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佘江涛专栏】知识树和碎片化

2021年03月21日   作者:佘江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佘江涛专栏】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碎片化信息如何形成有系统的知识树,佘江涛有自己的思考。百道佘江涛专栏文章来源于“佘江涛的江和涛”,作者佘江涛。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佘江涛

大家基本上认为:这是一个信息泛滥的时代,缺乏深度和系统知识、思想、理论的时代。事实上,从古到今,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知识、思想、理论都不会以深度和系统的方式获取和呈现,只是信息以及信息平台的泛滥强化和凸显了这一历史常态。

种植和培育一棵可以生长、融合、迁移的知识树,和想象力、创造力相关的知识树,不太符合人的本性、家庭的需求和社会的需求。个人可能为此要长期,甚至大半生支付巨大的精神和身体的成本,而人是天生趋向偷懒和熵增的;家庭要支付巨大的金钱和身体成本,而经济收益难以预测和确认;社会的需求也不强烈,专业分工似乎也只接受相对系统的、可以确认的专业知识,社会是不会为不清晰的收益买单。因此,个人、家庭、社会总体都出于各种功利的目的来对待知识。知识当下被网络刷题—作业—培训—考试化,被极度破坏性地碎片化,是有巨大的人性基础、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的。

知识并非力量,而是各类成本和收益、权利和权力的一部分。是否是深度的、系统的知识,还是碎片化的知识并不重要,短期和直接的效益和获得才是最为重要。网络刷题的、作业的、培训的、考试的等碎片化知识具有强大的、系统性的生存基础,并转化成强劲的自我生存—生长—繁殖的能量。应试教育的剧场效应是难以抵制的,尤其在功利主义的集体无意识和人性、家庭和社会需求完美结合的状态下,它成了难以剪除的鸦片。尽管我们都认识到了这一结构性的、洪流般的问题的危害,但还没有找到明确的解题方法,更不用说答案。 

【佘江涛推荐书书单】点击链接查看:http://m.bookdao.com/mybook.aspx?id=146212

碎片化的知识在所难免,但应该发现没有知识树,这些知识就是杂货铺,甚至是废墟和烟云;有了知识树,碎片化的知识就被嵌入结构,被结构化,处于和知识树之间建构、解构、重构的互动中,它们才具有生命和活力。

种植知识树,即建立知识的结构—系统,犹如音乐有了主题,音乐有了引子;碎片化的知识自然嵌入,找到了归宿,甚至成为营养素,成为雨和风,促发知识树的生长、融合、迁移,促发它的解构和重构,犹如音乐主题有了变奏,音乐引子有了随想回旋。 

碎片化的知识不是敌人,没有知识树的碎片化知识才是敌人。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去种这棵树,他们一开始就抵制学科、课程、教科书的知识,抵制广泛阅读获得的知识,沉迷所有功利主义的知识和结果,不惜异化知识(网络刷题是异化之极端),扭曲和伤害人格;成年以后,经过刷题、作业、培训、考试综合折磨的一代,形成了获取极度碎片化知识的路径依赖,一生也不会去种植这棵树。他们会一生厌倦真正的知识,一生不会有想象能力和创造能力,一生受到各类心理障碍的困扰,一生最高境界也就是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分子和占有者。 

这是一个过度需要“知识”、功利的时代,网络刷题—作业—培训—考试等极度碎片化知识,替代了生长、融合、迁移的知识树知识,而且这些破烂知识竟然成了人与人差异的起始和分化最重要的要素;各类权力和现世结果也使得人的想象力、创造力不再重要;至于强大丰富整一、向死而生人格完全被淹没,脆弱单一分裂成了似乎十分重要又被不得不忽视、难以解决的精神现象。

到了恢复知识树价值的时候,到了恢复想象力、创造力价值的时候,尤其到了恢复人格力量为最重要价值的时候,世界充满了未知的、难以预测的变化,需要一颗十分强大、稳定、牢固、平静的心。看到年龄层次越来越低的人,面对剧场效应愈演愈烈的刷题—作业—培训—考试,在扼杀真正的知识、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时候;看到他们的焦虑—躁狂—抑郁综合征成了心理障碍的第一站,成了深层心理结构的要素,成了最终毁灭人格的终结者的时候,大家真的要为他们的未来行动起来。

(责编:肖歌)


来源:佘江涛的江和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