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学术出版的未来正走向我们所期待的方向

2015年11月23日   作者:苏菲·戈兹沃西;骆双丽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学术出版将走向何方?我们一边自问一边探索——开放获取俨然已成这一领域的热词,其他一些伴随数字化而生的新服务和新工具也更新了学术出版。有幸,这一领域正走向我们所期待的方向:创造有意义的研究和教育内容,把这些内容带给尽可能多的受众;以新的方式和作者、读者合作。

“学术出版的未来”和“学术专著正走向衰亡”这两个话题一直相生相伴广受讨论。在学术出版领域,某些老话题似乎一直都备受关注,当然也有新的话题不断冒出。出版圈里,一些大家比较熟悉的话题有:开放获取有哪些挑战和影响?如何把我们的内容传向全球受众?如何正确地应对市场的转变和图书馆预算的缩减?我们该如何在价值链中转变自己的位置?印刷技术又将何去何从?

不可逆的数字化趋势,市场的变化,新兴经济体重要性的上升,图书馆预算的收缩,开放获取举措的转变——这些都是传统出版商脚下的流沙。不过,这也并非什么值得我们跳脚的新鲜事儿。正如迈克尔·巴斯卡在其所著的《内容机器:从印刷机迈向数字网络的出版历程》(The Content Machine: Towards a Theory of Publishing from the Printing Press to the Digital Network)一书中所指出的:“出版一直处于危机之中”。

互联网裹挟着一股非常强大的民主化力量,其准入的门槛已迅速降低,这意味着作为把关人的出版商需要相应地做出改变,同时应继续对作为质量保证标识的品牌资本加大运作力度,使其成为铺天盖地的数字内容中的最佳过滤器。此外,数字化也使我们能够分析用户数据和行为,帮助我们发掘研究人员、教师和学生在每一阶段的需求,真正地以用户需求为导向。

“学术出版商往往通过出版为学术机构提供服务,这通常称为‘部落内’习俗——即同一学科内的学者进行学术交流。但在新环境下,出版部落间(不同学科间学者)的交流需求及在公共辩论领域传播观点的需求正在不断上升。”

——尼克·普丰德,牛津大学出版社美国分社社长

最明显的变化是出版市场从供给驱动转向了需求驱动,图书馆工作人员根据现实状况或通过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等混合模式重新调整了预算,在资源的选择上拥有了更多的控制权,也能根据用户需求做出相应的资源购买决策。换言之,大范围的数字化内容都是可以开放获取的,用户购买行为能够最终反映该时期内他们对内容类型的需求。

学术出版商的角色已从根本上发生变化。它不再是只为帮助你的研究提供足够的内容,未来,出版商需要能够按照你的需求为你提供个性化的内容。如果他们无法实现这一点,就必然倒闭。但另一方面,内容的数量是一定的,这也就意味着学术出版商将在优胜劣汰的机制下保持稳定的数量,不会出现出版商数量过剩的状况。”

——多米尼克·拜厄特,出版商兼高级编辑

当前,业内出现了很多大趋势。一方面,出版商正在重新定义自己,重新寻找自身在价值链上的位置,将自己转型为涵盖培训考核、信息系统、网络书目数据和学习服务等多功能业务的提供商。出版商也一直在通过合并和战略收购等方式巩固自身实力、扩大自身规模,并为其资源输出提供有力的支撑。当然,这些转变都在围绕着数字化内容的整合进行,例如Project MUSE电子期刊数据库、 JSTOR电子期刊数据库,牛津大学出版社的University Press Scholarship Online数据库和剑桥大学出版社的University Publishing Online等混合出版商的图书及期刊平台。

另一方面,新的参与者正在定义新的利基市场。例如致力于开放获取的伦敦大学学院出版社(UCL Press)和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出版社(Goldsmiths Press),他们正在探索以数字化优先的方式向用户提供新的、非常规的学术出版形式。同时,创业公司争相试水新的作者工具和新的商业模式,希望推动自身知名度和影响力。他们正在进行的重点工作包括:建立自己的书目数据库,支持网络笔记,开发新的叙述方式,上马众筹项目,参与内容的开放式传播,提升自己的传播扩散力,构筑网络社区或会员俱乐部以提供量身定制的产品,提供内容翻译和传播工具,实现内容引用和数据挖掘,以及推出自出版服务,为作者提供自己全权管理或全套外包的出版服务,等等。

这些对比性的转变于他们而言是行业内一次颠覆性的变革——从垄断市场和柜台转向提供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出版商正在重新定义他们的传统角色,拆解和整合内容并把这些内容按需传送给不同的用户,采用数字化技术使文化传播、学习、评估、研究、公开传播、社区建设等活动和实践成为可能。

毫无疑问,未来充满了挑战。科研经费和图书馆预算的缩减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开放获取解决方案将需要一段时间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尽管创新驱动会比以往更可能走弯路或误区。此外,说服数字化受众放弃其原有的习惯也是挑战之一。但不可否认,学术出版中潜在的机会是巨大的,这一领域也正走向我们所期待的方向:创造有意义的研究和教育内容,把它们带给尽可能多的全球范围内的受众,以新的方式和我们的作者与读者合作。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