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哈佛大学出版社——在学术与商业之间

2021年02月09日   作者:高建红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副编审高建红读了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哈佛出版史》,感触颇深。在她看来,人们多半记不住一家出版社曾经赚了多少又亏了多少,却肯定不会忘记它出版过哪些好书。而哈佛出版社就是以出版好书享誉世界。

《哈佛出版史》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作者:[美] 马克斯·豪尔 著
译者:李广良 张琛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十几年前,我在复旦大学历史系攻读欧洲中世纪史方向的博士,常听古希腊史专业的同学提到“洛布古典丛书”,因而知道这套丛书在西方影响很大。当时我的一位开过广告公司、家境十分殷实的同学甚至还斥巨资买了一套,让我们这些穷学生颇为羡慕。由于自己并不从事古典学研究,自然不知道也不关心这套丛书的来龙去脉,至于是哪家出版社出的,更不会留意。直到最近读了由马克斯·豪尔撰写,李广良、张琛翻译,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哈佛出版史》,我才吃惊地发现,原来大名鼎鼎的“洛布古典丛书”居然是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敬意。

从书中的叙述可知,“洛布古典丛书”的目标是囊括所有重要的古典文献,每一本书都包含希腊文或拉丁文文本,以及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的英文译本,左右页对照。希腊文系列用的是绿色封面,拉丁文系列则是红色封面。“洛布古典丛书”是哈佛大学出版社建社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套丛书,到今天已出版500多种,可以说极大地提升了哈佛大学出版社在全世界出版界的声誉。

除此之外,哈佛大学出版社还出版了一部该社史上最受赞誉的著作——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说到《正义论》,我相信国内学界大概很少有人没听说过这本书。早在1991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就出版了由谢延光翻译的《正义论》,后来何怀宏等人又重译了此书。我的硕士同学在南京大学读博士的时候,毕业论文研究的就是罗尔斯的思想,那是在2008年。

《正义论》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作者:(美)约翰·罗尔斯
译者:何怀宏 何包钢 廖申白
出版时间:2009年07月

罗尔斯是哈佛大学的哲学教授,他本来倾向于在其母校普林斯顿出版《正义论》,经过哈佛大学出版社的人文编辑莫德·威尔科克斯的说服,最后改在哈佛出版。罗尔斯的这本书后来获得了多个奖项,销量也十分可观。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义论》是在哈佛大学出版社第六任社长马克·卡罗尔离任前三个月出版的。从1968年1月1日至1972年2月18日,马克·卡罗尔担任哈佛大学出版社社长共4年49天,最后在一种略显“残酷”的情况下,黯然离开了他工作了15年的出版社。

在卡罗尔治下,哈佛大学出版社无论在出书品种还是质量上都可圈可点。回望历史,我们只能遗憾地说,卡罗尔时运太不济了,面对外部环境变化、出版社财务情况恶化,他又未能及时作出反应和调整,导致哈佛大学出版社连续四年亏损,最终让校方决定换掉他。实际上,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美国,不只哈佛大学出版社一家面临着经济上的难题,1972年2月28日,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社长小赫伯特·S.贝利在致信哈佛校长博克时就说,他知道哈佛大学出版社前一年遭遇了严重的财务亏损,“几乎所有大学出版社都是如此,包括普林斯顿”。人们通常认为,这与1969年起投入大学和图书馆的联邦预算的削减有关系:统计局数据显示,高等教育机构从联邦政府获得的收入从1968年的33亿美元下降到1969年的25亿美元。实际上,在马克·卡罗尔离开后,哈佛大学出版社又继续亏损了两年。

马克·卡罗尔被解雇一事可以说引起了轩然大波。哈佛内外许多人都认为学术出版事业成了受害者,哈佛大学出版社要被当作连锁酒店来运营了。因为哈佛大学出版社在1913年创立时,其宗旨就是出版高水平的学术著作,当时它就明确提出不打算与商业出版社竞争,其功能也不是出版发行有利可图的书籍。1972年2月27日,L.H.巴特菲尔德在致博克校长的信中说:“出版最高品质的学术图书实在昂贵,这在如今的时代会带来亏损。但是如果首先让财务人员来判断一家学术出版社成功与否,那么它很快就不再是学术出版社了。”博克在回信中则说:“不能简单地视哈佛大学出版社为商业实体,这一点我与你意见一致。它是哈佛大学学术事业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哈佛大学出版社的亏损实在太大了,如果大学财力紧张到一定程度,出版社的亏损必将伤及学校其他教育项目。”看来,大学出版社要生存和发展,必须在学术与商业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同时也要处理好与其母体大学之间的关系,尤为重要的是要设法获得学校管理层的信任。

若以成败论英雄的话,与哈佛大学出版社的前五任社长特别是其前任威尔逊比起来,马克·卡罗尔似乎显得很失败。虽然前几任社长也都曾遭遇过危机,比如第三任社长杜马·马龙在任期间(1935—1943),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战,哈佛大学出版社一度有关门之忧。即使是非常成功的威尔逊(1947—1967),在就任的前四年,出版社也曾处于亏损状态,但没有人恐慌。假如校方能够给予卡罗尔足够的信任,并且愿意等待,他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威尔逊呢?可惜历史无法假设。

不管怎么说,我想,很多年之后,人们多半记不住一家出版社曾经赚了多少又亏了多少,却肯定不会忘记它出版过哪些好书,就像提到“七星文库”,人们必定会想到法国著名的伽利玛出版社,谈及“企鹅图书”,以及那本据称是天书的《尤利西斯》,人们不可能不把它们与艾伦·莱恩和他创办的企鹅出版社联系在一起,虽然后来企鹅出版社被并入培生,失去了独立身份,但是企鹅这个品牌仍在发挥影响力。

周末花了两天时间读完这本《哈佛出版史》,总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很遗憾作者只写到1972年罗森塔尔被任命为社长时为止。从1972年到现在,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哈佛大学出版社又经历了哪些成功、失败和困境?但愿我们能早一天读到《哈佛出版史》的续篇。

本文作者简介:

高建红,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副编审,曾在法国巴黎高师访学,译有《古希腊悲剧研究》,责编图书《透明与障碍》获得2020年第12届傅雷翻译出版奖。

本书作者简介:

马克斯·豪尔(Max Hall),哈佛大学出版社首位社会科学编辑。

本书译者简介

李广良,励讯集团高级总监,曾任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总编辑。

张琛,浙江大学出版社副总编辑。

(编辑:刘瑞丽)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