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延续30多年的“北京情结”,专访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得主:施普林格·自然汤恩平

2021年02月03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汤恩平,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全球图书业务总裁,一直致力于向全球学术界推广来自中国的学术和科研图书,为促进中外学术和文化交流做出重大贡献,为此,国家新闻出版署为表彰其所作贡献,向其颁发了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这位从十几岁就跟中国有渊源的博士是如何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中国学术走出去,他给国内学者提出哪些建议和意见,百道网专访汤恩平。

施普林格·自然全球图书业务总裁Niels Peter Thomas(汤恩平)

2020年12月18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向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全球图书业务总裁Niels Peter Thomas(汤恩平)博士颁发了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以表彰其努力向全球学术界推广来自中国的学术和科研图书、促进中外学术和文化交流所作出的突出贡献。

汤恩平自中学起就与中国结缘,工作后又一直为中国学术“走出去”不断做着诸多贡献。

1985年,汤恩平的母亲接受了北京医学院(现为北京大学医学部)的教职,担任语言教师,所以十几岁的汤恩平随母亲一起来到中国,进入新建立的德国学校读初中。那时他的同学大多数是外交官的孩子,有不少特别的待遇,而汤恩平则住在大学校园的宿舍楼里,每天花一个多小时乘坐公共汽车和地铁去上学。“那段时间给我留下了很多记忆,也因为这段时间,我来北京的时候还是有到家的感觉。”汤恩平告诉我们。

汤恩平大学在德国读了电机工程专业,后来又读了经济学博士。他一直十分喜爱书籍,并且乐于从事科学研究,常参加学术会议、与其他研究人员进行讨论等。谈到为什么重回北京,加入施普林格出版社工作,他表示,一方面施普林格让他可以继续与研究人员和科学家合作,但又不必只专注于一门学科;另一方面,他心中有一种“北京情结”,让他回来。

早在1981年,施普林格就已开始为包括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在内的中国科学家在海外出版学术著作。汤恩平在2011年建立了一个团队,专门负责联络中国学者,翻译他们在经济学、管理学、人文及社会科学、数学等学科领域的研究著作并在海外出版发行。

汤恩平目前驻德国工作,担任施普林格·自然整个图书集团的董事总经理,领导和管理全球的图书编辑团队。在施普林格和施普林格·自然工作了超过15年后,现在他更多地专注于图书策略和图书业务整体发展,但仍十分关注来自中国的图书。他在中国所开创的事业也依然在不断向前发展。

目前,施普林格·自然已与20多家中国出版社建立了良好的出版合作关系,旗下的施普林格(Springer)和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Palgrave Macmillan)两个出版品牌,每年都与中国学者和出版社合作出版超过400种图书,其中的人文社科著作数量也逐年增多,目前已出版50多个中国人文社科类丛书,覆盖该学科各个研究领域。在过去十年里,施普林格和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总共出版了2200多册来自中国的书籍,覆盖了主要的学科领域。

在2020年获得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对汤恩平有哪些启发?对于出版更好的、世界性的学术著作,他又有哪些给中国学者的建议呢?

获得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

百道网:能否说说您现在在施普林格·自然的工作内容?综合您近年的工作成果,您觉得自己为什么可以获得2020年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

汤恩平:我目前担任施普林格·自然图书业务的董事总经理,驻德国工作,负责领导和管理全球所有的图书业务活动。我们每年出版1.3万多册科技和学术图书,其中包括中国学者撰写的数百册图书。我们在全球有500多位员工负责与作者沟通,以发现各个学科领域的最佳图书。

该奖项认可的不仅是我个人成就,还有我们在北京、上海及其他地区的许多同事,以及我们在中国所有出版合作伙伴为将中国的学术和科学图书推广到全球学术界所取得的成就。从根本上说,这是对学术交流在增进中西方交流与互信中的独特地位和作用的认可。

百道网:请和我们分享一下,这么多年的工作之中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出版物?

汤恩平:我们每年都出版超过1.3万册图书,因此很难单独挑选出一本书,因为所有图书都是特别的。一项巨大的挑战是书籍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还要多元化。不同学科的作者们往往有不同的工作文化和不同的想法,他们对质量和诚信的衡量方式也是不同的,他们需要不同的呈现形式,有些非常传统,有些则完全数字化。最终,所有书籍远看起来都差不多一样,但是它们拥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用途,创造于完全不同的环境之下,这令人着迷却又充满挑战。中国学者的图书毫不例外,它们增加了多样性,而且我确信它们在全世界都值得一读。

百道网:获得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对您本人来说有哪些意义?这次获奖带给您哪些启发?

汤恩平:这个奖对我意义非凡,因为它帮助我实现了人生中持续了三十多年的一个愿望 ——更加深入而真切地理解中国,并与更多的人分享,促进世界和各国人民的团结。

自1985年初次来到中国以来,中国乃至世界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变化:书籍始终是连结和沟通思想和人民的桥梁,是人类互相理解和共同进步的方式。目前,在我负责的图书业务职责内,每年有数百种中国学者的著作面世,并且我坚信未来我们还能做到更多。我希望这次获奖将激励我继续努力,为世界出版有用的书籍,帮助不同的国家和社会寻找解决方案以应对社会挑战。为了这一目标,我会不断回到中国,也希望能继续以我个人的热情和经验继续为我们的这一共同目标而努力。

未来愿景和目标

百道网:您刚才说到“更加深入而真切地理解中国,并与更多的人分享,促进世界和各国人民的团结”是您人生中持续了三十多年的愿望。这个愿望是怎么开始的?目前您对自己完成愿望的进度是否满意,对自己还有哪些期许?

汤恩平:有这种尽可能多地传播科学知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愿望,其好处在于这个愿望永远无法完全实现,因而我们就可以不断努力做得更多。这实际上与我希望理解丰富多样的中国文化和传统的愿望非常相似: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完全达成这一目标,因此我可以不断学到更多东西。我在很多方面对我们目前已取得的成就感到十分满意,因为我从与作者、同事、竞争对手和出版合作伙伴的讨论中可以看出,我们已将人们及思想汇聚在一起,但我们还将在所有学科、在全球所有的地区继续作出努力。

百道网:能否介绍一下施普林格·自然在全球图书市场的战略。在把中国学术著作带到世界方面,施普林格·自然有哪些战略?您自己有哪些想法?

汤恩平:学术出版在具备相关知识的人和希望学习相关知识的人之间架起桥梁。我们在大规模地开展这项工作,并希望为全世界尽可能多的研究人员提供优质图书。来自中国学者的书籍需要在世界其它地方被人阅读和使用,这不仅推动研究发展,而且也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中国,反之亦然。为此,我们也在尝试新的业务模式、新的图书模式,或者新的策略来吸引读者或作者。我们希望中国的作者和读者也能同时从中获益。

百道网:您现在负责领导和管理全球的图书编辑团队。在您的眼中,什么样的书是一本好书?对于出好书,您想给中国学者哪些建议?

汤恩平:我们多年来也在不懈努力,尽管对于学术图书的质量似乎没有一个很好的定义,但是我们往往知道一本书好坏与否。我对新作者的主要建议可能是要非常认真地对待出版诚信。不仅要展示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还要展示这些结果是如何达成的。有关所使用的数据的标准、对结果所具有的局限性的反思,以及讨论反对的论点都很重要,并且应当放到每本书里,此外还有全部参考资料的出处等。

总体而言,照我的经验,尽快与您的出版编辑联系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哪家出版机构,他们总会想提供帮助和改进书稿,因此从早期就与编辑进行讨论是合理的。如果您是研究人员,想写一本书或发表期刊文章,那我要向您表示感谢。请放心,别人会对您的研究工作感兴趣,因为您在帮助下一代研究人员改善他们的工作。

(编辑:刘瑞丽)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