中唯一有价值的资产仅剩其在企鹅兰登书屋的股份了,最终怎么处理似乎也是可预见的了。

(文章来源于《独立报》)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