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2021年中国书店业系列报道之(十二)大咖谈——建设文化强国,既要情怀还要成功的商业模式

2021年01月19日   作者:文信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20年10月,中共中央宣传部印发了《关于促进全民阅读工作的意见》。意见明确指出,到2025年,通过大力推动全民阅读工作,基本形成覆盖城乡的全民阅读推广服务体系。同月,中共中央第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强调要在2035年把我国建设成文化强国。

对书店业而言,这无疑是最大的政策利好。但是,光有政策利好还不行,书店如何修炼内功,增强创新力,融合并拓宽自己的边界以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更为关键。为此,我们邀请了部分业界人士,谈谈利好政策下的商机、他们心中书店的未来,以及通向未来的路径,分三篇刊发,本期是第三篇,也是这一系列报道的最后一篇。

王民 

(安徽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党委书记 董事长)

在当前实体书店采取的众多创新转型模式之中,服务创新是大部分书店实现转型的首选方式。服务转型既包括在现有服务上叠加新的服务、将某一项服务做到极致等传统服务创新方式,也包括采用新科技重构书店形态、拓宽传统书店服务的外延等颠覆性的服务创新手段。不论采用哪种手段,只要能为顾客接受和认可,就达成了书店服务创新的目的。

此外,商业模式创新,以如亚马逊书店和枫林晚书店为例吧。亚马逊书店,凭借线上卖书积累的巨量数据,亚马逊的线下书店开创了“用数据指导经营”的颠覆性模式,并且实现了线上线下书店联动,将线上书店最欠缺的体验环节通过线下书店带给顾客。首先,不同于传统书店,亚马逊书店里的书完全采用封面朝外的摆放方式。这种摆放方式虽然空间利用率不高,却更加一目了然,方便读者在短时间内获取更多的信息。其次,在图书分类上,亚马逊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大数据优势。除了像传统书店那样按书籍主题进行归类之外,亚马逊书店还有独特的“评分制”分类——除了“评分4.8分以上的书”之外,类似的分类还有“本月畅销书”“用户收藏最多图书”“评论数超过1万条的书目”等等,这些都是亚马逊依托线上大数据专门为读者推荐的书目。并且,亚马逊在每本书底下附上卡片,上面有这本书在亚马逊网站上的评分和读者评价,同时还会附上条形码,读者用亚马逊App扫一扫就可以自行查阅。

而枫林晚书店则是将书店的文化价值与大型企业进行融合,成为企业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实现了转型。书店内有近3万册书籍和近两百种期刊,员工可以免费借阅。更重要的是,书店能满足阿里巴巴强烈的企业文化需求,阿里巴巴员工大多数是年轻人,管理层只能对员工进行一些专业培训,但个人的知识和修养,还要靠平时的个人学习。由公司组织,员工会觉得是“被学习”。让专业书店直接入驻,为企业员工量身定制文化服务,员工会感觉比较自在,更乐于接受。书店每年要举办数十场涵盖包括经管、人文、艺术、健康、心理、育儿等各个领域的讲座或沙龙,并邀请了众多学者前来演讲。

文化强国的根本目标还是提高文化软实力,精髓还是社会主义价值体系,最高价值诉求是以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文化产业迈向高质量,书店产业更是要迈向高质量发展:既要情怀,也要长远眼光。

情怀不必多说,这是身为文化人和文化产业从业者应当具备的基本素质。这里我想着重谈下如何长远地进行高质量发展。我认为应当注重三个方面:

(1) 信息。我们以书店为中心,梳理其上下游的各个关联节点,可以列出作者、编者、出版社、图书公司、图书馆、农家书屋、城市书房、家庭书房、读者、用户等。在互联网时代和融合发展的大背景下,在写书、出书、卖书、买书、读书、用书的全链条中,书店的核心价值如何重构?按照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理事长艾立民提出的“书店重做”是书店的整体功能、经营方式和业态整合上更加适应当前新零售和新消费带来的变化的观点去思考,书店的核心价值应该就是信息交互与知识传播的价值。尤其是在更加适应作为信息经济最新业态的新零售和新消费中,书店首先要深挖主业的信息化内容与价值,把书店转型为满足不同区域、领域的前端需求和终端需求的“信息枢纽”作为战略目标。比如,让读者和用户关联一家书店,就能够知晓成千上万的图书、作者、出版社、图书馆、其他读者等信息,并按需实现社交和互动,这不仅能够“更加适应”,甚至还会引领带动新零售和新消费。

(2)服务。随着文化强国建设的加快推进,以及全民阅读活动的持续开展,“最美书店”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但理性分析“最美书店”现象,新场景、美场景固然重要,书店的核心竞争力毕竟还是高质量图书与高质量服务。尤其是高质量服务,一旦有了高质量服务,哪怕高质量图书暂时缺货也不用愁,通过服务可以从全国各地调配。守住主业聚焦高质量服务,我们的思路就会更加开阔,书店可以将新场景、新项目通过服务输出复制提供给不同区域、不同领域里的图书馆、农家书屋、漂流书屋、城市书房、社区书吧,甚至家庭书房。一旦这一链条打通了,需求被持续激发,书店就自然而然升级为“可持续的高质量服务”了。

(3)书店+图书馆。《2019—2020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中,业界专家为未来书店描绘了各种学习消费方式:一是听课式学习,比如讲座;二是互动式学习,比如读书会;三是教练式学习,比如手作课、烘焙课;四是自学习,比如收费自习室。这些探索中的实体书店虽然也符合消费者的“学习场”的表述,但是用“文娱综合体”或者“文化枢纽”的表述更贴切。而目前书店面临的客观现实是,大量读者越来越喜欢在书店里博览群书,或席地而坐,或靠着书架,在学习新书里的文化知识后,最终可能购书,也可能不购书,无论购书与否,他们首先都是学习者,其次才是消费者。目前,各大书店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展览、签售会与读书会等以求取得更好的发展,上述活动常常和书店在售的新书具有很大联系,能够更好的吸引广大读者的眼球。因此,未来书店应该牢牢把握住扩展、输出图书的内容资源这条“生命线”,在建设商业性、综合性“学习场”基础上,升级为兼容图书馆、博物馆诸多功能的“文化综合体”。和图书馆相比,书店的营业时间比较久,交通便利,处于繁华位置,广大读者可以随意阅读。但是和图书馆相比,书店的阅读环境不够好,书架集中,客流量多,座椅数量十分有限;从服务层面来看,书店并不具备专业人员对读者进行参考咨询服务;读者喜欢的书要购买以后才能回家浏览,而图书的价格在不断上升,给低收入水平的读者带来较大的经济压力,严重影响了他们阅读的热情。因此,将“书店+图书馆”这个未来文化综合体打造好,是书店产业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步,也是既有情怀,又具备长远眼光的最佳体现。

傅伟中

 (香港联合出版集团董事长)

书店的未来,应该是一个提供完整的阅读产品、阅读服务与文化体验的文化空间。文化产品是指书店内保有充分数量的图书种类,可以让读者现场购买,也提供网上平台,让读者在书店里查询并在网络上下单购买长尾图书;阅读服务是指书店店员以自己的专业知识,现场为读者提供阅读建议,甚至能分享阅读心得,让读者体会到实体书店独有的“不期而遇”感;文化体验是指在书店里的策展、文化活动、跨界体验活动等。

这三个方面要做得好,实体书店本身的优势要进一步提升,比如店员的专业能力,对书的理解等,同时要融合新的平台与技能,包括在线与线下融合、策展能力、文化项目运营能力等。谁能将这三个方面都做到位,谁能培养一群具备这三个素质的书店经营者,谁就能创造出书店的未来。

知名书店品牌是一个国家和城市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标志。如我国的三联书店、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法国的莎士比亚书店、英国的水石书店、日本的茑屋书店,以及台湾地区的诚品书店。

遍布在城市、小区和街角的实体书店的存在,对培养全民阅读习惯、涵养国民素养、改善城市气质至关重要。形态各异的书店,主流书店、特色书店、独立书店、专门书店,和谐共生,形成满足市民多元文化需求丰富的生态圈。这是爱书的读者和业界乐见的美好未来。

金国华

(江苏凤凰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近年来,国家为提高全民素质,出台了大量鼓励全民阅读的政策,江苏人大前两年也出台了首个全民阅读的地方法规。从当前的全民阅读现状看,全民阅读量不是减少,而是大量增加。但我们也要看到,因为手机等电子设备的广泛普及,大量的阅读只是停留在浅阅读,深阅读还亟待提高,着眼于这一目标,书店在阅读服务上,内容要不断创新,以纸质内容为基础,丰富音视影等多种呈现方式;服务对象除了读者个人,应更多地向公共文化服务方向迈进,向综合文化服务商转型。

书店是文化的重要载体,文化强国建设的战略,对书店未来发展生态的构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是责任、挑战,更是机遇。书店不能再仅仅是一个卖书的店,而是提供文化氛围、知识服务、阅读环境的场所,更是展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力量的形象。这也倒逼书店创新经营和服务方式,适应社会、经济、科技发展等一系列变化,在优化内容供给、线上线下融合、文化和知识服务多元化等方面有新的作为,以高质量的发展生态,成为新时代文化繁荣、文化强国建设队伍中的先锋力量。

姜寻

(模范书局 创始人)

我们一直都有好好地学习文件以及促进阅读工作的分析。我觉得当下人们太依赖于手机以及电子产品,所以我们试图让更多的人回归阅读,基于此我们想要提供给大众的是一种全新的阅读模式,人们可以在咖啡香中来阅读,有很好的环境,比如说我们百年的教堂,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们想要让古迹重新回归到人们的视线之内。文化需要传承,需要更多的人来发展这个行业。所以,创新就是要不断地推出更多的新型阅读空间,来满足人们不同的社交打卡的愿望。

文化强国是需要所有的文化产业人去努力的目标。实体书店不会消亡,书店的前景则像是明日之光一般。让更多的人重新回归阅读本身,是我们的己任。我们愿意继续延续文化的香火。

李立三

(湖南卡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卡佛書店创始人)

全民阅读离不开实体书店的建设和有效服务,在新的阅读与服务需求下,我们要进一步提升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开展形式多样、内涵丰富的阅读服务活动。而全民阅读覆盖人群扩大,要求我们更加关注与提升亲子阅读、家庭阅读的服务创新。

中央提出的这一目标与后续的政策,首先是加强了实体书店的信心,未来的书店发展模式肯定不能固守单一的图书产品模式,一定是要结合文化,将文化转化为消费力,并增加社交属性,使书店成为立体化、多元化的经营文化场所。同时逐步发展“重品牌轻资产”的经营模式,通过异业合作、品牌联盟等多种形式来探索新的书店之路。

金浩

(上海钟书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们一直坚持书店要和政府一起来做这件事,因为只有将全面阅读这件事做好,书店才有生存的希望。假如读者都不喜欢书,公民都不喜欢看书了,那么我们书店也不可能生存下去。政府促进全面阅读,对于实体书店来讲,要想办法和政府一起去做这件事,能够真正脚踏实地把它做起来。

胡同

(布衣书局创办人)

书店的生存是否能靠图书,现在已经基本有了答案。如果未来的书店,图书只是引流的工具了,那么书店业必然面临全面的转型,从销售为主转变为服务为主,更多的是提供线下的体验和延伸服务,这点是线上店永远不能达到的。

徐智明

(樊登书屋战略顾问)

在全民阅读的背景下,终身学习成为所有人的必需,书店最适合重做为“学习场”。

书店有无限可能,充满了机会,各种类型空间都有可能与书店结合。

缪炳文

(大众书局创始人 总经理)

国家更加重视全民阅读,给书店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企业阅读倡导、社区阅读需求和党政学习风气,也是实体书店可以关注的增长点,但实体书店还是应该更加关注企业自身的创新思路。实体书店的产品销售收入结构和客单价,以及出版机构目前的生存方式,注定了传统实体书店的毛利难以覆盖其巨大的经营管理成本,因此,调整实体书店的商品结构和业态组合,制定常客服务计划,才是实体书店的发展根本。

中央提出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的远景目标,一定会给所有的文化产业提供良好的宏观生态环境,相信也会不断推出有利于实体书店发展的产业政策,例如更好的税收优惠政策,更多的文化产业发展基金的扶持,更合理的文化业态规划框架,这必将引导更多的实力企业关注或加入实体书店这一领域,必将引导更好的全民阅读氛围和阅读需求,有利于实体书店的发展。我们期冀更多的人加入这个行业,中国需要更多的实体书店,书店人在情怀坚守的同时,一定会产生出数个有一定规模和良好投资收益的连锁实体书店企业。

唐代伟

(陕西嘉汇汉唐书城 董事长)

在政府对实体书店文化传播的重视及政策大力的扶持中,书店作为城市的文化地标,要多元化创造公众的文化消费需求。未来书店业态、服务、经营模式的升级转型会很大程度上拓宽书店的营销渠道,在危机与转机的不断探索中,实体书店必会走上全民文化智能交付的这条融合之路。

从“文化事业”到“文化产业”,我国文化产业观念和运行机制不断取得新突破,文化产业集聚理论、文化金融理论、文化消费理论等不断涌现。可以说,文化产业理论的不断创新,为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基础。实体书店做为一个城市的文化传播者,精神空间的聚合地,公共文化服务及人文体验的转化者,持续推动我国文化事业产业的创新性发展和逐步繁荣,为建设文化强国提供强大支撑,真正意义上实现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国运强的目标。

(责编:肖歌)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