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诺奖得主托卡尔丘克系列花落浙江文艺背后的故事

2021年02月25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波兰著名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充满了对神秘和未知的探索,显示出独特的风格。不过,在2019年10月10日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之前,她在中国还不是“人尽皆知”。但是早在她获奖之前,浙江文艺出版社KEY-可以文化就“慧眼识珠”,引进了她的作品《怪诞故事集》和《糜骨之壤》的版权。目前,可以文化已经出版了三本托卡尔丘克系列的图书,均叫好又叫座。这一系列的策划人正是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编辑中心主任李灿。李灿最初是怎么发现奥尔加·托卡尔丘克这位作家,并且想到要引进她的版权的呢?

浙江文艺出版社已经出版的三本托卡尔丘克系列图书

《怪诞故事集》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波兰]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著
译者:李怡楠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糜骨之壤》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波]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著
译者:何娟 孙伟峰
出版时间:2021年01月

《衣柜》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波兰]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著
译者:赵祯、崔晓静
出版时间:2020年08月

被她开阔的世界观、宏大的文学视野所吸引

2017年,平时保持着阅读文学作品习惯的李灿在无意之中,初次接触到了托卡尔丘克和她庞大的魔幻文学宇宙。托卡尔丘克的作品喜欢探讨人在宇宙中的地位,探讨人生,探讨宏观哲学问题。

李灿表示,托卡尔丘克打动她的,不是所谓的“魔幻”或“现实主义”,也不是文学技法层面的新鲜尝试,而是潜藏在她跨越边界的想象力、隐喻,和对寓言、神话、史诗的自由连接背后的,一种更开阔的世界观,更宏大和广阔的文学视野,和对于文学本质的深刻认识。“托卡尔丘克以一种非常超现实的方式,精准地表现了困扰当代人的种种问题:生与死、生命的意义、人和自然的关系等等。”在李灿心里,托卡尔丘克的作品是颇有“神性”的。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出于对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喜爱,李灿开始调查、了解这位作家。她发现托卡尔丘克是一位屡次获奖,并且较为多产的作家。托卡尔丘克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1987年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E.E》《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等,受到波兰评论界的普遍赞扬。1997年,她拿下波兰的文学大奖“尼刻奖”和科西切尔斯基夫妇基金散文文学奖,这也奠定了她在波兰文坛的地位。1999年,她凭借长篇小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再次获得尼刻奖;2014年,凭借小说《雅各布之书》第三次获尼刻奖;2018年,凭借小说《云游》获国际布克奖。

明明是这样一位有地位、有潜力的作家,但是国内只出版过她的两部长篇小说,杂志上也只零散地翻译过一些她的短篇,实在是一种遗憾。“我们可以把托卡尔丘克的作品引进来。”李灿在社内提出了引进出版托卡尔丘克作品的计划。

获得公司强力支持,拿下9本书的独家版权

在脑海中形成托卡尔丘克作品系列这一选题后,剩下的工作就是获得出版社的领导和其他同事对选题的支持了。波兰语是小语种,东欧国家文学在文学市场上也有些冷门,所以浙江文艺出版社一开始非常谨慎地对托卡尔丘克这个作家的作品进行了市场调研与评估。

托卡尔丘克的作品是否具有文学性?国内喜欢阅读外国文学的读者们,是否会接受这样一位作家?大家发现纯文学批评家对托卡尔丘克的作品评价很高,同时难得的是这些作品在波兰非常畅销,也受到欧洲大众的普遍欢迎,被认为“轻松好读”,受众面较广。考虑到她曾获得国际布克奖,浙江文艺出版社认为她的作品有进一步被世界读者认识的潜力,外加版权费用不算高,所以社内决定先引进一到两本她的书,做出来试试看。同时由于可以文化的主要出版方向便是世界一流的文学类图书,关于托卡尔丘克作品引进出版的计划提出后,便首先得到了上海分社社长曹元勇的支持。

托卡尔丘克的作品翻译版权委托于浙江文艺社平时固定合作的几大版权公司之一——大苹果公司授权,可以文化团队获取版权的过程颇为顺利。版权公司推荐了近10本托卡尔丘克的作品,浙江文艺出版社选择购买了其中两本书,即《怪诞故事集》和《糜骨之壤》的版权。

《怪诞故事集》波兰语版封面

选择《怪诞故事集》是因为这是托卡尔丘克最新的一部作品,在2018年刚刚出版。另外,因为国内已经引进的都是她的长篇小说,李灿想把她的短篇小说的面貌展现给国内读者。可以文化专门请人做了审读、评估,确认这部短篇小说集的内容丰富有趣,之后才决定引进。本书由10个故事构成,每个故事都诡异且荒谬,但在怪诞之下又似乎潜藏着人类生活的细微真相。小说集融合了民间传说、童话、科幻、宗教故事等元素来观照波兰历史与人的生活。

《糜骨之壤》则是托卡尔丘克2009年的一部长篇小说。在2017年2月,波兰导演阿格涅丝卡·霍兰执导的同名电影在德国柏林电影节上映,被提名金熊奖最佳影片,且获得阿尔弗雷德·鲍尔银熊奖。可想而知,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更可能对原著发生兴趣,去读这本小说。此外,李灿指出,和此前的作品不同,《糜骨之壤》里明显可以看到托卡尔丘克在写作方式上的转变——它不再用碎片化的书写方式,而是将清晰的故事线索包裹在悬疑的外壳里,通过接近类型小说的相对传统的叙事方式讲故事。这种与众不同,让李灿想把这本书介绍给中国读者。

《糜骨之壤》电影剧照

诺奖公布之后,托卡尔丘克作品的版权费用翻了十余倍。但是,浙江文艺出版社对继续引进这位波兰文学大师的作品持强烈的支持态度。所以即使价格高昂,出于对这位作家的认可和看好,他们又取得了托卡尔丘克其他七部作品的独家版权,包括诺奖委员会在授奖词里特别提到的《雅各布之书》,长篇小说《最后的故事》《世界坟墓中的安娜·尹》等。就这样,托卡尔丘克系列作品变成了浙江文艺出版社的重点引进版权项目。这些带着“诺贝尔文学奖”作家光环的作品全部从波兰语直接翻译,将在今年和明年两年间陆续出版。

浙江文艺出版社早早拿到托尔卡丘克系列作品这一重点项目,并将其紧抓在手里,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李灿的慧眼识珠。不过李灿谦虚地表示,虽然保持阅读习惯、持续关注国外新作品、培养对市场的感觉和对图书内容的判断力确实是一种发掘好作品的方法,但是真正能提前挖到诺奖等大奖获得者的作品,更大程度上要碰运气。

2020年7月、8月和2021年1月,《怪诞故事集》《衣柜》《糜骨之壤》依次出版。《怪诞故事集》《衣柜》上市后即开始一路畅销,两本书荣登了“百道好书榜2020年总榜TOP100”。《怪诞故事集》进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20年度文学分榜,并且在2020年内重印了4次,并入选新浪读书2020年度推荐。《糜谷之壤》也在上市的一个月内进入当当新书热卖榜小说类前十,同时进入豆瓣读书最受关注图书榜前三。

打磨产品:在翻译、书名和封面上下功夫

卖书就像在山洞里大喊一样,你的声音能传多远,一方面决定于你的音量有多大,这是从产品的质量角度理解;另一方面决定于山洞里的路是否畅通无阻,也就是要打好市场这张牌。在这两方面浙江文艺社都下了功夫。

首先是翻译。

找谁翻译托卡尔丘克的书呢?李灿首先想到了《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的翻译者易丽君,她曾任北京外国语大学东欧语系教授,所以李灿通过北外老师找到了她。不过,这时的易丽君已经八十多岁高龄,身体不便,无法继续从事托卡尔丘克做作品的翻译工作了,所以她将自己的几位有过翻译经验的学生介绍给李灿。除了这几位学生外,参与翻译的还有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西语学院副院长茅银辉的学生们,以及著名的波兰文学翻译家张振辉。

易丽君老师和李灿(在易丽君老师家中)

李灿本人对波兰语完全不懂。对于各位翻译家翻译出的中文内容,李灿先是仔细审阅,确保翻译得流畅、自然,遇到存疑的地方她就找英文版图书或通过谷歌翻译等软件核查,之后再与译者沟通。在翻译《糜骨之壤》这本书时,书内涉及大量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的诗歌,在波兰原著里被译成了波兰语,李灿团队就找到英文原版诗集和各种中文译本来做参照。

浙江文艺出版社KEY-可以文化从诺奖委员会和作者本人处又购买了瑞典学院对托卡尔丘克的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和托卡尔丘克的授奖演讲《温柔的讲述者》的版权,这两份文字在书中有31页之多,而且版权费也不低,不过李灿还是把它们放在了这三本书每一本的末尾,以便让读者更好地认识托卡尔丘克,以及更深刻地理解她的作品。“我自己读了她的演讲后受到很多启发,这篇演讲值得多读几遍。”李灿说。

再说说书名。

《怪诞故事集》和《衣柜》两本书的名字都是直译过来的,但是《糜骨之壤》的取名让李灿费了一番心思。这本书的波兰语原名来自威廉·布莱克的一句诗歌,直译过来意思是“让你的犁头碾过死人的尸骨”,而同名电影则译为《糜骨之壤》,李灿曾考虑过一个折中的翻译《犁过亡者的尸骨》,但在参考市场部同事的反馈意见——知道布莱克这句诗的读者不多,诗句太长了,也不容易记住,而且托卡尔丘克刚获奖时国内媒体宣传时大多使用了《糜骨之壤》这个译名——经过综合考虑,这本书的书名才最终确定下来,并且得到了版权方和作者本人的同意。

最后是封面。

《怪诞故事集》《衣柜》《糜骨之壤》的封面由一位叫做汐和的独立设计师设计,三个封面在设计风格上有统一性,展开这三本书的护封,可以看到封面是一张完整的手绘图,里面充盈着小说中的元素和典型场景。以《糜骨之壤》为例,

小说讲的是在波兰边境被大雪覆盖的山林里,隐居着一位身患疾病的老妇人雅尼娜,她精通占星术、喜欢威廉·布莱克的诗歌,并热衷动物保护。有一天,雅尼娜的邻居“大脚”被一块小鹿骨头卡住喉咙,死在家里,雅尼娜赶到案发现场时,外面的雪地里还站着几只小鹿;紧接着,当地的警察局长被发现死在了一口井里,旁边的雪地里还留下了大量鹿蹄印……种种细节和迹象似乎都表面,这是一场“动物连环复仇杀人案”。

《糜骨之壤》封面

这本书的封面不仅展示了小说的内容元素,而且完全体现了小说的风格。《糜骨之壤》的封面是灰色,正中间是一棵没有树叶、枝干繁茂的深蓝色古树,它代表大自然,也代表小说里的主要场景——波兰的森林。大树上面是一颗白色的鹿头,代表了小说里反复出现的鹿这一意向。鹿头的左、右两边是浅蓝色的月亮和太阳,代表星象的元素。展开腰封,可以看到树下有一双倒下来的人腿,隐喻着小说里的几场凶杀案。“封面我们做了很多改动,因为想封面显得更冷酷一些,设计师在颜色上做了很多尝试,最后我们选择了蓝色的版本。”李灿解释说。

《糜骨之壤》未采用的部分封面设计方案

而《怪诞故事集》的封面是一片树林中间有个打开的罐头,罐头上写着“moon”。森林的灵感来自短篇小说《绿孩子》,“绿孩子的一个重要特征是靠月光的照射获得养料;”罐头则代表了另一篇小说《罐头》,同时寓意着托卡尔丘克的作品就像一个魔法罐头,你打开之后会有形形色色的故事蹦出来。

《怪诞故事集》封面

今年预计出版托卡尔丘克的4本书

说到这三本书的畅销,诺贝尔文学奖本身具有的强号召力自然是主要原因,此外还要归功于翻译、书名、封面等等这些完善产品的举措,是它们让读者体会到这是一本“好书”。另外,浙江文艺出版社在线上、线下举办的一系列营销活动也为三本书的畅销铺平了道路。

2020年8月3日,《怪诞故事集》的新书云首发活动在单向空间北京东风店举办,著名作家李洱、翻译家高兴、本书译者李怡楠和李灿等人做客首发式和直播间,活动举办得相当成功,引发外界关注,之后浙江文艺出版社还在上海、广州做了类似的线下活动。在线上,他们联合豆瓣上的豆红邓安庆、晓林子悦等人和微博大V进行推广,举办赠书活动;在当当进行了一系列直播;邀请B站up主制作推荐视频;积极参与各种书单的评选。在出版社的主动营销之外,多位名作家也推波助澜,如在1月12日的当当2021年出版人盛会上,余华向大家分享的他在2020年读的五部小说里,首个就是《怪诞故事集》。

《怪诞故事集》北京云首发,左起:李灿、李怡楠、高兴、李洱、赵刚


上海思南文学之家,左起:李灿,孙甘露,鲁敏,周立民

广州方所,托卡尔丘克新书分享

李灿透露,浙江文艺出版社今年预计还会出版托卡尔丘克的四本书,它们分别是《玩偶与珍珠》、长篇小说《世界坟墓中的安娜·尹》、托卡尔丘克的处女作《E。E。》和《鼓声齐鸣》。托卡尔丘克系列将作为浙江文艺社的重点产品,奉献给读者们,引发读者对于她的宏大野心和世界观的思考,就像《糜骨之壤》中的那段疑问:

“可我们为何要做有用之人,对谁有用?是谁把世界划分为有用和无用,又有什么依据?难道飞廉就没有活着的权利?在仓库里偷吃粮食的老鼠呢?还有黄蜂、雄蜂、野草和玫瑰,它们都没有权利活着吗?谁有这样的智慧去评判孰优孰劣?”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编辑:刘瑞丽)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